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說自話,加印鈔票,荒腔走板的國家 | 盛嘉麟

【害怕自己民眾】

2021年1月20日,美國首都華盛頓警備森嚴,從各州調來的國民兵(類似中國的武警)25,000人,加上各種首都警察共30,000人,也就是說三個陸軍步兵師的兵力,來層層保護寥寥清清1,000人參加的拜登總統就職大典。

一方面眾議院彈劾已下任的川普總統的案子仍在進行中,要等到2月8日以後參議院才能開會討論,因為支持川普的暴民放出風聲要刺殺發起彈劾案的國會議員,聯邦調查局擔心首都治安,要求各州調來的國民兵25,000人繼續駐防到2月底彈劾案走完程序,保護國會的安全。

這時人們發現華盛頓首都沒有力量及帳篷設備來安頓25,000人國民兵的生活營區,在夜晚零下的氣溫,25,000人就和衣躺睡在國會大樓的停車場水泥地上,以及國會大樓周邊的水泥地上。引起佛羅里達州及田納西州共和黨州長的不滿,下令撤回他們兩個州的國民兵約2,000人,聲稱他們的國民兵不是眾議院民主黨領袖 Pelosi 的奴僕。

一個國家如此軍警森嚴,分崩離析,害怕自己的民眾,卻繼續指點叫囂中國政府專制獨裁,要聯合美國盟友對抗中國。

【嚴厲追殺暴民】

1月6日實際攻進國會大樓的川普份子暴民不過2-300人,事件過後聯邦調查局及有關警方迅猛的逮捕了52人,準備重罪起訴。一名闖入Pelosi辦公室竊走文件的暴徒,在家身中多槍死亡,警方判定自殺,但暴徒家屬不服抗議。被逮捕的52人中,有闖入傷人的暴徒,有協助暴徒的警察,有配合暴徒的國民兵。25,000個國民兵,有12人屬於川普份子暴民的組織,立即被開除軍籍。國會警察局長處置不當,辭職下台。實況一片混亂。

拜登民主黨政府對支持川普意識的暴民打壓迅猛不遺餘力,政府及媒體聯合譴責為暴徒、叛國、破壞、兇手,務求盡快平息。但是美國對同樣的香港反中暴徒,連續數月縱火破壞,卻稱為伸張正義,譴責香港警察執法粗暴,中國政府獨裁橫行。

這樣現世報的醜陋國家,卻繼續指點叫囂中國政府專制獨裁,要聯合美國盟友對抗中國。

【加印鈔票紓困】

為了拯救新冠疫情,2020年美國川普的紓困方案$2.2萬億美元,2021年美國拜登的紓困方案$1.9萬億美元,總共$4.1萬億美元。美國政府沒有預算,沒有加稅,沒有變賣,就僅僅是加印鈔票,散發社會。

美元是世界貨幣,以各種形式對全球發行,全球發行數量已經龐大到無法估算,能找到的粗略估算是 $170萬億,1/3在國內,2/3在國外,這加印的$4.1萬億美元如同豆漿加水,使$170萬億膨漲為$174萬億,美元價值稀釋的損失,2/3由世界各國負擔,形同掠奪。

美國從2000年以來一波一波的美其名為貨幣寬鬆,紓解國內的經濟議題,紓解每年的財政赤字,紓解金融海嘯,如今紓解新冠疫情,實際上就是加印鈔票,而其中2/3由世界各國負擔,以鄰為壑,掠奪世界、紓困自己。

這樣醜陋的國家,卻坐鎮世界貨幣基金(IMF),對其他需要紓困的,向IMF求助的國家,墨西哥、韓國、希臘、西班牙、阿根庭、俄國……義正詞嚴的訓斥,要求他們束緊腰帶、樽節開支、量入為出。韓國(因為被美國金融大鱷Soros攻擊)束緊腰帶、股價低迷,四大支柱企業股權被美國大量收購,如今表面繁榮的韓國實際是替美國股東打工。希臘人民拒絕接受IMF束緊腰帶的訓斥,後由德國、中國相助熬過難關。俄國(因為被美國金融大鱷Soros攻擊)向IMF求助,拿到IMF的貸款以後,要求金融大鱷Soros吐回剪下的羊毛,才願還錢,否則拒不償貸。

世界各國不都是儍瓜,向IMF求助的國家愈來愈少。各國減低了中央銀行貨幣準備金的美元比例,減低持有國庫的美國公債,管控對美元的匯率。這次美國加印的$4.1萬億美元,已經使美元明顯貶值,美元指數從2020年6月的97.55快速滑落到今天的90.45。明顯看出加印鈔票、以鄰為壑愈來愈不容易。

這樣一個不想努力生產,奮鬥紓困,只想加印鈔票,以鄰為壑的醜陋國家,卻繼續指點叫囂中國政府專制獨裁,要聯合美國盟友對抗中國。

【自說自話夢囈】

美國贊美香港反中暴亂是美麗的風景線,如今換得了BLM (黑人命也是命) 的暴亂,川普支持者攻進國會暴亂的現世報。美國譏笑中國新冠疫情是東亞病夫,如今換得了世界最慘新冠疫情的現世報。

即使上天给了美國連連的報應,這個醜陋國家仍然不懂檢討,前幾天川普的國務卿龐佩奧毫無憑據的指控中國正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genocide),如此嚴重的指控,理應引起各國的憤慨,聯合國的追究,可是由於毫無証據,荒唐無稽,全世界卻鴉雀無聲。美國的聲譽已經落地無聲。

就在拜登上任第一天,中國政府宣佈制裁以龐佩奧為首的干預中國內政,對中國出言不遜的川普政府官員,共28人。拜登迄今沒有反應,任由中國制裁,全世界卻鴉雀無聲,任由中國制裁。

由於美國無故刺殺了伊朗將領及科學家,伊朗政府同時下達對川普、龐佩奧的全球逮捕令,並報請全球刑警組織、全球穆斯林組織、國際刑事法庭協助逮捕。無論這有多少實際效應,川普及龐佩奧將來一生的旅行行徑,必須小心的避開穆斯林國家及地區,免得一失足千古恨。

拜登將來的外交策略是「聯合全世界的盟國,群策群力的對抗中國、圍堵中國」,請問美國若有力量,何不自己出來對抗中國、圍堵中國?美國若在亞洲有力量,何不聯合日本、韓國、菲律賓、越南諸國,出來對抗中國、圍堵中國?美國若在太平洋、印度洋有力量,何不聯合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出來對抗中國、圍堵中國?可憐現在欲振乏力、日薄西山,淪落到必須聯合全世界的盟國,出來對抗中國、圍堵中國。「聯合全世界圍堵中國」正是沒落帝國最後可憐的夢囈。

拜登能做到「挺台而不反陸」嗎? | 謝芷生

拜登作為美國第四十六任總統,終於在1月20日宣誓就職。千萬人關注著這場就職典禮。人們關心的並非就職典禮是否隆重,而是能否順利舉行。

筆者雖不喜歡美國,但對一般美國人並無反感。臺灣人家庭中擁有美國籍者不少,因此與美國確具有特殊關係與感情。他們對美國大選結果的關心,其程度不亞於美國人,並不難理解。其實一般中國人對此也難等閒視之。因為美國執政黨與領導人的政治態度,尤其是兩岸政策,直接關係到臺灣與臺灣人的未來,以及中華民族的復興。這是一個無法迴避的現實,如何能不關心呢?

平心而論,西方帝國主義中,美國算是與中華民族結怨較小的。與英、法等老牌帝國主義相較,美國是「後起之秀」。因此當19世紀末帝國主義欲瓜分中國時,美國尚難與之競爭,故起而反對列強的瓜分行動。此舉令不少中國人至今念念難忘。二戰期間中美作為同盟國,並肩抗擊日本法西斯,直至抗戰取得勝利。當時為著運送抗戰物資,飛虎隊飛越數千米高的「駝峰」,其中有468名美國飛行員為此獻出了生命。中美原可作為長期的好友,可惜1949年後,美國對國共內戰未能保持中立,甚至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長期阻擾兩岸統一。此舉雖主要是因美、蘇劃分勢力範圍,但卻令中、美從此交惡。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美、蘇冷戰,美國漸感不支。正好此時中、蘇關係惡化,美國總統尼克森與國務卿季辛吉看準時機,採取了令世人意外的「聯中抗蘇」戰略。兩國於1979年1月1日建交後,有長達十餘年的「中美蜜月期」。直到1991年底蘇聯解體,美國鑒於蘇聯已不再構成威脅,於是逐漸改變了對大陸的態度。近日據報,可能擔任拜登首席顧問的坎貝爾主張,今後美國對華政策應是「挺台而不反陸」。其實這是過去中美建交以來,美國兩黨遵行的對華政策。

很多人把緩解中、美緊張關係的希望,寄託在新上任的拜登政府身上。其實不論美國哪個政黨,或哪個候選人在選舉中勝出,他們的對華政策都不會有實質性的改變。一則,由於美國政黨與政治人物均受利益集團操縱,尤其是軍工複合體。他們在制定政策時,首先要考慮的是這些金主的利益,否則他們的政策是難以執行的。二則,中、美間的矛盾是結構性的矛盾,難以調和、緩解。美國是當今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中,仍帶有過去帝國主義色彩最濃厚的國家。而中國則是長期受西方帝國主義霸凌、欺壓的發展中國家,對過去的滄桑難以忘懷,對帝國主義的警惕不容放鬆。當前中國猶如東方冉冉升起的朝陽,而美國卻已如日薄西山的夕陽。他們彼此處於互為消長的關係。中西的處世哲學不同,他們缺少妥協、和平共存的哲學,除非我們比他們強大得多。

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突飛猛進,早非吳下阿蒙。其國內生產總值已達約1百萬億人民幣,即約15萬億美元,而國民平均所得也已突破1萬美元。據估計十年左右,或更短,即可望在經濟、政治、軍事、科技的綜合國力上趕超美國。只有當中國全面趕超美國後,兩岸統一才可望實現,而世界和平才能確保。因為維護世界和平是新中國建國以來對外政策的綱領,大陸是擁核國家中唯一宣佈,不首先使用核武,並倡議禁止,或全面銷毀核武的國家。 

川普群眾假政變與拜登菁英真政變 | 黃國樑

拜登登基了!他的那一邊的美國艱辛地贏回了王權。這一派是陰柔而狡滑的、深諳戰略與規則、也知道如何忽悠世界的美國。而另一個被扔在新的生產格局與貧富序列之外的,在底層與邊緣掙扎的那一個美國,再度回到了他們苦澀而幽怨的日子。

簡單而言,菁英拿回了他們原有的東西,群眾繼續當他們原本就該當的群眾!瓷器與華服從來就是屬於菁英的,賤農與綑工缺乏審美眼光,在華盛頓號令天下,在華爾街吃香喝辣的權利,從來不屬於他們。

他們真的是想要來一場革命的,不是1775年開始的那一場獨立戰爭,而是1789年巴黎上演的那一場暴動!不是殖民地反對苛酷的英國議會,而是平民反對貴族。不是母國與殖民地的統治矛盾,而是有你即無我的階級矛盾。是要將國王、皇后送上斷頭台,要恐怖地挖出一些人的肚腸的那一種革命。

這兩百多年來,美國就一直是establishment的、是deep state的,是屬於Washington那個swamp裡營生的人的!這個美國再也難以承受了,死了一堆無錢治病的底層人的新冠肆虐的同時,只有半年時間,643個最富有的美國人增加了8450億美元資產,不費吹灰之力地增加近三成的財富。

這群人能不憤怒嗎?現在的這個機制將他們趕進了地獄,生命失去了希望,只有怨艾、只有嘆息,以及莫名的恐懼。與其說,「他們偷走了選舉」,不如說,「他們偷走了我的錢」,前者是後者的隱喻,因此有了一種切膚之痛,有了必得要革命的覺悟!

川普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天才,他發現了一種精準地製造口號的技藝,每一次喊出來的口號或言詞,都扣合了群眾內心深處最隱微的心理。不過,他真的不是拿破崙,沒有改變體制的決心與勇氣,沒有將一個國家上下顛覆、盡收囊中的氣魄,他甚至不敢真打一場仗,亦即,他甚至沒有拜登那一群人冷酷,不惜為帝國的利益去侵略與碾壓那些卑微的小國。於是他不敢革命,他也並非希特勒,不敢直接將政敵安上罪名,去逮捕他們,然後將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在手上。

可以說,國會山的那一場有氣無力的假政變,導致了菁英立即出手的真政變:還未卸任的總統被剝奪了說話的權力,那不是消音而已,是無形的囚禁,連銀行都對他下手。他被拿下了,關在白宮裡,等待別人對他的特赦!今天,他被移往新的囚居,他離開了白宮,飛往南方的宅邸,但特赦令還未准,因為彈劾案以及各式刑責,都還捏在別人手裡。

群眾失去了主帥,只好成了烏合之眾;菁英將嚴密監視這一個只具有煽動能力卻無膽識的陰謀家,並尋找與斬除更有實踐力的可能繼任者,因為群眾的怒火並未熄滅,革命可能隨時再起!

新冠疫苗分配行銷政治化 | 盛嘉麟

就訂購數量來看,世界新冠疫苗的最大咖是美國輝瑞(Pfizer)及莫德納(Moderna)製造的疫苗,訂購數量達到十幾億。但是美國的疫苗都被英國、美個、加拿大、德國,…..富裕國家事先訂購一空,歐盟的次等國家、日本、香港、新加坡,…..都在等候訂購,其他國家幾乎沒有希望。

美國的疫苗由於產能的限制,供不應求,加上冷藏的特殊要求,輝瑞(Pfizer)零下70度,及莫德納(Moderna)零下20度,世界上泰半的國家沒有強大的冷藏設備,根本不能訂購施打。即使在美國境內,冷藏的特殊要求已經造成施打的極大不便及浪費,而且美國政府新訂法律,所有不良反應及意外,禁止受害人向輝瑞(Pfizer)及莫德納(Moderna)起訴求償。

美國加洲在施打不到33萬劑Moderna的疫苗後,因為施打疫苗後的過敏反應數量高於正常水平,美國加州衛生官員已經要求暫停接種 Moderna 的疫苗。 Moderna 以及聯邦衛生和藥品官員正在評估這件事。挪威在施打Pfizer 48,000 劑疫苗後,死亡人數高達33人,雖然挪威政府說明,死去的多為安養院老人,因此可能與疫苗無關,但是仍然引起挪威社會對疫苗安全問題的驚恐,因為其他的疫苗也都為安養院老人施打。

即使西方少數幾個富裕國家霸佔了美國的疫苗,為富不仁,不顧其他國家的死活。美國、英國的媒體仍然不依據事實的,不斷的詆毀污蔑中國的疫苗,甚至俄國、印度的疫苗,阻止世界上其他大多數的國家青睞中國疫苗,用心無比的邪惡。

其實無論中國、美國、英國、俄國、印度製造的疫苗都經過嚴格的程序及國家的監控,效果相當,沒有明顯的差異,只是意識型態及偏見歧視,使得歐美國家禁用他國疫苗,台灣寧願沒有疫苗,也不用中國疫苗。

由於美國疫苗對冷藏的苛刻條件、為富不仁及產能有限,已經無法引領世界。目前世界是多頭並競,俄國疫苗分佈在中亞、委內瑞拉、古巴、白俄羅斯。印度疫苗必須滿足印度13億人口,也有外銷緬甸。中國疫苗得到更多其他全球國家的採購。新冠疫苗的競爭,明顯的已經形成多頭競爭,英、美疫苗劃地自封,限於幾個西方國家,無力引領世界,中國終將大獲全勝。

以下是最新的中國新冠疫苗行銷世界的統計圖:

冷戰後美國外交的失敗 | 郭譽申

1990年代初蘇聯解體,美蘇冷戰結束,美國成為唯一的超級強權和世界主宰,然而不過1/4世紀後,美國的地位就大幅滑落。Michael Mandelbaum的《美國如何丟掉世界?》(Mission Failure: America and the World in the Post-Cold War Era, 2016) 和Stephen M. Walt的《以善意鋪成的地獄》(The Hell of Good Intentions: America’s Foreign Policy Elite and the Decline of U.S. Primacy, 2018),兩書都在回顧這段美國外交失敗的過程,後者更清楚指出美國失敗的原因及改善之道。

冷戰之後,經歷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三任總統,美國的外交政策都可稱為「自由主義霸權」(liberal hegemony),即企圖將自由主義原則推廣到其他國家,甚至自視為世界警察,不惜動用武力把不民主的國家轉變為民主政體,並且將它們納入一個由美國設計和領導的制度網絡之中。這樣的外交政策大部份都失敗,讓很多民眾不滿,因此2016年川普競選總統時,提出「美國優先」及對外少承諾、少負擔的政策是有選票的。不過川普上任之後,外交政策的改變卻很有限,而其執行更是混亂。

美國外交的重大失敗至少包括:長期陷入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和無所不在的反恐行動,而九一一恐攻事件大約是美國介入中東和偏袒以色列所受到的反擊。俄羅斯曾實行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改革,因此相當靠攏美國,但是美國卻違背北約不東擴的承諾,壓縮俄國的安全空間,導致俄國介入烏克蘭、敘利亞,而與美國對抗。西方國家先鼓動後介入的「阿拉伯之春」造成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葉門、敘利亞、蘇丹等國的動盪、政權更替,甚至内戰,大多都沒形成穩定的民主國家,人民生活因此更困苦。美國一直企圖制止敵對國家,如北韓、伊朗,發展核武,但是愈敵對愈堅定這些國家發展核武的決心,並且頗有進展。

美國實行自由主義霸權的外交政策多年,失敗遠多於成功,卻少有改變,因為美國內部有一跨黨派的「外交政策共同體」,並不隨總統而更替。外交政策共同體包含相關的政府機構、會員制組織、智庫、利益與游說團體、媒體、學術界等,形成一隱含的社群,共同向全民推銷自由主義霸權。美國實行自由主義霸權,會大量深度介入世界事務,外交政策共同體就能獲得大量的資源支持,使共同體成員都有機會獲利。

Walt教授建議美國放棄自由主義霸權,改為實行「離岸平衡」的總體策略。「離岸」指美國是西半球唯一霸權,遠離歐亞大陸,不需要過多介入歐亞事務;「平衡」指在歐亞大陸的三個重要地區,歐洲、東亞和波斯灣,保持地區內的勢力平衡,即不出現能支配全地區的區域霸權。只有當一地區有可能出現區域霸權時,美國才需要介入削弱之。


「離岸平衡」確實能讓美國減少國外的損耗,而多專注於國內的發展,尤其Walt教授成書後美國遭遇新冠疫情的重創,更需要休養生息。然而如書中所述,「外交政策共同體」長期主張「自由主義霸權」,並有強大的推銷能力,要其轉向並不容易,未來且看美國自求多福吧。

中國大陸已有成為東亞區域霸權之勢,Walt教授主張「離岸平衡」,卻沒提出美國的應對中國之策,有點可惜 (其書的重點在於批評「自由主義霸權」)。Walt教授的「離岸平衡」,與John Mearsheimer教授的主張很類似,後者認為台灣難免將被大陸統一(參見《台灣安息?》),Walt教授大概也有類似的觀點?

這樣的國家還能蒙混多久? | 盛嘉麟

最近經濟學家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的一項調查中預測,隨著美國擺脫新冠疫情的影響,美國經濟今年將增長4.3%。這樣的經濟增長從何而來?

【令人置疑的論點】

國內生產總值大略上的計算方法:
消費方向計算,GDP = 民間消費+資本投資+政府支出+進出口淨值(出口-進口)
生產方向計算,GDP = 第一產業(農業)+第二產業(工業)+第三產業(服務業)。

美國國內生產總值:
2019年 國內生產總值$21.433萬億(+3%)
2020年 國內生產總值$20.576萬億(- 4%)
因應疫情的紓困方案達2萬億美元,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10。

美國2020及2021年目前看來三種產業的狀況大致相同,何來4.3%的增長率?
主要是來自前後高達2萬億美元的紓困方案,投入社會。
消費方向計算來看,GDP = 民間消費+資本投資+政府支出+進出口淨值(出口-進口)。
除了進出口淨值大致不變,其他三項都被紓困方案大量灌水:
民間消費(2021年雖然有所縮減,但是大多數老百姓拿到$2000現金),
資本投資(大小公司都拿到紓困金,其中大部份是被FED美聯儲無條件收買的公司債),
政府支出(國家紓困方案的支出)。

美元是世界貨幣,總發行量龐大驚人,即使增加發行如此巨額的2萬億貨幣,造成的通貨膨脹並不嚴重。而且美元總量的2/3為世界各國持有,美國本土只有1/3。美國加發的2萬億美元,引起的貶值稀釋,2/3的損失為世界各國承擔,自己只承擔1/3的損失,所以2萬億美元繼續可以向世界各國進口物資,形同掠奪。

如果是一般的國家,貨幣總量不大,加印鈔票造成明顯通貨膨脹,貨幣貶值稀釋的損失全部自己承擔,佔不到一點便宜。通貨膨脹的結果即使本國貨幣的GDP增加,但是對美元的匯率下貶,經過匯率調整,GDP也佔不到一點便宜。

世界的GDP數量都以美元計算,世界各國GDP都會面臨匯率調整,唯獨美國的GDP無需作匯率調整,所以加發的2萬億美元即使造成通貨膨脹,GDP數量依然水漲船高。這樣看來加發的2萬億美元是有可能在目前2020年GDP$20.576萬億的基礎上,提升4.3%。

再從生產方向的計算來看,GDP =第一產業(農業)+第二產業(工業)+第三產業(服務業)。
高達2萬億美元的紓困方案投入社會,有因為中美貿易戰給農民的補貼。有大小公司都拿到的紓困金,以及被FED美聯儲無條件收買的公司債,算是給工商業的補貼。其餘像疫情防制、疫苗施打,只能算到對第三產業的補貼。同樣道理,看來加發的2萬億美元是有可能在2020年GDP$20.576萬億的基礎上,提升4.3%。

【這算什麽國民所得】

就這樣沒有預算、沒要稅收、不拿本錢、不製造貨品、不辛苦建設,作為基礎,只是憑空增加發行了如此巨額的2萬億貨幣的紓困方案,就成就了提升4.3% GDP的效果。世界還需要經濟學家來籌謀經濟發展,還需要漁農工礦以及士農工商從業人員胼手胝足來提升GDP嗎?

中國在2008年金融風暴,全球經濟困頓時,拿出4000億人民幣投入基礎建設,建出了主要的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海港機場,這才是貨真價實的第二產業的物質建設,中國的GDP才是紮實無欺、心安理得的國民所得。

我們懷疑看似強大富裕的美國,如此自欺欺人的混下去,美國解決經濟困頓衰落的紓困方案是加發美元而來,美國耀武揚威的航空母艦、F22、F35,是加發美元而來,美國的世界霸主的地位是依靠美元、美軍、恐嚇制裁、坑蒙拐騙而來,這樣的國家還能蒙混多久?

失敗的國家-美國 | Friedrich Wang

語言學大師杭士基(Noam Chomsky)是著名的左派。他在2006年出版《Failed States: The Abuse of Power and the Assault on Democracy》(中譯:失敗的國家),認為美國正在變成一個失敗的國家,對它的人民和世界都是危險。書中引述幾種資料獲得下列結論:

美國3億人口中,有300萬也就是百分之一左右是金字塔頂端,掌握5成以上的資源或財富。這個階層是世襲的,相當封閉,且彼此關係是錯綜複雜,當然主要是白人與猶太人居多,是真正的統治者,決定美國的基本國策,主導國家的走向。

而大約有8000萬左右是所謂的中產階級。其中士農工商都有,有一定的教育程度,或者專業,也是美國稅收的主力,生產力的來源。這個階層是上下流動的,各族裔都包括其中,但是仍以城市白人居民為主力。若遭受經濟不景氣,產業結構震動,或者各種社會動盪,影響最大的就是他們。少數族裔中的亞裔,大多也在這個階層中,而且幾乎可說是典範,因為最守法,最聽話,乖乖繳稅,少廢話與抱怨,幾乎不在乎政治地位。

那剩下超過2億人呢?很清楚,就是遊走在社會底層,每天渾沌度日,或打打零工,但三不五時要領救濟金的一群。他們有一部分也是從上面中產階級掉落下來的,有些已經幾代都是這樣,不知道怎麼生活。這種人是美國問題的主要來源,而且日趨於龐大。美國的健保、救濟,主要都花在他們身上,他們與前述的中產之間的矛盾與對立,在茶黨運動後越演越烈,甚至牽動到種族矛盾上。

以上,就是美國社會粗略的分類概況。我問過幾個常住美國的親友,大多對於杭士基的看法認同。長此以往下來,這就是美國社會危險之所在。美國的經濟與稅負結構已經在這種畸形的結構下危機四伏,而且搖搖欲墜,本世紀的20年動盪不斷就是證明。今日川普主義的興起,其實就是這種危機下的產物,並且讓很多人相信唯有這個路線才能挽救國家,更是挽救自己。

美國政府四年一換,早都是一群政客操弄,兩黨都受華爾街指揮,沒有哪個比較好。簡言之,選舉救不了美國。美國今後會不斷被種族、階級對立所纏繞,並且可能每況愈下,只是下墜速度有別而已吧?

川普、蓬佩奧的最後抗中身影-為何美國近來對台灣極力示好 | 郭譽申

川普馬上就要卸任總統,國務卿蓬佩奧也將同時下台,在這任期最後的一兩週,他們還是「抗中」不遺餘力,執行一些抗中政策。包括取消美台交往的限制,助理國務卿會晤駐美代表蕭美琴,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訪台等。最後一項雖然在臨行前取消,這些行動多少影響美、中、台的三邊關係,令人關心。

上述抗中政策中,取消美台交往的限制與另兩項不同,後者是個案,沒有延續問題;而前者是通案,會延續到新任的拜登政府。美國過去的多任政府對美、台之間官員的交往設定了一些複雜的限制,例如台灣官員不被允許進入美國國務院;台灣的正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不得訪問華府等等。川普在卸任前十天取消這些美台交往的限制,等於逼迫拜登政府繼承,拜登一定心中不快,但是大概不得不繼承,至少短期內得繼承;若拜登政府很快重新制定美台交往的限制,他會被視為對中國軟弱,是他不願承擔的。

美台交往限制的取消有何影響?其實影響多半不大。這些只是交往的原則,即使沒有美台交往的限制,拜登政府仍然可以拒絕台灣官員進入國務院,拒絕台灣的正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訪問華府等等。拜登政府上任後多半就是這個態度,其施政重點是疫情、內政等,而不會是尖銳抗中。

聯合國是最重要的國際組織,因此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是重量級的大使。克拉夫特大使訪台的行程已經公開,卻在最後一刻取消行程,讓蔡政府白忙一場,也空歡喜一場。重量級大使的出訪應該是國之大事,卻出爾反爾,如同兒戲,可見川普政府的落漆混亂。此外,根據《維基百科/ Kelly Craft》,克拉夫特不是專業外交官,在外交界並無資歷與影響力,是靠著捐款給共和黨才獲得大使的職務。勝選者需要酬庸助選有功的捐款大戶,很常見;但是以駐聯合國大使這樣重要的職位酬庸捐款大戶,實在兒戲,難怪美國近年在聯合國愈來愈競爭不過中國大陸。

川普、蓬佩奧的最後抗中行動看來功效不大,不過是讓中國有些不高興而無實質影響,就好像小孩鬥氣,做些動作讓對方不高興而已。川、蓬的行動主要是為了大內宣。美國現在的氛圍很反中,他們在最後一刻把自己塑造成抗中英雄,希望在下台後仍能維持自己的群眾支持度,因此有望開展未來的政治前途,例如參選下屆總統。

把川、蓬的最後抗中行動和美國不久前的許多友台動作(如軍售和通過友台法案)合起來看,美國大約很擔心大陸會對台灣實行武力統一。大陸愈來愈有能力實行武統,因此美國故意做出許多友台動作,暗示美國會出兵對抗大陸的武統軍事行動,以阻嚇大陸實行武統。其實美國極不願意兩岸動武,若出兵助台,損傷必大而未必能勝;若不出兵助台,則覇權的顏面盡失。換言之,美國近來對台灣極力示好,部份原因是擔心及阻嚇大陸對台灣動武。

美國其實多慮了,大陸目前並無意實行武統,機艦巡弋台海只是阻嚇台獨、宣示主權而已。美國在衰落,大陸在崛起,時間對大陸有利,大陸推遲統一將使統一更容易、更和緩。

對美國國會動亂的幾點看法 | 譚台明

一、很清楚,所謂民主,必須建立在「大同小異」的前提之下。「大同」之下,小異可以投票解決,不會你死我活。如果「大」的部分不同,則必定爭吵不休,社會無法和諧,國家不能發展,沒有例外。美國在世界各處推銷民主,調唆抗議,從不管別人有沒有「大同」的前提。民主被提升到普世價值,是一定要搞的,搞不好是你們文化不好、人民品質不好,沒信仰、沒道德,活該。現在,總算是現世報了。也難怪第三世界人民要好好的出一口氣。

二、是抗議失控,還是暴亂?甚或是叛國?事實只有一個,(而且並不複雜),但解釋就大不相同了。尤其知識分子的嘴,就是有本事把它變得超級複雜。別說「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了,就眼前的事,都毫無顧忌的大肆打扮起來。說你是,你就是了。就看誰能說。說不清就封了你,不讓你說。你妖言惑眾,沒資格說。這局面,從有史以來,到文革,到今天的美國,全一樣。坦白說,這也許是無奈,但既然如此,你唱什麼言論自由是普世人權的高調?整天用這套去噁心別人,今天自己不噁心嗎?

三、美國高知還有得辯︰他們說,言論自由,是政府不能限制人民。但人民與人民之間,則是契約。現在是平台封你的嘴,不是政府。而你與平台,是有契約的。典型的知識份子,巧舌如簧。原來政府只要換個馬甲,就不叫政府了。哈!好吧!不是政府限制你的言論,是一個菁英階級來限制政府。活脫脫坐實了階級壓迫,階級獨裁。原來你們不是政府的馬甲,政府才是資本家的馬甲。難怪「深層政府」之說甚囂塵上,愚夫愚婦分辨無力,但感覺還是有的。

四、想利用彈劾,繞過法律,迫使川普不得選2024。這真是倒果為因啊。死了一個川王,還有千千萬萬個川兵。菁英難道不知,七千多萬票,不全是喜歡川普,而是有一大部分是討厭你們菁英啊!以為填平了火山口,火山就不會爆發了?幼稚了吧。

五、川普是美國非理性的代表。他代表問題,不代表解方。美國菁英該做的,是面對川普的問題,找出對的解方,而非封殺川普,卻繼續用川普錯的解方。非理性的反中、蔑視其他國家,就是川普錯的解方,而看來菁英並不想改。真為美國悲。

六、美國的解方到底在那兒?玆事體大。個人學淺,只看得個大概︰就是,正視美國國內的種族問題,日益惡化的貧富不均(階級分化)問題,不要再當世界資源的掠奪者,而趁美元仍是世界貨幣的便利,好好的與他國為善,對內限制私人資本,搞好國內的重分配;對外戰略收縮,不再窮兵黷武。大白話,就是放老實一點,認認真真反省,老老實實做人,別再得了便宜還賣乖。

群眾衝撞美國國會,民主還有希望嗎? | 郭譽申

在美國國會執行正式程序確認拜登當選總統時,川普鼓動他的支持者衝入國會,與國會的駐警激烈衝突,雖然衝入國會的群眾不久就被驅離或逮捕,已造成至少5人的死亡(包括1名駐警)。國會是民主制度的聖殿,美國的民主連國會都不保,讓人懷疑,美國民主還有希望嗎?美國是世界的領導霸權,又是民主國家的帶頭大哥,美國民主搞成這樣,讓人懷疑更普遍的論述:民主還有希望嗎?

台灣人對美國發生的並不陌生,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也是學生和群眾衝入台灣的國會立法院。雖然台、美兩事件的起因不同,我們可以比較兩事件的處理和各界反應,並且也問:台灣民主還有希望嗎?

美國對群眾衝入國會的處理是依法逮捕和驅離,因此釀成較大的暴力和衝突;台灣(王金平院長)的處理則是放棄執法,任由群眾佔領立法院,因此暴力和衝突較小。美國事件的後續顯然會控訴群眾的暴力不法行為;台灣的法院則已判定衝入佔領國會的群眾無罪。群眾衝撞國會當然是對民主的嚴重傷害,法治是民主制度的重要部份和守護者,在民主崩壞之際,美國至少保住了其法治,台灣則連法治也丟了,台灣遠比不上美國啊!

群眾衝撞美國國會之後,美國各界和國際社會都一致嚴厲譴責群眾的暴力不法行為,逼得始作俑者川普也不得不譴責群眾暴力。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很不同。綠營起初假作中立,不久後就擺明支持群眾的衝入佔領國會;而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也普遍聲援太陽花群眾及施壓馬英九政府;最後馬政府只好全面接受群眾的「反服貿」訴求,以解決持續23天的抗爭。

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為何對美、台的群眾衝撞國會事件有不同意見、兩套標準?美國的群眾暴力單純損害民主,自然要加以譴責。然而台灣的太陽花暴力不僅損害民主,也損害兩岸關係及減損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美歐國家於是要權衡何者為重。美歐國家顯然視後者重於前者,因為後者有關中國崛起之勢與美歐的國家利益,而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因此美歐聲援太陽花群眾。美歐民主國家視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民主自然要走下坡了。還說什麼民主是普世價值!

民主在國內解決不了政黨惡鬥、族群對立;在國際上,民主國家多半視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因此對待民主常有兩套標準,這些都讓民主難行和退潮(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美國的民主雖然崩壞,至少保住其法治底線,因此民主仍很有機會復興。遠比不上美國,台灣的民主和法治皆已丟失,有獨裁之實,卻仍掛著民主的招牌(參見《進口萊豬與關中天新聞 哪個較嚴重?》),是最沒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