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是優存劣汰 中國是仁民愛物 | 杜敏君

西方民主是靠法律約束,但法律對強者無效,適者生存,弱者淘汰,是大自然的規律。

中國是靠道德治國,以德服人,是文明國家。以格物、致知、誠意、正心的內修,然後齊家、治國、平天下,所以中國人是以仁民愛物為根本,不用暴力,不是靠法治國,是情理法兼顧,以情為先,理為次,實在無效了,最後不得已只好動用公權力。這是尊重人性,把人民當人看。盜亦有道也。

達爾文的進化論,是禽獸世界的法則,優存劣汰,那是禽獸世界的循環,不適用於人類。所以中國是追求人性的文明古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弟子有食,先生饌,有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昇華到國家層面,就是濟弱扶傾,強吾強以及人之強,富吾富以及人之富,是互助,不是鬥爭,大家和平相處,與西方的野蠻文化是迥然不同的。

鄰國的日本,原來是漢文化的民族,古代與中國的唐朝漢文化,以德治國完全相同。然而到了近代,日本感佩於西方的強大,崇拜西方的科學,明治維新後照單全收的吸收西方文化,達到船堅砲利的境地,也開始學習霸凌弱國的獸性文化,於是侵略鄰國琉球、高麗、甚至想染指蘇俄諸島,竟然侵略我國東北,並為了擴張版圖而引發中日戰爭。

但是中華民族是一條睡獅,一旦被侵擾到清醒過來,誰也阻擋不了。近來流行勝王敗寇是很不符合中國文化精髓的。今日大陸強盛以後,非但不會侵略鄰國,反而一帶一路,與各國合作,協助他們發展經濟,修建鐵路等。COVID19疫情發生,自己迅速將疫情控制住了,立刻捐助防疫物資給疫情嚴重的國家。由此可證大陸的政權充分發揮了中華文化的以仁義為基礎的天下為公精神。

反觀蔡氏政權的治國亂無章法,只顧強取豪奪,壓榨百姓,為一己之利,傷害天下蒼生,在所不惜。連一片口罩都不放過,竟殘忍的讓七老八十的老人去排隊買口罩,却動輒千萬片的往外送,欲爭取與國,泯滅良心以疫謀獨。那種蠻橫的嘴臉,望之噁心。

西方的命運將如何?| 郭譽申

筆者剛讀完Bill Emmott所著《西方的命運:維繫人類文明的普世價值該何去何從?》(譯自《The Fate of the West:The Battle to Save the World’s Most Successful Political Idea》, 2017)。作者曾擔任極受好評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週報的總編輯十多年,其著述當然廣受重視。促使我思考,西方的命運將如何?

作者當然是西方價值的堅強捍衛者,不過他不強調(但絕不貶低)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等常見的說法,而特別著重開放和平等,「沒有開放,西方無法強盛;沒有平等,西方無法延續」。作者是務實的,西方仍保持其民主、憲政制度和自由、人權思想,西方遭遇的困難在於社會是否開放和平等。金融海嘯、歐債危機、歐美反移民風潮、歐洲民粹政黨興起、英國脫歐、美國川普總統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等等許多事件,都不利於開放和平等(部份事件又肇因於不平等),也不利於西方的未來。作者因此大聲疾呼,西方要為開放和平等而戰。

書中呈現許多西方衰敗的現象,綜合而言,民主制度常「作繭自縛」。各利益團體為了自身的利益,總推出利己的法案,並遊說國會通過,久而久之,造成許多不公平、不平等,因此民主國家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進行改革,清除自縛的「繭」。作者認為西方民主有自我調適改正的能力,並舉出一些成功的例子,包括美國加州2010年以來的改革、英國柴契爾夫人在1980年代的改革、瑞典在1980、90年代的改革、瑞士在1990年代的改革等。作者以這些成功的例子,激勵西方人堅持開放和平等,雖然開放和平等不可能是絕對、全面性的。

作者觀察到西方民主制度的弱點及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進行改革,是很中肯的見解,然而認為西方民主有自我調適改正的能力,恐怕是太樂觀了。西方國家是有一些政革成功的例子,但是顯然是少數,否則就不會有「歐豬五國」,而作者也不會觀察到那麼多歐洲衰敗的現象。民主制度之下,各利益團體追逐自身的利益,是否能被遏止,是複雜的民意角力,各國各地的狀況都不同,因此殊難定論,而且人性貪婪自利,期待民主的自我改正能力,恐怕是會落空的。

此書有一明顯的缺失,即對崛起的中國大陸和東方世界著墨甚少。全書11章,只有第十章談論西方所面臨,包括中國,的外部挑戰,標題竟然是「門口的野蠻人」(Barbarians at the Gate)。作者身為西方頂尖的知識菁英,竟然把西方之外全稱為野蠻人,這樣的傲慢心態如何能不衰敗?相對於Gideon Rachman提出,世界在朝向東方化的大趨勢(請參考《從西方化到東方化》),本書全沒提及中國和東方經濟力和競爭力大幅提升對西方的影響。

中國大陸已經學到資本主義和工業化的訣竅,相鄰的東方國家也會逐漸學到,而中國和東方國家的勞工比西方勞工勤奮又工資相對低廉(貧窮通常必然勤奮),西方在經貿方面如何競爭得過中國和東方?例如資本家把生產事業從西方轉移到東方,是合理的經濟行為,因此西方難免面臨相對較低的經濟增長,而低經濟增長將使分配更困難,更容易造成不平等、民怨和封閉心態。西方將逐漸衰落而與東方的生活水準拉平,看來是無可避免的。因為東方的人口遠多於西方,生活水準拉近之後,東方的重要性和影響力勢必逐漸超越西方。一些西方價值將會持續,但會被一些東方價值沖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