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真相,何來啟蒙、理性和西方文明? | 郭譽申

真相是事物的真實面貌,不同的人若客觀充份地認識同一事物,應該看到同樣的真相。有真相進一步可以有真理,即足以解釋許多真相的一貫道理。人類的現代化始於17、18世紀歐洲的啟蒙時代,啟蒙哲學家相信人類普遍有理性,充份運用理性求知,人類可以發現世界上的真相和真理,因而改進人類的生活。啟蒙思想不僅啟發自然科學,也啟發人文社會科學;所有的自由、平等、普世價值等概念都植基於真相、真理、理性等所形成的啟蒙世界觀。

雖然過分相信人類理性(當然還有其他因素),曾導致不少弊害,如法國大革命、法西斯主義等,啟蒙的世界觀基本上一直成功地推動世界的前進和進步。然而進入本世紀,情況有很大的改變(變化的時間點並不明確)。啟蒙的世界觀是基於世界上有普遍接受的真相,於是世人相信世間有真理;現代社會卻越來越沒有公認的真相,至少在人文社會領域是如此,如何還會有真理?如何還能運用理性求知,以發現公認的真相和真理?

現代社會越來越沒有公認的真相,其原因至少有四:其一,網路興起之後,故意的網軍和不故意的網民很容易能製造大量假訊息,混淆真相。其二,事物的真相時常是複雜而多面向的,不同的人永遠可以呈現對他/她有利的「部份真相」,而不呈現對他/她不利的部份真相。這樣他/她不會被控訴製造假訊息,卻絕未呈現事物完整的真正真相。其三,現代社會有太多利益集團,包括政治黨派和媒體,它們都很有動機製造假訊息或僅呈現對它們有利的部份真相,以謀取自身的利益。其四,事物的真相時常是複雜的,一般人幾乎不可能獨力去發掘事物的真相,但是媒體、政治黨派和利益集團等都不客觀中立,人們不論聽誰的,都是偏聽片面之言。大家各自偏聽片面之言,自然不會有普遍公認的真相。沒有真相,更別提層次更高的真理了。

現代社會少有公認的真相,例子不勝枚舉。二二八事件,綠營總強調對它有利的部份真相,而藍營也強調對它有利的部份真相,双方各強調不同的部份真相,這樣永遠不可能獲得公認的真正真相。韓國瑜在高雄執行「路平」專案,很少人有可能去高雄每條路走一遍,而只能偏聽媒體的一面之辭。只要有一條路不太平坦,親綠媒體就會反覆大肆報導,而忽略其他絕大部份相當平坦的路,這樣真相到底是什麼?

2018年Hector Macdonald出版《後真相時代:當真相被操弄、利用,我們該如何看?如何聽?如何思考?》(TRUTH: How the Many Sides to Every Story Shape Our Reality),列出許多操弄、歪曲、利用真相的方法。令筆者失望的,作者並未提出較具體可行的辦法來獲得真相,所以叫做後真相時代。看來現代人沒有辦法,必須接受少有公認真相的不完美世界。

啟蒙運動相信世間有真相和真理,充份運用人類普遍具有的理性以求知,人類就可以發現真相和真理,因而改進人類的生活。現代社會越來越沒有公認的真相和真理,損毀了啟蒙運動的基本信念,啟蒙的世界觀還能繼續嗎?難以發掘真相和真理,人類理性還有多大價值?歐美西方文明都是基於啟蒙思想、人類理性,現在其基礎動搖,整個基於西方文明的現代文明恐怕都需要重新審視和校正,其影響不可謂不大!

有識者都該對西方文明的諸多概念重新提出質疑,例如,沒有真相,如何法治?在沒有真相之下,選舉民主的選民投票有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