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前是否言論自由? | 徐百川

台獨宣揚:在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的「暴政」下,台灣毫無言論自由。
事實上陳儀是開明的民主派,台灣當時的言論是100%自由,光復時台灣只有一家報紙,一年後開放到36家報紙跟雜誌,媒體想說甚麼就說甚麼。

當時台灣等於到了言論浮濫的地步,經歷過光復接收和二二八的葉明勳先生,在其《不容青史盡成灰》一書中說:
「當時省營的報紙只有新生報一家,民營的報紙卻有十多家,爭奇制勝、大鳴大放,報紙天天批評政府,政府不加以澄清,而這些批評很少是建設性的。」
「人民不明底細,經常在看這些充滿煽惑性,逞一時之快的文章,久而久之自然積非成是,扭曲了對政府的形象。二二八的風暴,這種潛在因素,也就成為誤導的激盪力量了。」

對二二八有深入精闢的研究的戴國煇,在其論及二二八的書中也說:「然而當年台灣的若干報紙,卻意圖刺激讀者,使群眾心理日趨不安。」

在林德龍輯註的《二二八官方機密史料》中,該史料也提及:「一二文人又時以文章、筆墨,在報紙上攻擊外省人;以言詞口舌,在論壇上頌揚日人,非議祖國政治、人事者,業已數見不鮮」,尤其在日文報上更是經常可見。

左翼份子如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的台共蘇新,就參與了《政經報》、《人民導報》、《臺灣文化》等刊物的編輯任務。皇民精英如後來在二二八時認為加諸大陸人的暴力是合理表現的林茂生,在1945年10月創辦了《民報》,極力攻擊陳儀政府。

除了皇民與共黨不斷發表反政府的煽激文章,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推動地方自治,全省掀起從政熱、做官潮。
地方上想靠政治飛黃騰達的野心家們紛紛而起,唯恐錯失光復後政治窄門突然大開的良機,爭搶選舉各類地方代表的空位,許多人譁眾取寵天天罵政府。

當時擔任高雄要塞司令的彭孟緝,在二二八之前有一次到台北,看到那時的《民報》畫了一個陳儀的像,手上抱的是元寶。
當天見了陳儀,他就講:「報紙這樣登,長官,您要疏導」。陳儀說:「你不懂政治,你不管政治,這些事情與你不相干,不要管」。大概陳儀以為台人對他自由開放的民主作風,會非常感佩和讚賞。

二二八之前報導和言論的氾濫情形,例如「光復歡天喜地,貪官污吏花天酒地,軍警橫蠻無天無地,人民痛苦烏天暗地」。
「轟炸驚天動地,光復歡天喜地,接收花天酒地,政治黑天暗地,人民呼天喚地」。
以「五子登科」(房子、車子、金子、婊子、位子)挖苦接收官員荒淫腐敗的生活。
教室的黑板或車站的看板上,出現「三民取利,吾黨所宗」。
各種不利官方的謠言不時傳出,但也無從證實只是謠言,而人民喜歡聽、喜歡傳,假新聞成了真有其事。

陳儀卻毫不干涉言論自由,自認公道自在人心,任譭任謗。當年刊載的這些捏造和攻擊,就白紙黑字,被後來的台獨引用為「史實」!

NBA挺香港反送中 無關言論自由而是無知失職 | 郭譽申

NBA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摩瑞(Daryl Morey)日前在推特發文挺香港「反送中」,使中國大陸球迷憤而揚言抵制火箭隊。大陸的央視、騰訊等也痛斥,將拒絕轉播、合作。NBA總裁蕭華(Adam Silver)企圖滅火而回應,儘管摩瑞的發言已對NBA造成經濟上的影響,NBA支持摩瑞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不會做出懲處動作,但不為其言論內容背書。蕭華的回應不像是真心道歉,毫無滅火的效果,讓大陸球迷的憤怒越燒越旺,不僅針對火箭隊,更擴及整個NBA,在此狀況下,大陸有可能跟NBA全面斷絕關係。

NBA事件發生後,美國很多政治人物都出面支持摩瑞和蕭華,認為他們的發言屬於言論自由,反而批評大陸沒有言論自由。平心而論,筆者同意摩瑞和蕭華的發言屬於言論自由,然而大陸政府又沒把摩瑞和蕭華抓去關監牢,他們還過得好好的,怎能說大陸沒有言論自由?大陸球迷不滿他們的發言,在網路留言批評他們及拒看NBA球賽和轉播,當然也是言論自由。當大部份人都拒看NBA球賽和轉播,廠商抽掉贊助NBA的廣告及電視台停播NBA球賽,都是必然的商業行為,跟言論自由何干?

摩瑞和蕭華的發言是他們的言論自由,但卻是嚴重的無知失職行為。大陸的大部份人都反對「港獨」和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尤其痛恨那些使用暴力任意破壞的暴徒,摩瑞和蕭華不知道嗎?NBA某些球星只管打球,不知道這些或許還情有可原,摩瑞和蕭華身為高階經理人,怎能這樣無知?摩瑞和蕭華的發言觸怒大陸人,包括大陸的NBA球迷,必然嚴重損害NBA的利益,因此他們的發言是嚴重的失職行為。若摩瑞和蕭華沒有NBA的職務,他們可以隨意發言;他們既擁有NBA的高階職務,他們觸怒了NBA的廣大客戶並嚴重損害NBA,這樣的經理人應該被NBA的董事會開除,至少主動闖禍的火箭隊總經理摩瑞該被開除。

很多人,尤其美國政客,把NBA事件說成是言論自由的問題,其實根本無關言論自由,而是商業經營態度的問題。NBA雇用摩瑞和蕭華這樣無知失職的高階經理人,真是愚蠢失敗;美國企業想賺錢卻不惜觸怒客戶,怎可能?難怪美國對中國有大幅貿易逆差;事件發生後,美國政客不檢討NBA錯誤的商業經營態度,反以言論自由模糊焦點,是護短遮醜、不求改進,看來美國的商業帝國還會繼續走下坡啊。

「五四」百年看兩岸 | 郭譽申

「五四運動」至今剛好一百年,大陸高調舉行「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出席大會並發表演講。對比之下,台灣的民進黨政府既然要「去中國化」,自然沒什麼重要的紀念活動,卻由民進黨發出聲明,批評中共刻意簡化五四運動為愛黨愛國的民族主義訴求,避談當年青年反抗傳統權威、塑造獨立思想人格和追求民主、科學的呼聲。

五四運動發生於1919年(民國八年)5月4日,無疑是一學生愛國運動。廣義的五四運動則是指自1915年中日簽訂《對華二十一條要求》到1926年北伐戰爭這段時間,中國知識界和青年學生反思及批判傳統文化,追求西方的民主和科學,及探索強國之路的許多文化活動,也被稱為「新文化運動」。廣義的五四運動對於中國文化,從傳統轉型到現代,非常重要。新文化運動的兩位最重要人物,胡適和陳獨秀,分別提倡自由主義和馬克思社會主義,而陳獨秀正是中共的創黨者。

民進黨自己不紀念五四,根本沒有立場批評對岸紀念五四,就像你自己不紀念抗日戰爭,怎有立場批評對岸紀念抗日戰爭及強調中共對抗日戰爭的貢獻?老蔣當年搞「中國文化復興運動」,還知道主導中國文化傳承的重要,民進黨既「去中國化」,對中國文化已全面放棄,還談什麼五四?

民進黨批評中共刻意窄化五四運動為愛國愛黨的民族主義訴求,相當程度說的沒錯,但是台灣有比較好嗎?在此是說台灣,不僅民進黨而已。前幾天,台灣媒體刊出不少五四的應景紀念文章,很多都是知名學者和作家之作,筆者盡量讀了一些,這些文章普遍大談民主、科學、自由主義、胡適,提到馬克思社會主義、陳獨秀的卻少之又少,台灣對五四哪有比較開放?不僅看這幾天,筆者常讀兩岸有關政治、社會書籍,大陸書籍提到胡適的遠比台灣書籍提到陳獨秀的多啊!台灣人常批評中共限制出版自由,那麼台灣的出版自由則是被媒體自我閹割了,當然媒體可以歸咎於市場競爭。

其實出版自由、言論自由幾乎都是不可能達到的理想,五四當時因為中國極度衰弱,舊思想完全崩潰,因此能無差別地引進各種世界新思想,形成極少有的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的時代。當一個國家社會已有主流意識形態,其他思想自然無可避免地被限縮,例如今日美國、台灣自然大談自由民主,少談社會主義,而大陸則多講社會主義、儒家傳統,少講自由民主,都不可能重現五四的百花齊放了。

五四當時的兩大主要思想,自由主義和馬克思社會主義,正是今日美、中的主要意識形態,仍顯示五四的重要性。五四當時和隨後的幾十年,主義之間的衝突非常尖銳火爆,形成美、蘇之間的冷戰和全球對抗。現在主義之間的衝突比較緩和,美國在資本主義基礎上也採行一些社會主義政策,而中國在社會主義基礎上也採行一些資本主義、自由經濟政策,都是可喜的現象,不過美、中的長期競賽則是難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