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呼籲歡迎兩岸各黨各界代表和平協商 嚇壞蔡英文 | 盛嘉麟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大會上提出「習五點」,還首度提出倡議,與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

為回應習近平的倡議,新黨主席郁慕明率先表態稱新黨願意率先與大陸政治協商,尋求邁向統一的和平發展機制。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也承諾,將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與對岸洽簽兩岸和平協議。國民黨內另外兩位有意參選總統的王金平和朱立倫,也先後直接或間接表態要處理和平協議議題。

蔡英文總統20日再開「迴廊談話」提及此事,未經民意調查,就率先胡扯說「台灣社會不會接受任何消滅傷害主權,或是消滅台灣民主的政治協議。」,並胡扯說「沒有對等談判,也不會有真正的和平」。

行政院表示,將力推修法明訂兩岸和平協議簽訂前應舉行公投,並訂出條件與門檻,吳敦義、郁慕明無權代表台灣民意,必須公民投票決定。

然後行政院長蘇貞昌喊出「台灣要和解放軍戰海上,戰海攤,戰街道,戰山上」莫名其妙的開戰宣言。隔幾天又說出「給我一支掃帚我都跟他拚」的笑話。

最後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今天點名警告新黨主席郁慕明,表示如果郁慕明違反兩岸條例到大陸參加民主協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情節嚴重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我勸他不要輕易以身試法,中華民國還是有法律的」。

習主席呼籲歡迎兩岸各黨各界代表和平協商,已經嚇壞蔡英文,這時民進黨政府慌了手腳,企圖以法律恐嚇、政治高壓來阻止台灣任何政黨、任何代表赴大陸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蔡英文民進黨政府的願望是拒絕兩岸和平,對解放軍「戰海上,戰海攤,戰街道,戰山上」。

 

習近平的統一動員令 | 杜敏君

任菽:
個人一點體會,求教於杜老師

習大大元月2日的講話
是一次關於國家統一的完整論述
是從反獨走向統一的動員令
意味著統一進程已經開啟
值得重視的是如下兩點:

一是關於統一的必須性和必然性
這是台灣藍綠一直以來不願面對的事情
是藍綠當權派刻意隱瞞的問題
因而是藍綠媒體不會討論的問題
必須性是
沒有統一就沒有和平,要和平,統一是前提
沒有統一就談不上民族復興
民族復興的標誌是國家的完整統一
必然性是
主動權已不在台灣當局,也不在台灣民意
經濟100分政治0分早已被看破手腳
13億民意不容忍台灣成為美帝與倭寇的打手
且台灣所謂的制度優勢至少在經濟、文化領域已宣告失敗
自1840年以來的恥辱記憶
讓中國人不允許應該屬於自己的領土無端流失
而執政的合法性端看於此
加上島內中國人的日漸凋零
無論是民進黨執政還是國民黨執政
實際統治都已不在中國人的手中
那麼無異於領土已經喪失
所謂的藍營已經不是統派的代名詞
只是為位置與金錢拉幫結派狼狽為奸
既得利益者的抱殘守缺
事實上助長了台島的遠去、人心的分離
且台灣這三十年來的演變歷程
反而讓大陸民眾認清了希望所在
此時任何形式的統一行動
已經成為民心所向
從未像今天這樣具備了合法性

二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言下之意,一定會痛打竊據寶島台灣的「外國人」
事實上台灣島內自認中國人的比例所剩無幾
此時宣誓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意涵已經不同以往
那麼「中國人要幫中國人」
才是真正要傳遞的意志
不再容忍島內對於統一聲音的打壓與迫害
且既然國民黨不再自稱是中國人
既然國民黨不再以追求統一為己任
那麼為何要幫國民黨打選戰?
因此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意味著沒有中國人的台灣島
等著的是腥風血雨
至於「一國兩制」
自然會遭到獨派與日雜的抵制
而趙少康之流的反對
源自其恐懼之心依然揮之不去
已經70年過去了
不但沒有反省,還在自欺欺人
這是一種怎樣的不自信
可悲 可憐 可歎
但一國兩制的設想
恰恰是對百姓生活方式的保護與愛護
只是一旦實施
獨派再也沒有生存的空間
而百姓獲得的是長治久安
貨出得去,人進得來,再無障礙
發大財,不再是政客空喊的口號

杜敏君:
任老弟客氣了。您的大作可圈可點,無半點遺漏。
簡單說來,兩岸關係可分三個階段。
1. 兩蔣時期的相互對峙
大陸毛政權要血洗台灣蔣政權
台灣政權要揮軍大陸解救同胞,屬法統之爭。
漢賊不兩立,中華民國是聯合國創始會員國,是常任理事國之一,擁有八十餘邦交國。主張中國領土絕不容分割。
2. 中華民國自我矮化階段
李登輝修憲毀國,修改憲法領域為台澎金馬,廢國民大會,直選總統,中華民國蛻變為實質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台灣政權。
3. 第三次政黨輪替的倭奴日殖政權
小英執政後,大力破壞中華民國一切體制,進行去中、去蔣、去孔、媚日、傾日,近日更煽動台灣人民仇中,分裂國土,只待機更改國號。
如果此刻中國大陸仍不動聲色,靜觀其變,到時不想動武也被逼非動不可了。

 

對岸的民主 | 杜敏君

李建堂:
哈哈,對岸就是一黨專政下的民主嘛,中共做到啦!

杜敏君:
不對,差別很大,中共的是民主集中制,中央的權利機關是黨的全代會。民意透過基層的黨組織,逐步向上層黨委會反映,到了中常會作成決議,再頒布下去由黨部基層黨員討論學習,然後動員民衆全力推行。
所以黨的領導不是個人專制,而是中常委的委員共治。如果未能貫徹黨的決策,仍然會受到檢討而被拉下馬來。

中共的政治體制,是具有民意基礎的,下情可以上達。若有違民意,人民可以上訪。我說的是制度如此,但是執行的是人,若是因為人的因素而有所偏差,共黨是有檢討機制的,會遭受批判,甚至在組織會議中,由被檢討者先行自我批判,如未能虛心檢討,將會被黨紀處分。

因此民主集中制是由下而上的集中起來,作成決議後貫徹下去。共產黨員是經過組織層層考驗,合格通關後,再加以組訓和思想教育,期間要研讀多少黨的理論著作,要完成多少讀後心得報告,及格後才能成為正式黨員。因此能成為共產黨的一員,本身就是一種榮譽,代表人民的意見,叫人民民主專政。

我們不瞭解共黨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站在台灣以個人主體意識的偏差民主觀念來看中共的政治體制,是有誤解的。
所以對年前人大決議習近平任期的延長,是恢復了帝制,認為是皇帝,完全錯誤。

習近平上任後,全力改革,並一日千里的快馬加鞭以科技為基礎,發展國防、經濟並注重民生的提升及兩岸關係的緩解,更重要的是「一帶一路」的亞太經濟區域的共榮,並要面對美、日兩霸的蓄意挑戰,其壓力千百倍於彈丸之地的台灣,看看台灣,搞成什麼樣子,想想大陸崛起的盛況,如果半途而廢,所有建設不是前功盡棄?
所以習近平的延長任期是中共全代會公意的推進,不是習近平的戀棧權位。

而蔡英文兩年來的吃香喝辣,酬庸親密,掏空國庫民財,中飽私囊,如過街老鼠,以帶刀拒馬、鐵網高牆拒絕民意,地方選舉大敗,民調至個位數,仍執意連任。
台灣海峽兩岸誰獨裁?誰民主?能相提並論嗎?只有天淵之別可以形容。

 

宏觀看習近平主政和這次「人大」| 郭譽申

中國大陸剛開完「人大」和「政協」兩會,媒體多聚焦於國家主席延任、重要人事任命和兩岸關係等當下的議題,本文則企圖從宏觀的角度看大陸過去幾年以至於未來的發展。

首先須認清,大陸正處於從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力爭上游要進入高收入國家的關鍵階段。根據世界銀行的分類標準,人均GDP(GDP/人口)在3956美元和12235美元之間的屬於中等偏上收入國家,而人均GDP超過12235美元就是高收入國家(也可以算是已開發國家,雖然已開發國家還要求一些其他指標)。大陸2012年的人均GDP是6338美元,2017年達到8582美元,而最近兩年仍有6.5%以上的GDP增速。大陸的人均GDP能很快突破12235美元,成為高收入國家嗎?

雖然人均GDP很受滙率影響,有其弱點,世界銀行根據國家的人均GDP來分類,仍頗有意義。世界銀行把世界各國分為四類:低收入國家、中等偏下收入國家、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和高收入國家。過去記錄顯示,一個國家屬於哪一分類是大致穩定的,要從其所屬分類升上較高分類,一般不太容易。與此相關的是經濟學家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即很多國家經濟成長到中等收入之後,即陷入停滯,難以晉升為高收入國家。尤其人口上億以上的大國,除了美國、俄羅斯、日本等早發達大國之外,至今沒有一個大國能晉升為高收入國家。中國大陸非常龐大,它要晉升為高收入國家,面臨的挑戰不可謂不大。

為什麼中等收入國家多半難以晉升為高收入國家?當一個國家貧窮時,人工和資源成本都相對低廉,即使工商業的效率不高,它所生產的產品仍能頗有競爭力,因而造成經濟成長。然而當一個國家達到中等收入之後,其人工和資源成本已逐漸墊高,這時必須靠工商業的高效率才能維持產業的競爭力和經濟成長。工商業的高效率需要有透明而公平競爭的市場,而後者則需要有穩定的社會、清廉的政府和完善的法治等。很多中等收入國家達不到這些要求,因此難以晉升為高收入國家,例如巴西和墨西哥都早已屬於中等偏上收入國家,但因貪腐嚴重、治安不佳和政局動盪,一直難以晉升為高收入國家,而它們都是人口上億的大國,也顯示大國特別不容易治理。

以上的論述顯示,中國大陸從過去幾年到未來幾年,是它從中等偏上收入國家,晉升成為高收入國家的關鍵階段,我們可以據此評估習近平主政和這次「人大」的貢獻和重要性。

習近平主政的最主要政策就是提升法治,包括依憲治國、依法治國、從嚴治黨等,而五年來的「反腐打貪」已有顯著績效,在中國歷史上都不曾有過。這次「人大」的主調也是法治,在憲法總綱裡加入「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使共產黨的執政有憲法上的明確依據;在國家組織裡加上各級監察委員會,成為「一府兩院」以外的與之平行的國家機關,與同級的中共紀律檢查機關合署辦公,是紀檢監察功能的大幅強化;而這次「人大」上獲得任命的官員都在憲法面前公開地宣誓就職,則有彰顯憲法崇高地位的作用。

法治不僅能維護社會正義,也能保障工商業的高效率。中國大陸處於它從中等偏上收入國家,晉升成為高收入國家的關鍵階段,正需要法治的建設。習近平的主政和這次「人大」都呈現了大陸追求法治的決心和績效,這樣的法治進步看來頗能保障大陸的持續經濟成長,並使大陸不久後晉升為高收入國家。

國家主席無連任限制的思慮 | 郭譽申

中國大陸正在舉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其最受外界矚目的一項議程是修改憲法,作為國家元首的國家主席原來有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限制,將刪除此連任的限制。根據修改後的憲法,習近平有可能連續擔任國家主席超過兩屆,甚至終身擔任國家主席,因此被一些批評者譏為「習皇帝」。

習近平才剛做完國家主席的第一任期,是否會連任到第三任,甚至終身擔任國家主席,都未可知。批評者急不可待的反對「習皇帝」,似乎是長期「反中」的心態作祟,中國的政治制度總是壞的,逮到機會就大肆渲染一番。批評者顯然忘了,或是故意隱瞞,被視為憲政典範的美國到1951年才修改憲法,禁止任何人當選總統超過兩次,在此之前的一百六十年,美國總統都沒有連任限制,都是「皇帝」嗎?

撇開「反中」心態平心而論,國家主席無連任限制在十幾年的短期內是有好處的,但卻增加長期的政治風險。習近平成功實行從嚴治黨、反腐打貪、整頓解放軍等重要工作,功績顯著、聲望高漲。若習兩任十年卸任,這些工作都已功德圓滿了嗎?顯然尚未。大陸在1989年學運時,貪腐即是民眾批評的目標,後雖被高速經濟成長所遮掩,黨、政、軍的紀律鬆弛已三十多年,「三年之艾」不足以治「七年之病」,習兩任十年之後,從嚴治黨、反腐打貪、整頓解放軍等工作顯然仍須繼續進行。中共實行「集體領導」,新任的國家主席一般威望不足,不容易貫徹上述的工作,而已有崇高威望的習近平若延任將更容易貫徹上述的工作。換言之,國家主席無連任限制讓習能延任,貫徹上述的工作,是有不小的短期好處。

國家主席無連任限制難免增加長期的政治風險。其一,雖然中共實行「集體領導」,有相當的黨內制衡機制,一個人長期執政容易造成權力過分集中,而缺少制衡,萬一決策錯誤,將難以糾正。其二,國家主席長期執政,有可能因年老而精力不濟、判斷力減低,因而荒廢政務或形成錯誤決策。其三,國家主席位高權重,萬一違法違紀,在位時一般難以法律追訴,只有在卸任後才能追訴,若國家主席能終身任職,將至死都無法追訴,喪失對國家主席的主要監督機制。以上這些缺失雖然未必會發生,確實增加長期的政治風險。

國家主席無連任限制有短期的好處,但卻增加中國大陸長期的政治風險,是事實,但是政治風險是否會真正產生損害則未必。以1951年之前的美國為例,多年來的美國總統都無連任限制,歷史顯示並無美國總統成為獨裁者,美國也沒成為獨裁國家。而沒有連任限制,小羅斯福總統因此能在二次大戰的危急期間連任四屆,穩定了二戰的戰局。過去美國總統沒有連任限制,並未造成美國的損害,沒理由堅持中國國家主席無連任限制一定會造成中國的損害。中國大陸正在轉型發展的關鍵階段,習近平延任看來對中國是有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