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窮台可救台」論 | 魏人偉

只是愚見,謹供參考:

1. M國在審議《台灣政策法》,但內容乏善可陳,主要是噁心兼敲詐,您要信它便信,否則也只是「朝廷清議未定,而金已渡河」的現代版而已。

2. 其重點在於「吸血台灣」,規定每年買武器的預算必須大於前一年度,且必須年年增高,先借款給台灣都行,總之,必須給我買+買+買…,我叫你怎麼買就得怎麼買!反正就一句話:「錢掏出來,買!」

3. 那台灣哪兒來的錢呢?這就是本局棋的破局關鍵囉:別以為台灣這身子板有多硬,其實比M爹那風燭殘年差不多啦,去年如果扣除從大陸賺的1700億美元順差,那台灣在全世界的貿易總帳是穩妥的虧損1000億美元哦,流血輸出吔,目前5000多億的外匯存底夠虧幾年?

4. 滯銷的香蕉+鳳梨+蓮霧+水產+…,那會產生多少經濟難民?全得當局負責呀,不能只要選票不顧肉票吧,不是嗎?

5. 以此之故,只要斷掉錢袋子,便可破此「美台迷魂陣」了。若是寄望美爹像烏克蘭那樣每月樂捐50億,那您得保證海盜民族的算盤撥得響呀,何況台灣四面環海,支援進得來嗎?

6. 甚者,大陸的實力積累已到了「進口替代」的階段了,正好趁此良機建立自己的內循環,才可大可久呀。

7. 只是斷了大陸的錢袋子,會苦了台灣老百姓,我也是其中一員,也不忍心的,但「窮死總比被炸死強」吧?家中沒寶,自然就會斷了海賊們的念想,咱不就安全啦。

8. 而且,缺錢之後,壞心思一定會動到四大退休基金上,那就會影響到一千萬台灣人,那可是一半台灣人吔。會不會像明末三餉(遼餉、剿餉、練餉)那樣激起民變?這是很有想像空間的,至少,不會是大陸人殺台灣人的慘況,不會留下後世仇恨,而且,在5年內即可坐等實現,也可讓台灣同胞在民族復興大業上好好露露臉!

9. 最好的消息是,美國絕對不會出兵參戰,因為該法的罰則最高竟然只是制裁「個人+金融機構」而已,而且只是美國國內法不通用於國際世界,更強調沒有違背「一中政策」,可見只是裝腔作勢保護少數權貴而已,而這些少數權貴要做的就是「畫押口供/賣掉台灣」即可矣!

咦,有《權貴被白嫖歌》如下:

權貴小心被白嫖,過手財神不是寶,
A了滿坑又滿谷,只是借你熬一熬。
權貴小心被白嫖,歷史故事瞧一瞧,
傷害道德令壽夭,保護百姓乃天藥。
權貴小心被白嫖,堂上神主卜卦爻,
勾結外賊愧暗室,你當祖宗不知曉?
權貴小心被白嫖,地球雖大無處跑,
倚美依日不靠譜,加澳亦不敢多留。
權貴小心被白嫖,囂敗不久莫招搖,
保護台灣勿引戰,長保富貴金鎖鑰。
權貴小心被白嫖,莫拿百姓作肉票,
無盡內戰血爭權,蒼天有眼饒過誰?

解讀《臺灣政策法》 | Friedrich Wang

很多兩岸的朋友來問筆者關於《臺灣政策法》的問題。簡單說,《臺灣政策法》有相當不同層次的內容,基本上就是三個地方值得我們注意。

首先是關於聯合國中國代表權的決議案不包括臺灣在內。基本上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法統就是在這個1971年的決議案中,被人民共和國所取代,而人民共和國開始成為國際間所認可的中國代表。美國對這個決議案的內容加以重新定義,等於是宣告臺灣的主權不在現在的人民共和國之內。其實,這就是獨派多年來所夢寐以求的臺灣定位未定論的論述,到此差不多美夢成真。

其次是關於代表處的更名。這一點在法案當中遭到了修正,變成只有建議,而沒有強制,也就是美國國務院可以選擇性辦理。這件事情當然讓獨派感到失望,因為失去了在島內政治操作的空間,尤其即將到來的各項選舉。不過這並不讓人太意外,因為這是美國一貫在外交上採取模糊政策的一種慣用手段。但是,美國駐台單位的位階仍然有所提升,而臺灣的駐美單位也開始具備準大使館的地位與功能。故,仍然呼應了前述美國對臺灣現在政治新定位的一種表現。

其三是軍事接管條款。增加對臺灣的軍事援助以及雙方的軍事交流,並且將臺灣列為非北約盟友,這些都不讓人感到什麼意外,因為過去早就甚囂塵上,甚至已經實際成立。最讓人注意的是認為臺灣的平日軍事儲備必須讓美國完全掌握,一旦戰爭發生,則美國方面可以立刻接管臺灣的軍事狀況以及由外部派遣軍隊進駐。簡單說,不但臺灣的主權蕩然無存,也等於讓美國可以合法對臺灣進行軍事管制。

到目前為止,北京官方對這個法案還大致上保持克制,沒有太多的評論,這大約因為法案還在參眾院審議中,而內容仍會有修改。這應該也是在等10月的20大,如果該有什麼回應,就等到那時候再說。

不過大家可以想一想:北京會不會有所反應?如果有激烈的反應,那麼針對的對象是臺灣還是美國?如果北京對臺灣有激烈的反應,那是不是正中美國以及台獨的下懷?現在俄羅斯在歐洲的戰場局勢不利,中國大陸內部的經濟狀況也疲軟不振,又到了領導班子要進行換屆的時候。所以對北京來說,這口氣該不該吞下去?如果吞下去,那麼以後還能說自己對臺灣擁有主權嗎?

作為一個歷史與地緣戰略研究者,這一切看得很過癮。悲哀的是,在兩強之間被當做籌碼的臺灣卻還得意揚揚,不知道危險的卻是自己的家鄉。讓人,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