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若西讓我憶起義大利裔和萌生的殺意 | 張輝

訪台惹禍的義大利裔美眾院議長裴若西,讓我陷入沉思和回憶。

我對美國電影描述義大利黑手黨的印象深刻,尤其是《教父》影片三集都看了。

自己在美國曾因支票被老美生意夥伴冒簽,幾乎領光戶頭存款。
對方就自稱是Mafia (義大利黑手黨)。
銀行報警後我才知道。
當地探長還跟我說,我來之前這個小鎮很平靜,
言下之意,還有怪我的意思。

幾年後我搬往洛杉磯,
在West Covina,一個比較窮的社區租房。
有天我經過某人家後院,幾個小孩在院中玩耍,
我跟他們以西班牙話打招呼。
其中一個較大的女孩,十歲左右,
以英語回話說:「你以為我們是墨西哥人嗎?不是的!我們是義大利人。」

也是洛杉磯,在Yorba Linda市較高級點的社區,
我問一頭紅髮的熟女鄰居,
「同樣是名歌星,
比較喜歡法蘭克辛納屈還是安迪威廉?」
她回:「喜歡法蘭克的嗓子,不喜歡他的人。」
法蘭克就是義大利西西里的第二代。
電影「教父」中曾有一段情節是在談他。

法蘭克·辛納屈

我由West Covina搬離時,一切照規定一個月前提早通知管理室,並清理完畢。
但索討房租押金時,那位管理員就是不退,我問她理由也不回。
也許她知道我已買好機票回台灣,要硬吞我的押金。
當時我是有槍的,在這種情況下,
萌生殺意,應是血汗男子的人性。
類似李敖說的,掐她脖子,前後搖晃的問:「為何不退我押金?」
不然,我難道還要報警或請律師告她?
畢竟自己在台灣及美國都受過幾年教育,也算是識詩書之輩,
忍了下來返台。
但至今仍耿耿於懷。

兩位我喜歡的影星艾爾·帕西諾和勞勃·狄尼諾都是義大利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