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將對滿街的糞便宣戰 | 盛嘉麟

朋友轉來有關舊金山的新聞,有比這更可怕的M形化嗎?
2018年新任舊金山黑人女市長London Breed正式對外宣布,舊金山將對滿街的糞便宣戰。這些糞便不是來自貓狗,而是來自人類。這些糞便出現的地點不是在垃圾場,不是在荒郊野外,也不是廁所附近,而是就在舊金山鬧區大街的人行道上。

去過舊金山,下面這些地方你應該都很熟悉:精品店林立的聯合廣場、梅西百貨、市場大道、纜車起點站、舊金山市政大廳以及推特總部⋯⋯

但今天這些地方都在排泄物淪陷區內,街道骯髒的程度已經可以媲美巴西及印度的貧民窟。這使得舊金山除了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最美麗的城市、最開放的城市、房租最昂貴的城市之外,又榮冠了第五項頭銜─全美街頭糞便最普及的城市。

所以舊金山市政府特別成立了一支全世界最另類的清潔隊。他們唯一的責任就是在市區的大街小巷找尋人類的糞便,然後用高壓水柱清洗。因此他們必須深入小巷角落,主動找尋目標。

這個工作的官方頭銜叫做“Poop Patrol”─「巡糞員」。不要小看這個工作。他們年薪加上福利與退休金相當於18萬5千美元,600萬台幣吔。

問題的原因在於,舊金山近年遊民數量爆增,總數已達七、八千人之多,其中80%都集中在市中心的鬧區,與精品店和高科技巨人總部為鄰。這近萬人每天製造的排泄物成為沒有人敢面對的挑戰。那些世界級一線科技公司,如Twitter、Airbnb和Uber除了只能自掃門前雪之外,似乎也想不出更高明的對策。這是一項科技和創意都插不上手的挑戰。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夜宿街頭的遊民?答案很簡單。舊金山這裡一個臥室的公寓月租要三千多美元。瘋狂的房價已經使得在舊金山年收入11萬7千美元以下就算是低收入戶。雖然這裡的法定最低工資是每小時15元,已經是全美國最高標準的最低工資。

有人做過計算,以這樣的收入在要舊金山生存,必須每天工作19個小時,且風雨無阻全年無休。這樣的薪資使得,即使有工作但是收入太低的人,也可能被迫夜宿街頭,街頭入夜之後,你會在轉角的大型商業垃圾箱附近看到帳蓬和紙箱搭成的另類住宅。他們可以沒有水,沒有電,不洗澡,可是不能過著不上廁所的日子。

但舊金山卻是一個幾乎沒有公廁的城市(其實美國其他城市也好不到哪裡)。一般遊客或市民可以進百貨公司找廁所,只是即使在百貨公司,廁所總是缺乏明顯標示,而且愛躲藏在一個深怕讓人看到的角落。有時候問了櫃台人員好幾次,都還在兜圈子找不到。

百貨公司之外的Starbucks或速食餐廳,隨便買杯飲料都可以堂而皇之用他們的洗手間。可是對無家可歸的遊民,進百貨公司和餐廳借廁所都是不太可行的選項。

至於捷運站的廁所問題更大。一來廁所一定是柵欄之內,二來站內廁所通常就只有男女共用的一間,有些甚至長年上鎖,原因是怕有人在廁所裡打毒品。就算沒有上鎖你也永遠等不到,因為進去的人就不會出來。美國的廁所文化就是這樣的令人百思不解。所以在街頭就地大小便就成了舊金山近萬名遊民的唯一選擇。

在舊金山鬧區的人行道上,幾乎在所有的轉角口,你都會看到角落永遠是潮濕的。另外除非你有嚴重的鼻塞,街頭到處都會聞到尿騷味。比較偏遠沒有管理員的地下停車場情況更嚴重,幾乎所有陰暗的柱子和牆角都會看到尿液。

如果你必須要下好幾層樓開車,就會面臨更進退兩難的挑戰。如果走樓梯,你可能被迫要憋好幾分鐘不敢呼吸。說不定還會在轉角口踩到在樓梯間睡覺的流浪漢。如果坐電梯後果更不堪設想。有些地方的電梯門一打開就是一股撲鼻的尿騷味,電梯間成了遊民最私密的公廁。

2017年開始,舊金山市政府在災情最慘重的地區安裝了22個流動廁所讓遊民使用。但一顆老鼠屎總會搞壞一鍋粥,大部分遊民都是真正懇切需要一個讓他們能夠有隠私有尊嚴如廁的場所,可是很快地這些流動廁所,就被人霸佔,在裡面施打毒品。晚上甚至有人睡在裡面,把流動廁所當作免費私人旅館。

睡在流動廁所裡聽起來很噁心。可是在遊民的世界裡每天晚上都進行著一場黑暗的地盤爭奪戰。那些適合過夜的黃金地段早就給霸佔了。後加入的人只能露天睡街頭。外加美國沒有騎樓,不容易找到可以掩身的地方。舊金山冬天夜晚的氣溫經常只有攝氏兩三度。找尋任何能夠遮身避雨又能保暖的地方,已經變成求生存的唯一目標。

巡糞員是矽谷最新的工作,也是全世界最獨特的工作,獨特的工作反映出獨特的問題。這個工作背負著矽谷的羞辱,而且是最沒有人願意面對的一頁。這樣的資本主義M型社會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用高壓水槍把它們沖走,做到眼不見為淨。只不過大家都很清楚,第二天它們還是會再出現。

只是這個羞辱,這個不幸,不在糞便本身,不在那些製造糞便的人,而是在於那個用高壓水槍洗不掉的社會問題。這也是矽谷欣欣向榮之後,必須付出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