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過後的美國 | 盛嘉麟

川普總統四年來的瘋狂粗鄙,促成美國的建制精英、新聞媒體、科技產業、衛生醫療、教育文化、少數民族、婦女團體等集體的反對。選前民調一面倒的看好拜登,預期有滑坡性的勝利。

結果11月3日開票,拜登僅僅依賴幾個搖擺州以1%上下的些微差距險勝。不幸落入危害美國的最糟選情,即一開始川普勝利,然後川普由勝利進入拉鋸,再翻轉為失利,最後讓拜登險勝。這使川普不肯認輸,動盪糾纏於是開始。大選造成下列的問題:

【法律糾纏】

川普不承認敗選,不斷指責郵寄投票有弊,然後他的律師團隊開始起訴地方政府,要求重新計票驗票,現在搖擺的密契根州、威斯康辛州、內華達州、亞里桑那州、喬治亞州、賓州大都完成,有的尚未完成。密契根州確有6000張選票被電腦軟體錯誤處理,賓州也有吹哨者揭發選票弊端,有非法移民投票、郵戳不明選票,若要吹毛求疵重新計票驗票,大規模的選舉不愁找不到瑕疵。

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主席特瑞納(Trainor)表示,這次大選有舞弊行為。共和黨參院領袖McConnell對川普的選舉訴訟支持到底,共和黨不少大老也表明支持。美洲組織派來的觀察團隊表示,雖無明確証據,川普感覺到不公平待遇,也可以進行司法訴訟,議論紛紛。川普命令司法部長Barr要國家檢察官全力徹查全國總統大選的弊病。如果發現有弊端就擴大鬧事,推翻總統大選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選制落後】

美國總統大選採用選舉人制度,參議員二人加上眾議員的人數,就是各州的選舉人人數,全國一共538人,計票採取勝者全拿,各州的選舉人票只能投给勝選者,如此拿到270票就贏得選戰。但是勝者全拿也有例外,緬因州及尼布拉斯加州是按候選人的勝選區得票,只有參議員的兩票是勝者全拿。選舉人票勝者全拿只是傳統,不是法律,2016年總統大選就有7位選舉人背信投票,結果每人只罰款$1000美元了事。所以傳出川普要在選舉人票下手,動搖勝者全拿的傳統,可能造成混亂。

美國把200年前設計的間接選舉制度用到21世紀,如此複雜落後的選舉制度,除非一方滑坡性的勝利,勝負明確,才能遮掩複雜落後的細節。這次選舉競爭劇烈,投票率高達67%(正常情況55%),尤其新冠疫情造成8500萬張郵寄投票,處理困難,不出弊病也難。

【拒絕交接,攔截賀電】

川普拒絕組成政府移交團隊,聯邦總務署(GSA)主官Murphy拒絕撥預算款800萬美元給拜登的500人交接團隊,拒不安排辦公場所,拒不移交國家事務,使得新任總統拜登無法進入國家狀況。國務院扣住外國領袖賀電,不轉交拜登,也不提供翻譯服務,不作成國家記錄檔案。迫使拜登團隊以自己的手機及住處電話和外國領袖接觸。

【國家動盪】

11月9日川普突然開除國防部長Esper,五角大廈四位高層隨之離職,總統不離身的核武器控制手提箱及核控密碼也拒不移交,手提箱的狀況令人擔心。接著川普宣稱要開除中央情報局局長哈斯柏(Haspel)和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Wray)。在總統最後任期不到70天,如此撤換情治高層,意在使得新任總統拜登無法進入國家狀況。川普也可能故意曝露國家機密,製造未來拜登外交的困境。

川普仍然有7200萬人支持,成為將來川普鼓動民粹呼風喚雨的本錢。川普主義不死,可能將來創立川普主義的電視媒體,號召支持者,繼續製造社會動盪。目前一些城市如首都華盛頓的暴亂已經開始。

【疫情嚴重】

美國目前確診人數高達1,100萬人,死亡246,000人,都高居世界第一,國家已經放棄防疫政策,只能指望疫苗。即使新任總統拜登口口聲聲防疫第一,大家並不相信拜登有什麽辦法。

【經濟危機】

因為新冠病毒及中美貿易造成2020年美國GDP負成長(-5.9%),失業率7%。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2019年公佈的數據,美國成年適工人口為2.1億左右,有將近1億人曾失去工作。美聯儲預測2021年美國經濟只能反彈4%,大家並不相信拜登有什麽辦法解除美國的經濟危機。

【意識分裂】

根據民調,美國85% 的人認為國家嚴重分裂。拜登選民中 91% 認為美國在川普治理下造成嚴重分裂。但是川普選民中 76% 認為美國在拜登治理下將會嚴重分裂。拜登選民7811萬與川普選民7274萬互不信任。

【種族分裂】

白人56%,白男人60%,老白男人65% 投票川普。而黑人只有 12%,亞裔31%(包括華人50%),拉丁裔32%投票川普。可見白人大多數投票川普,而其他族裔平均只有25%投票川普。不同族裔在川普四年的瘋狂挑撥下,造成嚴重的種族分裂,互不信任。

【帝國乏力】

美國的軟硬國力早已撐不起統領世界的角色,卻繼續自封世界警察,四處指手劃腳。譬如川普的國務卿蓬佩奧(Pompeo)背負著如此醜惡可笑的美國大選,竟然最近還在穿梭世界各國指点江山,批評指導白俄羅斯、緬甸、象牙海岸、坦桑尼亚的總統選舉,引來各國的不恥嘲笑。譬如拜登內定的國防部長佛洛諾伊(Flournoy) 宣稱,美軍須具有在72小時內殲滅南海的所有中國海軍的能力。世界最大貿易區,東盟亞太的RCEP剛在本月15日簽訂,美國被排除在外。

【川普下場】

心理醫生覺得川普有嚴重的心理疾病。川普積有控告他的司法案件1450樁,包括欠債、違約、欺詐、性侵、逃稅等等,都在等他下台後起訴。川普虛張聲勢號稱富豪,有會計師計算川普的實際資產淨值是負10億美元。下台以後的川普,官司纏身,心理疾病,財產清算,可能瘐死獄中。

民主需要選民是哲王 美國卻有反智傳統 | 黃國樑

陳之藩一篇我當學生時選入國文課本的散文《哲學家皇帝》,一直留在我的腦中不曾遺忘。

他對他寫作當時即1950年代的美國,留下一幅彷彿牧歌般的畫像。他在放工之後躺在一處靜湖之畔,作了一些思考。他可能感到了美國人工作流露的神色自若,覺知了某種獨立、勇敢與自尊的價值深藏於美國人民的心中,讓他想起了柏拉圖的「哲王思想」,認定美國的孩子都像是哲人心中的哲學家帝王。因為希臘哲人的教誨就是:「從生硬的現實上挫斷足脛再站起來,從高傲的眉毛下滴下汗珠來賺取自己的衣食。」他覺得這個教誨歐洲都不曾做到,美國的小夥子卻做到了。

然而他一個轉念,認為這些美國孩子還是缺了些什麼?原來是人文素養、是教育,他發現美國的年輕人雖然勤奮自立,卻連報紙都不看。而哲王不可或缺的條件是具備雄偉的抱負與遠大的眼光,它必須靠教育砥礪出來。於是他引了那句傑佛遜的名言:「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並下了結論,民主需要的是投票者一個個都受過哲學家皇帝的訓練。解開了困惑,陳之藩的視線重新回到環繞著他的山光水色,但卻有了豁然開朗的喜色。

1950年代正是美國走上世界頂峰,成為超級帝國的時刻,對於陳之藩這樣一位外來的旅居者而言,美國社會的一切,從人的談吐到都市的繁華,一定都給了他許多震撼與驚嘆,但他還是藉一個簡單的思索,看出了美國深層的病徵。

他的這一篇文章寫完的數年之後,一本名著《美國的反智傳統》出版了,似乎巧合地印證了陳之藩的觀察。很可能是源自於過於素樸以及簡化的福音宣揚,以及對於陳腐的菁英統治階層的強烈反抗,衍生了美國社會持久不衰的反智主義。

正在走向矌日廢時的訴訟的這次大選,可以說就是鄉村區域的反智群體,與城市菁英階層的一次對決。凡是川普的紅區,都在鄉村、至少是郊區,就算是由藍色勝出的州,其郊野也皆是一片紅潮。

川普就是一位典型、甚而是誇張的反智人物,於是他會說出新冠到了四月就會消失、加州大火不需多懼,天氣一定會變涼的反智語言。最重要的是,新冠不是他的錯,而全是中國的錯,這種賴皮卸責的荒誕說辭,他的粉絲全信了。甚至於,他的染疫與三天康復,也猶似一場神蹟,不只是他,他的老婆、發言人,全都在投票日現身了,他們全都健康如昔,一再地反證新冠不足為懼。

這個反智社會的人口,可以從為川普傾巢而出,終而打破百年投票人數紀錄,讓他從該輸卻不輸的德州與佛州復活,從而可以打一場足以讓民主毀滅的系列官司,一覽無遺。

這個民主曾經讓人欽羨,一個既有鄉村與靈魂音樂,又有太空總署與諾獎得主的美國,就像是人類最美好的歸所。但這次大選讓人看到它的千瘡百孔。並為美國退出歷史舞台寫好劇本,揭開了華麗的序幕。

大選呈現美國衰落 中國能否上位? | Friedrich Wang

自從2010年茶黨運動興起之後,基本上美國就已經進入民主內戰的狀態,簡單說,美國社會已經分裂了,而且裂痕越來越明顯。川普在2016年能夠險勝,其實就等於是茶黨運動的勝利,象徵美國白人至上以及反對全球化這兩個意識形態在美國社會得到了認同。更進一步講,就是美國人墮落了,已經失去作為一個超級大國該有的認知與心胸。

這個很容易就可以察覺出來。從最近這10年從美國回到台灣的美國出生華人(ABC)的素質越來越低,越來越不學無術,就可以知道他們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長大的。

這一次的大選可以說是美國許多病症的一次大爆發。貧富差距、黑白種族衝突、社會階級對立、在國際上無法遏止中國的崛起而產生的焦慮…..,這些都使得美國內部的狀況險象叢生,而對外的策略卻越來越荒謬,幾乎是與世界各國的利益對著幹,甚至不惜破壞自己當年一手提倡的全球化。這一切的荒謬與失序,當然川普政府必須要負起相當的責任!

這一次的選舉即使拜登當選,願意讓美國休養生息,緩和情勢,但是上述的這些問題仍然無解。拜登,或許溫和穩健但是並非撥亂反正之才。美國長期以來所累積的這些問題,也不是一個領導人在幾年的任期之內所可能改變的。新冠肺炎是讓這一些問題浮上台面的導火線。未來一年之內這場傳染病還不會退場,所以美國政府還必須傷透腦筋。

整個文明的板塊正在挪移,人類這400年來受歐美國家所主宰的優勢還能夠再持續多久?這個很難說。不久前普丁說,中國與德國正在向超級大國邁進。當然這個話本身是別有用意,但是也的確突顯出美國很難繼續在國際上推行他的單邊主義。

中國大陸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嗎?中國大陸內部同樣有各種的問題。不久前,李克強才說仍然有6億人民月均收入近1000人民幣。現在中國大陸經濟高度發展的動能已經趨緩,不久前也宣告未來要以國內、國際雙循環推動經濟發展,但是拉動內循環的關鍵是人民的消費力必須提升,這又有貨幣供給的考量在其中,所以挑戰依舊不少。

中國的領導人應該要思考鄧小平的智慧:韜光養晦,絕不出頭。讓中國持續和平發展,如此才是上策。

「美台建交」無益川普選情 | 郭譽申

最近媒體/網路頗多「美台建交/復交」的討論,包括Friedrich Wang昨天在其宏文《川普的選舉大絕招-與台灣建交》中指出,川普目前選情不利,起死回生的唯一絕招是「與台灣建交,不惜與北京斷交,至少是凍結關係」。筆者對此卻有不同的看法:若三個月前或更早些,川普與台灣建交,會是逆轉選情的絕招,現在選舉只剩二十天,太遲了。

Friedrich的主要論點在於,若川普與台灣建交,大陸「就必須要出手冒險用武力收回台灣,否則就將永遠失去。這是任何一個領導人都無法付出的代價,對人民共和國來講將會動搖國本,後果是難以預料的。」但是「北京還沒有做好渡海佔領台灣的準備」,勉強出兵攻台,在美國軍事介入或以大量資源支助台灣之下,解放軍有可能無法取勝,而被迫撤退。「一旦解放軍在這場戰役中失利,那就跟主動放棄台灣的結果差不多,必然引起(大陸)內部政治、社會、經濟結構全面地動盪。」將對中國非常不利,而對美國非常有利。

筆者同意Friedrich所述,若美國與台灣建交,大陸確會受到內部龐大壓力,很可能不得不動用武力冒險攻取台灣,而美國必會相當程度介入。若如此,美國人民將會同仇敵愾支持戰時總統,對川普的選情大為有利。不過以上論述僅適用於正常時期,如三個月前或更早時候,或新任美國總統就職之後,而不適用於即將大選的現在。

現在距美國總統大選只剩二十天,若川普與台灣建交,大陸雖有內部龐大壓力,可以不出兵台灣,而拖過這二十天。大陸當然要增加台海附近軍力,並作渡海準備及渡海演習,以形成戰爭邊緣的壓力;另一方面,則昭告天下,川普與台灣建交,是侵犯中國主權,違反中美聯合公報及不顧世界和平的選舉花招奧步,要求新當選總統者收回川普的建交成命,否則大陸即將以武力統一台灣。

大陸這樣加強軍事準備及發出嚴正聲明,當能有效緩和內部的壓力。另一方面,戰爭會使人民同仇敵愾支持領導者;但陷入戰爭邊緣則會使人民反對挑起戰爭者。若川普與台灣建交,使兩岸和美國陷入上述的戰爭邊緣,川普即成為挑起戰爭者。世界各國和美國的中間選民必定都反對川普挑起戰爭的作為,也更凸顯川普具有瘋狂的個性,對川普的選情反而大不利。

美國總統大選只剩二十天,若川普與台灣建交,大陸只要沈住氣暫不動武,拖過這二十天,川普是得不到好處,反而會大失分的。川普及其團隊應該也明瞭這一點,因此不會與台灣建交。川普沒招了,是否一定敗選?不敢確定。四年前的大選,川普跟現在一樣民調都落後,結果民調全失準!

川普的選舉大絕招-與台灣建交 | Friedrich Wang

已經過了國慶日了。今天有朋友在問:川普的選情到底還有沒有起死回生的大絕招可以用?好吧,告訴各位,筆者認為目前只有一招可以救他,那就是與台灣建交,不惜與北京斷交,至少是凍結關係。

那各位會覺得疑問:美國難道不怕會引起戰爭嗎?他們當然怕,但是他們也不相信北京不怕,所謂的大絕招都是有很高的風險成本,所以這招也不例外。川普基於上面這個假設,冒險孤注一擲,賭的是:北京發動戰爭只會指向台灣,而不會直接動到美國。

只要北京無法容忍美國外交上承認了台灣,那就必須要出手冒險用武力收回台灣,否則就將永遠失去。這是任何一個領導人都無法付出的代價,對人民共和國來講將會動搖國本,後果是難以預料的。

基於日前我曾說的,目前北京還沒有做好渡海佔領台灣的準備(參見《台海會發生戰爭嗎?》)。而只要台灣本島並沒有被完全佔領,那戰爭就沒有結束,因為外國的馳援隨時可能會到來。所以北京一旦開打,就一定要打到底,至少打到佔領了本島重要地區。但這對其而言,當然難度會很高,也一定會冒相當的風險。

所以中共放不能放手,打又沒有把握。或許在美國人心目中,認為這會對中國大陸造成更大的戰略挑戰。美國只要在戰爭膠著的狀態下適時介入將解放軍擊退,或者大量提供物資情報的挹注,讓解放軍無法取勝,被迫撤退。只要台灣守住了本島,進而拿回澎湖,那美國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一旦解放軍在這場戰役中失利,那就跟主動放棄台灣的結果差不多,必然引起內部政治、社會、經濟結構全面地動盪。這不一定能造成現在政權的垮台,造成整個中國全面動亂的機會也不高,但是這很可能使中國在2030年超越美國的目標無法實現,至少是將遭受大幅度拖延,而對美國來講目前所承受的壓力就會大大地減輕。

不過民進黨現在卻害怕了,反而國民黨變得很勇敢提出台美建交,這背後如果說沒有美國的推動,很難讓人相信。

川普不是正常人,他會甘心交出政權嗎?目前看起來他想要大逆轉只剩下這個機會,否則就只能耍賴不交出政權,但是這形同政變,不可能被美國社會所接受,即使大法官現在保守派佔上風,應該也不敢冒這個大不韙。

個人認為以上的事情是有可能發生的,所以最後這二十幾天我們就拭目以待,也希望老夫是杞人憂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