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律師多如牛毛新冠病毒也來插一腳 | 盛嘉麟

美國律師多如牛毛,遇到新冠病毒這麽大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所以美國有名的訟棍 Larry Klyman 律師,組成團隊,要起訴中國政府,應該對新冠流感在全球造成的災害負全部責任。美國受災的部份據 Larry Klyman 的團隊估計高達20兆美元,也就是$20,000,000,000,000。他將代表美國人民在佛羅里達州地方法院提出告訴,要求賠償。

大家會覺得莫名其妙而捧腹大笑,但是美國律師是認真的,美國地方法院的法官也覺得他們是司法管轄全世界的,所以這個案子一定會假戲真做,認真演出。我記憶所及,美國地方法院的法官真的審理過許多有關中國的案子,包括:
中國滿清政府發行的粵漢鐵路公債求償
起訴中國商務部長薄熙來
起訴中國主席江澤民
起訴中國主席胡錦濤
起訴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官員起訴中國的電腦駭客 
……..
雖然結果是完全無效,美國的律師、法官還是樂此不疲,因為大家都需要工作。

中國怎麼因應

能夠不理的當然不理,譬如粵漢鐵路公債求償案在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起訴時,被告的是當時中國駐美國大使柴澤民,柴大使根本不理法院通知,不理美國國務卿的勸告找個律師去應付一下,柴大使只說如果美國扣押中國在美國的船隻、飛機作為賠償,中國立即扣押美國在中國的財產互為補償。最後為了不讓小事鬧大,美國國務院派了自己的律師去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出庭,把這個案子駁斥取消。這是美國第一次派政府的律師幫外國政府打官司。

起訴中國商務部長薄熙來的案子,薄熙來在華盛頓當眾把法院通知書撕掉丟在地上,次日在華盛頓郵報上報,說薄熙來亂丟字紙破壞整潔,不了了之。

美國在巴爾幹戰爭時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建築物受損,死亡三人,中國政府向美國求償三億美元,美國以戰爭時期誤炸建築物不賠償為理由,並以越戰期間曾經誤炸河內的法國大使館未賠為判例,拒絕賠償。中國政府認為這是故意轟炸,不是誤炸,繼續要求賠償,但沒有結果。

後來中國發起學生群眾以鵝卵石、磚瓦打砸北京的美國大使館,歷經數週,把美國大使館的建築物、門窗玻璃、汽車、圍牆、花木….砸得一踏糊塗,但是在一旁的專家估價,修復費用未達三億美元。於是學生群眾開始打砸廣州成都的美國領事館,一直破壞到專家估價總修復費用差不多三億美元。

這時美國提出抗議,中國暴民破壞了美國在華的財產,損失多少億多少億,要求中國政府賠償。中國政府說你先賠中國的南斯拉夫大使館,我再賠美國的使領館。結果兩相抵消。

這一次新冠病毒賠償案,中國武漢的梁旭光律師也組成團隊,指控美國參加軍人運動會的選手把新冠病毒帶來武漢,造成武漢死傷嚴重,醫療費用及經濟損失更是天文數字,將在武漢地方法院起訴,要求美國政府全額賠償。

佛羅里達州律師團隊可以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控告中國政府,武漢的律師團隊也可以以未經證實的理由控告美國政府。佛羅里達州地方法院可以長臂控告中國政府,武漢地方法院也可以長臂控告美國政府。將來如果佛羅里達州地方法院的法官敢判決中國政府必須賠償,武漢地方法院的法官也敢判決美國政府必須賠償。我們等著看佛羅里達州的法官判中國政府必須賠償$20,000,000,000,000美元,武漢地方的法官也會判決美國政府必須賠償$140,000,000,000,000人民幣($20,000,000,000,000 x 7)。

中國真是人才濟濟,不但是航天、核武、航母、殲廿、世界工廠…..的工程師厲害,經貿的法律的生技的醫療的……各行各業的人才都在突飛猛進,足以對付任何莫名其妙的找碴及挑戰。

美國的人權狀況-我的個人體驗 | 郭譽申

美國國務院每年都會向國會提交《國別人權報告》(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是關於美國以外國家和地區的年度人權狀況報告,在報告中常對其他國家,多半是非美國盟友的國家(如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提出批評和指責。美國這樣做,是自以為達到人權的高標準,而從人權的制高點俯瞰世界。然而美國自身的人權狀況如何?真足以做世界表率嗎?人權的涵義廣泛,每個人觀點可能不同,筆者僅以親身體驗來看美國的人權狀況。

我的親身體驗主要在四十年前留學美國的期間,雖然時間有些久遠,美國在這方面並無改變,我的體驗仍適用於今日。我就讀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因為加州公車網不發達,我很快學會開車,並準備買部舊車上下學。這時同樣來自台灣的學長就熱心地忠告我:「你開車要特別小心公路上的巡邏警車和警察。聖地牙哥非常靠近美、墨邊界,警方的巡邏車有時候會在公路上跟車,並以警鈴和警燈叫停車輛,然後臨車檢查是否有走私貨(毒)品或偷渡的墨西哥人,警察都是荷槍實彈的,你必須聽清楚他們的話語,按照指令『緩慢地』做動作,千萬不能讓警察以為你有任何可疑的反抗動作,他們就可能開槍打死你。」

學長的忠告讓我心裡發毛,後來偶而又讀到白人警察誤殺無辜黑人的新聞,更覺得害怕,所幸我開車只被巡邏警車叫停過一兩次,雖然緊張得手心冒汗,我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沒有出事,然而這四十年前曾有的恐懼卻一直記在腦海裡。對比之下,我居住台灣六十年,近年每年去大陸旅遊一兩趟,都從未有這樣的恐懼感覺(即使面對警察)。人權應該讓人免於恐懼,以此角度看,美國的人權狀況比不上台灣和大陸!

美國的巡邏警察讓人心生恐懼,也偶而會誤殺好人,因為美國幾乎沒有槍枝管制。巡邏警察面對陌生人,怕他很可能藏有槍枝,也會心生恐懼,於是稍有風吹草動就貿然開火,因此誤殺好人。不僅警察會誤殺好人,美國每年平均約有13000人死於槍擊(不包含自殺),卻始終無法制定嚴格的槍枝管制法律。若能實施嚴格的槍枝管制,必能大幅減少槍擊死亡人數,美國卻堅特擁槍的自由,這樣不重視生命權,何來人權?

筆者是一個普通人,想過自由自在、沒有恐懼的平凡生活,在台灣和大陸我都過得不錯,然而在美國,面對巡邏警車和警察,我卻多少會心生恐懼。美國常談一些人權、自由的高調,我卻覺得生命權和免於恐懼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不知道別人對美國生活有何感受,就我的個人體驗,台灣和大陸都比美國更符合人權的普世價值。

利用新冠疫情 惡毒的兩地 | 盛嘉麟

新冠病毒開始是中國的災難,許多國家利用機會對中國施出善意,現在演變成外國的災難,中國也利用機會援助曾經對中國施出善意的國家,這應該是人類互助的崇高道德,更是外交和睦的機會。譬如:

日本政府和民間最快送來醫療用品,箱子上寫著中國鑒真大師的詩句
山河異域  風月同天
最近馬雲捐贈日本100萬口罩,箱子上寫著中國王昌齡的詩句
青山一道  共擔風雨
這是利用同為儒家文化圈建立國際友誼的典範。

即使貧弱的國家,拿不出醫療用品,拿不出現金外匯,也有感人溫馨
緬甸捐助白米200公噸
外蒙古捐助30000隻羊。

中國已經派出醫療專家團隊,帶著醫療用品前往伊拉克、伊朗、義大利、巴基斯坦、塞爾維亞、菲律賓、西班牙等七個國家,傳授抗疫經驗,贈援醫療物資,協助他們克服新冠病毒。在所有的友好氣氛中,唯有美國、台灣兩個地方,從頭到尾惡毒相向,落井下石,毫無援助。

美國的醜陋面目

【藉機羞辱打壓中國】

美國對中國武漢的疫情爆發毫不同情,反而做出以下的行動:
首先發動輿論攻擊,極力污蔑中國是骯髒落後的國家,是真正的亞洲病夫。
隨時隨地的污蔑中國隱瞞疫情,公佈不實資料,打壓吹哨人,違反人權,剝削自由民主。
宣揚中國是病毒的發源地,禍害世界,必須向世界道歉。
最先進行撤僑,哄抬武漢的疫情極端嚴重,引起各國撤僑。
最先停止中美航線,斷絕中國學生、遊客、商人進入美國。
禁止口罩等醫療物資出口中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利用中國的災難,繼續奔走世界各國,威嚇各國不准購用華為5G產品。
美國媒體不斷製造各式各樣辱華的言論,利用中國的災難,幸災樂禍落井下石。
在WHO正名為新冠病毒以後,美國官方民間及媒體堅持使用武漢肺炎,羞辱中國。

【疫情反轉隱瞞不住】

日本朝日新聞最先揭發,新冠病毒可能在美國肆虐已久,這個冬季美國死於病毒流感的16000人,愈來愈多的資訊顯示,許多是死於未經檢測的新冠病毒,美國最可能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

美國CDC官員在國會作證,承認「部分死於流感的人可能實際上死於新冠肺炎」,因此更確立了美國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中國的病毒是從美國傳入的看法。

美國CDC去年突然關閉了一個高端的陸軍病毒研究所,可能病毒外泄。引起俄國許多專家指責美國極力研發生物武器,意圖加害俄國、中國。於是去年10月在武漢舉辦的世界軍人運動會,美國派出龐大的172人代表隊,剛好住在華南海鮮市場附近,卻出人意外,拿不到一面金牌,總成績世界第35位,原來這不是運動員而是生化部隊,是來武漢施放新冠病毒,次月武漢隨即爆發新冠肺炎,這樣的疑問浮出水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要求美國給中國一個解釋。

沒想到在美國國內流行已久的新冠病毒最近爆發大規模感染,美國不但不願擴大檢測找出真相數據,反而取消CDC公佈疫情數字,禁止專家對於新冠病毒的發言,川普忽然對歐洲申根國家實施為期30天的旅行禁令。這些動作引起國內外強烈反響,在美國民間造成恐慌,懷疑更大。

1918年美國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西班牙成功,叫做西班牙流感,害死世界5000多萬人。
2009年美國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墨西哥沒有成功,叫做H1N1流感,害死世界20多萬人。
2019年美國再度可能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中國沒有成功,叫做新冠流感,已經害死世界12000多人。
美國有悠久的歷史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習慣的污蔑他國,這次污蔑的是中國。

作為世界霸主,美國在這次新冠疫災中從未出面呼籲、指導、安排世界各國動員醫療資源,協調互助,除了不斷醜化中國,毫無正面的動作。讓世界及華人目睹一個世界霸主,泱泱大國,竟然墮落成跳樑小丑的國度。美國國力及聲望江河日下而不自知。

台灣的醜陋面目

【藉機羞辱打壓中國】

台灣不但立即禁止口罩出口,連民間寄往大陸協助親友的零星口罩,海關郵局全部沒收,並且處罰寄件人三倍於所寄口罩價值的罰款,錙銖必較,令人髮指。
台灣迄今沒有給大陸一絲一毫的協助,沒有一言一語的關懷。
台灣政府並不關心湖北台商,但是卻緊隨美國宣佈撤僑,趁機哄抬武漢疫情,製造武漢的恐慌。作秀一兩次之後並不想完成撤僑,急於要回台灣的大多數是探親、旅遊、出差的台灣人,卻被丟棄湖北,真是笑柄。
在WHO正名為新冠病毒以後,台灣、美國是世界唯二的地方,官方民間及媒體堅持使用武漢肺炎、中國肺炎,羞辱中國。
簡單的說,美國怎麼羞辱中國,台灣就跟在後面變本加厲的羞辱。

【無知無恥自我膨漲】

台灣是四面環海的彈丸小島,武漢爆發疫情之後,立即封鎖與大陸的往來,其實迄今為止,台灣沒有一個確診的案例來自大陸。一個島嶼,面對已知的新冠病毒,全力阻隔可能的患者入境,耗盡巨大資源,尚且發生了搶光口罩、衛生紙、消毒液,108確診,1人死亡,維持一個暫時安定的局面。從此自吹自擂,要派人去WHA報告台灣模式,要全民鼓噪在美國白宮網站上集結簽名,要罷免WHO秘書長譚德塞,要推舉陳時中取而代之,當WHO秘書長。

若比起大陸面對未知的病毒,突然爆發的大規模感染,找出病毒的基因序列,製造檢測的儀器,龐大社會面臨疫情的管控,建立野戰隔離醫院,建立十幾所臨時方艙醫院,調配全國醫療資源…….,人家在經營一家跨國的百貨公司,台灣在經營街邊的一家牛肉麵店,台灣覺得我的牛肉麵店整齊清潔井井有條,你的百貨公司擁擠不堪、顧客糾紛,所以台灣優於大陸,台灣不但要進入WHO,WHO秘書長還要陳時中來當。

總結

中國、日本、韓國都利用這次新冠病毒的機會,進行了新冠外交,表示了互助友好,尤其是日本和中國拉近了很大的距離,為日本將來的國際地位拉抬不少,聽說中、日、韓東北亞自由貿易區已經談判順利,即將實現,這將是世界最大的自貿區。沒想到唯獨台灣反而藉機羞辱中國,對抗中國,借疫搞獨,失去兩岸友好的黃金時機。

也沒想到這次新冠病毒變成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全方位對比,面對災難時,政治制度、醫療體系、財政力量、動員能力、物資充沛、照顧人民……中國全勝,不管西方口頭承不承認,內心對中國的畏懼已經確立。這幾天因為中美貿易戰、疫情爆發,股票市場狂跌崩盤,四次熔斷,美國已經身陷經濟恐慌的深淵,相信2020年將是一次全球格局的重新洗牌和重構。

高等教育:美國竟與台灣相似地崩壞 | 郭譽申

筆者在學術界工作多年直到退休,好幾年前就逐漸感受到台灣的大學太多,幾乎每個高中畢業生都可以上大學,使很多不適合念大學的學生都上了大學,加以很多大學已經面臨招生不足,不願淘汰學生,而盡量放水讓學生終能畢業,導致大學畢業生程度低落、沒有專業能力,高等教育的成效因此乏善可陳。

大約四十年前我赴美留學,在加州大學攻讀電腦科學碩博士,攻讀期間課程緊湊、作業又多,而且淘汰率很高,令我佩服美國的高等教育確是名不虛傳。當年在美留學的印象使我格外憂心近年台灣的高等教育,然而最近讀了Tom Nichols所著《專業之死:為何反知識會成為社會主流,我們又該如何應對由此而生的危機?》, 讓我的認知大為改觀,台灣無獨有偶,美國的高等教育竟與台灣相似地頗為崩壞!

《專業之死》書中有一章介紹美國高等教育的崩壞,及其對專業的傷害,這一章的標題是「高等教育:客人,永遠是對的」。「現在的大學不再有學子與校方跟師資之間的承諾與期許,反而比較像是複數年期的夏令營。把大學的體驗當成產品,加以商品化,不僅正在摧毀大學學歷的價值,同時也在掏空美國民眾對於大學教育的認可與信心。」「年輕人不過高中剛畢業,就被捧在手心好聲好氣,不但吃的用的都好,還有人拍馬屁。」「年輕人…不經大腦地就跑來讀大學,壓根沒想過自己要如何畢業,或者不小心畢業後要如何就業。於是乎表定的四年變成五年,五年變成六年,六年變成醫學院的七年,延畢彷彿沒有上限。」「許多最頂尖的國立大學…正在卯起來生產有博士頭銜的畢業生,其速度早已不是學術圈或任何高階人才市場可以吸收。」「照講根本沒能力設研究所的二三流學校,也有不少還是硬開了博士班的課程來湊個熱鬧」。

以上所引的美國大學現象,跟台灣的很多大學實在非常類似。不過美、台的大學界仍有一點不同。由於尊師重道的傳統,台灣學生即使不好學、不受教,對老師仍有基本的尊重。美國學生卻常自以為是,甚至對老師出言不遜,尤其在發email時,時常忽略基本的禮數,這些在上述書中都有詳述。

美國大學的學費非常昂貴,台灣大學的學費則低廉得多,不料兩者竟有許多類似的弊病。我相信這些弊病僅呈現了高等教育的一般狀況,一般狀況之外的美國頂尖大學仍是極為優異,而台灣的頂尖大學也很不錯。不過國家社會不能僅依靠少數頂尖人才支撐,人員的普遍素質恐怕更重要。美國若不能改善其高等教育,提升它的普遍人員素質,它恐怕很難維持其全球領導地位。至於台灣,政府別再猶豫苟且,趕快設法讓辦學成效不佳的大學退場吧。

新冠病毒的來源議論紛紛 | 盛嘉麟

新冠病毒爆發以後,起初說是武漢海鮮市場內的野味商店,由蝙蝠身上傳出,全國申討愛吃野味的人,要求政府立法禁止販賣野生動物,武漢海鮮市場也因此關閉消毒。

美國西方隨即炮製的「中國蝙蝠病原論」在世界大行其道。此說達到了四個目的:

  1. 成功醜化了中國人,製造全球的排華運動。
  2. 大肆宣傳中國政府掩飾疫情,打壓吹哨英雄,枉顧國民健康,治理能力值得懷疑。
  3. 給國內慕洋犬反華公知勢力撐起了腰桿。
  4. 成功掩蓋了真正的疫情發源地美國。

這些都導致了病疫災難的額外社會動盪,造成中國疫情越演越烈。

後來有人懷疑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病毒,可能是武漢地區的國家P4病毒高級研究所,科學家不慎造成病毒外洩。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表示,病毒恐怕是從中國的武漢P4病毒實驗室流出。國內也傳出P4病毒實驗室主任王延軼,是資歷淺、能力差的80後美女,靠老公的背景上位,引起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等人不服氣,導致實驗室內人事内鬥不斷,内部管理混亂,很容易出事。

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10月18日在武漢舉行,美國派出172人的強大代表隊,更有人懷疑新冠病毒是美國人工合成的病毒,交由美國軍人代表隊來武漢施放,對中國發動生物戰。美國軍人代表隊的營區剛好在海鮮市場附近,時間地點極為巧合。

作為世界上研究SARS和MERS病毒的權威,RalphBaric實驗室早在2003年SARS疫情結束後研製出了一套用於合成SARS病毒的克隆(clone)平台,並於2013年MERS爆發時率先用此方法合成了MERS病毒的克隆,而這一技術也是隨後各大病毒改造項目所依賴的核心平台。其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根據病毒的基因序列人工構建出新型的病毒。

歐洲科學家在實驗室重組出新冠病毒並啟動,歐洲科學家利用反向遺傳學技術在實驗室重組出新冠病毒。各國科學家,包括中國、美國、印度、日本、歐洲,紛紛指控新冠病毒基因遭到人工重組,非自然演化而成,意即這是發生在中國的人工生化武器。

《信傳媒》持續報導新冠病毒非自然形成,引證是舟山蝙蝠病毒可以合成。印度學者發表新冠病毒被植入愛滋病毒一部分基因,到最近美國生物基因分析專家里昂斯維勒(James Lyons-Weiler)說,新冠病毒基因被植入奇怪的元素,有人造技術的痕跡,不可能存在於任何地方的野生動物體內,他確定這個特別的病毒來自於實驗室。

2月14日,美國疾控中心CDC表示,他們將在洛杉磯、三藩市、西雅圖、芝加哥和紐約市的公共衛生實驗室開始對患有流感疾病的個人進行新型冠狀病毒檢測。這証明美國對於這個冬天死亡嚴重的流感從未驚覺,毫無防衛措施。

日本共同通信社2月17日,報導一位日本的醫學家筒井富美尖銳的指出,美國自從2019年冬季起流感猖獗,有3000萬人感染,25萬人住院,16000人死亡,但是美國的疾病中心CDC一律視為普通流感病毒,從未做過新冠病毒檢測,所以很有可能新冠病毒早已在美國流行,只是無人知曉,毫無防衛措施,因而感染全世界。

中國科學院提出最新的研究發現新冠病毒有不同世代,在中國武漢僅僅發現許多H1世代,在廣東發現一例H3世代,在世界各國日本、韓國、伊朗、義大利發現的世代H3和中國無關,日本發現H52、H53,病源來自夏威夷,美国不但發現H35,而且發現完整的五個世代。新冠病毒的源頭指向美國,禍害世界,已經愈來愈明確。

結論

新冠病毒的源頭不是蝙蝠,不是野味,不是武漢,中國是受害國。中國科學院院士鍾南山作出同樣結論。

中國武漢首先發現新型的新冠病毒,疫情嚴重,全國首先發動抗疫機制,轟動世界,美國率領世界輿論進行污蔑中國的排華運動,非但毫無援助,更落井下石,圍堵中國。

日本首先揭發,美國從2019年冬季起流感猖獗,有3000萬人感染,25萬人住院,16000人死亡,醫療輕忽,從未做過新冠病毒檢測,極可能新冠病毒的發源地,早已在美國流行,只是毫無防衛措施,因而感染全世界。現在漸成定論。

美國曾經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發源地,但是污蔑西班牙,因而取名西班牙流感害死全球5000萬到一億人。
美國曾經是2009年H1N1豬流感的發源地,但是污蔑源自墨西哥,豬流感害死全球30萬人。
這次美國最可能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卻污蔑中國,落井下石。
美國是最善於禍害世界卻污蔑他國,推卸責任,沒有防疫能力的國家。

至於說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美國對華生物戰,值得懷疑但無證據,中國必須加強生物戰病毒細菌的研究,防範未來極有可能的生物戰爭。

中國人有寬厚的包容性 | 盛嘉麟

我居美幾十年,這是我十幾年前看到的美國真實新聞。

一個美國黑人來北京留學,愛上一個中國女生,兩人結婚回到四川偏僻鄉村,女生在小學當老師,黑人就幫岳家務農,岳家發現這個黑人力氣大能幹重活,會修農業機械、腳踏車、摩托車、電器家俱,而且謙卑好使,後來在小學兼教英語、唱美國歌,贏得全村喜歡。(我看過他騎腳踏車,後載十幾尺高的稻稈,在田間羊腸小道行車自由的畫面,如同本地農民,可惜畫面沒有留存)

這個黑人是知識份子,秉性純樸和睦無爭,痛恨美國社會歧視黑人,以及資本主義社會物質生活的競爭搶奪。他發現中國的大都市也一樣,來到四川偏鄉,發現村民對他視若家人沒有歧視,正是他的桃花源鄉,就決定待下來,終其一生。

三、五年過去,美國家鄉的父母因為音訊全無,十分擔心,就報到美國國務院及大使館,尋找失蹤留學生,美國大使館發現黑人的簽證居留早已過期,失去音訊多年,就拜託中國公安部調查,從他的結婚證書資料,終於追查到這個四川偏鄉,大使館官員會同中國公安官員找到黑人,要起訴他非法居留,遣送美國。

但是黑人有婚姻關係,而且黑人自己有強烈意願要留下來,全村的人也要他留下來,那位土村長土警察也說不管什麼鳥簽證過期、非法居留,村子不差一張床一雙筷,村長及警察說我們讓他住這裡干你們北京的大機關大官人什麼事。

後來好像決定要黑人寫封信给美國父母家人報平安,中國公安给他長期居留簽證,美國大使館官員交差了事,失蹤人口化為無事,讓黑人在此居留。故事相當感人,只是沒有隨後的跟蹤報導。中國人有寬厚的包容性,美國鄉間會容納這樣的外國人嗎?絕無可能。

如果一個華人住到美國鄉下,第二天晚上可能就被三K黨用槍打死了。以前我看過一個「推廣鄉村生活的組織」開世界年會,各國代表介紹自己國家鄉村生活的美麗純樸,歡迎大家來旅遊。最後美國代表說,你們來美國千萬不要去美國鄉下,會被槍殺。

考慮弱勢群體的政治學 | 郭譽申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Iris Young在1990年出版《Justice and the Politics of Difference》,她過世後的2011年該書再版,並在2017年被翻譯成中文《正義與差異政治》(商周出版)。Young是女性主義者,也非常關心所有的弱勢群體,她主張政治學需要考慮社會上的差異,即特別考慮社會上的弱勢群體,包括女性、有色人種、老人、身心障礙者、男女同志等等。這本書是差異政治學的經典之作。

福利資本主義一方面支持自由主義,以發揮個人在自由競爭市場的最大潛力;另一方面承認自由競爭太不利於弱勢群體,而主張利益(如所得、財產等)的重分配,即國家制度要把強勢群體所獲得的部份利益適度地轉移給弱勢群體,才符合正義原則。

Young不滿於福利資本主義的分配範式,認為分配範式太著重於物質財貨的分配,而忽略或不適用於勞動分工、發展機會、權威、榮譽等非物質財貨的分配。弱勢群體不僅居於物質財貨分配的不利地位,更受到主流社會的支配和壓迫,因此需要探究弱勢群體受到支配和壓迫的制度性脈絡。她列舉了五種弱勢群體受到的壓迫:剝削、邊緣化、無能、文化帝國主義和暴力;一個弱勢群體或弱勢的個人可能同時受到多種類型的壓迫,要能消除(至少減少)這些壓迫才是正義。

自由主義強調獨立、具有理性的個人。社群/共同體主義認為個人的思想、行為多半被社會或社群所形塑,應該要追求一個國家成為共同體,並擁有共同善。Young的社會群體(social group)觀念,讓國家共同體裡包含社會群體,社會群體裡再包含個人,比自由主義和社群/共同體主義更符合現實。

Young在書中列舉了一些弱勢群體受到壓迫的制度和文化因素,包括傳統的身體度量、勞動分工、績效評估等。法律上雖然已禁止歧視,讓人們有意識地接受弱勢群體,但是人們卻仍時常無意識地嫌惡弱勢群體。她呼籲人們認可社會群體的分化,並在公共領域接受弱勢群體的代表,以完善參與式民主及消除對弱勢群體的壓迫。最後,她認為現代大都市具有多樣化、沒有排除的分化、魅惑力和公共性,可以成為社會群體共處共治的理想環境(社群/共同體主義者多半反對大都市造成的分化)。

Young對弱勢群體的關心和支持,令人敬佩;她基於社會群體的政治思想是超越了自由主義和社群/共同體主義;她對現代大都市的預言大致應驗,美國的大都市是比都市以外地區更能接受多樣化的社會群體(卻造成大都市與其他地區的分化,前者多支持民主黨,而後者多支持共和黨)。不過學術理論與社會實踐難免有很大落差,例如,Young的差異政治學雖已三十年,顯然仍沒能解決美國嚴重的種族問題(參見《分裂的美國虛有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