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美伊開戰 大陸趁機「武統」? | 郭譽申

美國以無人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突襲狙殺伊朗重要將領蘇雷曼尼。伊朗人群情激憤,已發射飛彈報復,並重啟核武器開發計畫,而美國則向伊朗附近增派海空軍,美伊之戰頗有一觸即發的態勢。

伊朗的軍事實力雖然遠比不上美國,但是是八千萬人口的什葉派穆斯林大國。自從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消滅了遜尼派的海珊政權,伊拉克占多數的什葉派逐漸掌權,自然與伊朗交好,讓伊朗的勢力更強大(可見美國消滅海珊的愚蠢)。前兩天,伊拉克國會迅速通過決議,要求美國為主的外國軍隊從該國撤離。美國遙遠,若美、伊開戰,美國要戰勝伊朗也是成本高昂。

伊朗與俄羅斯、中國大陸交好,若美、伊開戰,俄羅斯和中國會如何反應?俄羅斯一向在中東有其地緣政治利益,它很可能像支持敘利亞一樣對伊朗提供大量軍經支援,以阻擋美國勢力入侵。中國不像俄羅斯有地緣政治利益(伊朗距離中國的核心地區遙遠),伊朗不過是中國的石油來源之一,中國犯不著為了伊朗小利而開罪美國。另一方面,中國大陸是否可能趁美、伊開戰,而以武力奪取、統一台灣?當然有可能。大陸在國際上堅決主張「一個中國」政策,等於強調統一台灣是其國家核心利益,中國不會為了伊朗小利而開罪美國,卻可能趁美、伊開戰,而爭取其核心利益。

若美、伊開戰,而大陸趁機武統台灣,美國有可能兩線作戰,既以海空軍攻擊伊朗(就算不出動地面部隊),又出兵防衛台灣嗎?不太可能。這兩天美國多個城市已有反戰示威,反對川普總統突襲攻擊伊朗,美國人怎會贊成還要同時與實力更強大的中國作戰?若不兩線作戰,美國要如何取捨?亦即伊朗與台灣,誰對美國比較重要?

中國曾與美國在韓戰正面作戰,在越戰時支持北越,但這些都是四十多年前及更早的往事,越戰後不久,中、美關係即大幅改善,而有共同對抗蘇聯的合作經歷,因此中、美雖有競爭並無深仇大恨。另一方面,美國早年支持不得人心的伊朗王室,造成王室被推翻後歷時444天的「伊朗人質危機」,此後美、伊關係就一直不曾改善。例如,美國在兩伊戰爭中,支持伊拉克對抗伊朗;伊朗客機曾被美國軍艦擊落,造成290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罹難;伊朗一向與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對抗,而美國總是支持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美、伊即使不直接對戰,双方間的代理人戰爭從未停止,因此美、伊之間可說有多年的宿仇。換言之,美國若要在伊朗與中國之間取捨,顯然會選擇對抗伊朗而非中國(更別提中國的實力遠勝伊朗,絕不容易對付)。

美、伊開戰是大陸趁機武統的好機會。大陸是否會採取行動?取決於兩個因素:和平統一若仍有希望,就不實行武統;武統若改變世界形勢,不利於仍在發展中的大陸持續發展,則不實行武統。

美、伊開戰是大陸趁機武統的好機會,雖然大陸未必會採取行動,蔡總統絕對應該召集國安團隊研究其可能性及對策,她卻無任何行動。她,及其國安團隊,對台灣的國家安全懵懂無知,沒有危機意識,卻會以亡國感騙取選票,夫復何言?

舊金山將對滿街的糞便宣戰 | 盛嘉麟

朋友轉來有關舊金山的新聞,有比這更可怕的M形化嗎?
2018年新任舊金山黑人女市長London Breed正式對外宣布,舊金山將對滿街的糞便宣戰。這些糞便不是來自貓狗,而是來自人類。這些糞便出現的地點不是在垃圾場,不是在荒郊野外,也不是廁所附近,而是就在舊金山鬧區大街的人行道上。

去過舊金山,下面這些地方你應該都很熟悉:精品店林立的聯合廣場、梅西百貨、市場大道、纜車起點站、舊金山市政大廳以及推特總部⋯⋯

但今天這些地方都在排泄物淪陷區內,街道骯髒的程度已經可以媲美巴西及印度的貧民窟。這使得舊金山除了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最美麗的城市、最開放的城市、房租最昂貴的城市之外,又榮冠了第五項頭銜─全美街頭糞便最普及的城市。

所以舊金山市政府特別成立了一支全世界最另類的清潔隊。他們唯一的責任就是在市區的大街小巷找尋人類的糞便,然後用高壓水柱清洗。因此他們必須深入小巷角落,主動找尋目標。

這個工作的官方頭銜叫做“Poop Patrol”─「巡糞員」。不要小看這個工作。他們年薪加上福利與退休金相當於18萬5千美元,600萬台幣吔。

問題的原因在於,舊金山近年遊民數量爆增,總數已達七、八千人之多,其中80%都集中在市中心的鬧區,與精品店和高科技巨人總部為鄰。這近萬人每天製造的排泄物成為沒有人敢面對的挑戰。那些世界級一線科技公司,如Twitter、Airbnb和Uber除了只能自掃門前雪之外,似乎也想不出更高明的對策。這是一項科技和創意都插不上手的挑戰。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夜宿街頭的遊民?答案很簡單。舊金山這裡一個臥室的公寓月租要三千多美元。瘋狂的房價已經使得在舊金山年收入11萬7千美元以下就算是低收入戶。雖然這裡的法定最低工資是每小時15元,已經是全美國最高標準的最低工資。

有人做過計算,以這樣的收入在要舊金山生存,必須每天工作19個小時,且風雨無阻全年無休。這樣的薪資使得,即使有工作但是收入太低的人,也可能被迫夜宿街頭,街頭入夜之後,你會在轉角的大型商業垃圾箱附近看到帳蓬和紙箱搭成的另類住宅。他們可以沒有水,沒有電,不洗澡,可是不能過著不上廁所的日子。

但舊金山卻是一個幾乎沒有公廁的城市(其實美國其他城市也好不到哪裡)。一般遊客或市民可以進百貨公司找廁所,只是即使在百貨公司,廁所總是缺乏明顯標示,而且愛躲藏在一個深怕讓人看到的角落。有時候問了櫃台人員好幾次,都還在兜圈子找不到。

百貨公司之外的Starbucks或速食餐廳,隨便買杯飲料都可以堂而皇之用他們的洗手間。可是對無家可歸的遊民,進百貨公司和餐廳借廁所都是不太可行的選項。

至於捷運站的廁所問題更大。一來廁所一定是柵欄之內,二來站內廁所通常就只有男女共用的一間,有些甚至長年上鎖,原因是怕有人在廁所裡打毒品。就算沒有上鎖你也永遠等不到,因為進去的人就不會出來。美國的廁所文化就是這樣的令人百思不解。所以在街頭就地大小便就成了舊金山近萬名遊民的唯一選擇。

在舊金山鬧區的人行道上,幾乎在所有的轉角口,你都會看到角落永遠是潮濕的。另外除非你有嚴重的鼻塞,街頭到處都會聞到尿騷味。比較偏遠沒有管理員的地下停車場情況更嚴重,幾乎所有陰暗的柱子和牆角都會看到尿液。

如果你必須要下好幾層樓開車,就會面臨更進退兩難的挑戰。如果走樓梯,你可能被迫要憋好幾分鐘不敢呼吸。說不定還會在轉角口踩到在樓梯間睡覺的流浪漢。如果坐電梯後果更不堪設想。有些地方的電梯門一打開就是一股撲鼻的尿騷味,電梯間成了遊民最私密的公廁。

2017年開始,舊金山市政府在災情最慘重的地區安裝了22個流動廁所讓遊民使用。但一顆老鼠屎總會搞壞一鍋粥,大部分遊民都是真正懇切需要一個讓他們能夠有隠私有尊嚴如廁的場所,可是很快地這些流動廁所,就被人霸佔,在裡面施打毒品。晚上甚至有人睡在裡面,把流動廁所當作免費私人旅館。

睡在流動廁所裡聽起來很噁心。可是在遊民的世界裡每天晚上都進行著一場黑暗的地盤爭奪戰。那些適合過夜的黃金地段早就給霸佔了。後加入的人只能露天睡街頭。外加美國沒有騎樓,不容易找到可以掩身的地方。舊金山冬天夜晚的氣溫經常只有攝氏兩三度。找尋任何能夠遮身避雨又能保暖的地方,已經變成求生存的唯一目標。

巡糞員是矽谷最新的工作,也是全世界最獨特的工作,獨特的工作反映出獨特的問題。這個工作背負著矽谷的羞辱,而且是最沒有人願意面對的一頁。這樣的資本主義M型社會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用高壓水槍把它們沖走,做到眼不見為淨。只不過大家都很清楚,第二天它們還是會再出現。

只是這個羞辱,這個不幸,不在糞便本身,不在那些製造糞便的人,而是在於那個用高壓水槍洗不掉的社會問題。這也是矽谷欣欣向榮之後,必須付出的代價。  

超級富豪Bloomberg宣佈參選美國總統 | 盛嘉麟

一般美國人對前美國紐約的三連任市長 Michael Bloomberg 印象非常好,他對紐約市有很大的貢獻,而且擁有世界級的 Bloomberg L.P. 媒體、軟體、財物集團企業,身價550億美金的超級富豪,是川普財富的10倍以上。

在民主黨黨內總統候選人經過激烈競爭,從廿人淘汰到剩下 Biden、Warren、Sanders 三人以後,Michael Bloomberg忽然宣佈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並且宣佈:

  1. 只有他足以擊敗共和黨的川普,其他人都不行。
  2. 他完全自費參選,不接受外界募款,不受金主控制。
  3. 他的政治立場並不明顯,只說無法容忍川普的惡形惡狀,正在拖垮美國,必須由他拉下川普。

沒想到 Michael Bloomberg 的臨時參選,卻引起民主黨内的反對聲浪。而有些婦女也跳出來指控他對女性侵害、羞辱、輕視的不堪往事。也有人不愛看到美國總統參選人都是大富豪的現象。

我們可以看到西方的民主選舉制度已經破綻百出,你必須是富豪才有財力參選,這些男性人物都有輕視、玩弄、侵害婦女的記錄(川普更是玩弄女性的高手),而且都是高齡人物,川普73,Bloomberg 77。

中美競爭的心態差異 | 郭譽申

美國自從去年3月發起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並伴隨著科技戰。中國被迫應戰,兩強纏鬥至今已經20個月,双方似乎各有損傷,但都承受得起(參見《中美貿易戰 川普「梭哈」了》)。中、美全面競爭的態勢已經形成,大約多年都不會改變,長期競爭的勝負很取決於双方的競爭心態。

面對貿易戰、科技戰,中、美的態度頗為不同。美國極力指控中國有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如盜竊智慧財產權、貼補國營企業出口、迫使投資外商轉移技術等,以正當化其高關稅貿易保護措施;並以國家安全之名,限制及打擊中國的高科技廠商,如華為。面對美國的指控,中國相當低調平和,強調將持續支持貿易全球化和開放政策,例如自去年開始,每年11月舉辦進口博覽會。

美國過去極力主張貿易全球化,並曾從貿易全球化獲益頗多,現在它要改弦更張,總要有個理由,指責中國有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可以正當化它的改變,美國的動作因此完全可以理解。

不過美國對中國的指責沒有什麼道理。每個企業都該想方設法保護本身擁有的智財權,並在智財權受到侵犯時向司法機關提出具體控訴,美國籠統地指控中國盜竊智財權是沒有意義的。出口補貼等於以低於成本價輸出,對中國何益?中國即使有出口補貼,也是極少數的暫時權宜手段,這種指控因此是無的放矢。外商在大陸以技術轉移交換投資優惠是合作双方的自願交易行為,對誰較有利取決於双方的智慧判斷,美國以此指責中國,實在荒謬。

美國面對貿易戰、科技戰的心態是無端怪罪中國而不自我檢討,美國其實應該問:美國的工資是否太高?營商環境是否惡化?營商成本是否太高?對比於美國,中國大陸幾乎並不責怪美國,就只埋頭改善自己的營商環境和技術弱點,例如減少企業的稅負、降低關稅及增加進口以降低物價和企業的成本、提高國營企業的效率、提高金融業的效率以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加強投資發展半導體技術等。

美國對待華為的方式也顯示它的錯誤心態。華為的5G無線通訊技術領先世界,幾乎是所有專家公認的,這也可以從中國大陸領先世界實行5G的商業佈建獲得確認。美國不承認華為的5G領先地位,卻以國家安全(找不到安全漏洞)、侵犯智財權(技術領先何須盜竊智財權?)之名打壓華為,或許有一時的效果,絕不是治本之道。只有承認自己的落後,才可能迎頭趕上啊。

平心而論,目前美國在大部份高科技仍領先中國,而中國僅在少數高科技,如5G,領先美國(中國另在基礎工程技術優於美國)。面對貿易戰、科技戰,美國的心態是無端怪罪中國而不自我檢討,而中國卻能深自檢討,埋頭改善自己的營商環境和技術弱點,這樣不同的心態將影響兩國高科技的持續進步,恐怕是決定兩國長期競爭勝負的關鍵。

中美的軟實力之戰 | 郭譽申

孫子兵法:「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現代的國際強權都清楚認知,實體戰爭的代價太高昂,最好是以實體戰爭以外的方式,達成國家的目標,因此強調「軟實力」。

實體戰爭依靠國家的經濟及軍事實力,可以稱為硬實力,軟實力則指經濟及軍事以外的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及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要發揮軟實力,需要靠各種媒體的傳播,現代人隨時都在接收各種媒體的資訊,等於是軟實力的戰爭時時刻刻都在進行之中,比偶而發生的實體戰爭的影響更廣泛深遠。

軟實力這個詞是1990年由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爾(Joseph S. Nye, Jr.)首先提出來的,正值美蘇冷戰末期蘇聯集團解體的時候,可以解釋蘇聯集團未經實體戰爭即崩潰的原因。蘇聯集團的硬實力雖與美國集團接近,其僵化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造成生產力和經濟的停滯,而喪失監督機制的一黨專政制度造成嚴重貪腐,於是在西方媒體的宣傳之下,從蘇聯民眾到官員多嚮往西方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迫使蘇聯朝向西方制度改革,當急劇的政經改革啟動時,集團的統治力突然失控,於是瞬間瓦解。

另一個軟實力造成重大影響的例子是「阿拉伯之春」,從2010年底到2012年,北非和西亞的許多國家受到西方媒體的影響,發生一系列以民主和經濟等為主題的社會運動,這些運動多採取示威遊行和網路串連的方式,甚至進而推翻不符民意的政權,雖然這些國家至今動盪,沒能成功建立穩定的民主政治,西方國家的軟實力不容小覷。

軟實力的核心是文化,世界上三大主要文明,西方基督教文明、伊斯蘭教文明和中國文明,各有龐大的信眾或支持者,因為是思想、精神,不易(恐怕也沒必要)分辨孰優孰劣,然而目前西方基督教文明的軟實力卻是遙遙領先。首先,主要的國際媒體都掌握在歐美國家手中,自然大力鼓吹基督教文明的民主、自由等價值觀。其次,英語是目前最主要國際語言,有利於西方文明的傳播。最後,卻是最重要的,美國和西歐目前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區,雖然其富裕的原因主要是資本主義、工業革命和技術創新,與民主、自由關係不大,但是一般人容易因為認同美歐的優渥生活,而接受其民主、自由的價值觀。

西方基督教文明的領袖美國運用其軟實力確實大有所獲,除了造成上述的蘇聯集團解體,在東亞,當日本、南韓、台灣等接受了它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自然接受它的領導,幾乎成了美國的附庸,而香港回歸中國之後的多次反中運動無疑也是美國軟實力的展現。

中國大陸的硬實力已經追近美國,甚至有可能在不太久之後超越美國,然而中國的軟實力仍遠遠落後美國,因為中國的人均所得還落後美國很多,使得它的軟實力缺乏號召力。在這樣的狀況之下,中美目前的軟實力之戰中國自然處於下風,中國因此只能採取堅壁清野、避戰的方式,管制或限制一些國際媒體和網站進入大陸,雖然造成一些民怨和形象受損,但是能大幅減低西方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擾亂,避免「阿拉伯之春」式的「和平演變」。

美國和西方的軟實力目前雖然是遙遙領先,並不是沒有弱點,多年來選舉式民主已經呈現很多弊病(參閱如《全球民主在退潮》、《政黨政治的起源和陰影》、《民主離不開民粹》等);基督教文明和伊斯蘭教文明的長期激烈衝突顯示,基督教文明的缺乏包容性;美國長期偏袒以色列,令人質疑其公正性;而歐洲對中東難民的排斥,讓人質疑西方普世價值的虛偽。以中國大陸的持續改革、儒家文明的歷久彌新、具包容性,未來等中國的人均所得再提高,中國文明的號召力將大幅提升,屆時中國的軟實力是很有可能追上甚至超越美國的。

總統大選的美國因素 | 郭譽申

台灣長期受美國的保護,重要的政治人物多半都與美國保有某些關係,而美國對台灣的總統大選總有相當程度的介入和影響力,是眾人皆知的事實。因此每次總統大選,藍、綠兩大黨的總統參選人,尤其新起的挑戰者,幾乎都會在大選前訪問美國,被媒體戲稱為去美國接受面試。這次大選很特殊,韓國瑜是離開政壇十多年而重回政壇的新挑戰者,他竟然決定在大選前不訪問美國,不接受美國的面試。這是怎麼回事?影響如何?

美國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當然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自然傾向支持較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不過美國支持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也有其風險。若美國支持的參選人沒能當選總統,美國不曾支持的總統當選人可能怨恨美國而排斥美國,會損害美國的利益。

過去美國和中國大陸比較友好,双方的利益大致一致,台灣是「親中」或「反中」對美國差別不大。然而現在美國和大陸幾乎是全面地競爭和對抗,美國當然期盼台灣與美國同一陣線「反中」,才符合美國利益。這次總統大選,美國因此明顯支持「反中」的蔡總統,例如通過多項親台法案,包括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案、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台北法案等等(雖然這些僅是口惠而少實質益處)。

在美國「反中」並且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的狀況下,韓國瑜是否該在大選前訪問美國?韓不去是正確的抉擇。美國「反中」已是其確定的國策,不可能因韓訪美而改變,換言之,韓若訪美,也不可能改變美國「反中」及支持蔡總統的態度,反而讓美國有機會打壓韓國瑜,例如在行程中安排陷阱讓韓出錯或指使媒體故意挑韓的毛病,這些訊息都會傳回台灣,將不利於韓的選情。反之,韓決定不訪美,讓一些習慣依賴美國的台灣人不放心,對韓也稍有損害。然而兩害取其輕,韓不訪美是正確的。

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而韓國瑜決定不訪美,對未來的影響如何?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欠了美國的選舉債,她勢必要投桃報李,回報美國一些好處。例如屆時她已無連任壓力,她很可能開放美國一向希望的美牛、美豬的進口,不利於台灣的養殖農民。另一方面,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怨恨美國支持蔡而大幅倒向中國大陸,不利於美國的利益,美國因此很可能給台灣一些好處來拉攏韓。例如屆時韓或許有籌碼要求美國降低售台F16V戰機的不合理高價格。

美國一向會相當程度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這次也不例外。這次大選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導致韓國瑜不在大選前訪美,對蔡總統是小利多。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恐怕需回報美國一些好處,將損害台灣的利益;反之,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大幅倒向中國大陸,而可能給予台灣一些好處。蔡、韓誰能勝選?雖然美國有一些影響力,總統大選的最後結果掌握在台灣選民的手中,選民自己選擇吧。

NBA挺香港反送中 無關言論自由而是無知失職 | 郭譽申

NBA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摩瑞(Daryl Morey)日前在推特發文挺香港「反送中」,使中國大陸球迷憤而揚言抵制火箭隊。大陸的央視、騰訊等也痛斥,將拒絕轉播、合作。NBA總裁蕭華(Adam Silver)企圖滅火而回應,儘管摩瑞的發言已對NBA造成經濟上的影響,NBA支持摩瑞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不會做出懲處動作,但不為其言論內容背書。蕭華的回應不像是真心道歉,毫無滅火的效果,讓大陸球迷的憤怒越燒越旺,不僅針對火箭隊,更擴及整個NBA,在此狀況下,大陸有可能跟NBA全面斷絕關係。

NBA事件發生後,美國很多政治人物都出面支持摩瑞和蕭華,認為他們的發言屬於言論自由,反而批評大陸沒有言論自由。平心而論,筆者同意摩瑞和蕭華的發言屬於言論自由,然而大陸政府又沒把摩瑞和蕭華抓去關監牢,他們還過得好好的,怎能說大陸沒有言論自由?大陸球迷不滿他們的發言,在網路留言批評他們及拒看NBA球賽和轉播,當然也是言論自由。當大部份人都拒看NBA球賽和轉播,廠商抽掉贊助NBA的廣告及電視台停播NBA球賽,都是必然的商業行為,跟言論自由何干?

摩瑞和蕭華的發言是他們的言論自由,但卻是嚴重的無知失職行為。大陸的大部份人都反對「港獨」和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尤其痛恨那些使用暴力任意破壞的暴徒,摩瑞和蕭華不知道嗎?NBA某些球星只管打球,不知道這些或許還情有可原,摩瑞和蕭華身為高階經理人,怎能這樣無知?摩瑞和蕭華的發言觸怒大陸人,包括大陸的NBA球迷,必然嚴重損害NBA的利益,因此他們的發言是嚴重的失職行為。若摩瑞和蕭華沒有NBA的職務,他們可以隨意發言;他們既擁有NBA的高階職務,他們觸怒了NBA的廣大客戶並嚴重損害NBA,這樣的經理人應該被NBA的董事會開除,至少主動闖禍的火箭隊總經理摩瑞該被開除。

很多人,尤其美國政客,把NBA事件說成是言論自由的問題,其實根本無關言論自由,而是商業經營態度的問題。NBA雇用摩瑞和蕭華這樣無知失職的高階經理人,真是愚蠢失敗;美國企業想賺錢卻不惜觸怒客戶,怎可能?難怪美國對中國有大幅貿易逆差;事件發生後,美國政客不檢討NBA錯誤的商業經營態度,反以言論自由模糊焦點,是護短遮醜、不求改進,看來美國的商業帝國還會繼續走下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