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份子是懦夫? | 郭譽申

前兩天是「九一一恐攻事件」滿二十年,在電視的回顧影片上,又看到美國官員(好像是前紐約市長)把劫持飛機的恐怖份子斥為「懦夫」。會說「又」,因為我已多次看到美國人的這說法。例如,2019年10月美軍在深夜襲擊伊斯蘭國的哈里發(最高領導人)巴格達迪在敘利亞西北的藏身處,巴格達迪在隧道內引爆炸彈,炸死自己和他的三個孩子。總統川普就說:「他像條狗一樣地死去,他像個懦夫一樣地死去。

「懦夫」的意義很明確,是軟弱無能的人。穆斯林恐怖份子發動不要命的自殺攻擊,視死如歸,怎會是軟弱無能的人?美國人痛恨恐怖份子,可以斥其為殘忍、沒人性;斥為「懦夫」,卻是毫無道理。是因為恐怖份子隱藏自己身份,對平民發動攻擊嗎?恐怖份子連命都不要了,當然不擇手段,卻絕不是軟弱無能。

美國人崇尚勇敢,尊敬軍人;相對地就看不起軟弱的人。於是「懦夫」似乎成為罵人的話,而不管是否真正符合軟弱無能。例如上述川普對巴格達迪的咒罵,就把懦夫與狗並列。

懦夫未必一無是處,美國人看不起懦夫,顯示美國文化的淺薄,美國一定出不了受胯下之辱的韓信,也出不了為吳王嘗糞的勾踐。

美國人不僅痛恨恐怖份子,也以「懦夫」貶低他們的人格。中國文化不是這樣,雖然不贊同恐怖攻擊活動,不會貶低恐怖份子的人格,譬如《史記》裡就有《刺客列傳》,而一直到民國時代仍有不少刺客,如大軍閥孫傳芳就是被刺客槍殺,而刺客因為是報父仇後來被特赦。中國的刺客與現代的恐怖份子同樣是為了報仇,差別在於報仇的目標,前者的目標通常是有權勢的個人,而後者的目標則是國家,於是可能包括國家的所有軍民。

穆斯林恐怖份子報仇的目標可能包括敵對國家的很多軍民,是很殘酷、沒人性,然而他們不顧一切、視死如歸的殉教殉國,自然被多數穆斯林視為了不起的烈士。然而美國人卻視穆斯林恐怖份子為懦夫,貶低他們的人格。這樣極端對立的評價勢必加深美國與多數穆斯林的對立和仇視,使美國與極端的穆斯林無法和解,於是美國與恐怖份子就只能一再地寃寃相報了。

美國人視恐怖份子為懦夫,貶低他們的人格,是美國總自以為是的一種表現。美國與穆斯林恐怖份子的寃寃相報是文明的衝突,要化解文明的衝突,首先要去除自以為是,即使不認同也要尊重對方的意識形態和烈士 (双方對抗,難免殺人,但應尊重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