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中立化、中性化可取嗎? | 郭譽申

面對惡劣的兩岸關係,前副總統呂秀蓮近年一再呼籲台灣要和平中立,而發表不少政論文章和書籍的作家范疇則主張台灣要中性化。中立化與中性化涵義雖不同卻相近,可說是統一與獨立之外的第三條路。有可取之處嗎?

簡單說,統一是台灣完全倒向中國大陸;獨立是台灣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而中立化與中性化都是台灣既不倒向中國,也不倒向美國,既不對抗中國,也不對抗美國,即台灣在中、美之間保持不偏不倚的姿態。理論上,台灣的中立化或中性化與中、美都能保持和睦的關係,因此維持台海的和平。

中性化與中立化的涵義相近,差異在於後者適用於主權國家,而前者不涉及主權國家的地位,如范疇先生的說明([1]):『「中性化」(Neutralization)不等於「中立化」(Neutrality);後者可能隱含了中國承認台灣的獨立國家地位,但前者完全沒有這層政治含義,而僅僅表達了中國同意使台灣從一個目前處於「衝突公式」中的元素,改變成為一個「和平公式」中的元素,並以中性的地位參與國際事務。』

台灣中立化、中性化的論述與國民黨(或許只是部份人)的「親美和中」路線其實頗為相近。「親美和中」是對中、美兩邊都討好,而中立化、中性化是在中、美之間不偏不倚,也是想兩邊都討好。中立化、中性化可說比「親美和中」更具體明確,「親美和中」讓人懷疑可能偏向美,也可能偏向中,因此容易被抹紅;中立化、中性化則擺明了在中、美之間不偏不倚,明確地不偏向中國,因此不容易被抹紅。

民進黨蔡政府的台灣定位顯然是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俄烏戰爭告訴我們,台灣這樣的定位很像烏克蘭,很可能像烏克蘭一樣成為美國的馬前卒和戰場,用以阻擋中國的持續崛起。大部份台灣人應該都能感知到台灣這樣定位的危險性,而期盼一個比較安全的台灣定位。台灣中立化、中性化正符合這樣的安全需要,既不偏向中國,也不偏向美國,而與中、美都保持和睦的關係。

蔡政府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陷台灣於險境。國民黨應該考慮以台灣中立化、中性化為主要政策,以化解台灣的險境,也比較能避免民進黨的抹紅。台灣的中立化、中性化需要國際社會的接受,尤其中、美双方的同意。這當然不是短期就能達成的,不過只要國民黨和台灣願意朝這個目標努力,對國民黨和台灣都是有益的。何樂而不為呢?

筆者雖然支持范先生的台灣中性化主張,卻不贊成他濃厚的反共意識形態([1])。台灣中性化與反共是顯然矛盾的,中性化必須以中性的心態看待中國/中共(以及美國),言行反共就不中性了,高喊反共,中共怎可能接受台灣中性化?

[1] 范疇,《被迫一戰,台灣準備好了嗎?:台海戰爭的政治分析》,八旗文化,2021。

可嘆范疇的「兩極化」思維 | 郭譽申

名作家范疇今早在聯合報發表《「兩極化」是低級社會的象徵》。對於此文,筆者有深為認同的部份,也有頗不贊成的部份,因而在此說說我的見解。

范先生的文章大致有兩個重點。其一,「台灣這三十年來越來越多元化,各種價值並存,但是一到了選舉年,就會突然由多元化變成兩極化,顯示台灣這些年來引以為傲的「多元化」,實際上是非常膚淺的。」筆者很認同這部份,並且要進一步說,台灣每兩年就有一年是選舉年(分別選舉總統/立委和縣市長/縣市議員),因此有一半的時間都在朝向兩極化,這是台灣的多元化相當膚淺的主要原因。

范先生文章的另一個重點在於批評中國大陸是一黨專政的「原教旨主義」(Fundamentalism),並且說「原教旨主義越強,多元化就越難立足」,「原教旨主義和獨裁、極權、集權都是一家人,可說是四者一家親」。而台灣要多元化,才能對抗大陸的原教旨主義。筆者很難同意這部份。范先生沒在文中明確定義何謂原教旨主義,我也不想糾纏於此定義,寧願探討該文的主題-多元化。

大陸不多元化嗎?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後實行的制度無疑綜合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不是一種多元化嗎?旅居海外的張博樹教授在2015年出版《改變中國:六四以來中國的政治思潮》,詳細闡述六四後二十六年來中國思想界有代表性的九種政治思潮:自由主義、新權威主義、新左派、毛左派、中共黨內民主派、憲政社會主義論、儒學治國論、新民主主義和新國家主義。大陸有這麼多不同的政治思潮,不多元化嗎?隨便打開大陸電視,看到不少少數民族的表演者,以及介紹少數民族的節目,看來遠比少數民族在全人口中的占比要高,這不是多元化嗎?

多元化的概念很簡單,但是要具體判定不容易。就上述三點比較台灣和大陸,台灣不如大陸具有社會主義思想,不像大陸有那麼多政治思潮,也不像大陸有那麼多少數民族的表演空間,大陸似乎比台灣更多元化吧!大陸既然有多元化,根據范先生「原教旨主義越強,多元化就越難立足」,可以反證大陸不是原教旨主義,也與獨裁、極權、集權不是一家親囉。

范先生看來很重視多元化,而反對兩極化。可惜他本身就陷於兩極化裡,他完全肯定多黨政治,而完全否定中共的一黨專政。如他文中所述,台灣的政黨鬥爭導致兩極化和膚淺的多元化。多黨政治呈現這樣的缺點,范先生怎能完全肯定它?如上述,大陸並非不多元化,范先生怎能完全否定一黨專政?更別提大陸四十年來各方面的快速進步。中共的一黨專政不是沒有缺點,但哪個政治制度沒有缺點?極端化的反共思想難免促進政治的兩極化,實無益於台灣的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