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勸郭董 | 郭譽申

郭董您好。您放棄參選總統之後,仍率領「郭家軍」參與政治,主張跳脫藍、綠,與親民黨和民眾黨形成某種結盟關係,例如親民黨和民眾黨都吸納一些郭家軍列入其不分區立委名單。您既然仍希望對國家政治有所貢獻,筆者愛國家也惜郭董之才,冒昧在此進言。

藍、綠兩大黨都有很多缺點,您跳出來建立第三勢力,可說理由充分,也是政黨政治的常態。然而看現實面,藍、綠兩黨都根基深厚,國民黨有創建中華民國和反共保台的歷史功績及15縣市地方執政優勢,而民進黨有抗拒國民黨威權政權的歷史功績及中央執政優勢,加以已有的選舉制度很不利於小黨,第三勢力在兩大黨挾殺之下要想有成,絕不是四、五年可以成功的,十年八年都未必能成事啊!您現在69歲,您能等十年八年,甚至更久嗎?宋楚瑜先生就是前車之鑑,宋先生的才幹有目共睹,然而宋先生創立及經營親民黨近二十年,親民黨身為小黨,很難對國家有多少實質貢獻,而宋先生已垂垂老矣(77歲)。台灣迫切需要人才,筆者不忍您這樣人才的有限生命消耗在難有建樹的小黨上啊!(建立新政黨應該是比較年輕的人,如柯文哲(60歲)和黃國昌(46歲),才適合幹的。)

您是中華民國派,理念接近國民黨。為國家計,也為您打算,我建議您在此大選的緊要關頭公開大力支持韓國瑜,並在選後回歸國民黨。這樣若韓勝選,您無疑是勝選的大功臣,未來您定會被委以重任而能大展長才,對國家大有貢獻;而即使韓敗選,韓粉和藍營支持者也必會對您心存深切感激。無論那種狀況,四年或八年後,您都將很有機會代表藍營參選總統,這樣不是比建立第三勢力更能貢獻國家及發揮您的才幹嗎?

國民黨的總統初選讓您受到委屈,使您對國民黨和韓國瑜頗有不滿,甚至對韓有瑜亮情結。其實您與韓各有所長、不分軒輊,藍營支持者更偏愛韓,只因為他去年率領藍營打贏艱難選戰,有大功於藍營而己。您事業纏身,起步已遲,因而失了先機,這是天命,您何必一直耿耿於懷?無論如何,您與韓有共通點,都非傳統國民黨,都有志於改革老朽的國民黨,郭家軍與韓家軍一起進入國民黨、改革國民黨,不是美事一樁嗎?也頗有益於國家啊!

選舉民主的政黨競爭常把人才消耗在競爭之中,台灣的政治和經濟已經接近停滯很多年,實在經不起繼續消耗人才。筆者並不特別愛惜國民黨,更不反對第三勢力起而與藍、綠兩大黨競爭。然而以郭董的才幹、資歷和年紀,您投入第三勢力,真是人才的浪費和國家的損失,請您千萬要三思啊!以您的聲望和財力,第三勢力當然極力拉攏您加入,但他們是為您還是為己,您更需要三思啊!

大選出現轉捩點 | 郭譽申

總統大選只剩一個月多一點,在這之前綠營幾乎掌控全局,以香港「反送中」渲染出的「芒果乾」(亡國感)恐嚇民衆,以大撤幣的短期政策收買民衆,並以國家機器挖掘韓國瑜家庭多年前的資料來抹黑韓。不過這幾天出現的三個事件讓綠營逐漸失控,讓藍營奪回了議題主導權,恐怕成為大選的轉捩點。

事件一:韓國瑜呼籲他的支持者,在接到民調電話時,「拒答民調」或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綠營掌握國家機器和大部份媒體,媒體公佈的民調自然被人懷疑其正確性,有人甚至質疑所有民調的共用母體已被操控(參見《媒體應求證民調母體是否被操控》),故意製造韓大幅落後蔡的假象,以使韓的支持者灰心喪志。韓國瑜的呼籲有效地摧毀了民調的作用,韓、蔡之戰幾乎從「日戰」變成「夜戰」;沒有有效的民調,双方都看不清選情,蔡的執政和媒體優勢將被削弱,而韓陣營的堅強凝聚力更能發揮相對優勢。

事件二:環保署修正發布「固定污染源設置操作及燃料使用許可證管理辦法」,放寬生煤使用量可以有10%的容許誤差。台中市長盧秀燕邀集中部7縣市首長舉行空汙治理緊急會報,強調台中火力發電廠(中火)每年生煤使用量應符合《台中市管制生煤自治條例》的1104萬公噸上限,絕不容許存在環保署放寬的10%誤差。盧市長隨後針對中火燃煤使用量超過容許量,開罰300萬元,並強調,若中火不改善,將按次處罰,甚至撤除燃煤許可證。中部地區近年空汙非常嚴重,呼吸道疾病,包括肺癌,的統計數字節節攀升,都是拜蔡政府廢核而無法以再生能源補足缺口所致。空汙是中部民眾的切身之痛,勢必影響總統大選的選情。

事件三:北檢以侮辱公署罪起訴「卡神」楊蕙如,認定在2018年颱風造成日本關西國際機場關閉時,楊指揮受她供養的「網軍」以假資訊帶風向,聲稱駐日代表謝長廷根本管不了大阪辦事處,還批評大阪辦事處黨國餘孽、爛到該死,整起事件應由大阪辦事處負責,這樣的無理指控間接造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之死。楊蕙如與綠營,尤其謝長廷系,關係密切,她與綠營政客的很多合照照片都已曝光,而她的公司在綠營執政後竟然標得近億的政府標案。侮辱公署罪雖然不是重罪,楊蕙如案幾乎坐實了綠營豢養網軍,以歪曲事實及覇凌政治對手的惡狀,勢必大傷綠營的選情。尤其年輕人,還要相信綠營在網路上的洗腦嗎?

選舉投票只在一念之間,投票之前都可能有變數。綠營原來看似穩定領先,上述三事件卻未預期地發生,而一個月的時間剛好足以讓事件逐漸發酵及產生重大影響。在沒有有效的民調之下,自動動員力超強的「韓流」庶民將會讓執政的綠營越來越驚慌失措而中間選民很可能歸向韓營,這幾天因此正是此次大選的關鍵轉捩點。

媒體應求證民調母體是否被操控 | 馬自恆

台灣的媒體酷愛民調,每當有新民調出爐,總會引來大批電視名嘴的熱情分析。吊詭的是,台灣的民調向來不準,大家也都知道。根據歷史的經驗,主持民調的機構的政治傾向往往是決定民調數據的最大因素。但是今年出爐的各種民調結果,更是令人有霧裡看花的感覺。

首先是一再更改遊戲規則,推遲民調日期的民進黨總統初選,最終以出奇一致的數據,讓蔡英文以大幅度的優勢贏得黨內提名。但是許多賴清德的支持者對這樣的結果表示難以置信。而在2018年以超高人氣當選高雄市長的國民黨總統提名人韓國瑜,在政治環境沒有重大變化下,短短一兩個月中,和蔡英文對比的民調支持度由領先降到落後,落差高達20%左右。而且不論藍綠背景的機構得到的數據都大致相似。不由得令人懷疑是不是賴清德事件的翻版。

最近也有一些學者專家對當下令人意外的民調結果提出解釋,但都像隔靴搔癢。盲點在於大家都想保持中古世紀的騎士風度,不願意質疑皇后的貞操。其實對民調大逆轉的最直接的解釋就是政府動用國家機器操控了民調的抽樣母體。支持這個大膽指控的依據是我們在皇后寢宮前,看到太多光屁股的漢子進進出出。如果這時還是無動於衷,那就不是貴族騎士,而是用手矇住自己眼睛、耳朵和嘴巴的傻猴仔了。

這些光屁股漢子都是什麼長像?就拿最近的記錄來說:南澳斷橋事件發生後,民意代表要求調閱橋樑檢測報告,政府竟宣稱橋梁檢測資料涉著作權保護無法提供。蔡英文的學歷被懷疑是偽造的,而能夠幫助釐清真相的政大升等資料和相關公文,一夕間都被當成國家最高機密封存。而最近監察院公布了對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開票過程的糾正報告指出:台北市選委會對於為什麼需要好幾個小時才將眾多投開票所的數據輸入電腦的異象提不出任何解釋,也悍然拒絕提供監察院要求提供的非機密文件。這些動作都明白地告訴我們,當今的政府為了保有政權,是不惜非法操控國家機器的。

胡適教導我們在探索真理的道路上,要大膽地假設,小心地求證。要想求證蔡英文政府是不是動用了國家機器操控民調母體非常容易。只要找一家具有公信力的民調機構,請他們取一份樣本依慣例做民調。然後就同一份樣本,將其中每一個電話號碼隨機更改一個數字,產生一組新樣本,再進行一次民調。當然,被更改過的那組電話樣本可能會偏離原來的抽樣準則,但不會造成統計上太大差異,因為更改每一個電話號碼,對一方有利或不利的機率是相同的。如果發現兩次民調產生巨大差異(例如10%),我們就可以判定政府提供的抽樣母體是被操控了。

面對當下公然違法亂紀的政權,想要撥亂反正,不能寄望媒體和政治人物的智慧和品格,而要靠那一點點不甘做寒蟬的勇氣。

總統大選的美國因素 | 郭譽申

台灣長期受美國的保護,重要的政治人物多半都與美國保有某些關係,而美國對台灣的總統大選總有相當程度的介入和影響力,是眾人皆知的事實。因此每次總統大選,藍、綠兩大黨的總統參選人,尤其新起的挑戰者,幾乎都會在大選前訪問美國,被媒體戲稱為去美國接受面試。這次大選很特殊,韓國瑜是離開政壇十多年而重回政壇的新挑戰者,他竟然決定在大選前不訪問美國,不接受美國的面試。這是怎麼回事?影響如何?

美國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當然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自然傾向支持較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不過美國支持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也有其風險。若美國支持的參選人沒能當選總統,美國不曾支持的總統當選人可能怨恨美國而排斥美國,會損害美國的利益。

過去美國和中國大陸比較友好,双方的利益大致一致,台灣是「親中」或「反中」對美國差別不大。然而現在美國和大陸幾乎是全面地競爭和對抗,美國當然期盼台灣與美國同一陣線「反中」,才符合美國利益。這次總統大選,美國因此明顯支持「反中」的蔡總統,例如通過多項親台法案,包括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案、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台北法案等等(雖然這些僅是口惠而少實質益處)。

在美國「反中」並且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的狀況下,韓國瑜是否該在大選前訪問美國?韓不去是正確的抉擇。美國「反中」已是其確定的國策,不可能因韓訪美而改變,換言之,韓若訪美,也不可能改變美國「反中」及支持蔡總統的態度,反而讓美國有機會打壓韓國瑜,例如在行程中安排陷阱讓韓出錯或指使媒體故意挑韓的毛病,這些訊息都會傳回台灣,將不利於韓的選情。反之,韓決定不訪美,讓一些習慣依賴美國的台灣人不放心,對韓也稍有損害。然而兩害取其輕,韓不訪美是正確的。

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而韓國瑜決定不訪美,對未來的影響如何?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欠了美國的選舉債,她勢必要投桃報李,回報美國一些好處。例如屆時她已無連任壓力,她很可能開放美國一向希望的美牛、美豬的進口,不利於台灣的養殖農民。另一方面,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怨恨美國支持蔡而大幅倒向中國大陸,不利於美國的利益,美國因此很可能給台灣一些好處來拉攏韓。例如屆時韓或許有籌碼要求美國降低售台F16V戰機的不合理高價格。

美國一向會相當程度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這次也不例外。這次大選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導致韓國瑜不在大選前訪美,對蔡總統是小利多。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恐怕需回報美國一些好處,將損害台灣的利益;反之,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大幅倒向中國大陸,而可能給予台灣一些好處。蔡、韓誰能勝選?雖然美國有一些影響力,總統大選的最後結果掌握在台灣選民的手中,選民自己選擇吧。

該投資年輕人還是軌道建設? | 郭譽申

總統大選只剩兩個多月,韓國瑜和蔡英文的競爭愈趨熱烈。韓的主要政策逐漸出爐,除了重視觀光相關產業及農漁產品的拓銷,最重要的是投資年輕人,要加強年輕人的外語能力及支持大學生出國遊學。雖然候選人的政策一向不大受選民關注,筆者還是願意比較一下兩位候選人的政策,韓主打投資年輕人,而蔡總統的主要政策是已在執行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主要包含許多軌道建設。

面對韓國瑜支持大學生出國遊學或交換學生的政策,蔡政府的一貫反應是聲稱韓的政策不可行。把大學生的總人數乘以每人出國遊學一年所需的經費,得出總經費需求,其金額龐大,看來是政府負擔不起的。這是聰明的選舉招數,既能趁機指責韓亂開支票、沒有信用,又能逃避實質討論這是否是個好政策。

大學生出國遊學是個大方向,政策的細節可有很多考慮,例如大學生的外語文能力須達特定標準;可以排富;大學生可以分攤少部份出國費用;出國遊學未必是一年,也可以是半年;政府經費不足,可以挪用前瞻基礎建設的經費等。加入這些細節考慮,這政策並非不可行,其經費需求不像蔡政府所說那樣龐大。在此韓國瑜只管政策大方向,其政策細節由未來的閣員規畫之,是合理的分工。蔡政府逃避實質討論,是避重就輕、不敢面對議題。

筆者是四年級生,回顧年輕時,四小龍正跟隨日本之後崛起,當時其他亞洲國家多半還落後不少,我們這一代因此是相對容易有成的;對比之下,現在亞洲各國,尤其中國大陸,都已頗有發展,台灣年輕人無疑面對更大的競爭壓力。面對更多的競爭,年輕人只有一條路,就是提高自己的競爭力,而國家應該資助年輕人提高競爭力。畢竟國家的前途取決於年輕人能否成長發展。

台灣的前途取決於台灣年輕人能否成長發展,看清這一點,投資年輕人無疑比投資軌道建設重要得多。台灣的生育率超低,人口高齡化嚴重,預計人口即將負成長,開發捷運等軌道建設給誰乘坐?台北人口最密集,台北捷運都不賺錢,其他縣市的捷運,如高雄捷運,幾乎必定賠錢,值得嗎?捷運等軌道建設看來大多是蔡政府對親綠的工程建設企業的選舉回饋而已!對提高年輕人的競爭力毫無益處。

台灣在部份高科技產業表現亮眼,然而高科技產業要求高水準的數理能力,只有少數數理高材生能夠發揮所長,而多數年輕人是無緣參與的。韓國瑜主張加強年輕人的外語及國際化能力,如支持大學生出國遊學,確能普遍提升年輕人的競爭力,因為外語及國際化能力比數理能力應用的範圍廣,又不像數理那樣艱澀,只要有適當的教育和練習,多數人都可以練就不錯的外語及國際化能力。 新加坡、香港及歐洲先進國家擁有高人均所得 ,它們的國民的外語及國際化能力普遍都很優異,是明顯的例證。

蔡總統的主要政策是投資於軌道建設,而韓國瑜的主要政策是投資於年輕人,包括加強年輕人的外語能力及支持大學生出國遊學。後者能提升年輕人的競爭力,明顯更符合台灣發展的需要。蔡政府只會以經費過高不可行,來抹黑韓的好政策。

選民,尤其年輕人,自己要想清楚啊。

大亂鬥的大選 | 郭譽申

總統和立委選舉只剩不到3個月,總統大選仍是藍、綠兩大黨的對決,而且是蔡總統爭取連任,照理應該比較單純傳統。然而現狀卻是藍、綠各有各的問題,內部都不團結,而多個小黨和無黨的郭台銘陣營積極在到處挖牆角、招降納叛,希望進軍立法院,大選於是呈現大亂鬥的局面。

郭陣營和韓陣營在國民黨初選時的結怨無緩解跡象,郭陣營公開列出並聲稱拒投票給許多藍營的「挺韓」「黑郭」立委參選人,對藍營和郭陣營都造成傷害。少數國民黨黨員始終「挺郭」並繼續公開「黑韓」,被開除黨籍。這些黨員雖無足輕重,但對藍營總是傷害。藍營立委參選人是否可邀請及接受郭董站台助選?藍營既希望獲得郭董的支持,又怕郭董搶國民黨的政黨票,也怕獲得郭董支持的立委參選人當選後會倒向郭董,因此很難有兩面光的決定。

綠營獨派糾纏蔡總統的博士學歷不放,雖沒有明顯效果,難免啟人疑竇。在獨派支持之下,前副總統呂秀蓮連署參選,雖不影響大局,總是對綠營不利。賴清德一直聲稱只助選不擔任副手,但是他所屬的「新潮流系」卻力推「蔡賴配」,被「英系」視為對蔡總統逼宮,因此造成台南「挺賴派」和「反賴派」的對打。立法院長蘇嘉全不滿民進黨的權力和職位分配,他的妻子準備脫黨參選立委,而他的姪兒蘇震清要求黨中央遵守先前的承諾,將他列入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先前交換他不參加區域立委初選)。這次選舉綠營內鬥非常激烈,雖然過去選戰顯示,綠營的內鬥最後多不影響其團結對外,綠營的爭權奪利難看吃相勢必損害中間選民對它的支持。

藍、綠兩大黨之外的第三勢力也在大亂鬥。親民黨的市議員黃珊珊被柯文哲網羅擔任北市副市長,親民黨的市議員林國成退出親民黨,黃和林都很可能加入民眾黨,親民黨雖然有資格推人參選總統,卻幾乎是宋楚瑜的一人黨,因此很可能泡沫化。時代力量的立委洪慈庸和林昶佐都退黨出走,而黃國昌確定不選區域立委。時代力量上屆選舉大有斬獲是因為洪仲丘和反服貿抗爭事件,現在抗爭的光環褪去及核心幹部出走,時代力量也有泡沫化的危機。親民黨和時代力量都狀況不佳,柯文哲的民眾黨似乎頗有可為。郭台銘的處境很尷尬,他大約不想加入民眾黨,受柯文哲的擺佈,然而沒有政黨就不能分配到不分區立委席次,就沒有實質影響力。

明年的總統和立委選舉呈現大亂鬥的局面,藍、綠兩大黨都內鬥激烈,而第三勢力則到處挖牆角、招降納叛。這樣的大亂鬥變數極多,誰也沒把握穩操勝算。目前的民調也很詭異,蔡英文的支持度領先韓國瑜不少,然而國民黨的支持度卻領先民進黨不少。政黨的支持度與政黨總統參選人的支持度明顯背離,頗不合理,讓人懷疑其可信度。未來兩者漸趨一致才合理,換言之,蔡、韓的支持度未來應該會拉近,而藍、綠兩黨的支持度也應該會拉近。

韓國瑜真的是草包? | 徐百川

酸韓是草包的人都是說韓的學歷普通又無行政歷練,只會夸夸其談,言詞又粗鄙。
然而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的學歷這麼高,競選的政見說得多漂亮!做到了嗎?馬英九表現平平,對台灣的貢獻無足稱道,與貪污陳、爛污蔡相比,也只不過是酸臭肉比腐臭肉要好而已。

領導國家,正確的執政方向比甚麼都重要,毛澤東比鄧小平能幹數倍,治國的成就卻是鄧勝過毛數十、百倍。電影明星出身,大話嘴砲的雷根還不是把美國治理得極為出色。

韓國瑜當了總統著眼的經濟格局與當市長必然不同,絕對不會還像當市長那樣小鼻子小眼睛,必然側重宏觀與長遠的視野。經濟方面台灣人才濟濟,極為容易延攬,就如蔣經國不懂經濟,只要會用經濟人才,在他的帶領下,台灣經濟還不是騰飛!
全世界能夠振興經濟的領袖,有哪個是搞經濟出身?還不都是由於敏銳的洞察力和眼光,清楚國家需要發展的方向,經濟就跟著走出活路。

國民黨初選的國政辯論會辦了三場,韓國瑜的政見有輸給其他人嗎?
能抓住正確的施政方向和重點,就是最佳的治國能力。韓國瑜指出了台灣問題的癥結,說明了台灣目前的需要,這就是最正確的執政方向。
再從他北農和高雄執政的表現,證明了他有為國為民的真誠和推行的魄力,這就足夠當總統了。

酸韓是草包的人又說韓國瑜翻轉高雄並非是他有什麼了不起,事後馬後炮説:「高雄的勝選不是韓之功勞,是因民進黨執政太爛,韓只是㸃了一把火而已」。韓國瑜也有自知之明,謙虛地說過「韓流的興起全是因為民心思變」,靠著討厭民進黨的民氣而已。

然而問題就是:既然有這麼絕佳的天時地利人和,怎麼沒有半個人有這個先見之明,敢下去選高雄?要等到韓國瑜喚起民心,韓流激盪全台,國民黨的權貴們、民意代表們、馬後炮專家的名嘴們方才如夢初醒,才知道了民心思變,這不就是證明韓國瑜有出眾的深刻洞察力和獨到的眼光?

而且那一把火並不是任何人一點就著,韓國瑜除了知道如何擊中民進黨要害,還知道用庶民語言喚醒民心,翻轉民意,使得這把火能夠點燃民心,燒成熊熊民意大火。短短兩句話:「高雄人已經不欠民進黨」,「民進黨又不是你的爸爸,為什麼還要投他」,就使民進黨像紙牌屋一樣倒了下來。

韓國瑜高喊九二共識,造勢場合揮動國旗,一片旗海,這是國民黨這些窩囊廢的太陽們,郭台銘、馬英九吹捧的黃健庭,自認一路勞苦功高升任警政署長,現在用拚市政蔑視韓國瑜的侯友宜,你們有這個眼光和氣魄敢説敢做的嗎?若不是韓國瑜,國民黨這些權貴太陽、二流腳色…等,十個都抵不上一個韓國瑜,能夠像韓那樣摧枯拉朽奪下高雄,興起討厭民進黨的強大潮流,淹蓋台灣。

請問國民黨中哪一個有韓國瑜這樣獨到的政治智慧和眼光,見出眾人所不見?韓國瑜會缺乏高瞻遠矚的治國能力嗎?總統人選,捨其人誰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