莫忘許議長的死諫 | 林長東

台灣同胞們,莫忘許議長的死諫,永遠不要忘記!

這是中共64事件後,兩岸華人走向自由自主之路上最黑暗的日子!而這黑暗的事件是號稱民主、進步的披著狼皮外衣的爛黨所造成!借用民主、自由的外衣行無恥、無法、貪腐至極的權利分贜!對內愚民、虐民、欺民、騙民!一切政務,洗錢第一,把納稅人的錢盡力洗到自己的口袋,竄改歷史、破壞善良風俗、扭曲人性、用百姓的納稅錢羞辱百姓!已到惡貫滿盈的程度!為什麽上天連續下雨,那是哭泣台灣的沉淪丶並為許議長致最深的哀禱!

歷史治亂循環,可惜我只看到了短暫經國先生的為國圖強,孫運璿、李國鼎等先賢的宵肝憂勤,不旋踵間一切建設成果,都將從民進黨成立以後,漸次瓦解!而最大的沉痛,是年青輩的毒化、社會失去明智的判斷、溫柔敦厚民風的喪失,這一切都將國家帶往敗亡之境!

我是一個已老之人,因為已過66足歲,在馬祖出生,見過風雨飄搖的日子,見過八二三炮戰,見過每個單號日子就炮聲橫空、炸裂的歲月。台灣安寧、建設、進步得來不易,我們三丶四丶五年級生都盡了很大的努力!不忍看到國家、社會如此沉淪、財政凋弊!年青人能靠自己成家立業者幾稀,國家的主人翁沒有理想、沒有奮鬥目標、迷糊得過且過,不知是非、善良、責任、擔當為何物?哀哉…..

年青人何時覺醒?是台灣能否再生的重要指標!而台灣百姓何時能夠從仇中、反中中清醒過來,走出更健康、理性的道路,是台灣能否重生的關鍵,否則就等亡國的到來!

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 | 郭譽申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高票通過,支持韓的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在住所墜樓身亡,許議長對妻子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台灣選舉可以把人搞得活不下去,真是悲哀。

我不認識許議長,不過我卻曾認識兩個人,僅比許議長的狀況稍輕一點,沒死人卻幾乎廢了。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競選連任時,我在一家新創的網路公司幫忙,陳連任失敗,公司裡一位年輕同仁痛苦得幾週無法上班終於離職。當時網路剛剛興起,有網路技術的年輕人可說是前途似錦,他真是可惜啊!另外一例,陳水扁當選總統之後,我的一位中研院同事痛苦得無法工作,頭腦頂尖的他竟因此無法通過續聘而離職,是學術人才的消蝕。台灣的選舉撕裂社會,讓一些人痛苦不堪、無法工作,這些都是國家的不小損失。

選舉民主的競爭為何激烈到讓人活不下去?因為贏者全拿,輸者一無所有。以罷免高雄市長為例,市長能直接、間接任免數百個職位。若罷免失敗,韓市長及其數百個支持幹部都繼續有工作可做,未來甚至可能更上層樓;但現在罷免成功,韓市長及其幹部全丟了工作,而且不久之後,綠營極有可能獲得這數百個出缺的職位。勝敗之間有天壤之別,政治人物因此不管是非、不擇手段地求勝,造謠、抹黑成為基本功,假扮敵營成為高招,而見縫插針的分化敵營更是家常便飯。韓國瑜自嘲是受到最多造謠、抹黑的人,難怪許議長悲鳴:「社會這麼沒有是非」。

社會這麼沒有是非,因為現在是少有真相的後真相時代。現代社會越來越沒有公認的真相,其原因至少有四:其一,網路興起之後,故意的網軍和不故意的網民很容易能製造大量假訊息,混淆真相。其二,事物的真相時常是複雜而多面向的,不同的人永遠可以呈現對他/她有利的「部份真相」,而不呈現對他/她不利的部份真相。這樣他/她不會被控訴製造假訊息,卻絕未呈現事物完整的真正真相。其三,現代社會有太多利益集團,包括政黨和媒體,它們都很有動機製造假訊息或僅呈現對它們有利的部份真相,以謀取自身的利益。其四,事物的真相時常是複雜的,一般人幾乎不可能獨力去發掘事物的真相,但是媒體、政黨和利益集團等都不客觀中立,人們不論聽誰的,都是偏聽片面之言。大家各自偏聽片面之言,自然不會有普遍公認的真相。沒有真相,把假的當作真的、對的,當然就不會有是非了。

現代社會少有公認的真相,例子不勝枚舉。韓國瑜在高雄執行「路平」專案,很少人有可能去高雄的每條路走一遍,而只能偏聽媒體、網路的一面之辭。只要有一條路不太平坦,親綠的媒體、網路就會反覆大肆報導,而忽略其他絕大部份相當平坦的路,這樣真相到底是什麼?綠營掌握了大部份的媒體和大量網軍,「真相」於是就隨他們說了。

選舉民主讓政治人物有強烈動機不擇手段地求勝,因此造謠、抹黑,而無所不用其極,造成少有真相的後真相時代。沒有真相,當然就不會有是非。難怪許議長悲鳴:「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許議長的悲鳴揭穿了綠營的虛偽造假,綠營議員竟抹黑他是因賭盤大輸而尋死。選舉民主讓人沒了人性,也選不出正直優秀的人才,真是弊大於利啊!

(更多有關後真相時代,請參見《沒有真相,何來啟蒙、理性和西方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