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島軍演曝露台灣海空軍更新落後 | Friedrich Wang

國軍在這個世紀以來的建軍備戰雖然從美國購買了大量的武器,但實際上對於制空、制海的能力提升非常有限。

兩個實際的例子:首先是主力戰機基本沒變,韓國已經自製五代機,而台灣依然在吃90年代的老本。至今已經快30年,三種主力戰機的陣容沒變,卻面對對岸不斷增強的空中力量。直到川普時期才出售改良款的F-16V,但基本上最多也只達到對岸蘇35、殲10C左右的程度,不太可能是殲20的對手。也就是說這將近30年的時間,台灣的空中武力基本停滯。這還只是在硬體上,而更嚴重的問題是近年來不斷發生意外事件折損戰機,飛行員的數量業已無法應付常規戰備。

其二,海軍方面狀況差不多,甚至更低。在這個世紀初引進了四艘美國二手的大型基隆級驅逐艦,除此之外新建造或者引進的就非常有限。如兩艘40年的美國老派里巡防艦,自製的沱江級巡邏艦到今年才號稱剛剛進入量產。至於本來應該是最先進構型的康定級巡防艦,多年來關於電戰系統以及防空飛彈的更新始終撲朔迷離,到了馬政府末期才號稱開始推動,至今成效也還沒看出來,導致這一款先進的軍艦竟然多年來只有點綴性的防空武力。海軍早在上個世紀就夢寐以求的神盾驅逐艦至今都還只能在夢中出現,馬政府時代所規劃興建的5000噸級小神盾,目前還在紙上作業之中。明年號稱即將下水的國產潛艦,大家都在拭目以待,狀況到底如何?至於此次出來亮相的濟陽級巡防艦,連鍋爐狀況都不好,看到其身上斑斑銹蝕,還要在第一線硬撐,讓人非常不捨。

所以長此以往下來,終於在這一次中國大陸的軍事行動當中,兩岸的海空力量相差懸殊就完全顯現出來。本來台灣與中國大陸進行軍備競賽就不會有任何的勝算,應該採用的方法是政治與軍事並進爭取時間,並且與大陸的民間長期友善互動。但是很不幸,民進黨不斷煽動台灣的民粹情緒,而台灣人民尤其年輕族群似乎也特別喜歡這一套,跟中國大陸硬拼到底,無怨無悔?其實要硬拼也可以!可是真的敢硬拚嗎?

這一次中國大陸的軍事行動幾乎把台灣的領空領海弄得乾乾淨淨,而我們的國軍卻被下令不許第一擊。那請問貓女王政府既不在軍事上有所準備,面對事變又不敢挺身應戰,在政治上也與對方沒有聯繫的管道來緩和局勢,也不許別的政黨與對岸互動來爭取時間。這樣搞下去,台灣還有別的路可以走嗎?

所以走上今天這一條路也怪不了誰。不要忘記,這是一個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政府,而所有的責任只能大家共同承擔。

當年的高學歷外省空軍人才 | 丁紹傑

成大校友不可以忘了,這批來自「空軍機校高級班」的高學歷外省軍人,他們曾是你們的教授。

「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是國中畢業考的,還是高中畢業考的?答案都不是,抗戰時期是大學畢業才有資格報考。

抗戰時期政府向國內及海外招募大學理工畢業生投效空軍,有的委任軍銜後馬上工作,有的先進入航空委員會主辦的「高級機械班」,接受短期專業訓練後,才委任軍銜開始工作。以上「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每期都有淸華大學的畢業生報考,尤其是1944屆航空工程系的畢業生,幾乎全班投效空軍。

民國52年考上成大工管系的黃三本校友:
「我母系工管系早年在工業管理及工業工程剛起步階段,台灣根本沒有真正瞭解這領域及夠水準的教授,幸好賴有當時美軍利用二次大戰的戰爭與後勤管理,訓練台灣的空軍供應司令部用在後勤供應,當年成大工管系會嚇嚇叫,就是有大陸時代清華機械系畢業,時任空軍供給副司令的李登梅將軍教品質管制及高等品質管制,清華機械系畢業的空軍少將田長模系主任教生產管制、賽局及產業競爭相關課程,清華電機系畢業的空軍少將張璐教授教工時學,加上電機系支援教電工學,化工系支援工業化學,化學系支援化學,物理系支援物理,數學系支援微積分,機械系支援工程畫、應用力學、材料力學、製造程序、工業安全及工廠實習的教學,也才打造出當年成大工管系的深厚基礎,當年在台灣美商的電子工廠,幾乎90%的Chief Industrial Engineer都是我們工管系所包辦…。」

上文摘自《成大80,再訪青春》,文中李登梅是「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一期的,田長模是三期的,張璐是四期。

【台南訊】民國101年7月9日,出身空軍幼校第一期、空軍官校第二十六期畢業、曾數度駕駛U-2戰機深入中國大陸執行高空偵察任務,並深度參與台灣軍用航空自製發展歷程,被譽稱為「IDF之父」的前總統府戰略顧問華錫鈞將軍,雖已從熱愛的職場退下來旅居美國,仍心繫國內航空工業的發展,6日透過前漢翔公司董事長邢有光的幫忙,把他畢生大部分積蓄新臺幣壹仟伍佰萬元捐贈給成大作為航空工業發展基金,義行可風。

華錫鈞將軍簡介:
華錫鈞將軍,1925年生。空軍幼校第一期、空軍官校第二十六期畢業,美國普渡大學航空工程碩士、博士,哈佛大學高級管理班畢業。曾獲頒國軍寶鼎及雲麾等勛獎章二十三座、美國空軍飛行優異十字章、中國工程師學會工程獎章、普渡大學傑出校友、名列科技名人錄及世界名人錄。1948年至1964年任空軍飛行軍官,肩負台海兩岸第一線空防重任;後為黑貓中隊隊員,曾數度駕駛U-2戰機深入中國大陸,執行高空偵察任務。

華錫鈞將軍與成大的淵源,最早開始於民國59年,那時成大仍為「臺灣省立成功大學」,羅雲平博士為校長。在當時機械系系主任李克讓教授的邀請下,華將軍於59學年度在機械系研究所二年級碩士班開始授課,上學期開授「高速流動理論」之課程,下學期開授「磁性流體」之課程,教學認真,讓師生印象深刻。

朱繼岱先生來訊:
民國40-50年台灣各大學缺電機、電子教職人才,所以空軍應國家需要適時釋出人才,一時之間形成「四大皆空」,即台大、成大、交大、清大,都成了「空軍高級班」的天下!所以空軍不但保衛了國家的領空,也為國家培育了眾多的優秀人才!

抗戰時期「空軍機校」是高中畢業報考的,當時考得上大學未必考得上「空軍機校」,我父親是第一期畢業的。

我的眷村在台南水交社,我家隔一棟的斜對面,就是李登梅伯伯的家;我家正對面曾是李永炤的家,李伯伯是空軍航發中心(漢翔公司前身)主任,浙大航空畢業,一直是華錫鈞將軍的上司;我家隔壁張志明伯伯,也是清華大學畢業,長年在「成大附工」教課,退伍後在「台南亞航」工作。

另外,我家斜對面曾是果芸的家,果芸當年是空軍後勤管制中心主任,曾任國防管理學院院長、資訊策進會執行長、神通電腦公司董事長;果伯伯是空軍機校第七期畢業,這在我們眷村是輩份較小,成就最大的一位。

今年我爸冥歲一百,撰此文留念,2018年6月。

又摔戰機,誰導致? | 郭譽申

昨天早晨,高雄空軍官校少尉飛行官徐大鈞駕駛AT-3教練機進行單飛訓練,飛機在起飛5分鐘後墜毀,徐少尉不幸殉職,年僅23歲。今年還未過半,這已經是第三起戰機墜機事件,真是令人難過!怎麼會這樣?

戰機(本文所稱戰機,不包括直升機)要執行作戰任務,當然不如民航機安全。不過,台灣近年的戰機墜毀意外顯然太多了,根據上報【F16失聯】20年國軍戰機失事整理:18起意外,共計33死17傷3失蹤,蔡總統上台前的14年,共發生7起戰機墜毀意外 (上報文中列入5起直升機意外,本文不計入)。對比她上台剛滿6年,共發生8起墜機意外,最近6年戰機墜毀意外的頻率增加了超過一倍(8/6比7/14)。

為何近年戰機墜毀意外的頻率倍增?合理的解釋是,蔡總統上台後全面倒向美國,對抗大陸,對岸戰機於是經常飛近本島,雖然未進入領空,已造成我方空軍需要頻繁升空監視的巨大負擔,因此導致戰機墜毀意外的增加。另一原因是我方的飛行員人數很不充足,造成飛行員的出勤和訓練負擔異常沈重 (參見【F16V批准售台】揭仲/飛行員不足?新戰機的影響與挑戰)。

台灣的飛行員不足,當然因為年輕人不喜歡從軍,而飛行員的身心素質又有極高的要求。近年戰機墜毀意外頻繁,都成為媒體上的大新聞,是否會導致年輕人更不願意進入空軍?若如此,則本已不足的飛行員恐怕會更減少,那我們花重金買來許多美國的戰機又有何用?此外,是否因為飛行員不足,軍方就降低飛行員的身心素質要求,以增加飛行員數量,因此導致較多的戰機墜毀意外?但願不是如此草菅人命。

國軍戰機失事增多的主要原因是蔡政府的倒向美國、對抗大陸,年輕飛行員因此犧牲寶貴的生命。值得嗎?即使有些台灣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至少兩岸使用同樣的語言、文字,有類似的習俗、文化、經濟生活等等。兩岸最大的差別不過是台灣有民主選舉,而對岸沒有。為了能夠選舉投票,值得犧牲生命嗎?過去二、三十年,台灣的民主制度並沒表現比「中國模式」好,而且大陸的「一國兩制」願意保留台灣的民主制度。筆者真不知道台灣人是為何而戰。統獨與一般老百姓何干?

不論綠營的台獨或藍營的獨台,政治人物普遍喜歡維持兩岸分裂的現狀,而不喜歡兩岸統一。台灣若維持現狀,現在的政治人物都是老大;若兩岸統一,台灣的政局難免改變,多半不利於現在的政治人物。政治人物只管自己維持現狀的利益,哪管追求獨立、對抗大陸會死人?飛行員之死可說是政治人物,尤其綠營政治人物,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