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唐鳳宣揚台灣的網軍民主 | 黃國樑

唐鳳先生明天將參加美國民主峰會,這真是台灣的光榮,可以到民主的燈塔國,綻放一下台灣的民主光芒,怎麼說都是追尋民主的道途上一次可貴的紀錄。

但作為渺小的民主小島的居民,我們都希望唐政委可以在民主峰會上大聲地告訴各國,台灣民主在網軍的治理下,已經實現了人民最大福祉;譬如只要願意充當唯一的執政黨民進黨的網軍,成天對人民洗腦、說謊,讓人民能夠忠心不二地支持政府,就有可能成為富翁,存款數字可以上看二千三百萬元,甚至上億也不是不可能。

我們也希望唐鳳先生或女士,可以轉告世界,我們的民主已經進展到做為人民喉舌的網軍頭目,甚至可以毆打國會議員了。而且為了不讓太多民眾受到驚嚇,網軍頭目可以唆使執政黨的派系大老、資深電商龍頭老闆、甚至是半導體業的重量級人士,與雜誌協商報導的角度與方向。

為了保障網軍的收入,司法檢調對於他們的存款金額,唐鳳女士可以拍著胸脯跟全世界保證,絕對不會進行任何調查或偵辦!這是對人民的崇敬與保護。

總之,我們希望唐鳳女士或先生,可以告訴拜登老總統,你們燈塔國的民主已經被我們超越了,我們已有新的人民意志的代表,他們可以直接以肢體施暴的方式,糾正國會議員囂張的言行,也就是說,頻繁運用網路科技的網軍,才是人民力量的真實保證。

我們熱切地希望唐鳳女士能夠將台灣民主的事實,廣布於全球;讓他們都知道,習近平的那種落伍的威權體制已經遠遠落於台灣之後,應該真誠無私地向台灣的網軍民主學習,以造福人民。

最好,唐鳳女士能以這句話做為他的結語:「世界怎麼可能跟得上台灣!」因為這確實是台灣人民心中最真實的想法與最大的盼望!

從線民到網路反串,綠出於藍而勝於藍 | 郭譽申

民進黨新潮流系的立委黃國書被發現曾擔任國民黨政府情治單位的線民,因此被新潮流除名,為此他宣布退出民進黨,本屆立委任期屆滿後也不再尋求連任。曾擔任民進黨主席的施明德對外宣稱,首任黨主席江鵬堅曾於1999年向他承認,是調查局的線民,在施坐牢時,負責監視施的大哥施明正,江向他們道歉,並交還手上的情蒐文件。立委和前黨主席都曾是線民,立刻掀起軒然大波。

黃國書已經自己承認,因此他擔任線民,沒有疑問。江鵬堅是否線民,則有疑問,因為他的遺孀否認施明德的指控。筆者相信施明德的指控為真。施今年80歲,早已沒有政治前途和野心,他沒理由造假指控過去的戰友、已去世多年的江鵬堅;江雖是民進黨首任黨主席,任職僅一年,後來的政治發展並不亮眼,看來與施不曾有權力競爭,兩人應該並無私怨,因此施沒理由造假指控江。江鵬堅的遺孀說,江家當時被監聽監控,時常受到打擾。這不能證明江不是線民。當時政府有多個情治單位,即使江是一個情治單位的線民,線民身分必定保密,其他的情治單位多半不知道,於是仍會對江家實行監聽監控。

媒體報導當年各情治單位有數萬線民。數字未必可靠,但可見其多。當年的國民黨政府很依賴情治單位和大量線民,大約是延續國共內戰的思維。國共內戰時,双方互相滲透的情報戰和情治單位極為重要,但是民進黨/黨外不是武裝叛亂,其行動一般都不違法(雖然有時製造街頭衝突),國府以大量線民監控民進黨,幾乎都徒勞無功,反而落人口實,實在愚蠢。

線民時常是反串,因此被人們討厭甚至痛恨。然而現在的網路反串抹黑其實遠比當年的線民更醜陋、更厲害。線民對被監控人打小報告,多半是真實的,而不論是否真實,若小報告僅存在於情治單位,其影響不大,若情治單位據以對被監控人提出控告,還要通過法院和法官的認定,因此關鍵在於司法而非線民;錯在當年的司法不夠公正,只要司法公正,線民打小報告,不是什麼壞事。(各國國安單位都有線民)

網路反串抹黑是,在網路上假冒被害人,故意發表不當的言論,讓人們以為是被害人在發表此不當言論,藉以破壞被害人的名聲。上次總統大選,韓國瑜和韓粉們似乎就受到很多網路反串抹黑,而今年5月的林瑋豐事件也是一顯例(參見《從林瑋豐事件看綠營網軍》)。

網路反串抹黑遠比線民更醜陋、更厲害,因為後者的小報告多半是真實的,而前者完全是造假、以假亂真;後者的影響須通過法官的認定,而前者直接在網路上破壞人的名聲。民進黨政府的網軍搞出很多反串抹黑,比過去的國民黨政府布置線民更壞。過去曾當線民要退出政壇,現在的網路反串卻功在民進黨!

黃國書幾個月前就被發現擔任過線民,卻在近日才曝光,這裡面顯然有政治圖謀。施明德宣稱江鵬堅曾是線民,原來應無政治圖謀,但是仍有政治實力的謝長廷自行捲入,就使事件複雜化了。看來民進黨内的政治鬥爭還有得瞧。

從林瑋豐事件看綠營網軍 | 郭譽申

民進黨近日一再指控大陸對台灣發動「認知作戰」,但被PTT網友抓包,其實是民進黨媒體社群中心副主任楊敏的丈夫林瑋豐在「自導自演」;而林瑋豐24日已在臉書坦承是「自以為有趣的反串留言」並道歉。深陷網軍風暴中的民進黨則立刻切割,聲稱「林姓網友不是民進黨黨工,更不是受僱於民進黨。」

網軍造假抹黑敵對陣營是常見手法,這次更進一步反串中共同路人,真是愈來愈墮落。上次總統大選時據說就有綠營網軍反串韓粉,破壞韓國瑜的形象,看來不是空穴來風。林瑋豐是頂尖大學台大的畢業生,竟然做出這等醜事,真是高等教育之恥!

民進黨執政,很擅長以利益豢養網軍。各部會都以各種名目或明或暗地編列一些計畫預算,發包給網軍團隊執行,這正是「1450」代表「網軍」的由來。另一方面,民進黨以其全面執政優勢,增加了很多的政務、機要職缺,這些政務、機要職缺不需要正式公務員的任用資格,最適合用來酬庸從龍有功人士,包括網軍的頭頭。很多網軍即使當下沒有利益,想到未來有機會被酬庸而飛黃騰達,也就甘之如飴了。

綠、藍競爭,藍營對綠營的許多執政缺失砲火猛烈,綠營如何對抗卸責?最簡單好用的辦法是,把所有執政缺失都推給對岸,譬如通過綠營網軍,指控大陸對台灣發動「認知作戰」、阻撓台灣在國際購買疫苗、而天不下雨則是大陸的氣象戰等等。綠營要能把所有執政缺失都推給對岸,當然平常就要把對岸妖魔化,譬如通過綠營網軍,指控大陸會對活人摘取器官、任意拘押人民、債務龐大隨時可能金融崩潰、三峽大壩即將潰堤、血腥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卻不提反中民眾的暴行)等等。

綠營以網軍妖魔化對岸,並把執政缺失都推給對岸,實在聰明,因為大陸龐大又與台灣隔離,對大陸的指控都難以證實為真或假,就任由綠營網軍說了,眾口鑠金,說多了自然很多人會相信。對比於在台灣指控任何事,都很容易被證實真偽,若證據不實,會被控告散布假訊息,抹黑大陸則絕不會被控告是假訊息(台灣法院大約根本不會受理)!

以利益豢養網軍,大致限於少數人,更厲害的是以意識形態製造大量網軍。綠營網軍以抹黑大陸的假訊息長期洗腦網民,就能製造出反共、反中、反國民黨(國民黨較親中,反中自然導向反國民黨)的意識形態以及更多的綠營網軍,使綠營網軍生生不息,愈滾愈多。有強烈意識形態的大量綠營網軍不需要以利益收買,就能為民進黨所用,難怪民進黨會無往不利、所向無敵啊!

每個人都有意識形態,推廣自己的意識形態,希望成為主流意識形態,可說是政黨的常態。然而以大量假訊息推廣自己的意識形態,則是無品無德。綠營網軍叱吒風雲、縱橫島内,足以贏得選戰,卻成就了台灣無品無德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