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如何?會經貿脫鉤嗎?影響中美如何? | 郭譽申

2018年美國對中國開啓貿易戰,短期的目標是減少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長期的目標可說是美中經貿脫鉤,即減少美國對中國的經貿依賴。美中貿易戰已進行四年,狀況如何?美中經貿是否脫鉤?影響中美如何?

美中貿易戰曾使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稍降,但是隨即碰上新冠疫情,在新冠疫情的衝擊下,美國去年(2021)的貿易逆差創下歷史新高,達8591億美元,比前年增加27%。其中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不減反增,擴大為3553億美元,比前年增加14.5%,為三年來的新高。美、中的經貿關係不僅未脫鉤,反而更加緊密相連,使貿易戰幾乎白忙一場。此外,跟貿易戰有些相關的高通膨已經持續快一年,讓美國頭痛不已。

這些數據給美國上了一課,單邊的懲罰行動,如增加關稅,其脫鉤效果不明顯,還帶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副作用。於是美國逐漸轉向「精準脫鉤」,即脫鉤的範圍要盡可能小,只要在關鍵技術領域和中國脫鉤,而其他領域仍然可以正常往來。這是中國在5G如華為、人工智慧如曠視科技、無人機如大疆創新等具有技術優勢的公司,紛紛受到美國「重點制裁」的原因。

精準脫鉤、重點制裁,似乎是蠻厲害。譬如華為,幾乎被迫放棄整個手機市場,而其5G設備則被阻擋在美歐市場之外。不過,美歐也不是只賺不賠的,華為放棄的手機市場有部份被中國其他的手機品牌補上,而美歐購置華為之外的5G設備,需要付出更多的經費,才能達到同樣的功能。

更重要的,中國非常龐大,精準脫鉤、重點制裁雖能打擊少數特定的中國企業,但不過是九牛之一毛,並無法影響、改變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大局。中國2019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大約是美國GDP的67%,兩年後的2021年,中國的GDP已經達到美國GDP的77%。這經濟數據雖然很受新冠疫情的影響,有些不尋常,但是仍顯示,增加關稅的全面脫鉤和重點制裁的精準脫鉤,都阻擋不了中國的崛起,而且美中的經貿脫鉤頗難實現。

除了中國的GDP追近美國,下列兩經濟數據顯示,美國已經愈來愈沒有實力對中國進行貿易戰和經貿脫鉤:

2021年,中國前三大貿易夥伴依次為東盟、歐盟和美國,對這些貿易夥伴的進出口總值分別為5.67、5.35和4.88兆元人民幣(參見《陸去年貿易進出口總值年增21.4%,再創新高》)。美國已落居中國貿易夥伴的第三名,美中經貿在中國經貿中的占比在減少,因此美中貿易戰愈來愈傷不了中國。

中國的全球進出口總值自2017年起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其2021年的進出口總值更超過美國達29% (中國6.05兆美元,美國4.69兆美元)。這表示中國對全球貿易的影響已明顯超過美國,若美中經貿完全脫鉤,各成隔絕的體系,多數國家應該會西瓜偎大邊,靠向與其貿易額較大的中國,而不是美國。

台灣的經濟學者和官員大多預期/期盼,美中貿易戰能導致美中經貿脫鉤,因此削弱大陸的經濟([1] [2])。四年來的實況顯示,美中經貿難以脫鉤而大陸將繼續崛起。這些學者和官員都是一廂情願,心中只有政治正確,而沒了經濟專業。

[1] 朱敬一,《維尼、跳虎與台灣民主》,2021。

[2] 陳添枝,《美中貿易戰,戰什麼?:大國崛起與制度之爭》,2021。

駁斥《致命中國》和貿易戰的指控 | 郭譽申

摘要:《致命中國》一書可說是美國對貿易戰的指導思想,詳列了美國對國在双方貿易上的各方面指控,本文各種指控提出全面但簡潔的駁斥

《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的主要作者Peter Navarro (另一作者為Greg Autry) 目前擔任美國白宮的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是美中貿易戰的主導者之一,因此此書可說是美中貿易戰的指導思想。此書的英文版《Death by China: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 Action》出版於2011年,部份內容已有些過時,然而由於貿易戰的長期重要性,仍有必要予以辯駁。

《致命中國》全書分為5部分:第一部分指控中國大陸的產品多半劣質,甚至有毒致死。第二部分指控中國以不公平貿易手段:出口補貼、低估幣值、盜竊美國智財權、破壞環境、不善待勞工、出口限制(某些礦產)、壟斷聯盟(如稀土)和「保護主義長城」等,摧毀美國的就業機會,並殖民非洲、拉美。第三部分警告中國軍事力量的崛起,主要針對海軍、間諜滲透、網路駭客和太空星戰。第四部分指控中共屠殺、殘害人民及迫害西藏、新疆、內蒙古的少數民族。第五部分指責許多為中國辯護的美國人,並提出對抗中國的行動計畫,包括拒買中國產品。

對以上指控的駁斥

如書中所述,美國進口中國產品,其成本僅美國製商品的一半。一分錢一分貨,部份中國產品有瑕疵,甚至含毒,不算意外,進口商既獲得極大成本優勢,當然該負責檢驗商品,對商品品質把關,何能歸罪於中國產品?(書中所述為8年前狀況,現在美國進口更多中國產品,產品品質顯已改善)

出口補貼等於以低於成本價輸出,對中國何益?中國即使有出口補貼,也是極少數的暫時權宜手段,這種指控是無的放矢。

中國對美國有大幅順差,收入大量美元,如書中所述,中國若把大量收入美元兌換人民幣,人民幣相對美元自然逐漸升值;但是中國卻以大量美元順差購入美國債券而不兌換美元,因此能保持人民幣釘住美元的穩定幣值。這是合法正常的金融操作和儲蓄,美國何能指控中國操縱滙率、低估幣值?

每個企業都該想方設法保護本身擁有的智財權,並在智財權受到侵犯時向司法機關提出具體控訴。籠統地指控他國盜竊智財權是沒有意義的。

美國壓低進口商品的產地價,以獲取高利潤,正是中國不得已破壞環境、不善待勞工的原凶,也是資本主義市場競爭的必然結果,所有發展中國家都身受其害,美國何能指控中國破壞環境、不善待勞工?(所幸近年中國經濟發展有成,其自然環境和勞工環境已頗有改善)

中國大陸盛產某些資源(如稀土),被作者指控「出口限制」、「壟斷聯盟」,難道中國非要大量開採到供過於求、市價大跌,才是公平的自由貿易?

根據世貿組織規定,中國是發展中國家,合法擁有某些保護本國產業的權利,美國何能指控中國有「保護主義長城」?

中國大力投資耕耘非洲、拉美,讓不少地區經濟頗有進展。中國的行動即使不盡完美,對比過去歐美佔領殖民,還從非洲輸出黑奴,中國是好太多了。美國指控中國殖民非洲、拉美,能不心中有愧嗎?

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前是有不少政策失誤,但作者竟隨意指控「毛澤東殺死的人數卻從4900至7800萬人」,信口開河,莫此為甚。不算西藏、新疆和內蒙古古代曾屬於中國,這三地近代進入中國版圖之時大約正逢美國獨立建國,中國對待這三地的少數民族,似乎好過美國之對待印第安原住民。印第安人當年被迫離開長居的家鄉,搬遷到陌生的保留地,造成人口迅速大減,而中國的少數民族沒有遭受這樣的惡劣待遇。

貿易逆差的根本原因

作者具有強烈的美國優越感:「沒有一個美國人應該懷疑下面這個經濟上永恆不變的事實:只要給予美國工人與中國或其他任何人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美國公司和工人就足以與世界上任何人競爭。」作者的美國優越感遮蔽了他的理智,經濟上不變的事實是:像中國的發展中國家若能保持穩定團結,當它逐漸學會工業化和現代的金融和商業制度,它比較已開發國家低的所得,即較低的勞工成本,使它有明顯的競爭優勢。這才是美中貿易逆差的根本原因。

除了指控中國,作者在書中(第五部分)嚴厲譴責投資中國的許多美國企業家愚蠢、不愛國。部份美國企業為了進入中國市場,接受成立中美合資公司或以技術轉移交換一些投資優惠(如減稅、低價取得土地),最後喪失了競爭優勢。以技術轉移交換投資優惠是合作双方的自願交易行為,對誰較有利取決於双方的智慧判斷,若談不攏,美國企業大可以不投資。作者不以技術轉移協議歸罪於中國,是可取的。然而貿易戰以來,美國卻以此指責中國,實在荒謬。

美國為了國家利益,企圖壓制中國崛起及掀起貿易戰,都可以理解而無可厚非,然而擺出憤憤不平、義正辭嚴狀,全面指控、抹黑中國,就令人噁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