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是普世價值而民主不是 | 郭譽申

歐美常把自由、民主、人權都歸為普世價值,即人類普遍認可的共同價值。是否存在普世價值?如果存在的話,普世價值包含些什麼?都是有爭議的問題。筆者主張,人權包含了自由,是普世價值;但是民主算不上是普世價值。

雖然人們對人權的認知不盡相同,但是對其基本內容還是有大致的共識。根據《維基百科》,人權的基本內容包括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尊嚴權、公正權,而自由權包括人身自由、通信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除了基本內容,人權還有進階內容,包括發展權(個人及集體人權)和民族自決權(集體人權,強調民族國家有權自主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和生活模式,而不受外部的干涉)。

由人權的基本內容可知,人權包含了自由權。人權要求「把人當人」,是所有人生來就應該擁有的權利,也是人道主義的基礎,因此是普世價值。

聯合國早已通過《世界人權宣言》,確立了人權的普世價值,使各國的憲法和一些國際法都以維護和保障人權做為重要目標。然而人權是有些籠統的概念,各國在不同歷史、文化傳統之下,難免有些不大相同的解讀。例如宣傳族群之間的衝突歷史是否是言論自由,各國的認定可能不同;如何區別法律保障的宗教和法律禁止的邪教?各國的認定可能不同;維護人權和保障國家安全難免有一些衝突,各國為了保障國家安全願意犧牲多少對人權的維護,可能各有不同。世界接受人權為普世價值,而尊重各國不同的解讀細節,應該是合理的共識。

民主與人權很不相似。人權雖有所謂的集體人權,主要針對個人,與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沒有人權,人甚至活不下去。對比之下,民主是人與國家的關係,有民主,人不見得活得比較好;沒有民主,人不見得活得比較壞。因此對於個人,人權絕對比民主重要。

人權的維護依靠憲法和各種法律,是相當明確的。民主取決於政治制度及其實踐,卻是不可能達到的模糊理想。現代每個國家都有至少幾百萬人,怎可能人人都作主?就算投票能獲得多數人贊成的民意,國事繁多,怎可能事事投票以符合民意?選舉出的各級領導人很少完全照民意行事,多少會有自己的偏好,就偏離了民主;民意如流水,民意改變了,政府該如何因應才真符合民主?選舉民主只有在選舉時由人民「一日作主」。

民主不僅是達不到的理想,也不是國家的主要目標。國家的主要目標是讓人民過得好,很多實行民主制度的開發中國家卻長期達不到這個目標,讓人質疑民主的效益。

民主對於個人不很重要,不是國家的主要目標,又是達不到的模糊理想,實在不配成為普世價值。美國推崇民主為普世價值,只因為它實行民主制度,於是推崇民主對內能增進人民的自信心和光榮感,而對外有助於其國際形象。美國不僅用民主來美化自己,還用此來品評別的國家及合理化對別國的干涉,而在品評及干涉別國時還常有双重標準。

侮辱國家元首的自由 | 郭譽申

很多人在網路上把蔡英文總統罵得很難聽,或者給她取一個諧音而侮辱性的名字。而過去馬英九擔任總統時,也常受到類似的侮辱,當然開罵的是另一批人。很多台灣人認為我們可以公開辱罵總統,而大陸人不可以公開辱罵他們的國家元首,因此我們有自由、人權,而大陸沒自由、人權,並且顯示我們的政治和法治勝過大陸。是這樣嗎?

首先須釐清,侮辱國家元首與質疑、批評國家元首所推出的政策是不同的,前者意指沒有合理的理由,就進行人身攻擊和侮辱,而後者則針對特定的政策,並且提出明確的、不滿政策的理由。

無端侮辱(即誹謗)一般人是有罪的,然而罰則通常很輕。台灣把國家元首比照一般人,國家元首若控告辱罵他/她的人,因為罰則輕,沒有多少阻嚇作用,反而可能招致以大壓小的惡名,作為國家元首的總統因此沒有意願以法止謗,導致很多台灣人肆無忌憚地公開辱罵總統,並習以為常。造成這種現象的另一原因在於台灣人國家認同的分歧,藍營支持者不認同民進黨籍的台獨總統,而綠營支持者不認同國民黨籍的中華民國總統。

侮辱國家元首不是好事。國家元首總有不少支持者,他們把國家元首當偶像來崇拜,當國家元首被反對者侮辱時,他們感同身受、非常痛恨,這必然激化國家元首的支持者與反對者的對立。多年來台灣已經嚐到這樣的苦果。

有些國家不把國家元首比照一般人,國家元首就像國旗、國歌,被視為國家的象徵或代表,受到特別的尊重,於是有特定的「侮辱國家元首罪」。中國大陸沒有特定的「侮辱國家元首罪」,但是在一般誹謗罪裡規定「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由人民檢察院提起訴訟,不像侮辱一般人是告訴乃論的(即受辱人必須主動提出控告才有可能成立誹謗罪),因此對侮辱國家元首者多了實質阻嚇作用。當然侮辱國家元首與質疑、批評國家元首的政策是不同的,前者有罪而後者是無罪的。

台灣人可以侮辱國家元首,大陸人不可以。哪邊的制度較優良?筆者以為對岸的制度較優良。每個國民都應該有愛國心,尊重國家元首和國旗、國歌,都是國民愛國的表現,也能團結所有的國民,而國民團結,國家才能進步。這是大陸迅速崛起的部份原因。台灣人常肆無忌憚地辱罵總統,既顯示藍、綠國家認同的分歧,也擴大藍、綠國家認同的分歧,增加國家內部的裂痕。侮辱國家元首,這點口頭上的自由,所得者極少,而所失者頗多,實在不值得擁有啊。

台灣當今的自由從何而來?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6.7.27

關鍵詞:自由

40,000多年前,土著居民定居澳大利亞大陸。他們屬遊牧民族,分散在整個澳洲上,在歐洲人佔領之前,有五百多個部落,人數達七十五萬之多▲  40,000多年前,土著居民定居澳大利亞大陸。他們屬遊牧民族,分散在整個澳洲上,有五百多個部落,人數達七十五萬之多。在歐洲人佔領澳洲之後,施以殘酷統治,對待土著像牲畜一般。用鐵鍊鍊著的奴隸,失去了最起碼的自由。

由於土地與生活資源的衝突,而土著人原始的武器根本無法抵抗外來的侵略,至少有2萬土著人死於土地的衝突,許多土著人淪為奴隸。▲  由於土地與生活資源的衝突,而土著人原始的武器根本無法抵抗外來的侵略,至少有2萬土著人死於土地的衝突,許多土著人淪為奴隸。

 

直到20世紀40年代,土著的頸鏈才被淘汰。直到20世紀60年代,他們在一些地區還會被使用。▲  直到20世紀40年代,土著的頸鏈才淘汰。到60年代,一些地區還繼續使用頸鏈。

▲  從1910年代起,澳大利亞政府秘密執行了一項人種實驗:改造土著兒童。這項工作一直持續到1970年代,距離以種族政策臭名昭著的納粹政權倒台,已近30年。期間約有10萬土著兒童及家庭,遭受生離死別的痛苦。

在那些寄宿學校、強制寄養政策的原住民倖存者影響下,他們的子女雖然不必重蹈父母的厄運,卻也生活在陰影之中,共同背負著這段絕望的▲  在那些寄宿學校、強制寄養政策的影響下,原住民倖存者的子女雖然不必重蹈父母的厄運,卻也生活在陰影之中,他們共同背負著這段絕望的歷史。強烈的心靈創傷,影響著每一個人。

 

▲  2008年2月13日,澳大利亞新上台的工黨政府正式發表對原住民的道歉,由時任總理陸克文宣讀。原住民、「被偷走的一代」受邀前往國會參與道歉發表會。

 

沒有人不喜歡自由。

美洲、澳洲的原住民,曾經非常「自由」。他們徜徉在那塊遼闊的大地上,只要解決了饑、渴需求,生活就幾無憂慮了。但是,自從白人來到這裡之後……原住民隨即遭到大肆屠殺;接著,又因感染殖民者傳入的天花,疫情嚴重,導致人口大量死亡;最後僥倖存活下來的,仍然難逃白人宰制,成為牲畜般的奴隸。

可見,「自由」不是喊了就會有的。面對外族欺凌、民族淪亡的關頭,必須有人站出來,為了整個民族的自由去犧牲、作奉獻,以扭轉局面,化危為安。

台灣很多接受新時代洗禮的年輕一輩,有高學歷、有世界經驗,見多識廣後,就自以為高人一等,常以「自由主義者」或「絕對的自由主義者」標榜自己不同流俗,卻喜用「黨國餘毒作祟」,來攻擊早期那些有公義思想與國族精神的人,恥笑其迂腐不化、不合時宜。

然而,他們所指控的對象,往往是曾經犧牲自己的青春、學業,換取國族延續以及台灣社會往後得以拓展自由空間的這一群人。「覺醒」青壯輩在前人餘蔭下納涼,非但不知感恩,還踩著「進步思想」、「文明標竿」的高蹺,鄙夷前輩們陳腐、保守。這種行為實在既愚昧又可恥!

就像週一電視上看到的,那些一心通過抄家條例的立委一類的人。要抄家,你就直接抄嘛,反正你執政了,彈藥多,拳頭大嘛。何需再左控訴一句「強取豪奪」,右批一句「不當取得」……等,彷彿不扣上這些敗德亂行的大帽子,就遮掩不了自己內心的醜陋一般。

若是沒有開羅宣言「台、澎歸還中華民國」的談判協議,台獨基本教義派的祖宗們,早在太平洋跳島戰爭中,遭盟軍飽和轟炸炸成廢渣了;若是沒有古寧頭、八二三戰役前線國軍的堅守和誓死抵抗,台灣早已淪陷,遭中共赤化了。就算當年大難不死,逃過一劫,等到文革整肅運動開場,這些只顧擁抱美、日帝國主義而不知民族大義的立委們,其爹娘、長輩怕也躲不過去睡牛棚、吃屎了。他們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嗎?如今,輪得到他們咆哮朝堂,不斷辱罵那些曾經以生命保衛過鄉土和他們先人的前輩嗎?

 

1838年5月1日新南威爾斯的「屠宰場溪大屠殺」(Slaughterhouse Creek massacre)中,,15名重武裝的澳洲牛仔與騎警,就趁著拂曉攻進了當地原民Kamil
▲  1838年5月1日新南威爾斯的「屠宰場溪大屠殺」(Slaughterhouse Creek massacre)中,15名重武裝的澳洲牛仔與騎警,趁著拂曉攻進當地原民Kamilaroi族的部落,一舉殺死300名原住民。社會震驚之餘,相關涉案者都因證據不足,無一遭法庭起訴。  圖/維基共享

▲  1848年,在加利福尼亞州發現了金礦以後,眾多白人爭相向西遷移,於是爆發了歐洲白人與印第安人爭奪土地的長期戰爭,包括1876年對蘇族、夏延族進行的卡斯特大屠殺。

1890年美國政府對美洲印第安原住民進行的屠殺行動。而美洲最早的居住民就是印第安人。▲  美洲最早的居住民就是印第安人,1890年,美國政府對美洲印第安原住民進行屠殺行動。

數以萬計的5到18歲的印第安小孩被帶離父母的身邊前往寄宿學校,很多父母並不願意把孩子交給白人,然而一切反抗都是徒勞的,他們被威脅▲  數以萬計的5到18歲的印第安小孩被帶離父母的身邊,前往寄宿學校,很多父母並不願意把孩子交給白人,然而一切反抗都是徒勞,他們遭威脅:如果不把孩子交出來,就會入獄服刑。

▲  在美國,大型印第安寄宿制學校多在1980年代關門了,但直到2007年,少數偏遠地區依然有約9,500名印第安學生,住在寄宿學校里。照片為St.Pauls寄宿學校集體照,攝於1905年左右。

全美洲最早有8000萬印第安人,而今只有1000萬。▲  全美洲最早有8000萬印第安人,而今只有1000萬。

.

延伸閱讀
————————————————

● 殖民者的殺戮史:澳洲「原住民屠殺紀錄地圖」計劃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17.7.6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2567753

● 僅僅2年!英國殖民者在澳大利亞東南塔斯馬尼亞島大肆清鄉!土著幾乎被殺絕 每日頭條 2018.2.8
https://kknews.cc/travel/6ek3lxq.html

● 是「國慶日」還是「入侵日」?澳洲原住民:這一天是我們被殖民者屠殺、家園遭掠奪的開端 風傳媒 2017.1.27
http://www.storm.mg/article/217630

● 澳洲土著的世紀悲情 曾被歸為動物群體遭屠殺 文化中國網 2010.8.6
http://www.china.com.cn/…/lishi/2…/06/content_20654485_2.htm

● 堪比納粹集中營——澳大利亞的改造土著兒童計劃 每日頭條 2018.2.4

● 美軍是否屠殺4000萬印第安人:400年戰爭  網易新聞 2014.12.2
http://war.163.com/14/1202/13/ACFCRKL200014J0G.html

● 看不見的眼淚——印第安寄宿學校的噩夢 kknews 2017.7.3
https://kknews.cc/education/46r2rnx.html

● 抵抗「 Fiesta」(上):在印地安人傷口上灑鹽的征服記憶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17.10.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723206

● 抵抗「Fiesta」(下):偷來的土地,與認同的衝突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17.10.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723212
.

.

到底是誰的土地誰的城市呢?Fiesta嘉年華是在回憶誰的歷史?一個退休老師對我說,大眾都知道自己踩在一個「偷來的土地」上,願意承認它▲  到底是誰的土地誰的城市呢?九月八日這天,是西班牙殖民文化色彩濃厚的新墨西哥首府聖塔菲(Santa Fe)重要節慶Fiesta嘉年華哥倫布日。是在回憶誰的歷史?一個退休老師對我說,大眾都知道自己踩在一個「偷來的土地」上,願意承認它,但僅是這樣。確實如此,因為哥倫布日還在,征服的慶典也在,每個人都把歷史丟到大街上再狠狠地踩過去。畢竟,歷史本來就應該在博物館裡,不是嗎?  圖/路透社

經濟和教育重於自由和民主 | 郭譽申

美國把自由和民主推崇為普世價值,推廣到全世界,但是結果似乎並不好,世界仍然動盪不安,多數窮國仍是窮國,很多百姓即使有了名義上的自由民主,還是朝不保夕,過不上安穩尊嚴的生活。美國錯在哪裡?自由民主真那麼重要嗎?

成語有:「民以食為天」。管仲說:「衣食足然後知榮辱,倉廩實而後知禮義」。太明顯了,經濟比自由民主重要,人總要衣食無虞才會想到其他,人若無法溫飽,為了溫飽,什麼不情願的工作都得幹,何來自由?哪來時間去管民主?

無論國家社會是否自由民主,底層的弱勢者永遠是最可憐、無助的,弱勢者的特徵是貧窮又沒有知識,貧窮讓生活不好過,沒有知識則容易受人擺佈欺侮,卻求訴無門,因此國家除了發展經濟,消滅貧窮之外,最重要的是發展教育,讓人民識字、有基本知識,包括了解公民的基本權益、懂得上互聯網蒐集資訊、表達訴求等。當人稍有財產又有相當知識,就不再是弱勢者,沒人(包括政府)敢隨意欺侮他,因為他有能力運用其知識和財產加以反擊,他自然有了人權和尊嚴,與自由民主沒有多少關係。

經濟和教育相比,經濟更優先,人總要先填飽肚子,才有餘暇去受教育、增知識。另一方面,經濟和教育優先於自由和民主,不僅因為經濟和教育讓人活得有人權和尊嚴,更因為教育和知識才能達到高品質的自由民主。自由強調個人權力,民主強調眾人決策。假使老百姓沒有充份的素質和知識,自由將是個人權力的濫用,而民主將成民粹,眾人決策反不如菁英決策,常導致經濟倒退、社會混亂,這是世界上很多國家民主化失敗的原因。

經濟和教育重於自由和民主,是簡單明顯的道理,美國在國際上卻輕忽前者,只強調後者,似乎不是無知,而是別有居心。經濟和教育能增強國家的實力,可能使外國成為美國的競爭對手,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自由和民主使外國與美國有同樣意識形態,容易成為美國的盟國,接受美國的領導,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在國家的發展過程中,經濟和教育應優先於自由和民主,若顛倒了這個順序,常常會很失敗。台灣是幸運的,大致上是先有經濟和教育,再有自由和民主,然而至今教育水準(在此教育水準不是學歷的高低,而是見識和理想性的程度)仍未高到能避免民粹的弊害。中國大陸還在發展之中,一直把經濟和教育擺第一位,是正確的方向,大陸目前仍有近億的貧窮人口,讓這些窮人脫貧是第一優先,其次是加速都市化,拉近鄉村與都市的貧富和教育差距,對於經濟和教育都有益,而自由和民主不是目前急需的東西。經濟和教育進步之後,自由和民主自然能水到渠成,但未必要照搬西方那一套。

政治不只0與1 | 郭譽申

除了電腦和相關的電子產品刻意地被設計成只有0與1的二元系統,真實世界的事物或概念幾乎都不只有0與1的兩極屬性,其屬性多半是介於0與1之間不同程度的數值,而且事物或概念更經常包含多個面像,從不同面像審視事物或概念,看到的會不一樣,因此要比較事物或概念當然需要考慮其多個面像和非二元的複雜性。

政治顯然是多面像、複雜的,政治人物為了易於宣傳、凸顯自己及打擊異己,卻習於把政治簡化為單面像及二分法,總宣傳自己是好的、正義的,而敵對者則是壞的、不義的,久而久之,民眾也多被洗腦,習慣於把政治概念簡化為單面像及二元對立,本來双方可能差異不大,卻變成兩極對立和嚴重衝突,這恐怕是世界動亂不寧的根源。

綠營打擊藍營的一個超簡化說法是「綠營愛台灣,藍營不愛台灣」。愛是複雜的心理,包含多面像,每人愛的方式都可能不同,愛的強弱程度可能不同,何能簡化二分為「愛」與「不愛」?

有些台灣人會說「台灣自由,中國大陸不自由」,可以這樣二分法嗎?現在很多大陸人到台灣旅遊,問他們,大概沒人會覺得大陸不自由。台灣人是很自由,對岸的人只要有錢、買得起,一般食衣住行育樂看起來都和台灣一樣自由(台灣人也需有錢、買得起),有多大差別?是有點差別,例如台灣有宣傳反共的自由而對岸沒有,台灣有宣傳獨立或分裂國家的自由而對岸沒有,台灣有向國家元首扔鞋的自由(台灣國總會長王獻極向馬英九總統扔鞋被判無罪)而對岸沒有,台灣有觀看色情影片的自由而對岸沒有。台灣似乎比對岸多一點自由,差別大嗎?多那一點自由一定比較好嗎?大家都知道人不可能百分之百自由,如果人人都完全自由,就天下大亂了,很多法律都在規範或限制人的自由,自由不見得越多越好。

有些人會說「台灣民主,中國大陸不民主」,說得通嗎?很多人認為台灣有各級選舉,所以是民主。其實民主是國家由人民作主,絕不等同於選舉。即使以選舉代表民主,大陸也有基層選舉,只是沒有較高層級的選舉,因此兩岸最多只是民主程度的區別,而不是民主和不民主的區別。假使選民對候選人充分了解,選舉確能表達選民的意志,因此相當程度能實現由人民作主。台灣的選民對候選人充分了解嗎?以陳水扁、馬英九和蔡英文總統的選舉為例,他們在選前和剛當選時民調都極高,當選就任相當時間以後,民調就大幅走低,當然是施政不佳所致,卻正顯示選民在選舉時無法認清候選人的真正施政能力,選民根本不大了解候選人,選民的投票有多大意義?選民能作什麼主?全世界幾乎無一國家能達到民主的理想,何能以不民主苛責大陸?雖然其政治制度仍有改善空間。

政治顯然是多面像、複雜的,但是出於政治人物之間的競爭和國家之間的競爭,政治常被宣傳成是單面像及二元對立的,我方總是好的、正義的,而敵方則是壞的、不義的,双方都這樣宣傳,於是勢不兩立,在國內必是政黨彼此惡鬥,在國際上則是國家彼此惡鬥,世界因此永無寧日。但願世人對政治多一些了解和包容,認清政治的多面像和複雜性,這個世界才有可能獲得長遠的和解和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