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舔美賣台為所欲為 | 郭譽申

最近台灣最大的新聞無疑是,蔡政府宣佈明年1月開始,開放進口含有瘦肉精的美國豬肉。豬肉是台灣人主要的肉類食物,幾乎每天都吃,即使豬肉裡瘦肉精的含量低,長期每天食用仍很可能為害健康。另一方面,美國地大又使用瘦肉精,其養豬的成本低於台灣的養豬戶,因此進口美豬勢必會損害台灣的養豬業,而讓很多養豬戶生計困難。進口美豬,讓美國人賺錢,卻可能為害國人健康,又損害台灣的養豬業,明顯是舔美賣台的政策,蔡政府是真敢做啊!

藍、綠兩大黨過去十多年都反對進口美豬,綠營尤其反對得很激烈,現在蔡政府突然180度大轉向,總要有個說法。蔡政府的含混說法是「時空環境改變」。是瘦肉精的潛在毒性降低了嗎?還是台灣養豬戶的競爭力提升了?世界各國對瘦肉精的容許量並未改變,例如歐盟、中國都要求「禁用」,顯示大家對瘦肉精一直有疑慮,這種能累積的潛在毒性很可能多年後才造成人體的傷害,等到造成大量人體傷害時就後悔莫及了。另一方面,衛福部長陳時中竟聲稱,進口含有瘦肉精的豬肉可以「換來台灣的國際地位」。這實在可笑,難道歐盟、中國都沒有國際地位?

替綠營辯護的另一種說法是,台灣先開放進口美豬美牛,然後才能談判台灣需要的美、台自由貿易協議。這真是自欺欺人。若美國真願意談判美、台貿易協議,早就可以談,可以包含美豬美牛的出口台灣一起談。貿易談判總是双方利益的交換,若双方互有得利、讓利,貿易談判才談得成。現在台灣已經開放進口美豬美牛,還有多少籌碼能要求美國在貿易談判時讓利?近年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高漲,川普總統是其代表,已經對中國、歐盟等很多國家發起貿易戰,台灣想要在美、台貿易協議上得利,真是不自量力、自欺欺人。

大部份台灣人都反對進口含有瘦肉精的美豬美牛,為何蔡總統要違反民意而一意孤行?上述的理由都說不通,真正的原因是她想要討好美國。她期盼討好了美國,美國就會與台灣共同對抗中國大陸,而不會放棄台灣,甚至終於支持台灣獨立。她雖然這樣期盼,美國卻無任何承諾,因此蔡總統不便說出她的圖謀。她這樣一廂情願的舔美賣台真是醜態畢露啊!

蔡總統已全面掌控行政、立法、司法、監察、考試五權和媒體,她要做什麼,誰也擋不了、管不了。最近大法官釋憲認定《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不違憲,等於支持蔡政府繼續追殺已不堪一擊的國民黨,更凸顯了執政黨的無上權力。民進黨已經是大大的一黨獨大,蔡總統當然可以為所欲為了。

「罷韓」將如何? | 郭譽申

中選會昨天發布新聞稿,表示已舉行委員會議,審查通過了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並宣告罷免案將於6月6日舉行投票。另一方面,韓國瑜認為「罷免連署偷跑」,罷韓活動在市長任職未滿1年時即開始進行宣傳並簽署罷免提案書,違反選罷法,已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實質上是要求補正連署),也在昨天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駁回聲請。雖然韓的律師表示將向最高行政法院提出抗告,在目前綠焰沖天之下,大概沒人會認為最高行政法院有可能同意停止執行罷韓案,看來罷韓案就是要投票了。

筆者不是「韓粉」,也不是高雄人,不知道罷韓投票會不會通過,但是我擔心罷韓案再次撕裂台灣社會。台灣每兩年就有例行的選舉,每兩年社會就撕裂一次,還不夠嗎?還要另加額外的撕裂嗎?年初的總統大選,雖然蔡總統獲得871萬的高票,韓國瑜也獲得了552萬票(得票率38.6%),蔡總統要與這552萬人絕裂嗎?蔡總統公開說,民進黨沒有權利介入罷韓運動,然而罷韓運動的領導者都明顯有綠營背景,蔡總統和民進黨故作中立狀,騙得了誰?蔡總統即使沒有發出罷韓指令,也是綠營支持者體察上意,跟蔡總統自己發令沒什麼區別。

蔡政府別小看了社會撕裂的代價。以韓國瑜總統大選時的動員能量,韓粉的人數應當在百萬以上,若韓被罷免,那是逼迫韓和韓粉們上梁山啊!他們即使不暴動,他們隨時隨地有能力號召幾萬,甚至幾十萬,群眾上街遊行示威抗議,台灣恐怕再無寧日了。百萬韓粉若心存怨恨,有意報復,即使每人只做一點小破壞,就足以讓社會承受不起也防不勝防。這些都是蔡總統想要的嗎?

選舉會導致社會撕裂,本就是選舉民主的重大弱點,因此在優良的民主國家,互相競爭的政黨和政治人物都會在選舉之後盡量彌合社會的裂痕。例如,敗選者公開認輸並盡快致電勝選者向其道賀,而勝選者則稱讚及禮遇敗選者。這不僅是政治人物表現風度,更是為了彌合双方支持者之間的選舉裂痕。

年初的總統大選,韓國瑜在確定敗選的第一時間就公開認輸,並致電蔡總統向她道賀;不僅如此,大選至今3個多月,不時有人在網路上質疑綠營在大選時大規模「做票」,韓本人卻從未提出質疑。韓國瑜這樣盡力彌合社會的選舉裂痕,更該在乎社會裂痕的主政者蔡總統卻暗中指使或故意放縱支持者罷韓,逼迫韓和韓粉們上梁山,蔡總統覺得台灣社會的撕裂還不夠嗎?妳以為追殺韓能夠鞏固妳和綠營的執政優勢,卻恐怕毀了台灣啊!

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 郭譽申

在立院本會期的最後一天及距離總統大選只剩十一天,蔡總統動員民進黨立委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很多人質疑反滲透法可能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批評這樣重大的法案以逕付二讀方式通過,是過分草率而不符程序正義。這類質疑和批評已經非常多,筆者都贊同而不想再說,在此提出另一問題:大選當前,蔡總統為何要急於通過反滲透法?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顯然有兩方面:其一,較傾向「反中」的民眾支持反滲透法,因此很可能支持蔡總統;其二,中間選民擔心反滲透法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質疑立法的程序正義,因此反對反滲透法而很可能不支持蔡總統。前者對蔡總統有利,而後者對蔡總統不利。蔡總統顯然認為前者的人數多於後者的人數,因此她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實際上前者的人數是否真多於後者的人數,恐怕誰也說不準吧!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頗難判斷,但可以確定這是一大變數;若沒有反滲透法,大選的選情會少一變化的可能。選舉的基本原則是,領先者應該減少變數以保持領先;而落後者應該製造變數才有機會反敗為勝。蔡總統在緊要關頭製造變數,只有兩種情況:其一,她並未領先韓國瑜,因此寧願製造變數,以反滲透法與韓決戰;其二,她實際領先韓國瑜,但是被「韓粉」的龐大聲勢嚇倒而自亂陣腳,愚蠢的通過反滲透法成為大選的變數,讓韓有機會反敗為勝。無論哪種情況,蔡、韓之戰都呈現勝敗難料,且看這最後十天吧。

大選當前,蔡總統急忙通過反滲透法,若說她通過反滲透法與大選的選情無關,大概沒人會相信。雖然韓國瑜已把民調「翻桌」,多數媒體仍評估蔡總統的選情領先韓(民調不可信,不知根據什麼)。若媒體的評估正確,則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製造選舉一大變數,就是自亂陣腳,非常不智。若最後韓勝選,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絕對是主要的敗筆之一。

總統大選的美國因素 | 郭譽申

台灣長期受美國的保護,重要的政治人物多半都與美國保有某些關係,而美國對台灣的總統大選總有相當程度的介入和影響力,是眾人皆知的事實。因此每次總統大選,藍、綠兩大黨的總統參選人,尤其新起的挑戰者,幾乎都會在大選前訪問美國,被媒體戲稱為去美國接受面試。這次大選很特殊,韓國瑜是離開政壇十多年而重回政壇的新挑戰者,他竟然決定在大選前不訪問美國,不接受美國的面試。這是怎麼回事?影響如何?

美國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當然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自然傾向支持較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不過美國支持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也有其風險。若美國支持的參選人沒能當選總統,美國不曾支持的總統當選人可能怨恨美國而排斥美國,會損害美國的利益。

過去美國和中國大陸比較友好,双方的利益大致一致,台灣是「親中」或「反中」對美國差別不大。然而現在美國和大陸幾乎是全面地競爭和對抗,美國當然期盼台灣與美國同一陣線「反中」,才符合美國利益。這次總統大選,美國因此明顯支持「反中」的蔡總統,例如通過多項親台法案,包括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案、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台北法案等等(雖然這些僅是口惠而少實質益處)。

在美國「反中」並且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的狀況下,韓國瑜是否該在大選前訪問美國?韓不去是正確的抉擇。美國「反中」已是其確定的國策,不可能因韓訪美而改變,換言之,韓若訪美,也不可能改變美國「反中」及支持蔡總統的態度,反而讓美國有機會打壓韓國瑜,例如在行程中安排陷阱讓韓出錯或指使媒體故意挑韓的毛病,這些訊息都會傳回台灣,將不利於韓的選情。反之,韓決定不訪美,讓一些習慣依賴美國的台灣人不放心,對韓也稍有損害。然而兩害取其輕,韓不訪美是正確的。

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而韓國瑜決定不訪美,對未來的影響如何?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欠了美國的選舉債,她勢必要投桃報李,回報美國一些好處。例如屆時她已無連任壓力,她很可能開放美國一向希望的美牛、美豬的進口,不利於台灣的養殖農民。另一方面,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怨恨美國支持蔡而大幅倒向中國大陸,不利於美國的利益,美國因此很可能給台灣一些好處來拉攏韓。例如屆時韓或許有籌碼要求美國降低售台F16V戰機的不合理高價格。

美國一向會相當程度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這次也不例外。這次大選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導致韓國瑜不在大選前訪美,對蔡總統是小利多。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恐怕需回報美國一些好處,將損害台灣的利益;反之,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大幅倒向中國大陸,而可能給予台灣一些好處。蔡、韓誰能勝選?雖然美國有一些影響力,總統大選的最後結果掌握在台灣選民的手中,選民自己選擇吧。

美台有志一同 終結民主 | 盛嘉麟

美國川普總統屢次利用法律間隙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規避國會監督、不顧民意、無法無天的濫用行政命令,下達各式各樣荒謬的命令,強迫政府執行命令,譬如:

挪用國防預算在美墨邊境建築高牆。
命令政府機構及民間企業不得與華為有商業往來。
來自回教國家的入民即使持有美國簽證,亦不得入境美國。
退出伊朗的六國核協議,下令制裁伊朗禁止伊朗石油輸出,並且制裁與伊朗進行商業貿易的國家及公司。
下令美國政府、各個大學、民間公司對於華人的高層職位、科學家、工程師嚴加控管,甚至迫令去職。
………..

所有的法律、體制、傳統、倫理,都阻擋不了狂人總統的作為,而且川普狂人可以任意開除不願配合執行荒謬命令的聯邦調查局長、司法部長、國土安全部長。著名專欄作者保羅·克魯格曼有感於此,在紐約時報發表「美國式民主的終結」一文,警告美國人民。

反觀目前民進黨蔡英文公然無法無天的作為,比川普有過之而無不及,譬如
命令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委員,在公平正義的口號下,公然定立追殺黨產的惡法,依法迫害國民黨。
命令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委員,在國家安全的口號下,公然定立國家安全五法、中共代理人法,依法迫害親近中國大陸、信仰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主張兩岸統一者。
不顧全國公民投票反對同婚,要求設立同婚專法,民進黨蔡英文罔顧最高民意,依然修改民法,不立同婚專法。
…………..

有趣的是保羅·克魯格曼所舉的例子,川普錯誤的把阿拉巴馬州列入此次強烈颶風侵襲區,美國國家氣象局出面更正說並不包括阿拉巴馬州後,氣象局的上級機構,美國商務部的NOAA立即出面挺川普總統,說颶風侵襲區包括阿拉巴馬州。 同樣可恥的事件也發生在台灣,有一次陳水扁讚揚小學生清理海灘垃圾,用錯成語「罄竹難書」引起議論,教育部長杜正勝也馬上出來挺陳水扁,說「罄竹難書」正反的意義都可以用。天下無恥的人真是到處都有。


美國式民主的終結
專欄作者 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
紐約時報2019年9月10日

過去,隨著坦克隆隆駛向總統府,民主國家會突然崩潰。然而在21世紀,這個過程往往變得更加微妙。威權主義在世界很多地方大行其道,但它的推進往往相對平靜,而且是漸進式的,因此很難指著某個確切的時刻說,這就是民主結束的日子。你只是在某天早上醒來時發現,它沒有了。

政治學家史蒂文·列維茨基(Steven Levitsky)和丹尼爾·齊布拉特(Daniel Ziblatt)在2018年的著作《民主是如何終結的》(How Democracies Die)一書中,記錄了這個在許多國家的展開過程——從普京(Vladimir Putin)的俄羅斯,到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土耳其,再到維克托(Viktor Orban)的匈牙利。民主的防護欄被一點點地拆除,本應服務於公眾的機關淪為執政黨的工具,然後被武器化,用於懲罰和恐嚇黨的反對者。從理論上說,這些國家仍然是民主國家;但在實踐層面,它們已是一黨專政國家。

過去一周發生的事件已經證明,這一切也會在美國發生。

「馬克筆門」(Sharpiegate)事件,也就是川普不肯承認自己搞錯了天氣預報,說阿拉巴馬州有可能受到颶風「多利安」影響的這件事,一開始還有些搞笑,儘管也很可怕——看到堂堂美國總統無法面對現實,心裡不免發慌。但周五,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簡稱NOAA)發表聲明,不分皂白地出來力挺川普關於阿拉巴馬州可能面臨危險的說法時,這就不再是玩笑了。

為什麼這很可怕?因為它表明,即使是NOAA這個本應最具技術性和非政治性機構的領導層,現在也對川普如此順從,不僅願意推翻自己專家的意見,還願意撒謊,只是為了避免總統遭遇一點點尷尬。想想吧:如果連天氣預報員都要為「敬愛的領袖」辯解,那我們的體制可就腐敗到家了。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更為重要的案例,司法部決定調查汽車製造商,因為它們罪惡滔天,居然敢採取有責任心的行動。到目前為止,這個故事是這樣的:作為反對環境監管聖戰的一部分,川普政府宣布有意撤銷奧巴馬時代要求逐步提高燃油效率的規定。

你可能會以為,這樣主動邀請汽車行業繼續污染,是它們求之不得的。然而,事實上,汽車製造商已經將它們的業務計劃建立在燃油效率標準確實會提高的前提之上。它們不願意看到自己的計劃被推翻——有人認為,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這些廠商明白,氣候變化的現實最終會迫使這些規定得以恢復。因此,它們確實反對 川普放鬆監管的做法,並警告這將導致「長期的訴訟和不穩定」。有幾家公司不只是單純反對。他們和加利福尼亞州達成協議,遵循幾乎和奧巴馬政府規定一樣嚴格的標準,即便聯邦政府已不再要求他們做到,這是對本屆政府的公然非難。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司法部眼下正在考慮對這些公司採取反壟斷行動,彷彿就環境標準達成一致是多麼大的罪過,堪比價格操縱之類的行為。即便是對真正的反壟斷政策表現出一些興趣的政府,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令人不安的。而現在,這是來自迄今未對壟斷權力表示過任何擔憂的人,顯然是企圖將反壟斷行動武器化,把它們變成一種恐嚇手段。這也是司法部已經徹底腐敗的明顯證據。不到三年時間,它已經從一個努力執法的機構,變成了專門懲治川普異己的組織。

下一個是誰?在至少兩個案例中,川普看來是試圖動用權力懲罰亞馬遜,​它的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所擁有的《華盛頓郵報》(和本報一樣)被總統視為敵人。先是川普力求提高郵局的包裹運費,這將有損亞馬遜的配送成本;之後五角大樓突然宣布,正在重新審查一個大型雲計算項目的招標審批程序,外界普遍預計亞馬遜將贏得該項目。兩個案例都很難證明,這些是將政府職能武器化、打壓國內批評力量的企圖。但我們就別繞彎子了,它們當然是。

重點是,滑向獨裁政治的過程就是這樣發生的。現代事實上的專制國家通常不會謀殺對手(儘管川普對事實上依賴野蠻勢力的政權一直贊不絕口)。他們的做法反而是利用對政府機構的控制,讓任何被認為不忠誠的人日子難過,直至有效的反對逐漸消失。這一切在我們說話間正在發生。如果你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未來無所憂懼,那是你沒留意。

當「庶民」不再沉默 | 張魯台

庶民即是平民,或稱百姓,現代稱為中下階層,《禮記‧曲禮》:「禮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可知庶民與大夫之間有著政治權力上的差別待遇,但是庶民也有晉身之道,戰國時代庶民可因軍功晉升貴族,隋代庶民參加科舉考試可以獲得功名,民國之後法律上不再有貴族與庶民之分,昔時之大夫改稱公僕,然而這種美譽只是孫逸仙博士政治上之理想,階級制度繼續寄生於官僚體制,只是庶民與公僕之間,多了一個代議士階層,用來表示民主,然而不稱職的代議士,也只有徒增庶民負擔而已。

民國是由國民(黨)政府完成國家統一,並領導抗日戰爭獲勝,本可安享國祚綿延,然而國民黨要的是黨外無黨、黨內無派,秦朝始皇帝般的傳世萬代,為此不惜發動內戰,未能讓庶民休養生息,因而被庶民拋棄,重蹈秦、隋因苛政擾民而失敗之覆轍,秦與隋在漢與唐建立後完全消失,國民政府則以台灣海峽為天險繼續以割據政權形態領有小島,如同晉室衣冠南渡一樣。

困居台灣的國民(黨)政府經歷了「土斷」,接受民進黨成立與之競爭政權,且兩度下野。資產階級的國民黨在第一次失去政權後,仍然能夠再次奪回政權,關鍵因素是民進黨也是資產階級政黨,兩黨各有資產階級支持,同樣地以謊言騙取庶民支持。民進黨成立後推動老農年金,讓那些因國民政府實施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政策受益的昔日佃農,從支持國民黨轉而支持民進黨,這樣做可獲得選票,且不會得罪工商鉅賈(幕後金主)。至於勞工,雖然蔡英文說:勞工是民進黨心裡最軟的一塊,但是政策只要一偏向勞工,就會得罪工商鉅賈,所以勞工是不是民進黨心裡最軟的一塊?從這一句話獲選為「幹話王」榜首就知道了。

蔡英文1997年以41歲壯齡「退休」,持4,108,600元退休金,存入台灣銀行領18%利息,月領61629元,領了14年利息,所領利息已達本金2.5倍,直到2011年為選「總統」才放棄此「福利」,再領回四百多萬本金,還拋下一句:「沒有18%比較沒有能力做公益」。而蔡英文享受的政務官做滿兩年即可享有退職金18%利息待遇,正是陳水扁時期訂定的,享受貴族待遇的蔡英文竟然去砍庶民的退休金,這種事只有民進黨做得出來。(蔡英文領18%新聞報導:http://gotv.ctitv.com.tw/2016/09/262123.htm)

當「庶民」不再沉默

對於庶民群眾而言,兩黨皆無讓庶民堅定支持的政績,猶豫的中間選民應運而生,已超過全體選民一半,如何投票全視兩黨執政成績、口號與支票,再決定支持對象或乾脆不投票,2016年選舉藍營大敗就是偏藍庶民對於同樣是庶民出身的洪秀柱被拔,拒不投票的明顯例子,雖然說當時並沒有「非柱不投」的講法,然而庶民首次以未約定的集體行動表達不再含淚怨尤投票。

2018年九合一選舉,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以庶民姿態,庶民語言與作風而崛起,獨領風騷蔚為韓流,且以歷久不衰之人氣繼續向「總統」寶座邁進,驚動了國民黨資產階級與權貴階層,以致於有郭台銘加入選戰,儼然又是一次國民黨左右之爭,若韓國瑜能在庶民支持下,獲得國民黨提名,庶民議題將首次進入大選中受到關注並公開討論,將會帶給全台灣庶民階層一個轉機,若是韓國瑜未能在大選中贏得大位,也意味著庶民議題將從此消失很長一段時間,台灣政治仍然由國、民兩黨資產階級繼續操控,且看不到盡頭。

 

蔡英文大勝賴清德 為何?| 郭譽申

總統大選的民進黨初選,蔡英文的民調為35.6768%,賴清德為27.4843%,蔡英文以約8.2%的差距勝出。8.2%的差距看起來不大,但是35.6768比 27.4843多了近30%,蔡英文可說是獲得大勝。賴清德在參加初選以前,及剛加入初選之時的一些民調幾乎都領先,怎麼最後會如此大敗?(雖然很多人質疑民調的結果,筆者不是檢調,姑且假設民調都是真實公平的。)

蔡英文獲勝的一個原因無疑是執政優勢。黨、政、軍、國營企業的重要職位幾乎全由總統決定,位居這些高位的人自然都公開或不公開地極力支持蔡總統,若總統換成賴清德,他/她們的職位極可能不保,因此他/她們全心全力支持蔡總統是理所當然的;而擁有執政優勢的蔡政府近來更釋放不少政策利多,以討好一些特定民眾。對比之下,無職無權的賴身邊非常冷清,只有極少數毫無實權的台獨大老公開支持他,而他更不可能實行政策買票。

初選期間,蔡總統掌控的民進黨中央修改初選辦法及延後初選民調的時間,明顯偏袒蔡英文,而形成不公平的競爭。賴清德和一些媒體雖然提出質疑,從民調結果看,選民顯然並不在意競爭的公平性,而仍願意支持蔡。這是台灣民主的悲哀,鼓勵候選人不擇手段搞鬼,也是蔡英文獲勝的一個原因。

今年初習近平呼籲協商「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讓兩岸關係隨後時常成為政治熱點,直到幾天前又爆發與「一國兩制」相關的香港「反送中」大遊行。蔡總統趁機展現她對大陸的強硬態度,有些人認為這是蔡民調獲勝的重要原因,筆者頗不以為然。面臨大陸的壓力,民眾傾向對大陸強硬,因此對綠營的選舉有利,而對藍營不利。但是賴清德和蔡英文同屬綠營,賴自稱「務實台獨工作者」,他對大陸的態度看來比蔡更強硬,民眾既傾向對大陸強硬,應該支持賴清德而不是蔡英文啊。

蔡英文和賴清德的個人條件相近 (一個是博士,一個是醫生),意識形態相近,而政治歷練也相近(一個是總統,一個曾是明星市長和行政院長),但如上述,蔡有執政優勢,是賴無法相比的。若賴初選獲勝,蔡所任命的黨、政、軍、國營企業高層會像支持蔡一樣地全心全力支持賴參選總統嗎?顯然不可能(蔡甚至不願聲明若初選敗,會支持賴參選總統)。綠營的政治人物和支持者都不難看出,賴清德缺少執政優勢,總統大選勝選的機會遠低於蔡英文,因此棄賴保蔡,這大約是蔡大幅勝出的最主要原因。

綠營初選已經順利選出黨內最有機會勝選的蔡英文參選總統,藍營還在爭執,誰最有機會在大選獲勝,該代表藍營出戰,而彼此殺得頭破血流。綠營顯然是開低走高,而藍營正開高走低,不知道選情是否還有轉向的機會?

習近平呼籲歡迎兩岸各黨各界代表和平協商 嚇壞蔡英文 | 盛嘉麟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大會上提出「習五點」,還首度提出倡議,與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

為回應習近平的倡議,新黨主席郁慕明率先表態稱新黨願意率先與大陸政治協商,尋求邁向統一的和平發展機制。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也承諾,將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與對岸洽簽兩岸和平協議。國民黨內另外兩位有意參選總統的王金平和朱立倫,也先後直接或間接表態要處理和平協議議題。

蔡英文總統20日再開「迴廊談話」提及此事,未經民意調查,就率先胡扯說「台灣社會不會接受任何消滅傷害主權,或是消滅台灣民主的政治協議。」,並胡扯說「沒有對等談判,也不會有真正的和平」。

行政院表示,將力推修法明訂兩岸和平協議簽訂前應舉行公投,並訂出條件與門檻,吳敦義、郁慕明無權代表台灣民意,必須公民投票決定。

然後行政院長蘇貞昌喊出「台灣要和解放軍戰海上,戰海攤,戰街道,戰山上」莫名其妙的開戰宣言。隔幾天又說出「給我一支掃帚我都跟他拚」的笑話。

最後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今天點名警告新黨主席郁慕明,表示如果郁慕明違反兩岸條例到大陸參加民主協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情節嚴重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我勸他不要輕易以身試法,中華民國還是有法律的」。

習主席呼籲歡迎兩岸各黨各界代表和平協商,已經嚇壞蔡英文,這時民進黨政府慌了手腳,企圖以法律恐嚇、政治高壓來阻止台灣任何政黨、任何代表赴大陸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蔡英文民進黨政府的願望是拒絕兩岸和平,對解放軍「戰海上,戰海攤,戰街道,戰山上」。

 

賴清德留任不留任?| 郭譽申

九合一選舉執政黨大敗,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要承擔政治責任,已向蔡總統請辭。隨後傳言,賴清德辭意堅定,會在明年一月立法院審完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後去職,屆時也將因為閣揆更換,將有大幅度的內閣改組。近日又有傳言,蔡總統已徵詢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在賴院長去職後,由蘇回鍋接任行政院長。昨天蔡英文總統卻公開極力挽留賴院長,並說不曾徵詢蘇貞昌接任行政院長,以表示堅定留任賴清德的決心。政府最高層的人事到底怎麼回事?

賴清德當然希望去職。執政黨選舉大敗,表示人民不贊成他的施政,根據民主原則,賴失去人民的支持,即喪失執政的合法性,他的去職既合理,也表現出承擔政治責任的風範。更重要的,蔡英文總統的聲望或支持度屢創新低,賴清德自從擔任行政院長以來,其聲望或支持度也是開高走低、毫無起色,若賴與蔡總統繼續綁在一起,他的政治聲望很可能與蔡總統一起跌落谷低,賴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當然想「跳船」離開啊!

蔡總統當然希望留任賴清德。雖然這時內閣理應改組重新出發,這時要改組內閣相當困難,內閣的重要職位非由民進黨的菁英擔任不可,但民進黨菁英幾乎全都剛剛選舉落敗,由敗選者擔任重要職位,是很難服眾的,會使施政更為困難。至於行政院長,以蘇貞昌的資歷和黨內實力,他是較適合的閣揆人選,但他在新北市選舉大輸近三十萬票,又一向與蔡總統不和(當年蘇貞昌擔任行政院長、蔡英文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蘇甚至兩度要求當時的總統陳水扁撤換蔡),蔡總統當然寧願留任賴清德,不要蘇貞昌。

蔡總統留任賴清德的更重要原因在於她要尋求總統連任。賴清德是蔡總統在黨內的主要競爭者,若賴與蔡總統繼續綁在一起,將使賴難以挑戰總統大位;若賴去職,則他未來海闊天空,一定有很多人,包括獨派,簇擁他挑戰總統大位,目前賴清德的民調支持度高於蔡英文,總統的黨內初選很可能贏過蔡,蔡總統當然希望避免發生這種狀況。

賴清德希望去職,蔡總統極力挽留,賴留任不留任?不知道還要拖多久,似乎多半為了個人的政治前途。內閣已經出缺六個部會首長,包括交通部、教育部、農委會、環保署、中選會和促轉會等,在最重要的行政院長未確定之下,六個部會首長是沒理由任命的,而一些重要政策也不可能議決。這樣的政府要來何用啊?也有人說,政府空轉總比倒行逆施好一點,是這樣嗎?

政府空轉有人的問題,也有制度的問題。若實行內閣制,執政黨選舉大敗,表示民意轉向,就換黨執政,自然避免政府空轉。(當然可能有其他問題,例如內閣經常更替。) 台灣的總統有任期保障,雖然失去民心,仍能幹完任期,卻由有責無權的行政院長承擔政治責任,而由人民承擔政府空轉的苦果。台灣的民主制度是真可悲啊!

台式民主:選舉出來的獨裁政權 | 王永

選舉不等於民主,選舉產生的政權也可能帶有濃厚的獨裁性質。例如德國當年的希特勒政權,他當選的是總理,後來把總統撂一邊去,成為“獨裁元首”;南非今年2月透過大選以及議會選舉產生的西里爾‧拉瑪佛沙總統,因主張暴力奪取白人農場主的土地,也是個具有法西斯性格的政權。

台式民主也是如此。以目前蔡英文政權為例,2016年蔡英文高票當選,執政黨也在立法院佔絕對多數,出現府院同黨的完全執政局面。蔡英文總統手中握有行政院長、監察委員以及大法官的任命權,同時她身兼民進黨主席,就連最高民意機構立法院都形同她的橡皮圖章。兩年來不能不說她的施政非常獨裁,卻無任何機制可以制約她。雖然她的施政不得人心,民調支持已來到25%上下,但有誰能改變她獨裁的局面呢?人民如何監督制約她呢?至少在她任期內是沒辦法吧!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馬英九時代。他一樣高票當選,執政黨一樣佔立法院多數,一樣身兼國民黨主席,也是府院同黨完全執政的局面。當時的馬英九也不願意與立法院國民黨黨團分享權力,被稱作自我感覺良好的獨夫一個,誰能制約監督他呢?一連八年下來,人民失望透頂,一樣毫無辦法。

所不同的是,蔡英文性格硬,不斷做壞事,馬英九性格軟,幾乎不做為。但兩人的獨夫局面是相同的。

如今蔡英文政權無一優點以示人,只好成天拿著「台灣價值」說嘴,以捍衛民主自由為理由,抗拒與大陸溝通交流、和平商談,錯失台灣發展的契機。然而台灣百姓可曾想過,台灣社會發展停滯、迷失方向的歲月,不正是政客們高唱「台灣價值」、陶醉「台式民主自由」的這20年?

回想台灣自1996年完成普選式的民主制度,歷21年一事無成,政治惡鬥、民粹氾濫,社會經濟發展總體停滯,更有許多領域向下沉淪。幾天前,就連前副總統呂秀蓮都感慨台灣的制度日益遭到破壞,從前文官任用,多數還通過國家考試,現在總統一上台,居然可以搞出一堆黑機構,以及幾百個個人任命的職缺。

反觀大陸的同期發展,一言以蔽之,總體國力、人民生活都是蒸蒸日上,面對這樣巨大的差距,我們是否應該以平視的眼光,對大陸發展實驗中的「法治」、「監察」、「民主監督」以及行之有年的「民主協商」、「民主集中」與「集體領導」等制度給予客觀的認識?或許當我們虛心審視兩岸制度之後,會忽然察覺台式「民主自由」除了在言論管制上比大陸寬鬆一些,剩餘的優點還真是乏善可陳。大陸這套帶有「民主元素的開明專制」,換句話說,就是台灣人一向看不起的「中國治理模式」,竟然優於「台式民主自由」?

近聞,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權也將被蔡英文強悍的掌握在手。一旦落實,早經摧殘僅一息尚存的「台灣價值」不就蕩然無存?念及子孫後代的命運,不禁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