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李登輝想到司馬懿、鄭成功、蔣介石,也想到菲律賓 | 張輝

李登輝終於在國民黨兩蔣專制統治下,脫穎而出,不論其出身如何,他的精華時光和尊榮以及老年的優渥生活,在台灣直到他的過世,應該都無人能出其右。罵他罵的兇,批判得再怎麼嚴厲,都僅僅是反映那句話:「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一種弱者受騙、被玩弄或受欺壓後的痛恨心態。

三國時,司馬懿服侍曹操、曹丕、曹叡、曹芳四代君主,晚年發動高平陵之變,奪取曹魏的政權。李登輝服膺的日本德川家康有傳世名言「遇事要麼拍拍你的肩膀一笑了之,要麼暗暗地下定狠心,二者必居其一。」又有知名的「杜鵑如果不啼叫,就等待它啼叫。」就像司馬懿,李登輝終於等到了!包含台大教授、政務委員、首都市長、省主席、副總統外,當了中華民國12年總統和中國國民黨12年主席,若說他不是國民黨培養的,吃國民黨奶水壯大的,連他自己都不會接受的。而現在活著的國民黨人,即使批判他,也徒增自取其辱而已。

鄭成功在明朝北京淪陷後18年的1662年率大軍攻台趕走荷蘭人,鄭成功在一年後過世,他生前有心願也有計畫進攻已被西班牙人占據的呂宋島(今菲律賓)。即使率清軍攻台的叛將施琅大敗鄭軍後,鄭軍仍欲率敗軍遠走,進攻馬尼拉,趕走西班牙政權取而代之。也就是台灣鄭氏王朝至少有兩度要南下進攻曾為大明附庸國,有眾多華人聚居的呂宋。

跟鄭成功因明亡率兩萬五千大軍趕走荷蘭人來台不一樣,1949年4月23日,解放軍攻入中華民國首都南京,次日凌晨佔領總統府,而蔣介石在1949-1950年間是大規模的有計畫的把近兩百萬軍民撤遷來台。效忠蔣中正的政府,沒有所謂軍事進攻佔領台澎金馬的問題,因為1945年台灣已經光復,國民政府已有部分組織、機構及接收人員在台。

鄭成功英年早逝,傳了三代由大明的南明王朝餘緒變成了「東寧王國」,第二代鄭經,與大清談判書信中曾有「遠絕大海,建國東寧,於版圖疆域之外,別立乾坤」,跟第二代的蔣經國的「三不」像不像?

蔣中正的「勿忘在莒、反共抗俄、解救大陸同胞」,跟蔣經國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礙於美國勢力無法成就,但也因為美國勢力,中共七十年來不敢越雷池一步,不是嗎?

鄭氏王朝在台短短21年,由大明、南明、明鄭改為「東寧」,跟已轉型為「中華民國台灣」,延續「中華民國」的政權,何其相似?兩造的最終命運,最大差異及關鍵性影響,在於美國勢力的介入,及中共政權是否堅持和平統一的大政方針,則殆無疑義。

其實是樂天知命 | 劉廣華

領了行李走進入境大廳,迎面而來的是悠揚的合聲,洋洋悅耳娓娓動聽,聽來輕快愉悅;映入眼簾的是三男三女組成的樂團。

後面男性樂師身上掛著,脖子上吊著,手上抓著大小長短寬窄胖瘦不一叫不出名字看起來像似吉他的樂器,彈著。

前排女性歌手一色朱紅連身長裙,輕搖款擺動作整齊,唱著。

匆匆經過瞄了一眼,是募捐的團體吧?頗為別出心裁,就是一首接一首唱著歌,聽來都是聖誕節相關的歌曲。

不吆喝不強迫的,愛捐不捐,隨人。

入境大廳處處看得到紅綠白的聖誕節三原色;聖誕花和聖誕蠟燭的紅,聖誕樹的綠,聖誕老人鬍子跟雪花的白;聖誕樹上懸掛著五顏六色的亮球彩燈跟紙花,樹下圍了一圈上繫紅紅綠綠彩帶的禮物盒。

這才剛剛感恩節不是?就這麼鋪天蓋地的過起聖誕節來了。

不過想想也當如此,天主教徒佔80%人口的國家,不如此才奇怪。

還有一趟國內班次要轉,要換航站,因為接駁巴士班次少又不方便,就不搭了;很自覺的自己出航站招Grab轉;快些!

雖是國內航班,還是再一次的報到托運行李通過檢查,好一番折騰到了登機門,人滿為患,本地人居多,連坐的地方都沒有,只能站著。

想想,不會等太久,就站吧,滑滑手機。

突然宣布:目的地天氣惡劣大雨傾盆,班機取消。

劉杯杯跟同仁剛聽到消息很是氣急敗壞,怎麼這樣呢?說停就停,人家安排好的行程怎麼辦?也沒有補救措施!

不過,一屋子滿滿的乘客好像沒有人感覺到劉杯杯的情緒;沒有人騷動沒有人大聲抱怨,也沒有人衝往前去跟地勤臉紅脖子粗;就是靜靜的聽從安排,上了接駁巴士,轉到行李轉盤區,默默領了行李,就出去了。

劉杯杯一口氣憋著,差點沒噎死!這都甚麼事啊?

唉,應變先,吵架可以等一會兒;先確認有無替代班機,確定沒有之後,趕緊通知取消行程,接著安排應變行程。

這一連串過程中,不是沒有氣,不是不想吵,也很想據理力爭;只是看到多數人這樣逆來順受的反應,也不敢造次,也就逆來順受了。

是的,逆來順受!

這國家的人太奇怪,這種事情怎麼連抗議都沒有?不就應該是,要求賠償、一人一信、拒搭、霸佔櫃台、拒領行李、堵住門口之類的嗎?

就這麼算啦?

稍稍冷靜後,耙梳了下網路資料;一下恍然大悟。

之所以會有這種天性其實是源自於一種菲律賓土話Tagalog稱之為”Bahala na”的生活哲學。

大概的意思是:「該發生的總會發生」或是「事情總會變好的」,就不擔心了吧!

這種人生態度很有趣,可以是正面的;像是在面對困難橫逆艱難險阻時,不畏不懼不氣餒,管你事情有多麼困難,我堅持到底,總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當然,若從負面的角度來看;那就是沒有憂患意識,啥米攏無驚,任何事情都是沒要沒緊的,沒有責任心。

想到電影《獅子王》裡面有一首歌曲〈Hakuna Matata〉,來自於非洲土語;意思有些類似,也是「不用擔心」,「沒有問題」的意思,意義上跟”Bahala na”有點像。

其實,菲律賓是個多災多難的國家;天災有颱風地震火山爆發,人禍有政變內戰政治鬥爭綁架毒品走私火災沉船,就沒一件好事。

如果不是從小養成”Bahala na”的樂觀態度,要怎麼面對未知的明天呢?

說是「逆來順受」,劉杯杯覺得,說是「樂天知命」要貼切些。

Bahala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