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菅峰會,日本的國格何在? | 謝芷生、郭譽申

兩個大國發生衝突時,小國最理智的做法就是不偏不倚,保持中立。國際上一般也是這麼做的。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剛在白宮舉行峰會,菅義偉卻選邊美國,在聯合聲明裡完全附合美國對中國的聲討和不實指控,損害中日關係和日本的國家利益。

美國自拜登上臺後,心中所思所念,無不圍繞著如何收拾川普執政時期留下的爛攤子,以及維持住美國的霸權地位,莫為中國所超越,可謂已愁腸寸斷,焦頭爛額矣。其所採取的主要辦法,即拉攏找回昔日的盟友、夥伴,共同應對中國的崛起。無奈已有些時不我與了,一則中國突飛猛進的勢頭來勢洶洶,已難招架;二則昔日盟友在川普時期已受夠氣、吃足虧,早已心灰意冷,對美國的召喚大多駐足觀望,裹足不前。

此時日本跳出來,願充當美國反華的馬前卒、急先鋒,雖然頗能逢迎美國的歡心,卻顯示日本仍活在二戰末期吃了美國兩顆原子彈,幾造成亡國滅種的陰影之中,也表示日本始終是美國的附庸奴才,毫無國格可言。

美國於二戰結束後,完全取代了英國成為世界新霸主。為了維持其霸權地位、既得利益,前後已發動了十三場海外戰爭,其中大部分都圍繞著中東地區,與爭奪中東石油有關,包括1991年的海灣戰爭、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2003年與2011年的伊拉克戰爭,以及2011年的利比亞戰爭。日本選邊靠攏這樣的戰爭機器、強盜國家,實在令人不齒。

日本始終有個大國夢,一直垂涎著中國地大物博,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取代中國在東亞的地位。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時期的口號即「日中提攜,建立東亞共榮圈」。但除漢奸賣國賊外,幾無人響應,因此所謂「東亞共榮圈」就成了當年親日派與漢奸們投靠日本的遮羞布了。可嘆日本今日還幻夢不醒!

美國極力拉攏盟國,除歐盟國家外,在亞洲的主要盟邦就數日本與韓國。韓國受中國歷史文化影響比日本更為深厚,內心向來對中國存有好感,因此面對拜登的召喚反應冷淡;更鑒於與中國有著密切的經貿關係,以及對鄰里守望相助理念的認識,未予拜登積極回應,此與日本的態度是大不相同的。日本人真該學習韓國人的眼光與智慧,趕快回頭是岸吧。     

日本是第三大經濟體的高所得國家,卻毫無國格,願意擔任美國的附庸奴才,完全是自甘墮落。雖然美國在日本有駐軍,也不可能隨意占領日本、推翻政權,日本在怕什麼?1980年代後期,美國逼迫日本接受「廣場協議」及限縮半導體業,使日本失落三十年(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看來日本至今未吸取教訓,仍對美國俯首貼耳,這樣就只能繼續沈淪了。

烏克蘭風雲緊急對台灣的啟示 | 郭譽申

三月以來,分裂的烏克蘭的軍事衝突有升高之勢,中央政府和分裂出來的烏東兩共和國政府互相指控對方違反《明斯克停火協議》,隨後俄羅斯增派大量部隊到俄烏邊界支持烏東兩共和國,被懷疑可能要攻擊烏克蘭本土。面對烏克蘭的新危機,美國總統拜登致電烏克蘭總統表示堅定支持,而烏克蘭總統則再次呼籲美、歐讓烏克蘭加入北約(NATO)。

簡略回顧烏克蘭分裂的歷史。烏克蘭是東歐大國,原是蘇聯加盟國之一,蘇聯解體後成為獨立的民主國家。烏克蘭分裂的主要原因在於種族(雖然都屬於斯拉夫族),烏克蘭族約占80%,俄羅斯族約占20%,而後者多半居住在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半島。考慮種族和歷史,烏克蘭應該是親俄羅斯的;然而自實行民主後,歐盟的民主而富裕對烏克蘭很有吸引力,於是而有親歐派;親俄派與親歐派激烈競爭、輪流執政,使烏克蘭的政局時常不穩。

2013年底,親俄派的烏克蘭總統實行親俄遠歐的政策,導致親歐派展開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到2014年初,總統被議會罷免其職務。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民眾多半支持親俄派,認為議會的罷免總統不合法,於是宣稱脫離烏克蘭而獨立。當烏克蘭中央政府出兵討伐時,俄羅斯也出兵支持親俄的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双方於是短暫交戰後停火,至今一直是武力對峙。隨後克里米亞公投通過併入俄羅斯(自18世紀起克里米亞就是俄羅斯領土,1954年克里米亞被蘇聯劃入烏克蘭,以紀念俄、烏的長期交好),而烏東地區則成立兩共和國。

烏克蘭最近風雲緊急,媒體多強調俄羅斯的增兵俄烏邊界造成緊張。筆者卻相信是烏克蘭啟動此危機。烏克蘭這樣的分裂國家幾乎必定是平時有小衝突,偶而有大衝突,因為中央政府總想收復固有領土。川普總統在任時對俄羅斯較友善,對烏克蘭則顯然支援不力,竟以軍援要脅烏克蘭調查拜登之子,造成電話門醜聞。拜登上任以來,對俄羅斯較川普時代強硬得多,烏克蘭於是趁機加強收復故土的行動,烏東地區抵擋不住,只好找俄羅斯軍隊支援。既然只是被動回應,俄羅斯應該不會進軍烏克蘭,而烏克蘭不久就會知難而退的。

烏克蘭與台灣的現況很相似,同樣都依靠美國,烏克蘭需要對抗俄羅斯,而台灣則在對抗中國大陸。烏克蘭一再要求加入北約而不可得(若加入,則烏克蘭受到武力攻擊時,美國有義務協同防衛),就像美國從不承諾出兵保衛台灣一樣。烏克蘭與台灣是美國的馬前卒,美國驅使其馬前卒對抗強大的俄、中,卻是口頭支持但不承擔責任,情況不利時可能隨時走人,就像最近宣佈要撤出駐阿富汗的全部美軍。

烏克蘭自然資源豐富,曾是工農業相當發達的國家(尤其重工業),然而民主化後,國家分裂,又與強鄰俄羅斯武力對峙,現在變成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人均所得不到4千美元),台灣真要引以為戒啊。

美日狼狽為奸 | 黃國樑

美、日這兩個帝國主義者,儘管後者已稱不上帝國,而是被支配的臣僕國家,行事風格愈來愈像了。如何像呢?就是賴皮、潑猴、撒手不管。一個處理十年前的事情,一個處理二十年前的事情,方法一模一樣。

日本將2011年福島事故的核廢水一直裝、一直裝,最後說我裝不下了,必須得倒進太平洋,而且還佯裝很科學,說我們將它處理過後,人喝進肚子都沒事兒,若真是這樣,各國每家核電廠都這樣仿效,將核廢水調一調,像調雞尾酒一樣,再分給大家喝不得了?這個比車諾比、三浬島都要嚴重得多的核災變,日本搞得像是一齣家家酒,不爽了就耍賴,一切推倒重來!

美國則是2001年的911事件後,說這個國家窩藏賓拉登及其主導的蓋達組織,然後不由分說地入侵阿富汗,將這個國家蹂躪地滿目瘡痍,數以千計的美軍在與塔利班交戰時戰死,數以千計的平民遭到殺害,現在拍拍屁股說要走人了。拜登的道理也跟日本如出一轍:說他已經是第四位處理阿富汗問題的美國總統了,他絕不容許再丟到下一任去解決。而他現在忙著對付中國,這裡他就不管了;但塔利班依舊在,二十年前所為何來?

安克拉治之前,美、日2+2會談發表聯合聲明後,北京的外交部罵道:「狼狽為奸」,現在看來,還真像。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刻意,這兩項宣布都在拜菅會前夕發生,看來不像是巧合!

數字人民幣能否取代美元成為世界通用貨幣? | Friedrich Wang

數字人民幣已經在全國多點大量試行,最近於是有很多人又在討論人民幣虛擬化之後能否進一步取代美元成為世界最強勢的通用貨幣,而媒體也報導美國拜登政府私下憂心,數字人民幣可能推翻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

筆者的看法是短期內還很難。雖然人民幣長遠來看必然是一種強勢的貨幣,但是美元作為一種長期存在於世界各國人民心中的信用,卻不是其他的貨幣短期內就可以取代的,如歐元就是一個例子。當年歐元發行的時候也是聲勢鋭不可擋,但是直到今天只是不冷不熱,完全沒有辦法取代美元作為世界主要物資,例如石油、礦產、糧食、黃金…..等等,計價單位的優勢。中國大陸的經濟規模雖然很大,但是比起歐盟實際上還是遠遠不如,所以短期之內怎麼可能取代美元?更何況美國目前在政治領域上依然是最強勢的國家,維持自己貨幣的優勢是它的國家基本政策,萬不可失。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人民幣尚未完全自由化。目前中國大陸的人行對於人民幣的各種管制還是很多,當然這裡面考量的因素有各個層面,但基本上仍然是為了國家安全與經濟穩定著想。但是,這多少也限制了人民幣在世界上的流通。光以發行量來看,人民幣比起美元就保守很多,目前除了香港等少數的口岸之外,大部分人行都還是給予各種的限制。

雖然人民幣尚不可能取代美元,但是大陸在與許多其他國家的貿易當中已經逐漸盡量使用自己的貨幣來作為交易單位,數字人民幣當然有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所以人民幣未來在新的區域統合與經貿發展中將會扮演更重要的地位,尤其是等RCEP以及中歐投資協定在各國都通過之後。這個是可以肯定的,而這一點最值得台灣給予關注。

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對中國來說不必與美國爭霸,這才是聰明的作法。

中美新局 | 盛嘉麟

拜登總統上台快三個月了,我有如下的感想:

1)拜登是一個無能無智的領袖,難怪在政界混了40多年才混到參選總統。

2)他能夠僥倖勝選不是他的魅力,而是來自反川普的選票都投給了路人甲,拜登剛好是路人甲。

3)歐巴馬的重返亞太足夠壓制中國,就不需要印太聯盟,印太聯盟足夠壓制中國,拜登就不需要聯合所有盟邦圍毆中國。

4)今天真正的態勢是中國愈來愈強大富裕,美國愈來愈落敗,淪落到靠印鈔票過日子紓困,美國所有盟邦都看得清清楚楚。

5)所以現在拜登的外交政策連「聯合所有盟邦」都有困難,遑論圍毆中國。拜登的外交困難重重。

6)德國默克爾(Merkel)公開表示,儘管歐盟和美國有很多共同點,但在對華政策上並不一致。她執政德國15年,為什麼早不敢說,到快要離職才敢說真話,她不是什麼正義之聲,不過是見美國牆要倒了出來推一把。

7)法國、西班牙、瑞士的言論更不是什麼正義之聲,不過是見美國牆要倒了,默克爾出來帶頭推了,才敢紛紛出來推一把。

8)東歐那些前華沙公約國家被蘇聯共產主義嚇破了膽,視美國為救命稻草,美國這面快倒的牆總比稻草大,死命死抱不放。

9)中國本應跟前華沙公約國家沒有瓜葛,但是東歐看到又來一個戴共產主義帽子的中國,也嚇破了膽,這些是沒見過世面的東歐小國,比西歐更不如。

分析了以上的態勢,我們為中國感到興奮驕傲,中國已經強大到居於不敗之地。

1)繼續苦幹實幹厚植國力,目無旁顧,心裡明白一切靠自己,其他國家尤其是對歐美國家更加戒備。

2)該有的外交,該結的盟國,該有的策略,該完成的統一,繼續執行。

3)楊潔箎已經正告美國,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是中國內政,不容外國干預,要說到做到,今後不接受以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為籌碼的政治商務貿易談判。最近中國不承認英國發行的海外殖民地護照(BNO),就是正確的開始。

4)對於歐美國家不斷的、習慣性的指責香港、西藏、新疆的中國事務,嘴長在人家臉上,中國無法阻止,但是不得作為籌碼,只能當成口沫。

5)將來中國的輿論媒體不需天天談「美國對華政策」如何如何,應該開始談論「中國對美政策」如何如何,對於歐美談論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將來中國的輿論媒體應該主動談論美國的攻擊國會事件、美國警察殺害黑人的議題、美國白人組織危害少數民族的議題、美國霸凌古巴、委內瑞拉、伊朗的議題、美國加州無業遊民帳篷區的議題、歐洲國家迫害中東難民的議題,並且提交聯合國討論,擴大事端。

中國從「不自由民主」變成「種族滅絕」? | 郭譽申

最近美國的一些高官、議員、媒體,以及國務院發表的《2020年度人權報告》,一再指控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實行種族滅絕(genocide),並觸犯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中國雖然提出反駁、據理力爭,但是國際媒體多掌握在美歐之手,美國的指控不論真偽,仍然聲勢浩大,多少會對中國的國際形象造成損害,並且可能有助於美國的拉攏盟友。這些當然正是美國的目的。

美國一向喜歡指責,甚至介入,其他國家的內政。美國過去總批評中國「不自由民主」,包括人民不自由、執政者沒有民意基礎、迫害異議者(如民運人士、維權律師)等等,因此是專制政權。現在怎麼改弦易轍了?美國對中國的指責重點從「不自由民主」大幅轉變成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危害人類罪」,為何如此?

美國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企圖顛覆中共政權,使中國「和平演變」,多年來已經完全失敗,只好揠旗收兵了。中國人在國内為了工作、探親、旅遊等等每年有幾十億人次的流動,在國際上中國已成為旅遊人口最多,最受歡迎的遊客來源國,中國人那裡不自由?三、四十年來,中國大陸的發展優於所有的民主國家,而去年的抗疫表現更遠勝歐美民主國家,指責中國「不民主」還有何意義?政治制度的目標是讓人民過好日子,而不是選舉投票的形式。

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已經站不住腳,美國自然要另換一招。自2001年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後,「反恐」成為美國的最優先政策。由於中國也在反恐,即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美國樂於聯合中國一起反恐,並認定一些疆獨組織為恐怖組織。2018年恐怖主義的最大勢力伊斯蘭國(ISIS)覆滅,反恐不再是美國的優先政策,而中國已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於是中國變成了美國口中的種族滅絕者。中國的新疆政策已經實行多年,過去沒有而最近卻被美國指控為種族滅絕,真是彼一時,此一時啊!

中共在新疆為了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而有一些安全及管制措施,這些對人民的自由可能有點限制,但算不上是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更不是什麼種族滅絕。(參見《了解新疆「再教育營」》、《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 美國當然了解這些,但是它刻意抹黑中國,藉以破壞中國的國際形象,並間接支持疆獨以損害中國的內部穩定。美國真是惡毒啊!

美國過去常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現在則轉變為抹黑中國「種族滅絕」。中國雖然提出反駁、據理力爭,然而美國擁有主要的世界話語權,使中國難免受傷。不過事實勝於雄辯,時間會證明一切。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就像過去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一様,終將完全失敗,也阻擋不了中國大陸的繼續和平崛起。

中美競爭有如戰國的合縱連橫 | Friedrich Wang

無事,又翻了一下戰國中期到晚期的歷史,感覺很有意思。蘇秦與張儀師兄弟的合縱連橫,震動國際的故事,雖早有史家考證其實是,戰國策巧妙地將兩個時代有落差的人給彌縫在了一起而成,但是當時的國際情勢對今天中、美對峙的情況仍有啟發。

美國現在採取的策略,與當年蘇秦的合縱同盟很類似。簡單說,就是透過了各國與美國或者各國彼此間的多角結盟,藉此而孤立中國,讓中國在地緣政治中找不到施力點,甚至因此而感受到極大的軍事壓力,備多而力分。美國的角色類似當時的楚國或者齊國,扮演東方大國的地位,拉攏韓、魏,以及北方的趙、燕,從不同方向來圍堵秦國,讓秦國的周邊始終處於緊張的狀態,無法集中兵力發動攻勢。所以,美國與日、韓固然會繼續加強彼此的軍事合作,也還持續與周邊其他的中等國家邁向或維持準同盟關係,如菲律賓、越南、台灣、新加坡等等,甚至其他東協國家。

未來最值得觀察的,是美國與另一個大國印度是否會進一步強化合作。去年,美國洛馬公司將F-16V的生產線賣給了印度。這是一個值得觀察的指標,對印度的航空工業發展將產生重大幫助。這,是否是美、印軍事同盟或準同盟的前奏?

而中國大陸呢?當年張儀破解南北合縱的方法,就是讓利益並不一致的各國與秦國親善,用各個擊破的方式一個接一個地讓其脫離合縱。張儀先離間韓、魏,然後再誘騙楚國與齊國反目,最後就使得合縱總是缺了幾角而作用大減,或者進而趨於瓦解。中國現在也類似,用各種經濟、文化、區域安全等模式,拉攏日本與東盟,甚至觸手伸至歐洲,讓這些國家不再敵視中國,甚至願意與中國合作,彼此互利。最終目的,就是讓美國的圍堵效用降低,甚至各國與美國關係因為彼此間的利益不協調而產生出一些矛盾。

中、俄關係值得進一步觀察。這幾年大陸親俄的聲音高漲,俄國外長也剛剛到中國訪問。目前俄國體質虛弱,短期內難以振作,但是其軍事、能源、科技等等依然基礎強勁。

最後中、美鹿死誰手?瑞士銀行不久前評估,到了2030年中國的經濟規模將達到30兆美元,也就是目前的將近一倍,將遠遠甩開美國。這或許稍微誇張,但是可以肯定這個上升趨勢不會變。時間,肯定不在美國這一邊。

中、美應該不至於戰爭,不會是戰國時期那樣的零和遊戲。但是建立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框架,讓兩強能良性互動,將是未來值得觀察的重點,雖然現在中、美有點劍拔弩張。

美國揪團圍堵中國的得失 | 郭譽申

美國拜登總統上任兩個多月,在國際上的主要動作是聯合盟國,圍堵中國。美國企圖形成的團夥包括五眼聯盟、歐盟、日本、印度等等。成效如何?猶待觀察。軍事上,美國和部份盟國的軍艦、戰機屢屢巡弋東海、南海、台海,而智庫公開警告台海是最危險的潛在戰爭爆發點。美國把中國周圍的東亞搞得好像緊張萬分,有何得失?

中國大陸四十年來除了極小的邊境衝突外,從沒打過仗;在南海只是在一些無人島礁建立海空基地,從沒阻擋過航行自由;在東海釣魚台最多不過是宣示主權,及與日本有些漁事糾紛;在台灣海峽,雖有機、艦巡弋,只是警告台獨,從未與台灣軍事衝突,並仍強調和平統一。中國一直堅持和平崛起,美國卻故意製造東亞緊張,藉以宣揚「中國威脅論」,企圖孤立中國、壓制中國。

美國揪團圍堵中國的主要原因在於美國是一軍事帝國,在全球都有軍事基地,其「軍工複合體」在國內外有巨大影響力。軍工複合體之名始於1961年曾為二戰盟軍最高統帥的艾森豪總統。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永遠要替美國找到或製造一個大敵,如早期的蘇聯、後來的穆斯林恐怖主義和現在的中國,它才能有用武之地,才能獲得龐大資源並維持其影響力。美國的軍工複合體幾乎能左右美國的外交政策,甚至使總統成為傀儡。美國揪團圍堵中國的最大獲利者無疑是其軍工複合體。

美國揪團圍堵中國,使其軍工複合體獲得大利,卻不利於美國經濟。根據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最新發佈的資料,美國2020年的軍費開支為7380億美元,占全球軍費總開支的40%,是中國的3.8倍(1933億美元),但是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僅占全球總量的24%,僅比中國多35%。美國的軍費開支在其GDP中的占比遠高於其他國家,勢必排擠其他的生產性/建設性經費,也是美國高負債的原因之一,都不利於美國經濟。

早在1987年歷史學家Paul Kennedy就出版了著名的《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霸權興衰史),並五度修訂再版。書中展現,近代(1500年以來)的霸權都始於經濟的高度增長,然後是軍事力量的增長而成為霸權。霸權的衰落幾乎都因為帝國過度擴張,使其經濟力量愈來愈不足以支撐其為了保障過度擴張所需的龐大軍事支出。看來中國正走在逐漸成為霸權的上升軌道,而美國已走在霸權衰落的下降軌道。

現代的強權,如中、美,都擁有核子武器。大家都明白,戰爭有可能導向核戰,其結果就是共同毀滅,因此都不敢輕易發動戰爭。這樣軍事力量的重要性應該是降低的,美國卻揪團圍堵中國,派遣軍艦、戰機屢屢巡弋千里之外的東海、南海、台海,花費不少而所得僅是意義不大的「耀武揚威」,並不明智。美國被其軍工複合體綁架而窮兵黷武,看來只能逐漸走向霸權衰落之路了。

中國外交官怒嗆美國的底氣何來? | 謝芷生

弱小者面對強大者,受到委屈與霸凌時只能忍氣吞聲、逆來順受,而不敢反抗,也無力反抗。尤其當自己的生存權掌控在別人手裡時,更是如此。這對個人如此,對國家民族亦然。你嘗過這種滋味嗎?或許你出身在一個富有家庭裡,求學、求職又一帆風順,那麼你算是天之驕子了,或不知人間有疾苦。

然而作為一個貧弱國家的國民,即使你在自己社會裡春風得意,趾高氣揚,但當你走進國際社會,必須接觸不同國家,不同民族時,別人衡量你,評價你的,就不只是你的個人條件了。此時你所來自的國家社會,在別人心目中的分量,就成了別人評價你的主要依據了。即使你的個人條件再好,但你所來自的國家社會,在國際上卻毫無地位,甚至受人歧視,你仍然會抬不起頭來,甚至不敢平視對方。在國外生活過的人,都會有此體會。這也是海外華僑,華人特別關心祖國,熱愛祖國,希望她發展強大的緣故。

中國自鴉片戰爭失敗後,就一直受到列強的欺凌壓迫。將近兩百年來,我們什麼苦沒吃過,什麼氣沒受過?這不是高高在上的洋人所能理解,所能體會的。什麼叫次殖民地?孫中山先生在三民主義中說得很清楚,我們的前輩就經歷過這樣的處境。他們為國家民族的生存發展,爭取與洋人平起平坐的地位,前仆後繼,不屈不撓。國家得以倖存至今,且茁壯發展,我們不能忘記前人的犧牲奉獻,更應想想自己能為國家民族,子孫後代做些什麼。

大陸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受美國邀請,於3月18–19日到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國安顧問蘇利文會談。這分明是美國精心安排設計的鴻門宴,充滿機關,充滿算計。阿拉斯加的冬天固然冷不可擋,但室內的會談現場,其氛圍比外頭還要冷。美國人為了給中國人下馬威,竟連三餐都不提供,逼著客人不得不以泡麵果腹。美國人害怕霸權地位為中國所奪,竟嚇破了膽、嚇昏了頭,連最起碼的國際禮儀,待客之道都忘記了。但這絲毫侮辱不到中國人,只暴露了他們至今還未充分進化。希望下次再舉行類似會談時,還是安排在中國吧!讓他們學習學習中國人的待客之道。

「明知山有虎,偏向山中行」。面對美國設下的鴻門宴,中國客人慨然應約赴會。他們在會場中進退有據,表現出泱泱大國外交官的風範。正如美國人所說的,「該合作時合作,該對抗時對抗」。中國外交官的態度,是隨美國人態度的變化而變化的,隨時應變調節。既然是客人,以中國人的文明與禮教,本不至在言辭中擦出火花來,但美國人欺人太甚,挑釁在先,擺出一副先聲奪人,要教訓人的架勢。難道中國人千里迢迢趕到天寒地凍的阿拉斯加,是來聽訓的嗎?就憑著一點即將沒落的霸權,還有多少剩餘價值呢?還敢拿來欺負人、侮辱人。這算哪門子的待客之道啊?當然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了。

若問楊潔篪與王毅的底氣哪裡來,除了中國人天生的硬骨頭外,主要還是因為今日國家已經強大,再不容洋人任意打壓欺負了。再加上有全國人民與全世界正義人士的相挺,這就是底氣最大的來源。更何況美國正試圖聯合世界反華勢力,借涉疆、涉港和涉台問題,無端造謠攻擊中國,干涉中國內政。若不予強硬反擊,將予疆獨、港獨和台獨錯誤訊息,助長他們的氣焰。我們必須讓有游離、叛亂傾向的人看清,今日的中國已不容國際反華勢力任意挑撥分化了,他們已不再能作為反叛者的靠山。                           

停止仇恨亞裔 | 鄭可漢

Stop Asian hate. Hate is a virus. Shame on it. I’m proud of being an Asian. 反擊!全美多地爆發「停止仇恨亞裔」活動,抗議者現場高喊:「我很驕傲是亞裔」。

當地時間3月20日,包括亞特蘭大在內的美國多地爆發主題為「停止仇恨亞裔」(Stop Asian Hate)的遊行和集會,以此抗議亞特蘭大按摩中心發生的槍擊案,以及近期在美國激增的針對亞裔的仇恨事件。20日中午,亞特蘭大市有數百人從伍德拉夫公園遊行至自由廣場,抗議人群手持標語,吶喊諸如「仇恨才是病毒」等口號。抗議人群表示,集會是為了向立法者施壓,以制止美國境內頻頻發生的針對亞裔的暴力行為。

此外,包括洛杉磯、舊金山、紐約、波士頓、西雅圖等多地的抗議者計劃於當地時間20日至22日舉行多場抗議集會,以反對針對亞裔的仇恨行為。

華人老婆婆為何敢於反擊白人壯漢?當地時間17日,在美國舊金山定居的華裔老人謝肖珍遭遇當地一名白人男子的襲擊後,勇敢地奮起反抗並制服了這名暴徒,事件得到了中外媒體和民眾的關注。

從美國歧視的光怪歷史和醜陋現實看,美國社會存在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眾所周知,美國是由不同膚色、不同民族的移民組成的合眾國,在自由、開放及寬容的表象下,人種厭惡、種族歧視、乃至族群仇恨,也一直伴隨始終。最典型的是歐洲移民對美洲土著的印第安人的迫害、歐美白人對黑人族群的歧視、歐美人對亞裔等弱勢族群的鄙視。臭名昭著的《排華法案》(1882-1902)、二戰期間強制收容12萬多的日裔美國人、1992年洛杉磯暴亂搶劫韓裔美國人商店街等,都是對亞裔美國人赤裸裸的暴力歧視。這些歷史不同、程度不一、性質趨同組成的歧視歷史使歧視意識在美國根深蒂固,歧視基因空前強大,歧視犯罪有增無減。

亞特蘭大受害者與反擊白人壯漢的華人老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