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揪團圍堵中國的得失 | 郭譽申

美國拜登總統上任兩個多月,在國際上的主要動作是聯合盟國,圍堵中國。美國企圖形成的團夥包括五眼聯盟、歐盟、日本、印度等等。成效如何?猶待觀察。軍事上,美國和部份盟國的軍艦、戰機屢屢巡弋東海、南海、台海,而智庫公開警告台海是最危險的潛在戰爭爆發點。美國把中國周圍的東亞搞得好像緊張萬分,有何得失?

中國大陸四十年來除了極小的邊境衝突外,從沒打過仗;在南海只是在一些無人島礁建立海空基地,從沒阻擋過航行自由;在東海釣魚台最多不過是宣示主權,及與日本有些漁事糾紛;在台灣海峽,雖有機、艦巡弋,只是警告台獨,從未與台灣軍事衝突,並仍強調和平統一。中國一直堅持和平崛起,美國卻故意製造東亞緊張,藉以宣揚「中國威脅論」,企圖孤立中國、壓制中國。

美國揪團圍堵中國的主要原因在於美國是一軍事帝國,在全球都有軍事基地,其「軍工複合體」在國內外有巨大影響力。軍工複合體之名始於1961年曾為二戰盟軍最高統帥的艾森豪總統。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永遠要替美國找到或製造一個大敵,如早期的蘇聯、後來的穆斯林恐怖主義和現在的中國,它才能有用武之地,才能獲得龐大資源並維持其影響力。美國的軍工複合體幾乎能左右美國的外交政策,甚至使總統成為傀儡。美國揪團圍堵中國的最大獲利者無疑是其軍工複合體。

美國揪團圍堵中國,使其軍工複合體獲得大利,卻不利於美國經濟。根據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最新發佈的資料,美國2020年的軍費開支為7380億美元,占全球軍費總開支的40%,是中國的3.8倍(1933億美元),但是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僅占全球總量的24%,僅比中國多35%。美國的軍費開支在其GDP中的占比遠高於其他國家,勢必排擠其他的生產性/建設性經費,也是美國高負債的原因之一,都不利於美國經濟。

早在1987年歷史學家Paul Kennedy就出版了著名的《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霸權興衰史),並五度修訂再版。書中展現,近代(1500年以來)的霸權都始於經濟的高度增長,然後是軍事力量的增長而成為霸權。霸權的衰落幾乎都因為帝國過度擴張,使其經濟力量愈來愈不足以支撐其為了保障過度擴張所需的龐大軍事支出。看來中國正走在逐漸成為霸權的上升軌道,而美國已走在霸權衰落的下降軌道。

現代的強權,如中、美,都擁有核子武器。大家都明白,戰爭有可能導向核戰,其結果就是共同毀滅,因此都不敢輕易發動戰爭。這樣軍事力量的重要性應該是降低的,美國卻揪團圍堵中國,派遣軍艦、戰機屢屢巡弋千里之外的東海、南海、台海,花費不少而所得僅是意義不大的「耀武揚威」,並不明智。美國被其軍工複合體綁架而窮兵黷武,看來只能逐漸走向霸權衰落之路了。

中國外交官怒嗆美國的底氣何來? | 謝芷生

弱小者面對強大者,受到委屈與霸凌時只能忍氣吞聲、逆來順受,而不敢反抗,也無力反抗。尤其當自己的生存權掌控在別人手裡時,更是如此。這對個人如此,對國家民族亦然。你嘗過這種滋味嗎?或許你出身在一個富有家庭裡,求學、求職又一帆風順,那麼你算是天之驕子了,或不知人間有疾苦。

然而作為一個貧弱國家的國民,即使你在自己社會裡春風得意,趾高氣揚,但當你走進國際社會,必須接觸不同國家,不同民族時,別人衡量你,評價你的,就不只是你的個人條件了。此時你所來自的國家社會,在別人心目中的分量,就成了別人評價你的主要依據了。即使你的個人條件再好,但你所來自的國家社會,在國際上卻毫無地位,甚至受人歧視,你仍然會抬不起頭來,甚至不敢平視對方。在國外生活過的人,都會有此體會。這也是海外華僑,華人特別關心祖國,熱愛祖國,希望她發展強大的緣故。

中國自鴉片戰爭失敗後,就一直受到列強的欺凌壓迫。將近兩百年來,我們什麼苦沒吃過,什麼氣沒受過?這不是高高在上的洋人所能理解,所能體會的。什麼叫次殖民地?孫中山先生在三民主義中說得很清楚,我們的前輩就經歷過這樣的處境。他們為國家民族的生存發展,爭取與洋人平起平坐的地位,前仆後繼,不屈不撓。國家得以倖存至今,且茁壯發展,我們不能忘記前人的犧牲奉獻,更應想想自己能為國家民族,子孫後代做些什麼。

大陸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受美國邀請,於3月18–19日到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國安顧問蘇利文會談。這分明是美國精心安排設計的鴻門宴,充滿機關,充滿算計。阿拉斯加的冬天固然冷不可擋,但室內的會談現場,其氛圍比外頭還要冷。美國人為了給中國人下馬威,竟連三餐都不提供,逼著客人不得不以泡麵果腹。美國人害怕霸權地位為中國所奪,竟嚇破了膽、嚇昏了頭,連最起碼的國際禮儀,待客之道都忘記了。但這絲毫侮辱不到中國人,只暴露了他們至今還未充分進化。希望下次再舉行類似會談時,還是安排在中國吧!讓他們學習學習中國人的待客之道。

「明知山有虎,偏向山中行」。面對美國設下的鴻門宴,中國客人慨然應約赴會。他們在會場中進退有據,表現出泱泱大國外交官的風範。正如美國人所說的,「該合作時合作,該對抗時對抗」。中國外交官的態度,是隨美國人態度的變化而變化的,隨時應變調節。既然是客人,以中國人的文明與禮教,本不至在言辭中擦出火花來,但美國人欺人太甚,挑釁在先,擺出一副先聲奪人,要教訓人的架勢。難道中國人千里迢迢趕到天寒地凍的阿拉斯加,是來聽訓的嗎?就憑著一點即將沒落的霸權,還有多少剩餘價值呢?還敢拿來欺負人、侮辱人。這算哪門子的待客之道啊?當然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了。

若問楊潔篪與王毅的底氣哪裡來,除了中國人天生的硬骨頭外,主要還是因為今日國家已經強大,再不容洋人任意打壓欺負了。再加上有全國人民與全世界正義人士的相挺,這就是底氣最大的來源。更何況美國正試圖聯合世界反華勢力,借涉疆、涉港和涉台問題,無端造謠攻擊中國,干涉中國內政。若不予強硬反擊,將予疆獨、港獨和台獨錯誤訊息,助長他們的氣焰。我們必須讓有游離、叛亂傾向的人看清,今日的中國已不容國際反華勢力任意挑撥分化了,他們已不再能作為反叛者的靠山。                           

停止仇恨亞裔 | 鄭可漢

Stop Asian hate. Hate is a virus. Shame on it. I’m proud of being an Asian. 反擊!全美多地爆發「停止仇恨亞裔」活動,抗議者現場高喊:「我很驕傲是亞裔」。

當地時間3月20日,包括亞特蘭大在內的美國多地爆發主題為「停止仇恨亞裔」(Stop Asian Hate)的遊行和集會,以此抗議亞特蘭大按摩中心發生的槍擊案,以及近期在美國激增的針對亞裔的仇恨事件。20日中午,亞特蘭大市有數百人從伍德拉夫公園遊行至自由廣場,抗議人群手持標語,吶喊諸如「仇恨才是病毒」等口號。抗議人群表示,集會是為了向立法者施壓,以制止美國境內頻頻發生的針對亞裔的暴力行為。

此外,包括洛杉磯、舊金山、紐約、波士頓、西雅圖等多地的抗議者計劃於當地時間20日至22日舉行多場抗議集會,以反對針對亞裔的仇恨行為。

華人老婆婆為何敢於反擊白人壯漢?當地時間17日,在美國舊金山定居的華裔老人謝肖珍遭遇當地一名白人男子的襲擊後,勇敢地奮起反抗並制服了這名暴徒,事件得到了中外媒體和民眾的關注。

從美國歧視的光怪歷史和醜陋現實看,美國社會存在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眾所周知,美國是由不同膚色、不同民族的移民組成的合眾國,在自由、開放及寬容的表象下,人種厭惡、種族歧視、乃至族群仇恨,也一直伴隨始終。最典型的是歐洲移民對美洲土著的印第安人的迫害、歐美白人對黑人族群的歧視、歐美人對亞裔等弱勢族群的鄙視。臭名昭著的《排華法案》(1882-1902)、二戰期間強制收容12萬多的日裔美國人、1992年洛杉磯暴亂搶劫韓裔美國人商店街等,都是對亞裔美國人赤裸裸的暴力歧視。這些歷史不同、程度不一、性質趨同組成的歧視歷史使歧視意識在美國根深蒂固,歧視基因空前強大,歧視犯罪有增無減。

亞特蘭大受害者與反擊白人壯漢的華人老婆婆

絕對人口數量的重要性 | 盛嘉麟

記得電影「坦克大決戰」的主題曲,雄壯有力的納粹軍歌,加上電影情節,都很感人。但是坦克部隊將領們看到入伍年輕新兵時說到too many boys的對話,說明了絕對人口數量對強大國家的重要及德國的窘境。

再精英強悍的德國、日本,當時只有五、六千萬人口,最後都掩蓋不了絕對人口數量不足,力不從心,最終戰敗瓦解。因為蘇聯、美國當時都是兩億級人口的國家,擁有絕對人口數量的優勢。

我正在研究未來中國對抗美國之役,中國具有超過美國的絕對人口數量的優勢。二戰時代一、兩億人口的國家,支撐軍隊、煤鐵石油、坦克大炮、軍艦飛機、簡單工業,就足以撐起一個強大國家。而現在廿一世紀,除了維持二戰時代的傳統領域,強大國家需要同時撐起新的領域,科技、軍工、太空、製造、核能源、再生能源、核融、運輸、半導體、網路通訊、超級電腦、人工智能…成百的新領域。如果沒有五億、十億人口的國家,根本玩不起。

現在廿一世紀各國面臨人口老化,出生率降低,年輕人口比例退縮的困境,絕對工作人口數量的優勢更見重要。我研究世界各國,歐盟的德、法、意,英國、日本、俄國…..已經免談,都撐不起一個全方位的強大國家。

最近看到報導,美國的絕對工作人口數量也顯露不足,譬如加州矽谷嚴重依賴中國、印度的高端人力,太空計劃縮減緩慢,製造業回不來,海軍造艦速度緩慢,F35戰機弊端不斷,戰機設計考量不周就是高端人力不足的現象…。

唯有中國,在同樣人口老化,出生率降低,年輕人口比例退縮的困境下,未來仍然能夠維持2~3億的青壯工作人口的絕對數量,支撐起成百的嶄新領域,譬如僅僅太空計劃,月球、火星、太空站、太陽系、小行星….諸多計劃同步進行,這至少是百萬高端人力的投入。美國辦不到,只能玩火星一項,而且只能緩步進行。

中國每年1000萬大學畢業生,其中400萬理工科畢業生,都是高端人力。而且人力礦藏還在繼續開挖。而美國的人力礦藏已經開發殆盡,每年出不了20萬理工科畢業生。

我喜歡楊世光講的話,大意是說除了上述這些領域,航空母艦還在建造,驅逐艦還在下水餃,海水鹽鹼地種植稻米還在研發推廣,世界上沒有大國具備這樣的絕對工作人口數量。另一個可能的國家是印度,這要看他怎麼先從糞坑裡爬出來,站起來。

想到這裡,不得不相信中國國運當頭,推都推不掉。

當中國的GDP超過美國 | 郭譽申

不久之前,多家國際財經機構預測,中國大陸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將在2028-2030年間超過美國。這樣不算長遠的預測一般是比較準確的。美國雄踞世界最大經濟體,已經超過一百年,一旦被中國取代,其影響必定相當深遠。尤其台灣夾在中、美兩大之間難為小,怎能不未雨綢繆呢?

現代國家的實力不取決於人口、土地、軍事等,主要是看其GDP,代表國家的總生產力。國家的GDP大,其經濟實力能注入政治、軍事等各領域,而提升國家的綜合影響力。當中國的GDP超過美國,其綜合影響力雖然未必立刻超越美國,双方的綜合影響力勢必大幅接近,即美國不再有像現在的獨霸優勢。

有些人主張美、中之間有修昔底德陷阱,因此很可能爆發戰爭。這種可能性其實非常低,因為双方都擁有核子武器,並且都明白,戰爭很可能導向核戰,其結果就是共同毀滅。所以美、中會以戰爭之外的方式彼此競爭。

國際關係一向是「西瓜偎大邊」。中國早已是第三世界的領頭羊,當中國的GDP超過美國時,歐洲先進國家、日本、南韓等都將愈來愈樂意與中國交好,而不願跟隨美國對抗中國。中國已四十多年沒打仗,屆時是近五十年的和平,美國的「中國威脅論」將愈來愈沒有市場。

美國自2018年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科技戰,包括提高關稅、制裁特定企業等等。當中國的GDP超過美國時,美國將不敢再任意發動對中的貿易戰、科技戰。貿易戰、科技戰總是讓双方的經濟都受損,即所謂的「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美國過去敢於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科技戰是因為它的經濟規模大於中國,若双方有同樣的經濟損失,此損失在美國經濟中的占比較小,而在中國經濟中的占比較大。當中國的GDP超過美國,貿易戰、科技戰的經濟損失在中、美經濟中的占比將顛倒過來,在美國經濟中的占比反而較大。美國當然不願承受占比較大的經濟損失,因此不會任意發動對中的貿易戰、科技戰。換言之,美、中之間仍可能有貿易戰、科技戰,但不會像近年這樣嚴酷和全面。

過去幾年美國感受到中國的崛起可能趕超美國,因此以貿易戰、科技戰企圖全面壓制中國。當中國的GDP超過美國時,美國將不能再隨意以貿易戰、科技戰壓制中國,美國勢必逐漸放棄壓制中國,並接受中國為同等級的大國。而且由於貿易戰、科技戰趨向較和緩,兩國的關係會較現在大為改善。

選舉民主是至今世界政治的主流,當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事實勝於雄辯,「中國模式」勢必更確立其優越性,並相當程度動搖選舉民主的政治主流地位。譬如,批評中國不自由民主將更說不通了。因此中國模式與選舉民主大約可以双雄並立、分庭抗禮了。

財經機構預測,中國大陸的GDP將在2028-2030年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屆時更多先進國家會「西瓜偎大邊」,而美國勢必逐漸放棄壓制中國,接受中國為同等級大國,並與中國改善關係。在制度方面,中國模式與選舉民主可以分庭抗禮了。這時台灣將如何?很多台灣人,包括一些大企業,大概也會「西瓜偎大邊」吧!一些台獨死硬派應該會絕望的移民出逃吧!台灣政府將如何?請讀者自己思考吧。

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 | 郭譽申

川普總統卸任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首先公開炮轟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犯下「種族滅絕罪」。拜登總統上任後,蓬佩奧的繼任者布林肯聲稱同意蓬佩奧的說法,使這樣的說法幾乎成為新內閣的一致說辭。隨後歐洲、加拿大、澳洲的部份政治人物、國會、媒體等紛紛加入指控中國種族滅絕的行列。這樣的指控有理嗎?或者純屬抹黑中傷?

根據維基百科/種族滅絕,種族滅絕(genocide)或群體滅絕,是指人為的、系統性地、有計劃地對一個或一些種族、民族、宗教或國民團體進行全體性或局部性的屠殺。近代被國際組織定性為種族滅絕的事件包括猶太人大屠殺、希臘種族滅絕、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亞述人種族大屠殺、盧安達種族滅絕、斯雷布雷尼察屠殺、印地安大屠殺、日軍在中國的大屠殺等。這些種族滅絕事件幾乎都屠殺了十萬人以上,唯一的例外,斯雷布雷尼察屠殺也殺死了約8千人。中國大陸對待新疆的維吾爾人距離這些種族滅絕案例可太遠了。

大陸反駁種族滅絕的指控,頗有說服力:統計數據顯示,2010-2018年,新疆少數民族人口從1298.6萬人上升至1586.1萬人,增加287.5萬人,增長22.14%;少數民族中的維吾爾族人口從1017.2萬人上升至1271.8萬人,增加254.7萬人,增長25.04%;漢族人口從883.0萬人上升至900.7萬人,增加17.7萬人,增長2.0%。維吾爾族人口的增幅不僅高於少數民族人口的增幅,更明顯高於漢族人口的增幅。被種族滅絕的維吾爾族竟然人口愈來愈多!

伴隨美歐的種族滅絕指控,西方媒體不時呈現一些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指控在新疆受到迫害。這些維吾爾人的指控令人置疑,因為部份維吾爾人堅持追求新疆獨立,甚至使用恐佈攻擊的方式,其言論未必可信。這就像台獨把僅有8百多人被登記死難(死亡+失蹤)的二二八事件誇大成有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死難一樣,是不可信的。

中國大陸的新疆政策已經實行了很多年,怎麼過去沒有而最近卻被美國指控為種族滅絕?2001年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此後「反恐」(反對恐怖主義) 成為美國的最優先政策,由於中國也在反恐,即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美國樂於聯合中國一起反恐 (美、中面對的恐怖主義都與伊斯蘭教有關),這時美國當然不會指控中國為種族滅絕。2018年恐怖主義的最大勢力伊斯蘭國(ISIS)覆滅,反恐不再是美國的優先政策,而中國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於是同樣的中國變成了美國口中的種族滅絕者!

中共在新疆為了防止疆獨的恐佈暴力活動,而有一些安全及管制措施,這些對人民的自由可能有點限制,但算不上是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更不是什麼種族滅絕。例如,被西方抹黑為「再教育營」、「集中營」的其實是一種國民義務教育 (參見《了解新疆「再教育營」》)。

美國需要反恐時,把中國引為反恐夥伴,現在不再需要反恐,就把中國抹黑為種族滅絕,真是隨他說啊!美、中競爭應該憑實力,美國不努力加強自己的實力,卻任意抹黑中國,顯示美國的江河日下、黔驢技窮。

两岸的和戰取決於美國的態度 | 謝芷生

美國是個典型的現代帝國主義,對中國處處打壓。其最可惡之處,莫過於至今仍拽著臺灣不放,將其據為禁臠。美國在1979年中美建交公報中,雖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但就臺灣是中國一部分,在英文版中卻用了認知, 而非承認。

最近拜登又重申了此一立場,並強調,此一個中國的首都在北京,且稱臺灣當局為「民選代表」,而非政府。但仍不肯清楚說出,「兩岸同屬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其實這並無關係,只表明了,中國的實力還沒強到,令美國不得不承認一個中國的現實。尚有待兩岸同胞共同努力!

目前中國的人均GDP達1萬美元,已超過中等水準。雖然比美國的6.5萬美元少了許多。但人口基數大,GDP已達美國的70%。因此中國既是一個富國,又是一個相對貧窮的國家。

西方有人說,中國已不再是發展中國家了,應列入發達國家。表面上是抬舉,實則想「捧殺」我們,不懷好意。雖然中國的經濟總量僅次於美國,位居世界第二,但人均GDP只有美國的1/6,按標準仍屬發展中國家。作為發展中國家,在收取進口關稅,和保護國內商品上有些好處。但這不是中國強調自己是發展中國家的著眼之處,主要還是希望能與發展中國家站在同一陣線上,共同奮鬥。但究竟中國是否發展中國家,還是應按國際標準來處理,該是什麽,就是什麽。美國為著與中國博弈,連國際規範都不願遵守了,不怕被人笑話嗎?

作為來自臺灣的人,我們本可在一中立場上,如同馬英九時代一樣保持中立。但既然台獨政權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就逼著我們不得不選邊站了,否則我們將如何面對列祖列宗呢?他們一會兒是日本人,一會兒是南島人,一會兒是美國人,我們可辦不到。既使有人手裡拿著僑居地護照,但心中還是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請別逼我們背叛祖宗吧!

我們相信,美國並不希望和中國為臺灣問題發生衝突。我們也相信,美國人對臺灣並無領土野心。雖然1854年美國東印度公司艦隊司令貝理,曾鑒於臺灣位置適合作為貿易中心,一度建議美國政府佔領它,但並未實施。

在尚無現代國際公法與國家學說前,即主張,臺灣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或難令人信服。但中國人最早發現,並開發臺灣,則是事實。1662年鄭成功驅除荷蘭人,收回並治理了臺灣。1683年施琅攻佔臺灣,使它歸入大清版圖。清政府於1885年改臺灣府為臺灣省。自此臺灣遂成為中國一個普通的行省。1945年臺灣光復後仍一仍舊制,因此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容置疑。誰想染指或割裂它,就等於向中國宣戰。

近日受拜登政府欲改善對華關係影響,台獨分子突然放軟了身段,並更換了主管兩岸關係的官員。但這些形式上的改變恐無濟於事。筆者月前曾寫過一篇拙文,題為《只有重回「九二共識」,才能擺脫台海危機》。但筆者僅為一介書生,從未涉足公職,人微言輕。雖文中所言句句發自肺腑,但恐難為身負臺灣安危者聽進去。2020年臺灣自大陸獲得貿易順差達866.7億美元(此數據根據台灣資料,若根據大陸資料,則為1405億),對大陸出口額則占總出口額43%。離開大陸,臺灣經濟繁榮將難維持。既然臺灣的繁榮離不開大陸,台獨分子仇中反中又有何立場呢?

其實即使台獨分子看清了,大陸關係的重要性,也無濟於事。因臺灣幾全受制於美國,是美國反華的一枚棋子。因此兩岸的安危,其關鍵不在台獨而在美國。美國應當意識到中美關係的重要性,一旦中美因台獨發生衝突,不但是中美的災難,也會波及全世界。希望美國切莫鼓勵或放縱台獨分子一意孤行,以免導致中美衝突,釀成世界大禍。         

台獨分子挑戰大陸的底氣何來? | 謝芷生

不論依大陸或臺灣的憲法,兩岸都屬同一個國家。分裂的只是治權的部分,而主權並沒有分裂,也無從分裂。此一觀點,筆者過去已陳述多次,就不再贅述了。

1949年國共內戰,造成兩岸隔海對峙,本屬過度現象。不料美國為了與蘇聯搶奪勢力範圍,竟悍然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阻斷兩岸統一的實現。內戰後的中國國力衰弱,命運仍掌控在美、蘇手裡。雖然朝鮮戰場上志願軍與美國打成平手,逼和了對方,但審時度勢,當時新中國建國初成,百廢待舉,無意與美國繼續糾纏,而未乘勢解放臺灣,致令兩岸間的統一拖延至今。不明就理者,尤其是年輕人,或將誤以為,此乃事物的本來面目或常態,實則大謬不然矣。

臺灣曾先後受西班牙、荷蘭、日本殖民,前後長達約104年。西班牙,荷蘭殖民時期,臺灣的漢人尚為數不多,影響不大。但甲午戰爭後,中國戰敗被迫割台,則影響巨大。一則,初割台時,日本為了震懾、壓服臺胞,採取高壓政策,姦淫擄掠無惡不作。據統計被殺害的臺胞高達約40萬人。二則,後期自中日戰爭爆發,尤其是1940年後,日本在臺灣推行皇民化運動,鼓勵臺胞放棄漢姓,改從日姓。但效果不彰,迄至1943年僅有12萬人更改了姓氏。這些接受日化的臺胞及其後裔,對中國的認同難免受到削弱或動搖。

若問台獨的底氣何來?筆者認為,最大的底氣即在於台獨分子沒有看清,中、美實力的對比正在發生變化中。他們既然把對抗大陸的希望,寄託在美國的馳援上,則在瞭解到美國屆時未必願意或能夠馳援時,即應有所收斂,甚至改弦易轍了。台獨分子並無殉道者的精神與勇氣,不會,也不必為追求台獨一路走到黑,甚至以身殉「獨」。國民黨由於內戰失敗,丟失了大陸的政權與江山,他們中或有人憤憤不平,不願與中共「一笑泯恩仇」。但台獨分子與大陸既昔日無怨,近日無仇,擺出一副不共戴天之仇的面孔,有必要嗎?

不理解台獨為何反共是一回事,但面對民調的數據又是另一回事。呈現在眼前的資料,對從保釣運動起就積極投入「反獨促統」者而言,既難以置信,更無法接受。我們不禁要問,這是怎麼造成的呢?造成此一現象的主要因素無非有三,即美國、國民黨與台獨。其採取的手段即不斷造謠、抹黑、中傷,而美國是一切反共力量的總後台。沒有美國長期支持國民黨與台獨的反共行動,莫說兩岸不會走到今日對立的局面,甚至應早已實現統一了。因此,要想減輕或平息臺灣的反共氛圍,首先就要克服美國的因素。這是繞不過去的檻,必須面對。

雖然我們的國力尚無法匹敵美國,但兩國的力量正在發生彼消我長的變化。據估計約8到10年,我們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即可望趕超美國。但兩岸統一的實現,並不完全取決於實力大小的對比,決心與意志也會發揮相當大作用。

鑒於臺灣年輕人受台獨教科書毒害,既不知自己從何處來,也不知該往何處去。他們既不願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又無勇氣接受台獨即內戰的現實。我們不能讓年輕人再繼續受騙下去了,他們有權利瞭解真相。

既然台獨底氣的唯一支撐就是美國,只要戳穿美國並不足恃的真相,台獨追隨者的信心即將崩潰,而台獨建立的基礎亦將土崩瓦解。我們為兩岸的統一已奮鬥了半個世紀,不能讓它前功盡棄,讓國際反華勢力拍手稱快。      

從德州雪災看國家集體的力量 | 盛嘉麟

1月15日起美國德州忽然遭受了廿多年未遇的超級風雪大災難,全州氣溫降至 -20度C,冰雪瀰漫連續數日,造成16人死亡,150萬戶人家,超過400萬人,幾天以來停水斷電,缺乏供氣,形成罕見的各種災難的併發,在能源、交通、商業、工業、防疫、教育….領域發生全面性的災難,而且聯邦政府、州政府束手無策。

【能源困難】

德州是美國能源生產第一大州,但是德州地處美國南方,氣候炎熱乾燥,所以所有能源生產、運輸的設備都沒有周全的防寒防凍的準備。尤其美國沒有國家的能源事業,在資本主義近利競爭的市場裡,能源企業不可能有足夠的禦寒投資,凡是遇到幾十年一遇的酷寒,生產、運輸的設備立即全面癱瘓。

開採石油的油井機械因為酷寒無法工作,煉油廠的管線設備無法工作,輸油管線的閘門設備無法工作,-20度C接近阿拉斯加州北極圈的溫度,德州的採油設備怎能跟阿拉斯加州相比?

天然氣的管線,包括輸送、加壓的設備許多發生障礙,家庭供氣發生困難短缺。據說管線內的天然氣所含的微量水氣都結成冰粒,使得天然氣發電廠燃燒天然氣時發生困難。

風力發電的高架風力發電機槳葉結冰及承軸金屬凍結,無法工作。太陽能發電的太陽能板被冰雪覆蓋,無法工作。極小規模水力發電的水壩,因為河川結冰,無法工作。佔德州不到10%的綠色清潔能源都無法工作,全軍覆沒。

【斷電斷水】

美國沒有國家的電力公司,在資本主義近利競爭的市場裡,電力公司不可能有足夠的禦寒投資,遇到幾十年一遇的酷寒,發電、送電、電網的設備必然全面癱瘓。

這次超級風雪拉倒了許多高壓電塔,使得送電中斷,發電廠油氣供應不足,加上發電廠設備發生障礙,使得發電量降為正常期間的40%。加上綠色清潔能源全軍覆沒,供電嚴重不足。

德州自恃是美國的能源生產第一大州,不但本州之內沒有構建完備的電網,也不參加美國全國的電網,因為參加全國的電網要付費並且承擔義務。這次發生供電嚴重不足時,非但本州之內,眼見缺電停電的相鄰地區,卻無法互相配電支援。美國其他各州也無法透過國家電網配電支援德州。尤有甚者,在供電緊缺的時刻,手上有餘電的發電廠趁火打劫,開出高出平常電價200倍的高價,才肯配電支援,資本主義的惡形惡狀暴露無遺。

因為自來水廠禦寒投資不足,淨水處理場、污水處理場因為池水或管線的凍結,無法工作,因而供水不足。加上送水到家漫長的地下管道也因為禦寒投資不足,中途水管結冰爆裂,使得供水更加不足。而且水管結冰爆裂污水滲入水管,自來水廠呼籲居民即便有水,必需煮沸才能飲用。這時除了酷寒取暖,外加家家煮沸自來水,更增加了居民對電力天然氣的需求,情況雪上加霜。

【其他困難】

因為斷電斷水、瀰天冰雪,造成德州交通、商業、工業、防疫、教育….領域的困難。施打疫苗的防疫工作全面停頓,學校教育暫時停擺,超級市場被搶購一空後,無法補貨,正常經濟活動停頓造成失業無收入,超過400萬災民的生活困頓可想而知。

這次超級風雪大災難,暴露了資本主義社會各自為利,缺乏社會動員團結,共同對抗天然災難的力量。在美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2005年紐澳良的卡崔娜颱風,紐澳良市淹死1,800人,事後救災除了發鈔票,政府束手無策,震驚世界。 2020年美國加州發生嚴重野火(California wildfires),燒毀範圍已達10,000平方公里,天空呈現橘紅色的詭異場景,猶如世界末日、人間煉獄,政府束手無策,居民各自逃生。 2020年美國新冠肺炎,全國目前死亡492,471人(超過二次大戰美軍陣亡人數),確診病人27,970,176人,防疫工作、疫苗施打,進行緩慢,各州走自己的路,缺乏社會動員能力,國家束手無策。

雖然民主、人權喊個不停,實際上美國的深沉社會是奉行達爾文主義的,所以美國槍枝武器非常普遍,因為美國人不相信國家集體治安的力量。加州嚴重山火,政府束手無策,只能象徵性的派兩架飛機灑灑滅火劑,居民各自逃生,自行安頓。 新冠肺炎來了,美國相信你要自己保護自己,身體老弱,貧窮無醫,死了活該,美國人不相信國家集體的防疫及醫療力量,也沒有全民健保。

所以前兩天德州的一個市長受不了居民的抱怨,在廣播電台用粗話廣播,大意如下:「你家裏沒電沒水那是你家的事,政府、電力公司、自來水廠並不欠你任何東西。這個國家只有強者才能生存,弱者只會毀滅。我們不是可悲可恥的社會主義國家」。你看這和中國的扶貧脫困計劃,是天壤之別。

【中國優勢】

我們不說中國的扶貧脫困計劃,也不說中國的新冠抗疫成就。中國在2008年發生比德州更嚴重的百年一遇的南方超低溫雪災,1/6國土的電力供應嚴重癱瘓。國家電力公司立即分析斷電主要原因是,高壓輸電線因為線上結冰,增加了額外的重量,造成高壓輸電線拉倒了許多高壓電塔,由於南方是溫熱帶,是當年投資設計的禦寒設備不夠所致。因此雖有全國電網緊急配電支援,一時挽救不了高壓電塔倒塌的災難。國家電力公司立即展開以下的行動:

1)進行高壓輸電線除冰行動,並且在高壓輸電線外殼加裝發熱裝置,將來可以自動發熱除冰,不怕百年一遇電線大量結冰的災難。

2)加固高壓電塔的防塌防倒設計,提高高壓電塔的抗重能力,保障同樣的超低溫雪災,高壓電塔不倒不塌。

3)提高了輸電系統的高壓限制,從世界最高的50萬伏特提升到100萬伏特,希望降低輸電系統的輸電耗損,減輕電線及高壓高塔的負擔。

目前世界上沒有跟進100萬伏特送電的國家,大概沒有中國巨大電力運送的需要,不想如此大規模的投資。我也不相信美國德州的電力系統在災難過去以後,在精打細算的資本主義競爭下,有能力有意願做出像中國一樣的電力設備投資。

因為近年來地球氣象的異常,將來突發的天然災難愈來愈頻繁,愈來愈嚴重,每個國家的集體動員集體抗災的能力愈來愈重要,形成強國的條件也在轉變。今天歐美幾個還自以為是強國的國家,自己國家的災難無法有效應對,卻在拜登的計劃下,聯合嚎叫著自由、民主、人權、選舉的老調,繼續圍堵打壓中國,真是不自量力,狂妄可憐。

世界主要經濟體對全世界經濟發展的影響力 | 盛嘉麟

IMF的數字會說話,每天捧著美國、日本、韓國如何如何的人要面對現實,改變習慣。

中國高達31.3%,穩居貢獻第一名。

印度貢獻11%,遠遠落後中國,仍居貢獻第二名。

美國貢獻10.9%,已經落後阿三,只剩一張嘴叫囂封鎖制裁全世界。

日本貢獻1.8%,已經落後印尼、俄國,人口老化減縮,影響經濟。

韓國貢獻1.5%,已經落後土耳其、越南,高麗棒子也只剩一張嘴叫囂泡菜是韓國註冊的文化。

要注意的是歐盟、印尼、俄國、土耳其、越南的增長。

總之,世界態勢每年在變,我們的老觀念,強悍的美國、日本、韓國,國力都在敗落。

IMF表示如果只預測2019~2021這三年,中國對世界經濟發展的貢獻是63%,美國只有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