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使兩岸局勢明朗 | 盛嘉麟

蘇起用模糊的辦法發明「九二共識」來解決「一個中國」、「一邊一國」、「一中各表」的問題,沾沾自喜了廿年。他以前是幫李登輝首先吶喊「兩個中國」的傢伙,我看到蘇起,就為這樣的投機政客難過。

蔡英文算是有出息的,她想台灣獨立,就明白的拒絕「九二共識」,根本沒有「一個中國」,模糊的也沒有。洪秀柱喊出「一中同表」算是誠實的態度,她要打破國民黨的模糊稀泥「一中各表」,希望兩岸把「一中」講清楚共同表達。

只有國民黨人還在「九二共識」裡藏著自己發明的「一中各表」,其實就是躲在美國勢力下,在稀泥裡打混過日子。這和馬英九的「不獨不統不武」真是異曲同工,是國民黨最善長的招術。

明末清初,明朝的抗清英雄如史可法、鄭成功都想不出「不明不清不武」的口號,因為他們勇敢誠實。

兩岸演變到今天,從反共抗俄、消滅共匪,到蔣經國的「三不」,到蘇起的「九二共識」,到馬英九的「三不」,這種不明不白的口號,這次大選國民黨大敗,告一終結,因為人民都不耐煩了。

台灣多年獨化綠化的結果,90%的人口不認自己是中國人,顯然兩岸已經沒有模糊空間,沒有一中空間。蔡英文勇敢的拒絕模糊,沒有「一個中國」,我覺得明確總比模糊好,兩岸光明正大的過日子。

中國大陸也不需要喊出「血濃於水」、「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這種沒出息的幻想,也不需要「施惠放利」這種傻瓜灑錢手段。我希望中國重整多年無效的衙門「跪台辦」(國台辦),重新換上「施琅」這一級的領導,和蔡英文一樣,擺明姿態。

因為美國的因素,暫時蔡英文不敢宣佈獨立的「台灣共和國」,中國也不便施琅武統,那麼雙方就各等機會,等待下一步動作。蔡英文賭美國日益強大,中國內部瓦解,待機獨立。中國在賭美國江河日下,台灣沒有出路,待機統一。

在等待過程中,蔡英文加強竄改歷史,反中反華,鞏固未來人口團結一致仇恨中國。

中國大陸不再灑錢施惠,實施「國民待遇」,從台胞證進展到居住證,再一步身份證,召喚台灣的中國人投奔回歸,把台獨的反中反華的惡質族群留在台灣,造成敵我清晰的人口劃分。一方面繼續加強兩岸往來,只鼓勵單向的通學通商旅遊觀光,讓愈來愈多的台灣人目睹中國的進步強大富裕。不再鼓勵中國的觀光客留學生去台灣,不再灑錢台灣,也保護中國人的安全,免於台灣反中法律的迫害。另一方面加強施琅的部隊,使施琅的海空軍足以嚇阻美軍介入,終至足以潰敗美軍。時機一到,施琅的陸海空軍瞬間統一台灣,希望快到兵不血刃,也就是邱毅說的「武統開始,和統結束」。

我喜歡事態明確正大光明的對壘,雙方各作各的努力,公平解決。

美國愈來愈強,或者中國內部自己不爭氣(慕洋犬太多呼應外力,顏色革命瓦解中國),統一做不到,我們也甘願。

台灣民進黨政府貪污腐敗回復綠色恐怖,將會失去民心;大陸不放利,台灣經濟衰敗,年輕人只要小確幸,不敢對抗施琅,統一成功水到渠成,台灣人也甘願。

如果因此中國厲精,台灣圖治,美國江河日下不再稱霸,那無論兩岸怎麼解決,都是兩岸的福份。

大選撕裂社會 有解嗎? | 郭譽申

總統大選結束幾天,台灣社會仍未平靜。最多聽到的是家庭失和、夫妻反目、朋友絕交、父母子女鬧翻等;韓國瑜的支持者還憤憤不平地在網路上質疑綠營作票,要重新驗票(民進黨的政黨得票遠少於蔡總統的得票,是不大合理,但不能視為作票的證據);最令人痛心的是「小燈泡媽」竟被網友恐嚇「牠還有兩個(孩子)可以被砍」,而恐嚇者看來是一普通中年婦人,很可能也是一個母親;網路上其他較不嚴重的仇恨言論是多得沒人想管,也沒人管得了。一次總統大選嚴重撕裂台灣社會,非這樣不可嗎?有辦法改善嗎?

台灣的選後徵候群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大選幾個月,藍綠双方不擇手段,殺得見肉見骨、痛徹心扉,累積多日的怒火和恨意當然不會立刻平息。尤其綠營掌握國家機器,無端追查韓妻家族的古早資料,又以國家資源豢養網軍,對韓國瑜無底線的人身攻擊、造謠抹黑。韓不是沒有缺點,但是這樣不公平的競爭當然讓韓的支持者輸得不服氣而痛恨不已,於是在敗選後,難免造成家庭失和、朋友絕交,而韓粉在網路上發出仇恨恐嚇言論,也不管對錯地質疑綠營作票,台灣社會的撕裂因此無法避免。其實選舉撕裂社會不僅在台灣,台灣已經算好的;在一些發展中國家,選舉經常出現舞弊以及不同族群、支持者間的流血衝突。

選舉撕裂社會當然是因為選舉活動太激烈、太多造謠抹黑、太不講道德,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選舉是零和競爭,贏者全拿,而輸者幾乎成為一無所有。以總統大選為例,總統能任命文武百官、國營企業高層等,直接、間接任命的職位達數千人,選贏這些人繼續領高薪,選輸這些人全都沒了工作,更別提這些職位所擁有的權力和龐大資源。立委選舉不像總統大選影響大,然而選輸者,包括其幕僚助理,一樣沒了工作,而多半還欠了千萬選舉債,選贏、選輸的差距也是天壤之別。選贏、選輸的差距如此之大,誰會管什麼道德、良心?選舉當然要不擇手段求勝,人類天生就是生存擺第一,活得可以之後才會講道德、良心。

選舉讓政治成為非常殘酷的行業,其他行業很少像政黨政治這樣每四年清掃一次,即使你/妳沒犯大錯,仍可能被掃地出門,成為一無所有。零和競爭的選舉讓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非贏不可,於是不管什麼道德、良心,什麼造謠抹黑、假扮對方支持者之類的下三濫手段都能使出來,手段如此卑下,當然撕裂社會,而政治人物越來越無品無德。前面有非贏不可的強烈動機,後面自然有下三濫的選舉手段,結果當然是撕裂的社會和無品無德的政治人物,甚至侵蝕社會的善良風氣。瞭解這樣的因果關係,選舉撕裂社會看來是無解的。台灣人既喜歡選舉民主,就欣然接受其結果吧!

政治板塊改變 泛綠明顯大於泛藍 | 郭譽申

總統大選攤牌,蔡英文大勝韓國瑜成功連任。韓粉的熱烈動員造勢製造了一些高潮,但改變不了總統從未連任失敗的慣例。總統手握龐大資源,又能任命文武百官、國營企業高階等(直接、間接任命的職位達數千人),這些都保證執政黨既有資源打選戰,又必極為團結(上述職位都須與總統同進退),因此總統連任本就有極大優勢。不過蔡總統大贏264萬票,顯然不僅靠連任優勢,這次大選確定了台灣政治板塊的改變。

台灣長期「泛藍」大於「泛綠」,直到2016年上次總統和立委選舉,蔡英文總統選舉大勝及民進黨立院大幅過半為止。上次總統大選藍營大敗,很多人歸咎於藍營不團結,包括「馬王政爭」、「換柱」等,及洪仲丘事件、太陽花學運。這些短期事件皆已遠去,而藍營今年再大敗。藍營仍不團結,包括郭台銘初選失敗就出走,還一再酸韓國瑜及國民黨;而王金平一直若即若離,不明顯歸隊。然而藍營不團結顯然不足以解釋藍營的大輸264萬票,藍營的大敗就是因為政治板塊改變,現在是泛綠明顯大於泛藍了。這也可以從政黨票看出來,民進黨得票33.97%,國民黨33.35%,相當接近;但時代力量7.75%,基進黨3.15%,都屬於泛綠陣營,差距就拉大了。(民衆黨和親民黨歸於不藍不綠)

政治板塊改變的因素很多:中學課綱讓年輕人疏遠中國大陸;大陸越來越富強,讓台灣人感受到統一的壓力;中、美的貿易戰及對抗讓台灣人選邊,傾向選擇親美和反中;香港反送中運動激起台灣人的反中情緒。這些因素多半都會長期存在,因此政治板塊的改變也將是長期的,不可能短期改回來。

泛綠明顯大於泛藍,民進黨一黨獨大,因此除非分裂,民進黨應當能長期全面執政;而睽諸歷史,民進黨從未實質分裂(民進黨人若出走,政治前途即結束),因此民進黨極有可能長期全面執政。

民進黨已全面執政將近四年,造成兩岸關係惡化,經濟成長停滯(少數領域如半導體有成長,但多數其他領域都不振)及社會分裂對立。蔡政府治國無方,卻很善於到處攬權擴權,包括掌握大部份的大法官、監察委員、檢察部門、中選會等,制定轉型正義條例、黨產法、國安五安、反滲透法等以壓制反對黨,並壟斷大部份的傳統和網路媒體。蔡政府有這麼多侵害民主和法治的作為,都被這次大選的大勝合法化合理化了。民進黨繼續全面執政,勢必繼續這樣幹,而走向假民主真獨裁。民主是自作自受,台灣人只能繼續過苦日子了。

最後順便一提,台灣的區域立委選制非常偏頗。若在每一立委選區,A黨都獲得51%選票,而B黨獲得49%選票,A黨將囊括所有立委席位,而B黨獲得0席位!這雖然是極端的例子,顯示總得票只要稍領先所有其他黨,就可能贏得大部份區域立委席位(民進黨贏得48席區域立委,國民黨僅25席,得票差距絕沒這麼大)。這很容易導致大黨的立委席位大幅高於它的得票比率,既不公平,也不符制衡原則,也容易導致大黨在立院獨裁。當年更改立委選制,大概缺少專家參與,遺害深重啊!

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 郭譽申

在立院本會期的最後一天及距離總統大選只剩十一天,蔡總統動員民進黨立委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很多人質疑反滲透法可能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批評這樣重大的法案以逕付二讀方式通過,是過分草率而不符程序正義。這類質疑和批評已經非常多,筆者都贊同而不想再說,在此提出另一問題:大選當前,蔡總統為何要急於通過反滲透法?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顯然有兩方面:其一,較傾向「反中」的民眾支持反滲透法,因此很可能支持蔡總統;其二,中間選民擔心反滲透法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質疑立法的程序正義,因此反對反滲透法而很可能不支持蔡總統。前者對蔡總統有利,而後者對蔡總統不利。蔡總統顯然認為前者的人數多於後者的人數,因此她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實際上前者的人數是否真多於後者的人數,恐怕誰也說不準吧!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頗難判斷,但可以確定這是一大變數;若沒有反滲透法,大選的選情會少一變化的可能。選舉的基本原則是,領先者應該減少變數以保持領先;而落後者應該製造變數才有機會反敗為勝。蔡總統在緊要關頭製造變數,只有兩種情況:其一,她並未領先韓國瑜,因此寧願製造變數,以反滲透法與韓決戰;其二,她實際領先韓國瑜,但是被「韓粉」的龐大聲勢嚇倒而自亂陣腳,愚蠢的通過反滲透法成為大選的變數,讓韓有機會反敗為勝。無論哪種情況,蔡、韓之戰都呈現勝敗難料,且看這最後十天吧。

大選當前,蔡總統急忙通過反滲透法,若說她通過反滲透法與大選的選情無關,大概沒人會相信。雖然韓國瑜已把民調「翻桌」,多數媒體仍評估蔡總統的選情領先韓(民調不可信,不知根據什麼)。若媒體的評估正確,則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製造選舉一大變數,就是自亂陣腳,非常不智。若最後韓勝選,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絕對是主要的敗筆之一。

2020是中華民國存亡之戰? | 郭譽申

總統大選,蔡英文與韓國瑜不約而同都喊出要保衛中華民國,好像中華民國面臨了存亡之戰,有那麼嚴重嗎?看你從什麼角度看。

蔡英文呼籲群眾一定要把票投給她,只有她才能維護台灣的主權,否則台灣很可能變成香港的「一國兩制」和「反送中」狀況,即台灣需要擔心變成香港的芒果乾(亡國感)。蔡總統是以香港的「反送中」動盪來恐嚇群眾、騙取選票。誰有辦法出賣台灣主權?台灣是台灣,香港是香港,台灣的主要政黨和政治人物從未接受「一國兩制」,台灣怎可能突然變成香港的「一國兩制」?蔡總統的說法無非是「抹紅」韓國瑜和國民黨,而以反共、反中、保衛中華民國自居,真是空口說白話,不值一駁啊!

韓國瑜也說2020是中華民國的存亡之戰,他的說法是,蔡總統若連任將繼續搞台獨,逼使對岸發動統一之戰,因此中華民國已在生死存亡的關頭。韓是過慮了,蔡英文是隱性台獨,就算連任也不敢公開宣示台獨,因此兩岸關係很可能進一步惡化,但是還不至於發生統一戰爭,中華民國尚未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

蔡與韓所說的中華民國存亡之戰,都是言過其實的爭取選票說辭,然而從另一角度看,2020確是中華民國的民主存亡之戰。近年全球民主在退潮(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民主退潮的方式不是一個民主國家突然停止實行民主制度,而是逐漸地讓其民主制度變得有名無實。一個執政者逐漸擴充其權力和各種資源(包括媒體資源),當它擁有的權力和各種資源遠勝在野者,人民於是只會聽到執政者的一面之詞,而在野者再也無法與執政者競爭政權,此時選舉民主仍然存在,卻成為虛應故事而已。

蔡總統全面執政三年半,一直擴充其權力和各種資源,並壓制國民黨的在野勢力。例如:立院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和《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藉以成立促轉會和黨產會,以追殺國民黨;檢調系統本就在法務部之下,因此很多司法案件辦不辦,自然大半取決於執政者;立院通過《公民投票法》修正案,讓公投與選舉脫鉤,使公投幾乎不可能達到投票數門檻;蔡總統提名了多數的大法官,使大法官釋憲成了蔡總統的囊中之物,而大法官竟釋憲認為,禁止同性婚幾十年是屬違憲之舉;立院通過綠營色彩濃厚的陳師孟等多人擔任監察委員,使監察院幾乎成為又一「東廠」;執政黨不僅主導大部份主流媒體,如電視和報紙,也大量控制網路上的主要「網軍」。執政黨幾乎已主導一切,還有何民主可言?

2020不是中華民國的存亡之戰,卻是台灣民主的存亡之戰。蔡總統全面執政三年半,已經嚴重侵蝕台灣的民主基石。若蔡總統繼續全面執政,台灣的民主將完全被掏空,民主制度將變得有名無實、虛有其表;反之,若蔡總統落選或至少泛綠陣營在立院不過半,則台灣的民主還能夠緩一口氣,稍微恢復政黨間的較公平競爭。筆者一介平民,無能為力,只能祈願天佑台灣了。

奉勸郭董 | 郭譽申

郭董您好。您放棄參選總統之後,仍率領「郭家軍」參與政治,主張跳脫藍、綠,與親民黨和民眾黨形成某種結盟關係,例如親民黨和民眾黨都吸納一些郭家軍列入其不分區立委名單。您既然仍希望對國家政治有所貢獻,筆者愛國家也惜郭董之才,冒昧在此進言。

藍、綠兩大黨都有很多缺點,您跳出來建立第三勢力,可說理由充分,也是政黨政治的常態。然而看現實面,藍、綠兩黨都根基深厚,國民黨有創建中華民國和反共保台的歷史功績及15縣市地方執政優勢,而民進黨有抗拒國民黨威權政權的歷史功績及中央執政優勢,加以已有的選舉制度很不利於小黨,第三勢力在兩大黨挾殺之下要想有成,絕不是四、五年可以成功的,十年八年都未必能成事啊!您現在69歲,您能等十年八年,甚至更久嗎?宋楚瑜先生就是前車之鑑,宋先生的才幹有目共睹,然而宋先生創立及經營親民黨近二十年,親民黨身為小黨,很難對國家有多少實質貢獻,而宋先生已垂垂老矣(77歲)。台灣迫切需要人才,筆者不忍您這樣人才的有限生命消耗在難有建樹的小黨上啊!(建立新政黨應該是比較年輕的人,如柯文哲(60歲)和黃國昌(46歲),才適合幹的。)

您是中華民國派,理念接近國民黨。為國家計,也為您打算,我建議您在此大選的緊要關頭公開大力支持韓國瑜,並在選後回歸國民黨。這樣若韓勝選,您無疑是勝選的大功臣,未來您定會被委以重任而能大展長才,對國家大有貢獻;而即使韓敗選,韓粉和藍營支持者也必會對您心存深切感激。無論那種狀況,四年或八年後,您都將很有機會代表藍營參選總統,這樣不是比建立第三勢力更能貢獻國家及發揮您的才幹嗎?

國民黨的總統初選讓您受到委屈,使您對國民黨和韓國瑜頗有不滿,甚至對韓有瑜亮情結。其實您與韓各有所長、不分軒輊,藍營支持者更偏愛韓,只因為他去年率領藍營打贏艱難選戰,有大功於藍營而己。您事業纏身,起步已遲,因而失了先機,這是天命,您何必一直耿耿於懷?無論如何,您與韓有共通點,都非傳統國民黨,都有志於改革老朽的國民黨,郭家軍與韓家軍一起進入國民黨、改革國民黨,不是美事一樁嗎?也頗有益於國家啊!

選舉民主的政黨競爭常把人才消耗在競爭之中,台灣的政治和經濟已經接近停滯很多年,實在經不起繼續消耗人才。筆者並不特別愛惜國民黨,更不反對第三勢力起而與藍、綠兩大黨競爭。然而以郭董的才幹、資歷和年紀,您投入第三勢力,真是人才的浪費和國家的損失,請您千萬要三思啊!以您的聲望和財力,第三勢力當然極力拉攏您加入,但他們是為您還是為己,您更需要三思啊!

大選出現轉捩點 | 郭譽申

總統大選只剩一個月多一點,在這之前綠營幾乎掌控全局,以香港「反送中」渲染出的「芒果乾」(亡國感)恐嚇民衆,以大撤幣的短期政策收買民衆,並以國家機器挖掘韓國瑜家庭多年前的資料來抹黑韓。不過這幾天出現的三個事件讓綠營逐漸失控,讓藍營奪回了議題主導權,恐怕成為大選的轉捩點。

事件一:韓國瑜呼籲他的支持者,在接到民調電話時,「拒答民調」或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綠營掌握國家機器和大部份媒體,媒體公佈的民調自然被人懷疑其正確性,有人甚至質疑所有民調的共用母體已被操控(參見《媒體應求證民調母體是否被操控》),故意製造韓大幅落後蔡的假象,以使韓的支持者灰心喪志。韓國瑜的呼籲有效地摧毀了民調的作用,韓、蔡之戰幾乎從「日戰」變成「夜戰」;沒有有效的民調,双方都看不清選情,蔡的執政和媒體優勢將被削弱,而韓陣營的堅強凝聚力更能發揮相對優勢。

事件二:環保署修正發布「固定污染源設置操作及燃料使用許可證管理辦法」,放寬生煤使用量可以有10%的容許誤差。台中市長盧秀燕邀集中部7縣市首長舉行空汙治理緊急會報,強調台中火力發電廠(中火)每年生煤使用量應符合《台中市管制生煤自治條例》的1104萬公噸上限,絕不容許存在環保署放寬的10%誤差。盧市長隨後針對中火燃煤使用量超過容許量,開罰300萬元,並強調,若中火不改善,將按次處罰,甚至撤除燃煤許可證。中部地區近年空汙非常嚴重,呼吸道疾病,包括肺癌,的統計數字節節攀升,都是拜蔡政府廢核而無法以再生能源補足缺口所致。空汙是中部民眾的切身之痛,勢必影響總統大選的選情。

事件三:北檢以侮辱公署罪起訴「卡神」楊蕙如,認定在2018年颱風造成日本關西國際機場關閉時,楊指揮受她供養的「網軍」以假資訊帶風向,聲稱駐日代表謝長廷根本管不了大阪辦事處,還批評大阪辦事處黨國餘孽、爛到該死,整起事件應由大阪辦事處負責,這樣的無理指控間接造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之死。楊蕙如與綠營,尤其謝長廷系,關係密切,她與綠營政客的很多合照照片都已曝光,而她的公司在綠營執政後竟然標得近億的政府標案。侮辱公署罪雖然不是重罪,楊蕙如案幾乎坐實了綠營豢養網軍,以歪曲事實及覇凌政治對手的惡狀,勢必大傷綠營的選情。尤其年輕人,還要相信綠營在網路上的洗腦嗎?

選舉投票只在一念之間,投票之前都可能有變數。綠營原來看似穩定領先,上述三事件卻未預期地發生,而一個月的時間剛好足以讓事件逐漸發酵及產生重大影響。在沒有有效的民調之下,自動動員力超強的「韓流」庶民將會讓執政的綠營越來越驚慌失措而中間選民很可能歸向韓營,這幾天因此正是此次大選的關鍵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