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改革再接再厲 | 郭譽申

在世界各國仍窮於對抗新冠疫情之時,中國大陸近來又推出了多項改革措施,涵蓋經濟、金融、教育、影視、網路等多方面,顯現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西方自由資本主義的不同,雖然它引進了西方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

經濟方面主要以「三次分配」推進「共同富裕」。「第一次分配」是通過市場實現的收入分配;「第二次分配」指通過政府調節(如所得稅)而進行的分配;個人或企業出於自願,在道德與習慣的影響下把收入的一部分捐贈出去,可稱為「第三次分配」。在習近平的號召下,很多政府官員已響應捐出自己的一日所得;而一些高獲利的大企業則以不同方式撥款支持「共同富裕」,如直接捐款、成立部門或專案助力社會、承諾為員工穩步加薪、配股等等。

與經濟、金融、網路都相關的重要政策包括網路金融的加強監管與網路電商平台的反壟斷。由於前者,螞蟻金服在公開上市(IPO)前夕被擋下;由於後者,阿里巴巴被市場監管總局重罰182億人民幣,而很多經營網路電商平台的企業都受到反壟斷的督查 (詳見《大陸加強網路金融監管與反壟斷》)。

在教育方面,大陸在七月下旬推出中小學的「雙減」政策,即減少學生作業和校外補習的負擔。包括:大力整頓校外補教機構,要求學校開展課後服務以減少學生校外補習的需要,增加體育課程,禁止學校設立重點班(類似資優班、升學班),規定1、2年級的小學生不得進行紙筆考試,而其他年級每學期只能進行1次期末考等等。教育部並設立「雙減」問題舉報平台,讓民眾舉報學校和校外補教機構不符合「雙減」規定的行為。

與教育、網路都相關的一項重要政策是,防止年輕人沈迷網路遊戲。規定網路遊戲平台必須限縮未成年人玩網路遊戲的時數,每週只能玩網路遊戲3小時!

大陸近來再度整頓影視圈。包括:重罰逃漏稅的明星;封殺行為不當的「劣跡藝人」;禁止「娘炮」的畸形審美;抵制低俗的網紅;並對追星粉絲祭出多項規範,即監管所謂的「飯圈文化」等等。

若實行西方的新自由主義,上述的所有改革大多是不必做的,由資本主義的市場去自由決定即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責任要照顧人民,掃除貧窮,建立公平優質的社會,因此積極承擔一再的改革改進。這些改革政策看來都能利國利民,但是也有頗高的執行難度;部份政策甚至短期內是不利於經濟的,例如網遊公司的股價大跌、部份補教機構破產等等。這些改革政策的執行能產生多大效益,目前還難以預料,但是大陸政府的用心至少值得讚許。新自由主義已經使世界愈來愈不平等,大陸的持續改革有潛力能扭轉這不平等的趨勢。

中國的網路防火長城 | 郭譽申

CNN資深記者James Griffiths出版《牆國誌:中國如何控制網路》(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How to Build and Control an Alternative Version of the Internet, 2019),是極少數介紹中國的網路防火牆的書籍。如預期地,書中批評譴責中國大陸對網路的監控、審查及在需要時的阻斷。

雖然譴責,作者承認及感嘆,中國的網路防火長城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線上監控、審查系統,不僅用於所有的國內線上活動,近年中國也積極將防火長城的科技輸出到其他國家,例如俄羅斯和非洲的中國盟友。不僅有科技也有理念,中國主張在網路上也有國家主權,並在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推進其「網路主權」觀念。

中國大陸的網路防火長城能夠大為成功,部份原因在於中國崛起了不少網路巨擘,如百度、騰迅、阿里巴巴等等,已發展出完整先進的網路服務,足以替代各種國外的熱門網站,使一般民眾不再有「翻牆」的強烈動機。

中國的網路防火長城成功的另一原因在於,在地的網路企業都願意積極地配合政府的審查制度,甚至搶在政府前頭審查網路訊息。另一方面,Google、Yahoo和Facebook (FB) 等美國科技巨頭為了進入中國市場,皆曾嘗試配合中國的審查制度以搶分一杯羹,然而這些企業夾在中、美不同的審查文化和要求之間,最後全都失敗收場。


大陸有「五毛」,台灣有「1450」,每個國家都有「網軍」;美國政府和國會不只一次要求FB清理FB上的帳號和假訊息,而川普政府聲稱追求「乾淨網路」(Clean Network),不都是對網路的監控、審查?每個國家都對網路進行監控、審查,只是程度有些差別,作者何能獨譴責中國大陸?

網路資訊是言論和著作的出版,每個國家都相當程度保護自己的出版業(外國不能任意在本國出版著作),以維護自己的文化和意識形態,因此國家以「網路主權」保護網路資訊的適當出版和流通,是再自然不過的;此外,沒有網路主權,國家憑什麼向網路企業徵稅?

網路是現代媒體的一部份,國家間隨時隨地都在網路和媒體上進行軟實力的較量,而尤以中、美為然。參見《中美的軟實力之戰》,美國代表主宰世界兩、三百年的基督教文明,掌握了主要的國際媒體,而且英語是國際語言,因此美國軟實力的號召力和投射能力至今領先中國。在這樣的狀況之下,美國一向以其媒體優勢,大肆宣揚其自由民主意識形態(包括鼓動香港和台灣的反共反中言論),企圖以其意識形態擾亂中國的意識形態和社會穩定。

中、美目前的軟實力之戰,中國處於下風,中國因此只能採取堅壁清野、避戰的方式,而網路防火長城正符合所需,能大幅減低西方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擾亂。就像古代的長城,網路防火長城讓中國能安穩地蓄積實力,等到未來中國的軟實力,包括號召力和投射能力,逐漸追上美國,中國就能在軟實力之戰中反守為攻、反敗為勝。今年美國抗疫的荒腔走板,對比中國抗疫的大獲成功,讓美、中軟實力的此消彼長已現出了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