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文正誇大說謊 | 盛嘉麟

昨天開始,台灣流行著一個假新聞,「今天高等法院對彭文正、賀德芬控告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官司,二審當庭宣判:蔡英文敗訴。」

台灣高等法院判決廢棄一審原判決,全案發回原審重新審理 (但並未判決蔡英文敗訴)。對此,彭文正離開法院後便對外表示「蔡英文敗訴了」,認為是自己的一次勝利;彭文正表示,這次的判決是論文門的一次重大的勝利,高院正式判決蔡英文敗訴,並表示他忍辱負重、奮鬥一年半,論文門的官司至今終於迎來第一場勝利,感謝一直以來各位的支持,這段時間來不離不棄,在黑夜中前行終能看見曙光,黎明即將來臨。

彭文正是民進黨人,台灣民進黨人說話喜歡含混不清,渾暗唬人,彭文正也不例外。

我對本案的看法是:

1)蔡英文有沒有英國博士學位是很簡單明白的事,大家都知道就是「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2)國際上英、美都正在極力利用台灣的蔡英文作為反華急先鋒,為了保護先鋒忠狗,因此倫敦學院就是不肯明白的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3)第一審的枸枸法官心裡清清楚楚,就是不敢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4)第二審的枸枸法官又名推事,心裡清清楚楚,但是只敢把說明的責任推回给第一審的枸枸法官,就是不敢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5)國民黨這邊心裡明白,當年明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卻幫蔡英文含混過關,安排到政治大學當教授,國民黨是始做俑者,而且國民黨內「根本沒有博士學位」卻冒充博士的,大有其人,就是不敢推動徹查蔡英文「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這五個「就是」讓蔡英文「博士」繼續逍遙法外。

偉大的歷史事變和人物都出現兩次 | 黃國樑

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和他的霧月十八日》那本書上開篇就說:「黑格爾在某個地方說過,一切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可以說都出現兩次。他忘記補充一點:第一次是作為悲劇出現,第二次是作為鬧劇出現。」

老馬不知怎地,黑格爾並沒說過什麼偉大的歷史都出現兩次這個有些犯蠢的話,他作為青年黑格爾派勉為其難的一份子,卻顯然不是在恭維這位哲學史上不可搖撼的宗師。

但老馬的重點是後面,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他舉的例就是1789的法國大革命是真革命,1848的二月革命就只是突襲。拿破崙是英雄,他的姪子(路易.波拿巴,即拿破崙三世)卻是個騙子。

用老馬的邏輯,蔣中正的專制若是真恐怖,蔡英文的獨裁就只能是個紙老虎。

歷史的條件只在特定的時空下具備,當它消失了就不能複製相同的歷史。當年的蔣公是打勝了二戰的五星上將,所以他可以有無上的威懾的力量;但蔡英文從來沒有什麼彪炳的功勳,她縱使想要陳設出一個獨裁,裝出可怖的臉孔嚇唬人,卻將發現這個獨裁一下子就崩塌了。

那句老馬莫名所以炮製出來的「偉大的歷史事變總發生兩次」論,卻可能真的出現在台灣海峽,康熙克服了那一道艱險的黑水溝,命施琅率軍擊敗了鄭克塽的水師;如今對岸也在模擬著這個歷史,一步步部署,以讓它無誤地復現。

畢竟,老馬雖是共產黨的精神鼻祖,但這一句恥笑路易.波拿巴(拿破崙三世)的嘲諷,卻不能讓它成真!

「中華民國臺灣」機巧權變,江啟臣靠攏綠獨灰飛煙滅 | 天人合一

蔡英文及其相當一批民進黨政客,似乎以獨為業,實則以獨謀權、謀利、謀私。

「獨不了,就是獨不了。」陳水扁的無奈,他們早就心知肚明。對喜樂島聯盟區隔,對「務實台獨工作者」賴清德的打壓,對華航改名瘋狂的降溫,對傻冒癡呆獨蔡易餘去統去中修例提案的急踩刹車,無一不顯示,他們充滿了機巧權變,隨時留著溜之大吉的後門。

蔡們,走的是借殼獨、漸進獨的路線。 其內心儘管獨,但其頭頂上仍以民國為帽子、嘴巴上還是和平、對話為幌子,正式文告上還在宣示民國憲法、兩岸條例為遮掩,在臺灣之前加「中華民國」為前置。

如果情況對獨有利,其「中華民國臺灣」或許就是「民國」等於「臺灣」,對岸「大陸」,便是「中國」。

如果情勢對獨不利,其「中華民國臺灣」或就釋義為大小於關係,即中華民國內的臺灣。

若情勢吃緊,到了要命關頭,蔡英文招架不住,或許來一句「中華民國大陸」,就比馬英九、吳敦義「各自表述中國」更接近北京的說法或意思。如此,蔡英文們,就像香港四亂首之陳方安生、李卓人等近來洗白港獨、紛紛跳船一樣洗去獨疑,擠進中間,立即佔據以前國民黨絕對優勢掌控的兩岸關係操作空間。

而此時,國民黨內一群忘了辛亥先賢、失去黨魂民氣者,不知今夕何夕、昧於兩岸大勢者,缺乏胸襟睿智,卻偏偏自作聰明者的江啟臣們,為了選票,竟欲冷棄共識、逃離一中、拋棄反獨、絕口避統。如此,不僅立馬失去兩岸和平交住的優勢、利基,並且,其去藍就綠當跟班,自亂陣腳之軍,能克敵麼?自傷根脈之木,可活多久?

江啟臣,假聰明,笨算計,不改弦更張、緊急回正軌,將置國民黨入絕境,死無葬身地。

台灣再度戒嚴 | 黃國樑

關掉中天該作何解?有人說是走上獨裁政治,但這不精準。我以為,它真正的意涵是:台灣再度戒嚴了。亦即,蔣經國解嚴,蔡英文戒嚴。

我們只經歷了短暫的三十年的類民主時期,就再度回到了漫長的戒嚴。那三十年裡有李登輝、陳水扁與馬英九。最民主的時期是馬英九的八年,唯一的一段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時代,占領國會無罪、占領行政院有罪無罪猶在糾纏。

當年解嚴有兩個指標,解除黨禁與報禁。而蔡英文都恢復了。蔡英文先恢復了黨禁。她以《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將反對黨戴上緊箍咒,讓它萎縮為一個難以行動的侏儒。其餘小黨則都是戲劇黨、裝飾黨,無關宏旨,因為,即便原來的戒嚴亦有青年黨、民社黨。

過了四年,她恢復了報禁。關中天是向各類媒體進行要脅,若不噤聲將同遭厄運,從此,眾聲皆瘖。

但蔡英文的戒嚴是真戒嚴。兩蔣的戒嚴關心民瘼,一斤豬肉漲了,皆大事也,政府設基金去保證價格;衛生紙被哄抬,閣揆要派員偵緝囤積。蔡英文的戒嚴卻殘民以逞,讓毒豬戕害人民身體。

早初的戒嚴,只有警備總部是搜捕機構,如今的戒嚴,促轉會、黨產會等東、西、內廠,還有錦衣衛一應俱全,以及網路上遍布的眼線斥候。最重要的是,她有連納粹都未必有的狂熱民粹,是新戒嚴體制最強捍的鐵衛部隊。

戒嚴了,晚上小心火燭,當心隔牆有耳。保重!

中國人與台灣人之辯 | 杜敏君

蔡英文是中華民國的民主進程中的女妖魔,腦袋病變,不適合繼續治國。請蔡英文不要繼續唬弄善良百姓了,告訴大家,中國人的意涵是指民族還是國家?

妳不承認是中國人,請告訴國人,妳是哪裡人?如果妳是台灣人,台灣的位階是國家還是地區?如果是國家,就趕快完成制憲建國夢,如果是地區,這個地區的百姓是哪國人?妳擔任陸委會主委時,不是拍著胸膛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中國人嗎?

如果妳希望自己是日本人,也尊重妳的決定,但是首先請放棄中華民國的國籍,憲法明文規定,競選中華民國總統,必須是具有中華民國國籍的人民才有資格登記為参選人。連資格都不具備的外寇,憑什麼統治中華民國?

在此也要奉勸中共當局,在中國共產黨建國後,幾乎統治了整個中國領域,但是八二三砲戰失敗後,對中華民國政權而言,中共只是叛亂政權,中華民國的法統是事實上的存在,沒有一天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過,且在中國的領域上,中華民國持續行使中央政府的行政權。因此是「一中兩府」,共治中國的兩岸人民。

現在的真實狀況是:中國大陸是由中國共產黨擁有事實上的主權統治,除了中國領域內的台灣主權。台灣卻是實質上處處聽從美國干政的傀儡僞政權,國、民兩黨競選總統前必須親自前往美國得到首肯,方能得到支持。洪、韓未向美國朝聖,便拉下馬來。

目前兩岸的情勢更是錯綜複雜,在台灣的政權已非單純的朝野兩黨輪替執政,而是美國屬意的台獨蔡英文叛亂集團執政,不是民主的政黨輪替執政,而是準兩國交替執政。中華民國已被蔡英文推翻,不論是任何黨或人勝選,都是美國操縱的反共反中的傀儡政權,是美國手裡對付大陸的一顆棋子。

因此中共必須盡速以最大智慧,解決中國第二次光復台灣領土的問題。武統台灣,兩敗具傷,得利的是美國。和平統一,台灣當局恃寵而驕,不會輕易就範。時間拖得越久,對統一越不利,期待中共有最大智慧。

友人曰:「我是中國人,何罪之有?」

憲法明明就說中華民國土地包含大陸地區。我們的祖先本來就從大陸的省份遷移過來,豈能數典忘祖!現在的政府有本事就修憲、宣告台獨,不然,我是中國人,有甚麼錯?李登輝先生稱自己是日本人,有被懲罰?若台灣是一個號稱民主的地區,就應該尊重個人言論自由,更何況上述幾個理由,何需為難庶民百姓呢?

蔡政府舔美賣台為所欲為 | 郭譽申

最近台灣最大的新聞無疑是,蔡政府宣佈明年1月開始,開放進口含有瘦肉精的美國豬肉。豬肉是台灣人主要的肉類食物,幾乎每天都吃,即使豬肉裡瘦肉精的含量低,長期每天食用仍很可能為害健康。另一方面,美國地大又使用瘦肉精,其養豬的成本低於台灣的養豬戶,因此進口美豬勢必會損害台灣的養豬業,而讓很多養豬戶生計困難。進口美豬,讓美國人賺錢,卻可能為害國人健康,又損害台灣的養豬業,明顯是舔美賣台的政策,蔡政府是真敢做啊!

藍、綠兩大黨過去十多年都反對進口美豬,綠營尤其反對得很激烈,現在蔡政府突然180度大轉向,總要有個說法。蔡政府的含混說法是「時空環境改變」。是瘦肉精的潛在毒性降低了嗎?還是台灣養豬戶的競爭力提升了?世界各國對瘦肉精的容許量並未改變,例如歐盟、中國都要求「禁用」,顯示大家對瘦肉精一直有疑慮,這種能累積的潛在毒性很可能多年後才造成人體的傷害,等到造成大量人體傷害時就後悔莫及了。另一方面,衛福部長陳時中竟聲稱,進口含有瘦肉精的豬肉可以「換來台灣的國際地位」。這實在可笑,難道歐盟、中國都沒有國際地位?

替綠營辯護的另一種說法是,台灣先開放進口美豬美牛,然後才能談判台灣需要的美、台自由貿易協議。這真是自欺欺人。若美國真願意談判美、台貿易協議,早就可以談,可以包含美豬美牛的出口台灣一起談。貿易談判總是双方利益的交換,若双方互有得利、讓利,貿易談判才談得成。現在台灣已經開放進口美豬美牛,還有多少籌碼能要求美國在貿易談判時讓利?近年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高漲,川普總統是其代表,已經對中國、歐盟等很多國家發起貿易戰,台灣想要在美、台貿易協議上得利,真是不自量力、自欺欺人。

大部份台灣人都反對進口含有瘦肉精的美豬美牛,為何蔡總統要違反民意而一意孤行?上述的理由都說不通,真正的原因是她想要討好美國。她期盼討好了美國,美國就會與台灣共同對抗中國大陸,而不會放棄台灣,甚至終於支持台灣獨立。她雖然這樣期盼,美國卻無任何承諾,因此蔡總統不便說出她的圖謀。她這樣一廂情願的舔美賣台真是醜態畢露啊!

蔡總統已全面掌控行政、立法、司法、監察、考試五權和媒體,她要做什麼,誰也擋不了、管不了。最近大法官釋憲認定《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不違憲,等於支持蔡政府繼續追殺已不堪一擊的國民黨,更凸顯了執政黨的無上權力。民進黨已經是大大的一黨獨大,蔡總統當然可以為所欲為了。

「罷韓」將如何? | 郭譽申

中選會昨天發布新聞稿,表示已舉行委員會議,審查通過了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並宣告罷免案將於6月6日舉行投票。另一方面,韓國瑜認為「罷免連署偷跑」,罷韓活動在市長任職未滿1年時即開始進行宣傳並簽署罷免提案書,違反選罷法,已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實質上是要求補正連署),也在昨天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駁回聲請。雖然韓的律師表示將向最高行政法院提出抗告,在目前綠焰沖天之下,大概沒人會認為最高行政法院有可能同意停止執行罷韓案,看來罷韓案就是要投票了。

筆者不是「韓粉」,也不是高雄人,不知道罷韓投票會不會通過,但是我擔心罷韓案再次撕裂台灣社會。台灣每兩年就有例行的選舉,每兩年社會就撕裂一次,還不夠嗎?還要另加額外的撕裂嗎?年初的總統大選,雖然蔡總統獲得871萬的高票,韓國瑜也獲得了552萬票(得票率38.6%),蔡總統要與這552萬人絕裂嗎?蔡總統公開說,民進黨沒有權利介入罷韓運動,然而罷韓運動的領導者都明顯有綠營背景,蔡總統和民進黨故作中立狀,騙得了誰?蔡總統即使沒有發出罷韓指令,也是綠營支持者體察上意,跟蔡總統自己發令沒什麼區別。

蔡政府別小看了社會撕裂的代價。以韓國瑜總統大選時的動員能量,韓粉的人數應當在百萬以上,若韓被罷免,那是逼迫韓和韓粉們上梁山啊!他們即使不暴動,他們隨時隨地有能力號召幾萬,甚至幾十萬,群眾上街遊行示威抗議,台灣恐怕再無寧日了。百萬韓粉若心存怨恨,有意報復,即使每人只做一點小破壞,就足以讓社會承受不起也防不勝防。這些都是蔡總統想要的嗎?

選舉會導致社會撕裂,本就是選舉民主的重大弱點,因此在優良的民主國家,互相競爭的政黨和政治人物都會在選舉之後盡量彌合社會的裂痕。例如,敗選者公開認輸並盡快致電勝選者向其道賀,而勝選者則稱讚及禮遇敗選者。這不僅是政治人物表現風度,更是為了彌合双方支持者之間的選舉裂痕。

年初的總統大選,韓國瑜在確定敗選的第一時間就公開認輸,並致電蔡總統向她道賀;不僅如此,大選至今3個多月,不時有人在網路上質疑綠營在大選時大規模「做票」,韓本人卻從未提出質疑。韓國瑜這樣盡力彌合社會的選舉裂痕,更該在乎社會裂痕的主政者蔡總統卻暗中指使或故意放縱支持者罷韓,逼迫韓和韓粉們上梁山,蔡總統覺得台灣社會的撕裂還不夠嗎?妳以為追殺韓能夠鞏固妳和綠營的執政優勢,卻恐怕毀了台灣啊!

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 郭譽申

在立院本會期的最後一天及距離總統大選只剩十一天,蔡總統動員民進黨立委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很多人質疑反滲透法可能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批評這樣重大的法案以逕付二讀方式通過,是過分草率而不符程序正義。這類質疑和批評已經非常多,筆者都贊同而不想再說,在此提出另一問題:大選當前,蔡總統為何要急於通過反滲透法?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顯然有兩方面:其一,較傾向「反中」的民眾支持反滲透法,因此很可能支持蔡總統;其二,中間選民擔心反滲透法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質疑立法的程序正義,因此反對反滲透法而很可能不支持蔡總統。前者對蔡總統有利,而後者對蔡總統不利。蔡總統顯然認為前者的人數多於後者的人數,因此她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實際上前者的人數是否真多於後者的人數,恐怕誰也說不準吧!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頗難判斷,但可以確定這是一大變數;若沒有反滲透法,大選的選情會少一變化的可能。選舉的基本原則是,領先者應該減少變數以保持領先;而落後者應該製造變數才有機會反敗為勝。蔡總統在緊要關頭製造變數,只有兩種情況:其一,她並未領先韓國瑜,因此寧願製造變數,以反滲透法與韓決戰;其二,她實際領先韓國瑜,但是被「韓粉」的龐大聲勢嚇倒而自亂陣腳,愚蠢的通過反滲透法成為大選的變數,讓韓有機會反敗為勝。無論哪種情況,蔡、韓之戰都呈現勝敗難料,且看這最後十天吧。

大選當前,蔡總統急忙通過反滲透法,若說她通過反滲透法與大選的選情無關,大概沒人會相信。雖然韓國瑜已把民調「翻桌」,多數媒體仍評估蔡總統的選情領先韓(民調不可信,不知根據什麼)。若媒體的評估正確,則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製造選舉一大變數,就是自亂陣腳,非常不智。若最後韓勝選,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絕對是主要的敗筆之一。

總統大選的美國因素 | 郭譽申

台灣長期受美國的保護,重要的政治人物多半都與美國保有某些關係,而美國對台灣的總統大選總有相當程度的介入和影響力,是眾人皆知的事實。因此每次總統大選,藍、綠兩大黨的總統參選人,尤其新起的挑戰者,幾乎都會在大選前訪問美國,被媒體戲稱為去美國接受面試。這次大選很特殊,韓國瑜是離開政壇十多年而重回政壇的新挑戰者,他竟然決定在大選前不訪問美國,不接受美國的面試。這是怎麼回事?影響如何?

美國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當然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自然傾向支持較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不過美國支持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也有其風險。若美國支持的參選人沒能當選總統,美國不曾支持的總統當選人可能怨恨美國而排斥美國,會損害美國的利益。

過去美國和中國大陸比較友好,双方的利益大致一致,台灣是「親中」或「反中」對美國差別不大。然而現在美國和大陸幾乎是全面地競爭和對抗,美國當然期盼台灣與美國同一陣線「反中」,才符合美國利益。這次總統大選,美國因此明顯支持「反中」的蔡總統,例如通過多項親台法案,包括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案、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台北法案等等(雖然這些僅是口惠而少實質益處)。

在美國「反中」並且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的狀況下,韓國瑜是否該在大選前訪問美國?韓不去是正確的抉擇。美國「反中」已是其確定的國策,不可能因韓訪美而改變,換言之,韓若訪美,也不可能改變美國「反中」及支持蔡總統的態度,反而讓美國有機會打壓韓國瑜,例如在行程中安排陷阱讓韓出錯或指使媒體故意挑韓的毛病,這些訊息都會傳回台灣,將不利於韓的選情。反之,韓決定不訪美,讓一些習慣依賴美國的台灣人不放心,對韓也稍有損害。然而兩害取其輕,韓不訪美是正確的。

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而韓國瑜決定不訪美,對未來的影響如何?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欠了美國的選舉債,她勢必要投桃報李,回報美國一些好處。例如屆時她已無連任壓力,她很可能開放美國一向希望的美牛、美豬的進口,不利於台灣的養殖農民。另一方面,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怨恨美國支持蔡而大幅倒向中國大陸,不利於美國的利益,美國因此很可能給台灣一些好處來拉攏韓。例如屆時韓或許有籌碼要求美國降低售台F16V戰機的不合理高價格。

美國一向會相當程度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這次也不例外。這次大選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導致韓國瑜不在大選前訪美,對蔡總統是小利多。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恐怕需回報美國一些好處,將損害台灣的利益;反之,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大幅倒向中國大陸,而可能給予台灣一些好處。蔡、韓誰能勝選?雖然美國有一些影響力,總統大選的最後結果掌握在台灣選民的手中,選民自己選擇吧。

美台有志一同 終結民主 | 盛嘉麟

美國川普總統屢次利用法律間隙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規避國會監督、不顧民意、無法無天的濫用行政命令,下達各式各樣荒謬的命令,強迫政府執行命令,譬如:

挪用國防預算在美墨邊境建築高牆。
命令政府機構及民間企業不得與華為有商業往來。
來自回教國家的入民即使持有美國簽證,亦不得入境美國。
退出伊朗的六國核協議,下令制裁伊朗禁止伊朗石油輸出,並且制裁與伊朗進行商業貿易的國家及公司。
下令美國政府、各個大學、民間公司對於華人的高層職位、科學家、工程師嚴加控管,甚至迫令去職。
………..

所有的法律、體制、傳統、倫理,都阻擋不了狂人總統的作為,而且川普狂人可以任意開除不願配合執行荒謬命令的聯邦調查局長、司法部長、國土安全部長。著名專欄作者保羅·克魯格曼有感於此,在紐約時報發表「美國式民主的終結」一文,警告美國人民。

反觀目前民進黨蔡英文公然無法無天的作為,比川普有過之而無不及,譬如
命令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委員,在公平正義的口號下,公然定立追殺黨產的惡法,依法迫害國民黨。
命令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委員,在國家安全的口號下,公然定立國家安全五法、中共代理人法,依法迫害親近中國大陸、信仰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主張兩岸統一者。
不顧全國公民投票反對同婚,要求設立同婚專法,民進黨蔡英文罔顧最高民意,依然修改民法,不立同婚專法。
…………..

有趣的是保羅·克魯格曼所舉的例子,川普錯誤的把阿拉巴馬州列入此次強烈颶風侵襲區,美國國家氣象局出面更正說並不包括阿拉巴馬州後,氣象局的上級機構,美國商務部的NOAA立即出面挺川普總統,說颶風侵襲區包括阿拉巴馬州。 同樣可恥的事件也發生在台灣,有一次陳水扁讚揚小學生清理海灘垃圾,用錯成語「罄竹難書」引起議論,教育部長杜正勝也馬上出來挺陳水扁,說「罄竹難書」正反的意義都可以用。天下無恥的人真是到處都有。


美國式民主的終結
專欄作者 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
紐約時報2019年9月10日

過去,隨著坦克隆隆駛向總統府,民主國家會突然崩潰。然而在21世紀,這個過程往往變得更加微妙。威權主義在世界很多地方大行其道,但它的推進往往相對平靜,而且是漸進式的,因此很難指著某個確切的時刻說,這就是民主結束的日子。你只是在某天早上醒來時發現,它沒有了。

政治學家史蒂文·列維茨基(Steven Levitsky)和丹尼爾·齊布拉特(Daniel Ziblatt)在2018年的著作《民主是如何終結的》(How Democracies Die)一書中,記錄了這個在許多國家的展開過程——從普京(Vladimir Putin)的俄羅斯,到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土耳其,再到維克托(Viktor Orban)的匈牙利。民主的防護欄被一點點地拆除,本應服務於公眾的機關淪為執政黨的工具,然後被武器化,用於懲罰和恐嚇黨的反對者。從理論上說,這些國家仍然是民主國家;但在實踐層面,它們已是一黨專政國家。

過去一周發生的事件已經證明,這一切也會在美國發生。

「馬克筆門」(Sharpiegate)事件,也就是川普不肯承認自己搞錯了天氣預報,說阿拉巴馬州有可能受到颶風「多利安」影響的這件事,一開始還有些搞笑,儘管也很可怕——看到堂堂美國總統無法面對現實,心裡不免發慌。但周五,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簡稱NOAA)發表聲明,不分皂白地出來力挺川普關於阿拉巴馬州可能面臨危險的說法時,這就不再是玩笑了。

為什麼這很可怕?因為它表明,即使是NOAA這個本應最具技術性和非政治性機構的領導層,現在也對川普如此順從,不僅願意推翻自己專家的意見,還願意撒謊,只是為了避免總統遭遇一點點尷尬。想想吧:如果連天氣預報員都要為「敬愛的領袖」辯解,那我們的體制可就腐敗到家了。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更為重要的案例,司法部決定調查汽車製造商,因為它們罪惡滔天,居然敢採取有責任心的行動。到目前為止,這個故事是這樣的:作為反對環境監管聖戰的一部分,川普政府宣布有意撤銷奧巴馬時代要求逐步提高燃油效率的規定。

你可能會以為,這樣主動邀請汽車行業繼續污染,是它們求之不得的。然而,事實上,汽車製造商已經將它們的業務計劃建立在燃油效率標準確實會提高的前提之上。它們不願意看到自己的計劃被推翻——有人認為,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這些廠商明白,氣候變化的現實最終會迫使這些規定得以恢復。因此,它們確實反對 川普放鬆監管的做法,並警告這將導致「長期的訴訟和不穩定」。有幾家公司不只是單純反對。他們和加利福尼亞州達成協議,遵循幾乎和奧巴馬政府規定一樣嚴格的標準,即便聯邦政府已不再要求他們做到,這是對本屆政府的公然非難。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司法部眼下正在考慮對這些公司採取反壟斷行動,彷彿就環境標準達成一致是多麼大的罪過,堪比價格操縱之類的行為。即便是對真正的反壟斷政策表現出一些興趣的政府,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令人不安的。而現在,這是來自迄今未對壟斷權力表示過任何擔憂的人,顯然是企圖將反壟斷行動武器化,把它們變成一種恐嚇手段。這也是司法部已經徹底腐敗的明顯證據。不到三年時間,它已經從一個努力執法的機構,變成了專門懲治川普異己的組織。

下一個是誰?在至少兩個案例中,川普看來是試圖動用權力懲罰亞馬遜,​它的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所擁有的《華盛頓郵報》(和本報一樣)被總統視為敵人。先是川普力求提高郵局的包裹運費,這將有損亞馬遜的配送成本;之後五角大樓突然宣布,正在重新審查一個大型雲計算項目的招標審批程序,外界普遍預計亞馬遜將贏得該項目。兩個案例都很難證明,這些是將政府職能武器化、打壓國內批評力量的企圖。但我們就別繞彎子了,它們當然是。

重點是,滑向獨裁政治的過程就是這樣發生的。現代事實上的專制國家通常不會謀殺對手(儘管川普對事實上依賴野蠻勢力的政權一直贊不絕口)。他們的做法反而是利用對政府機構的控制,讓任何被認為不忠誠的人日子難過,直至有效的反對逐漸消失。這一切在我們說話間正在發生。如果你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未來無所憂懼,那是你沒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