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張學良 | 盛嘉麟

再讀前廣西大學校長馬君武的諷刺詩,剛好看完連續劇「決戰江橋」,不禁撫卷嘆息。「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當行,溫柔鄉是英雄冢,那管東師入瀋陽。告急軍書夜半來,開場弦管又相催,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佳人舞幾回。」

雖然未必全符事實,但是對張學良這個紈袴子弟的個性及行為的描述,十分傳神。張學良在少年時代就隨意性侵強暴來奉天大帥府拜訪的女眷女孩,受害人懾於大帥威嚴,莫可奈何。平日生活吸煙吸毒,男女關係,生活荒唐無度,無人能管。

東北易幟歸順中央之後,與蔣介石互結金蘭,張學良夫婦與宋美齡也建立良好關係。因此官拜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總司令,蔣介石為總司令,兩人理論上統領中華民國三軍數百萬人的部隊。你說國家官職如此荒唐任用,能夠讓中華民國的三軍將領服氣嗎?在軟禁期間極難侍候,負責監督管理張學良的都是少將軍階的將領,有的自殺,有的憂鬱辭職,沒ㄧ個有好下場。

李登輝總統期間,他不願意理會中國人之間的恩怨,釋放了張學良,成為華人社會的大事。許多記者及歷史學者爭相訪問張學良,想進一步瞭解西安事變的始末。日本NHK拔得頭香,派出兩名資深電視記者,有備而來,海內外華人屏息觀現場轉播。記者首先問起西安事變當時的國際局勢、中日關係、事變動機…..深入的問題。只見張學良左一個年幼無知犯下大錯,右一個感謝蔣委員長不殺之恩,答非所問,讓日本記者哭笑不得。我們觀眾覺得這個人真是草包,浪費了長久期待的重大訪問,中國人在日本記者前面丢人現眼,後遂無訪問者。

後來張學良來到美國夏威夷居住,打麻將為樂,在台軟禁期間歸依了基督教,據說還讀聖經。其間1991年一度來到紐約,會見當年的一位女相好老太太,她就是建築師貝聿銘的繼母蔣士雲。歷史學家唐德剛當時計劃訪談張學良,寫一本「張學良口述歷史」,結果當然談不出什麼東西,寫不成書。

大陸方面,尤其是東北老鄉,還有人希望張學良回到東北老家,至少應該拜訪老家。大陸還有「國粉」認為國民黨軟禁張學良是「錯把英雄作楚囚」,歡迎英雄回到東北。事實上張學良那是什麼英雄?東北那還有人懷念918事變東北軍不發一槍一彈把國土拱手讓給日本的張學良?這件事張學良是聰明的,他根本不敢再回東北老家。2001年張學良最後病逝夏威夷。

連續劇「決戰江橋」演的是,918事變張學良的東北軍奉令不發一槍一彈把國土拱手讓給日本之後,遼寧、吉林馬上不扺抗的落入日本關東軍接管,但是當時黑龍江省主席馬占山不願受令不扺抗,決心保衛黑龍江省,扺抗到底。(當年是東三省,不是後來蔣介石為了安插省主席,發明的東九省)

值得注意的是馬占山中將(後升上將)當時麾下的四萬多東北軍,士氣裝備訓練補給都相當厲害,可能勝過關內蔣介石的北伐軍。可見 918事變時不是東北軍不能打,而是政府膽怯、將軍濃包,馬占山孤立無援,抗命作戰,日本關東軍一時還佔不到便宜,小戰不斷周旋數月。最後日本關東軍動員了飛機、重砲、坦克,集結重兵,決戰江橋(齊齊哈爾的門戶),馬占山固然戰敗崩盤,日本關東軍也被殲滅四千多人,代價慘重,驚動東京參謀本部。

這部連續劇演到決戰江橋為止,沒有交待後來馬占山投降日本,出任偽滿州國的黑龍江省主席,再流亡蘇聯,再回歸國民政府繼續抗日,最後投奔中共。馬占山在北平勸降傅作義立下功勞。1950年在北京逝世,享年64歲。

從決戰江橋看出來即使在邊遠的黑龍江,四萬東北軍尚能打出這樣的戰役,重創關東軍數千人。如果在遼寧、吉林更優勢的東北軍都能堅強扺抗,創傷日軍,必然有利於後來的抗戰形勢。

再說東北軍一彈不發退縮關內,並沒有用來對日作戰,而是被蔣介石派到陝甘一帶圍剿紅軍,大打內戰。在被紅軍消滅了三萬多人後,東北軍厭倦內戰軍心動搖,終於暴發了西安事變,這是要求對日抗戰的兵諫。

看看當年歷史,國民政府的胡亂作為,怎不讓人撫卷嘆息。現在中國大陸還有一批國粉公知,懷念國民政府的黃金時代,真是中國知識份子的恥辱,是謂國恥。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真諦 | 張魯台

國共鬥爭是中國在走向復興之路上,無可奈何地須從「聯俄」或「親美」兩條路線中作一選擇,為此,中國人已付出極大極大血的代價,如今中國已強盛起來,「聯俄」早已成為往事,只有台灣政客還在單戀美帝,意圖引外力走分裂對抗之路,役使無辜人民為其墊背。習近平提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正是給我們一個回顧慘痛歷史教訓,以及思索兩岸未來前景之提醒。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83年前人民沉痛之哀告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呼聲,最早出現在1936年12月9日,西北各界抗日救國會於《一二九宣言》周年當日,一萬五千餘名學生與市民遊行請願,要求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群眾高呼「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東北軍打回老家去,收復東北失地!」等口號,並在華清池前高唱《松花江上》,12月12日即爆發「西安事變」,12月24日宋子文、宋美齡兄妹與張學良、楊虎城等人談判,達成釋放蔣介石,和平解決「西安事變」之口頭協定,蔣介石於獲釋時也同意停止內戰,改組政府,改變一面倒之外交政策,及釋放政治犯等重大變革。當時之中國受日本軍國欺凌,日軍鯨吞東北後,繼續向關內推進,蠶食神州大地,蔣介石卻執意先「剿共」後抗日,此政策不為人民接受。

驚濤駭浪中之浮木~親美或聯俄

清朝中葉國勢已衰,清末更是喪權辱國,中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狀態,因而有革命志士拋頭顱、灑熱血,歷十次起義行動,終於推翻滿清建立民國。民國肇建封建即廢,仍難脫帝國主義之欺凌,有識之士無不思忖如何讓中國解脫桎梏,但是僅憑國人之力欲圖復興,帝國主義者豈會給中國這個空間?這就是北洋政府僅憑一己之力,在內外交迫下,難以推動國家發展之主因;孫文則明瞭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而有「聯俄聯共」之舉,對外「聯俄」接受俄援創立黃埔軍校,對內「聯共」攜手「已覺悟民眾」,共同奮鬥。在俄援及國共合作下才有黃埔子弟東征、北伐之勝利,與東北易幟、國家統一之結局,惜蔣介石並未遵從孫文遺命,以屠殺方式「清黨」,致第一次國共合作血腥收場。

蔣介石「清黨」為其個人政治路線選擇,以符合美國之意識形態,但是對於廣大人民而言,聯俄或親美並不是他們所關心了,人民只知道國人應該攜手共同抵抗日寇侵略,此為燃眉之急,而有「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呼籲。

小島上之鬧劇~台式選舉

蔣介石之「革命」,已背離孫文革命之初衷,且始終未能達到「喚起民眾」之目的,卻由共產黨達成「喚起民眾」之事業,這一點從共軍能夠在敵後建立根據地,就是深受民眾信賴與擁護之證明,而國軍這一點就是不行,這是因為資產階級革命單向驅使群眾,人民民主革命則與群眾緊密結合,兩者有本質上之差別,遠離群眾正是蔣介石退居小島的真正原因。

國民黨退居台澎金馬,與對手爭奪政權,發展出台式選舉,選舉模式歷經:

國民黨之派系(利益取向)動員,

民進黨之悲情(台灣人要出頭天)動員,

各小黨之形象(總是曇花一現)動員,

仇中動員(悲情動員效益日減,轉炒作恐共情緒,製造仇共心理)。

務實面對選民動員

2018年九合一選舉,韓國瑜領軍勝選,突破了民進黨仇中動員模式,觀察韓國瑜選舉過程,擬歸類為「務實面對選民動員」,此模式建立在選民已有一定程度之覺醒,這可從公投結果看出,在公投議題上,選民不再惑於政客意識形態之「指導」,顯現出冷靜務實的投票取向,包括核電延命、反核食、反同志運動無限上綱、反體育運動政治化等等,有了自覺之選民,再有務實之候選人,於是韓國瑜勝選了,今後只要候選人皆能夠坦誠面對選民,以往病態動員模式,必然式微。更何況民進黨之仇恨動員,是在台灣人民與中共之間沒有任何血債基礎上憑空虛構出來了。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共享復興榮耀

當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於《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再次強調「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會「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這時的中國正是嫦娥四號登陸月球背面壯舉之時,中國領導人與大陸廣大民眾,在向台灣人民發出共享中國復興榮耀之邀請,相信台灣人民能夠認清「親美」只是一廂情願,「和中」更是自欺欺人,台灣人民應不至於忘記過去在聯俄與親美路線鬥爭中,所付出之沉重代價,兩岸人民必然可以攜手,在中國復興之路上,一同貢獻同享榮耀。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