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社群分割社會損害民主 | 郭譽申

網路的影響越來越大,最近發生兩起網路事件:其一,蔡政府認為很多網路假新聞抹黑冤枉了政府的施政,因此想要立法懲罰假新聞的製造和傳佈者;但是立刻被網民譏笑,蔡政府才是最主要的假新聞製造和傳佈者。其二,李家同教授抱怨他的退休年金被大砍,感覺「晚景淒涼」;網路上同情聲援李教授者不少,但是似乎持反感、批評角度的酸民更多,包括主持年金改革的林萬億說,李教授已經比勞工好很多;作家廖玉惠酸李教授:「他真敢說!照他這種標準,現在的年輕人都在吃土」。

互聯網初起時,還沒有社群網路,當時網路與人的互動是被動式的,人需要主動上網才能獲取資訊;現在有了社群網路,形成許多網路社群,網路與人的互動變成主動式的,網路社群上一有資訊,會立刻主動地傳播給社群的所有成員,因此影響既快且廣。網路社群上的資訊量極為龐大,難免有假資訊、假新聞,卻幾乎不可能區別及過濾。以最近談論的香蕉市況為例,很多人說香蕉價格崩盤,政府則說香蕉價格沒有崩盤,香蕉價格多少算是崩盤,根本沒有明確定義,如何能區別香蕉價格崩盤是真資訊,還是假資訊?網路上的假資訊、假新聞可能有害國家社會,例如假資訊、假新聞就影響了上次的美國總統大選,但假資訊、假新聞卻幾乎無法防範,大家只能接受它們,祈願人們能自然免疫吧!

網路社群蓬勃發展是因為人有物以類聚的天性。社群網路讓觀念相近、利害相近的人們能突破空間的限制聚集在一起,好的一面在於同類的人們相濡以沫,身心是比較愉快的。然而壞的一面則是社會被分割成許多的小圈圈,即網路社群,每個人都活在一些同類的小圈圈之中,於是人多半和同類的人互動,而很少和不同類的人互動;同類的人常互動容易加強彼此的共同點,使共同的觀念易傾向極端,而不同類的人很少互動使人容易形成自我中心,難以接受不同的觀念。

社群網路把社會分割成許多觀念不同而主觀強的網路社群,於是很容易產生對立和衝突。以上述的李家同教授為例,李教授代表軍公教退休人員的社群,林萬億代表一般勞工的社群,而廖玉惠代表年輕人的社群,各人的言論在其社群內受到熱烈支持,而在不同社群間則受到挖苦奚落,相當程度增加了軍公教退休人員和勞工、年輕人之間的對立。李、林、廖三位的言論都是真話,各有其道理,卻會有不好的影響,更別提某些惡意製造(有關政治)的假資訊、假新聞很可能造成網路社群的嚴重對立和衝突。

選舉民主的核心是政黨競爭,選舉時各政黨以不同的意識形態和政策爭取選民的支持,難免導致社會的分裂,這樣的社會分裂不是好事,但是在網路社群興起之前並不嚴重,熱衷政治者總是少數,選舉後社會容易彌合。時至今日,網路社群是長期而大致穩定的結構,不會因為選舉結束而消失,因此選舉時導致的社會分裂幾乎都會繼續存在於網路社群之間,始終揮之不去,於是放大了選舉民主導致社會分裂的弱點。近年來,很多實行選舉民主的國家,包括台灣,都內部衝突加劇,看來都與網路社群分割社會有關,這大約是當初選舉民主的設計者完全想像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