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遺忘自己百年前的種族屠殺? | 郭譽申

美國和加拿大的原住民族現在在全人口中的占比都非常少(1.3%和4.3%),原住民族的幾乎滅絕是幾百年來的長期悲劇,可以追溯到美國獨立之前的十六、七世紀。然而最近的兩則新聞告訴我們,悲劇並不那麼久遠,距今不過百年左右,美、加還曾發生令人髮指的種族屠殺事件。

土爾沙種族屠殺

6月1日美國總統拜登出席了在奧克拉荷馬州土爾沙市的土爾沙文化中心舉行的土爾沙種族屠殺事件百年紀念儀式。事件發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不久,土爾沙市格林伍德區是當時著名的非裔富人社區,有「黑人華爾街」之稱,但黑人企業經營得風生水起引發種族忌妒與仇恨。

整整一百年前的1921年,土爾沙種族屠殺事件始於當地白人報紙報導,一名黑人涉嫌在電梯內攻擊一名白人婦女而遭逮捕。由於傳出有人要動用私刑,一群一戰的黑人退伍軍人趕到監獄想保護他,武裝白人隨後對這群黑人退伍軍人展開攻擊,將他們趕回格林伍德附近,白人暴徒開始在街上開槍射擊黑人,而黑人退伍軍人則拿起武器回擊。隨著消息傳出,更多武裝白人進入格林伍德區,警察也加入白人暴民陣容,更有白人從附近駕駛飛機飛臨格林伍德區,投下很多燃燒物。最後,格林伍德區的上千房屋幾乎全被燒毀損毀,總計造成三百人死亡,近千人受傷。

土爾沙種族屠殺事件不曾被追究,並且被遮掩遺忘多年,直到1997年,奧克拉荷馬州議會成立「1921年種族暴動調查委員會」(1921 Race Riot Commission),事件真相才逐漸公諸於世。

印地安寄宿學校發現215具童屍

5月底,多家美、加的媒體報導,加拿大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甘露市的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Kamloops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近日在地底下發現多達215具童屍,年紀最小的只有3歲。這揭開了加拿大虐殺原住民族兒童的殘酷黑歷史。

印地安寄宿學校早在18世紀已經出現,其理念出於白人殖民者的種族主義觀念,認為原住民需要摒除傳統文化的「惡習」,學習基督教文化並融入加拿大社會。加國政府於19世紀晚期正式認可並大規模設立寄宿學校,強行將原住民兒童與父母分離,送往遙遠的寄宿學校學習英語並禁止他們講母語,達到文化清洗的目的。甘露市印第安學校是全國最大的印地安寄宿學校之一,從19世紀末開始一直由天主教會營運,到1960年代才由政府接手管理,又過了10年才關閉。

寄宿學校的大量童屍顯示,很多原住民兒童抗拒管教而被虐待致死。他們的死亡都沒有記錄而被謊報為自行逃離寄宿學校。他們的父母必定永遠在盼望他們的歸來!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其他的印地安寄宿學校恐怕也有類似狀況嗎?

美、加近來無端卻振振有辭地指控中國對少數民族實行強迫勞動甚至種族滅絕,完全無愧於不過百年前,自身確實發生令人髮指的種族屠殺,而且近年種族歧視和衝突仍頗頻繁。他們忘記了這些可恥的過去嗎?(雖然少部份人是記得的) 這樣的寬以律己、嚴以責人是盎格魯撒克遜族的文化嗎?中國人不會這樣,德國人也不會這樣。德國人至今在懺悔八十年前對猶太人的種族屠殺。

新疆棉花爭議與人權問題 | 謝芷生

最近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華勢力,挑起的新疆棉花事件,本質上原是一個經貿利益衝突的問題,卻被渲染擴大為人權問題。其實類似這樣的指控,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就從未停止過,起初或僅基於意識形態的矛盾,而今鑒於中國國力快速發展,卻已轉為直接對中國崛起的打壓。而意識形態的矛盾,反退居第二位了,僅為打壓中國的藉口。

時至今日,國與國之間因意識形態的差異,而水火不容,尖銳對立者,已屬罕見。經濟利益與國力的消長,才是導致衝突的主要因素。但由於過去西方國家,針對中國經年累月的反共宣傳,已在部分人心中形成了機械式的反應。只要提及中國,腦中就會自然浮現出人民水深火熱、被奴役、被迫害的幻象。這真是既幼稚,又可悲。

筆者因喜歡旅遊,此生的確跑過不少地方,尤其是大陸。大江南北幾乎都跑遍了。有時為求方便,並取信於人,常會不自覺地將一些個人經歷寫入拙文中,作為敘事的佐證,但並無藉此炫耀之意,望讀者幸勿誤會。筆者因熱愛中國、關心中國,一有機會就往大陸跑。約於八、九年前參加過一個臺灣旅遊團,去了新疆。我們是沿絲綢之路,經玉門關進入新疆的。

新疆面積遼闊,是我國最大的省,約為臺灣的46倍,古稱西域。至光緒年間,即1884年始改建為新疆省,只比臺灣建省早了3年。新疆建省的動機應與臺灣類似,即為鞏固邊疆,便於防守。既然新疆面積遼闊,即使去過的人,也不敢誇口,自己對新疆有多麼瞭解。但無論如何總比那些從未去過新疆,卻言之鑿鑿,一口咬定大陸在新疆執行強迫勞動,甚至種族滅絕政策的人,有較大的發言權。由於只是去旅遊,除了發現新疆遼闊、風景優美,維族人民熱情好客,姑娘美麗動人,哈密瓜、葡萄香甜可口外,並未覺察政治氛圍有何獨特之處,雖然當時離疆獨鬧事的2009年「七五事件」相去並不太久。

內地漢人對新疆並不陌生,自小就知道,新疆位於祖國的西北面。從歷史課本中,我們知道漢朝的張騫和班超都先後出使過西域。當時的西域有許多部落,但並未形成統一的王朝。公元前六十年,漢宣帝設置西域都護府,正式設官駐軍,行使主權,因此新疆與內地早已密不可分。但因宗教信仰,文化習俗的差異,西方勢力遂欲從中挑撥分化,此一意圖從未消失過。雖然西方反華勢力對新疆或並無領土野心,但卻欲利用其特殊性,進行分化,製造中國動亂,其性質一如在臺灣利用台獨騷擾,都是為了遏制中國的崛起。

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假借棉花問題,渲染成強迫勞動,甚至種族滅絕的人權問題。他們的短期目標鎖定為壓制中國棉花及其製品的產銷力,這本為經貿矛盾,卻欲將其上升為政治衝突、人權問題。美國霸權主義者為動員、聯合國際反華勢力,共同打壓中國,可謂不遺餘力,無所不用其極矣。

瞭解大陸人口政策者都知道,大陸在少數民族地區,並未實施限制人口的政策,反而鼓勵多生多育。筆者印象,鑒於西方生育率過低,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過去的一胎政策,即使在內地,似乎也不像過去那樣雷厲風行了。究竟中國有無限制出生率的必要,應以辯證思維方式來處理。但中國未在少數民族地區限制出生率,卻是眾所周知的政策。維族人口是增加了,還是減少了?

若談及人種滅絕,美國倒是有此記錄的。15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白人殖民者在美國,通過屠殺、酷刑、軍事佔領、強制遷徙等手段,對印第安人實施種族滅絕。並同時逼迫來自非洲的黑人為奴,從事繁重的農業生產,包括種植和收成棉花。今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華勢力,誣衊中國強迫勞動,及執行種族滅絕政策,是典型的「賊喊捉賊」的無恥行徑。 

中國從「不自由民主」變成「種族滅絕」? | 郭譽申

最近美國的一些高官、議員、媒體,以及國務院發表的《2020年度人權報告》,一再指控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實行種族滅絕(genocide),並觸犯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中國雖然提出反駁、據理力爭,但是國際媒體多掌握在美歐之手,美國的指控不論真偽,仍然聲勢浩大,多少會對中國的國際形象造成損害,並且可能有助於美國的拉攏盟友。這些當然正是美國的目的。

美國一向喜歡指責,甚至介入,其他國家的內政。美國過去總批評中國「不自由民主」,包括人民不自由、執政者沒有民意基礎、迫害異議者(如民運人士、維權律師)等等,因此是專制政權。現在怎麼改弦易轍了?美國對中國的指責重點從「不自由民主」大幅轉變成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危害人類罪」,為何如此?

美國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企圖顛覆中共政權,使中國「和平演變」,多年來已經完全失敗,只好揠旗收兵了。中國人在國内為了工作、探親、旅遊等等每年有幾十億人次的流動,在國際上中國已成為旅遊人口最多,最受歡迎的遊客來源國,中國人那裡不自由?三、四十年來,中國大陸的發展優於所有的民主國家,而去年的抗疫表現更遠勝歐美民主國家,指責中國「不民主」還有何意義?政治制度的目標是讓人民過好日子,而不是選舉投票的形式。

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已經站不住腳,美國自然要另換一招。自2001年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後,「反恐」成為美國的最優先政策。由於中國也在反恐,即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美國樂於聯合中國一起反恐,並認定一些疆獨組織為恐怖組織。2018年恐怖主義的最大勢力伊斯蘭國(ISIS)覆滅,反恐不再是美國的優先政策,而中國已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於是中國變成了美國口中的種族滅絕者。中國的新疆政策已經實行多年,過去沒有而最近卻被美國指控為種族滅絕,真是彼一時,此一時啊!

中共在新疆為了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而有一些安全及管制措施,這些對人民的自由可能有點限制,但算不上是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更不是什麼種族滅絕。(參見《了解新疆「再教育營」》、《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 美國當然了解這些,但是它刻意抹黑中國,藉以破壞中國的國際形象,並間接支持疆獨以損害中國的內部穩定。美國真是惡毒啊!

美國過去常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現在則轉變為抹黑中國「種族滅絕」。中國雖然提出反駁、據理力爭,然而美國擁有主要的世界話語權,使中國難免受傷。不過事實勝於雄辯,時間會證明一切。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就像過去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一様,終將完全失敗,也阻擋不了中國大陸的繼續和平崛起。

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 | 郭譽申

川普總統卸任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首先公開炮轟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犯下「種族滅絕罪」。拜登總統上任後,蓬佩奧的繼任者布林肯聲稱同意蓬佩奧的說法,使這樣的說法幾乎成為新內閣的一致說辭。隨後歐洲、加拿大、澳洲的部份政治人物、國會、媒體等紛紛加入指控中國種族滅絕的行列。這樣的指控有理嗎?或者純屬抹黑中傷?

根據維基百科/種族滅絕,種族滅絕(genocide)或群體滅絕,是指人為的、系統性地、有計劃地對一個或一些種族、民族、宗教或國民團體進行全體性或局部性的屠殺。近代被國際組織定性為種族滅絕的事件包括猶太人大屠殺、希臘種族滅絕、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亞述人種族大屠殺、盧安達種族滅絕、斯雷布雷尼察屠殺、印地安大屠殺、日軍在中國的大屠殺等。這些種族滅絕事件幾乎都屠殺了十萬人以上,唯一的例外,斯雷布雷尼察屠殺也殺死了約8千人。中國大陸對待新疆的維吾爾人距離這些種族滅絕案例可太遠了。

大陸反駁種族滅絕的指控,頗有說服力:統計數據顯示,2010-2018年,新疆少數民族人口從1298.6萬人上升至1586.1萬人,增加287.5萬人,增長22.14%;少數民族中的維吾爾族人口從1017.2萬人上升至1271.8萬人,增加254.7萬人,增長25.04%;漢族人口從883.0萬人上升至900.7萬人,增加17.7萬人,增長2.0%。維吾爾族人口的增幅不僅高於少數民族人口的增幅,更明顯高於漢族人口的增幅。被種族滅絕的維吾爾族竟然人口愈來愈多!

伴隨美歐的種族滅絕指控,西方媒體不時呈現一些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指控在新疆受到迫害。這些維吾爾人的指控令人置疑,因為部份維吾爾人堅持追求新疆獨立,甚至使用恐佈攻擊的方式,其言論未必可信。這就像台獨把僅有8百多人被登記死難(死亡+失蹤)的二二八事件誇大成有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死難一樣,是不可信的。

中國大陸的新疆政策已經實行了很多年,怎麼過去沒有而最近卻被美國指控為種族滅絕?2001年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此後「反恐」(反對恐怖主義) 成為美國的最優先政策,由於中國也在反恐,即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美國樂於聯合中國一起反恐 (美、中面對的恐怖主義都與伊斯蘭教有關),這時美國當然不會指控中國為種族滅絕。2018年恐怖主義的最大勢力伊斯蘭國(ISIS)覆滅,反恐不再是美國的優先政策,而中國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於是同樣的中國變成了美國口中的種族滅絕者!

中共在新疆為了防止疆獨的恐佈暴力活動,而有一些安全及管制措施,這些對人民的自由可能有點限制,但算不上是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更不是什麼種族滅絕。例如,被西方抹黑為「再教育營」、「集中營」的其實是一種國民義務教育 (參見《了解新疆「再教育營」》)。

美國需要反恐時,把中國引為反恐夥伴,現在不再需要反恐,就把中國抹黑為種族滅絕,真是隨他說啊!美、中競爭應該憑實力,美國不努力加強自己的實力,卻任意抹黑中國,顯示美國的江河日下、黔驢技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