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出塞教華語 | 劉廣華

約了在烏蘭巴托當地授課的華語老師吃晚餐,選在廣場邊的一家韓式餐廳;倒也不是哈韓,主要是這餐廳位置離展場近,視野也好,更因為這兩天肉多吃了些,假公濟私一下,想換換口味。

而吃飯其實也不完全是吃飯;主要目的還是瞭解一下老師的教學情形跟生活適應狀況,畢竟間關萬里遠在北方異鄉,生活教學絕對沒有在台灣方便。

如果老師適應良好,沒什麼大事,那就摸頭安慰鼓勵打打氣,也是打個牙祭;如果真有事,也可以當面問清楚幫忙解決。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少了剛見面的拘謹,老師談興漸開。

有位老師說,剛來時就曾經遇見夜深人靜獨自待在宿舍,外面卻有人急切叫門進而闖入,差點沒嚇死的狀況;雖然後面弄清楚,闖入者其實是屋主親戚,不知道有老師來住,特來弄清楚是哪來的陌生人?

也有老師說,剛來時不清楚蒙古民眾多少有點怨中情結,搭計程車時,不小心說了中文,司機一聽轉頭瞟了老師一眼,雖然沒趕人下車,不過到目的地時卻被超收了5倍的車資。

還有諸如上午突然通知,下午就要上課;人到了學校還不知今天要用哪個教室;學生名單一直拿不到,而人數也一直減少等等問題不一而足。

當然,也有老師喜歡這邊的天寬地闊,每天可以看到藍天白雲朗朗青空,覺得心胸特別舒暢,也非常享受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塞外風光瑰麗奇景。

可以大快朵頤價廉物美的牛羊馬肉更是他處難尋的福利。

更重要的是,總還是有聰明伶俐努力向學依時上課交作業又貼心的好學生,讓老師在天蒼蒼地茫茫的大漠草原上,仍然享有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快意。

劉杯杯認真聽著,時不時也湊趣搭個幾句;幾位老師娓娓道來,個個表情豐富敘述生動活潑;時而眉飛色舞笑逐顏開,時而攢眉蹙額唉聲歎氣;說到開心處,或是嫣然莞爾,或是前仰後合,笑得花枝亂顫。

突然發現到,雖有種種的不便與委屈,竟沒有一位老師是後悔來蒙古的。

再仔細一想,也應該是如此吧。

自始就選擇來蒙古,而不是去美歐澳日韓等已開發國家教華語的老師,應該就是心態上具備冒險犯難精神,行動上主動積極劍及履及,態度上不畏苦怕難的那種人吧?

再一問,果不其然;緬甸、印度、越南、泰北大概都有人去過,再不然就是打算下一趟去。

看到這一批現代王昭君為華語輸出文化交流的重責大任不辭艱苦,劉杯杯很放心,也很開心!

來蒙古看台灣電影 | 劉廣華

以蒙古台灣教育中心的名義在烏蘭巴托辦理第九屆台灣電影節;電影節每年要放2部電影,9年來總共放了18部片子,感覺上能放的電影都放光光了。

辦理電影節是有特定目的的,畢竟不是真的在提供娛樂;主要是希望藉由電影的欣賞,讓蒙古學生,尤其是學習華語的學生,對台灣的社會型態生活方式語言文化風俗習慣等各層面有所了解;進而對台灣心生嚮往、喜歡,再來台交流或學習。

所以片子的選擇就有講究啦!

要跟年輕人相關,要正面積極向上,尤其劇情不能太嚴肅。

有歷史背景的像是《賽德克巴萊》;有意識形態的像是《悲情城市》;嚇人的恐怖片像是《紅衣小女孩》;或是又有意識形態又恐怖的像是《返校》這類的片子都不行;蒙古學生沒有背景知識看不懂,就算看懂也太沉重;紀錄片像是《看見台灣》對蒙生又不免有些無聊。

選擇真的很有限。

最好是青春活潑沒什麼國仇家恨,逛逛夜市談談戀愛喝喝奶茶之類的,展現台灣年輕人的青春、庶民百姓的生活、便利的交通基礎設施。

胡鬧搞笑的也行,但不能太本土;通篇台語俚語讓漢語系的蒙生鴨子聽雷是也不OK。

層層過濾下來,只剩像是《不能說的秘密》、《海角七號》、《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逆光飛翔》、《我的少女時代》這類的片子能放。

不過,蒙古學校風氣還是有些保守,有些劇情會自我審查。

像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片中有男生手淫的橋段,放片子的老師早早做好記號,等快放到那段時,突然就手動跳段。

劉杯杯之前沒看過這片子,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映後還有點白目地追問放片年輕女老師為何要跳段?原來漢語流利的老師讓劉杯杯這麼一問,結結巴巴的說了半天還是沒聽懂,之後才搞清楚原因。

駐蒙代表處對這種活動是很支持的,代表通常都會出席致詞,也時也會有媒體採訪,也會安排漢語系老師針對播放的片子作介紹;畢竟,怎說都算是學術活動嘛。

劉杯杯已經很多年沒有進電影院;平常就是看看電視上重播舊片,也多以洋片為主,很少看國片;就算是在以前幾次辦電影節時,也是有時致詞後就偷跑去其他行程;有時即便人在現場也是分心滑手機,做別的事情,沒有認真看過電影。

今年姊妹校換場地,不在原來的禮堂,而是在設備專業的演播室,一放片子就全場漆黑,只有椅子沒有桌子,想偷滑手機螢幕光線又太亮太礙眼,只好乖乖看電影。

結果發現今年片子還不錯。

嗯,應該說,台灣電影的水準真的不錯;雖然沒有好萊塢或大陸電影用高成本高科技堆砌出來的五光十色絢爛場景;不過,台灣電影的說故事能力真的很強;兩部電影看下來,劉杯杯時而被逗得樂不可支全身肥肉亂顫,時而感動不已眼角含淚。

唉唉唉!花甲老翁自以為曾經滄海已經不動於心,可以藏悲喜任滄桑;哪知終究是耐不住逗弄,又哭又笑黃狗撒尿!

在台灣讀過書的蒙古人 | 劉廣華

辦理一年一度的蒙古華語演講暨華語教學論壇之餘,順道參加蒙古留台同學會的校友籃球聯誼賽;本來就是想看看這活動是怎回事就算了,後來因緣湊巧也就在蒙古台灣教育中心的贊助下,以來賓身分正式參加。

蒙古留台校友剛開始起心動念舉辦籃球聯誼賽的原因很簡單,也就是蒙古留台同學返鄉後希望再續前緣而自行規劃的聯誼活動;後來台北代表處也贊助了一屆,蒙古台灣教育中心贊助的這已經是第四屆了。

在台灣讀過書的蒙古人1

一大早就看到各校校友會陸陸續續來到賽場,校友見面自是免不了握手擊掌擁抱吻頰,東一群西一簇的捉對廝殺起來,嘰嘰呱呱的不知在說些什麼,想來不外是互道近況聊天寒暄。

有的遠遠看到劉杯杯微笑點頭,轉頭跟旁邊人說了幾句再一起轉頭點頭微笑;應該是認出人來一起確認之後,再一起招呼。

這倒不是劉杯杯意淫自嗨,每年11月在台灣舉辦的全台蒙生趣味競賽至2018年為止已經辦了9屆,劉杯杯每役必與,其中一半以上是親自主持;至少在過去10年留台蒙生的眼中混個臉熟是沒問題的。

參與隊伍還是以個人畢業學校為區分,有的校友較少的學校就依北中南區域混編組隊。

雖說是聯誼賽,該有的還是都有;租用的正式比賽場地、計分板、專業裁判、紅綠黑黃白各校一致的隊服;當然還有到場加油的正式眷屬候選眷屬等等,好不熱鬧。

聯誼固然聯誼,比起賽來一樣六親不認,剛畢業回來的固然生龍活虎縱橫全場,稍有些年紀的,吃力的腆著肚子一樣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切入過人換位假動作跳投搶籃板遮擋卡跳,幾百磅的五花肉上上下下顫動,非常盡職。

看著留台校友,雖已畢業一樣打著各自畢業學校的旗幟奮力為校爭光;前後十餘年的留台校友,同為蒙古人也都住烏蘭巴托,彼此並不認識,卻在留台校友的大帽子下共聚一堂。

對他們而言,留學台灣提供了一個共同平台,不管在哪個時間點,他們都曾經在台灣生活求學,或2年或4年,有的更長達7、8年之久;曾經的青春年少,多少的喜怒哀樂都在這塊土地上發生。

他們現在回來蒙古了,有已成家的、有單身的、有公私部門任職的、有自行創業的,分別在各行各業發光發熱,身分已不再是台灣留學生。

不過留學台灣這件事還是為這群人提供了一個建立認同感、歸屬感與連結感的平台;因為台灣,他們彼此之間有了千絲萬縷的關係,而不僅僅是同國籍的蒙古人。

更讓人驚訝的是,這些留台蒙生有的可以說一口台灣腔的國語,更可以來幾句台語。

看來蒙古台灣教育中心過去這12年來的默默耕耘並不是毫無成果。

比賽結束,有勝有負,不過都有參加獎,一人發一塊獎牌表示榮譽,附贈一雙銘傳運動襪,看會否以後成績好些。

就跟在台灣一樣,這些現任的各行各業菁英一樣隊列成行,劉杯杯一位位掛牌頒獎,還有把雀躍興奮兒子推出來接受頒獎的。很開心的籃球賽。

在台灣讀過書的蒙古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