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制裁澳洲的目標-澳洲旅遊 | 盛嘉麟

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上週警告澳大利亞,澳洲的旅遊業可能是下一個被北京打擊的行業。

據澳洲人報報導,在向澳中貿易理事會發表的視頻講話中,成競業稱澳洲對華人社區的種族歧視現象正在增加,澳大利亞不要指望在國際邊界重新開放後,利潤豐厚的中國赴澳旅遊市場能夠復甦。 ”我擔心的是,中國遊客是否能像以前那樣受歡迎,是否還有一個友好、有利的環境,吸引他們來澳洲。”

2019年,赴澳的中國遊客達到創紀錄的144萬人,年消費124億澳元,佔外國遊客總消費的27%。超過了美國遊客當年的39億澳元、英國遊客的34億澳元、新西蘭遊客的26億澳元。

成競業還估計澳中政治關係將進一步惡化,並將此對澳洲的旅遊業的制裁,歸咎於澳大利亞。

成竞业再发威胁 瞄准澳洲旅游业

停止仇恨亞裔 | 鄭可漢

Stop Asian hate. Hate is a virus. Shame on it. I’m proud of being an Asian. 反擊!全美多地爆發「停止仇恨亞裔」活動,抗議者現場高喊:「我很驕傲是亞裔」。

當地時間3月20日,包括亞特蘭大在內的美國多地爆發主題為「停止仇恨亞裔」(Stop Asian Hate)的遊行和集會,以此抗議亞特蘭大按摩中心發生的槍擊案,以及近期在美國激增的針對亞裔的仇恨事件。20日中午,亞特蘭大市有數百人從伍德拉夫公園遊行至自由廣場,抗議人群手持標語,吶喊諸如「仇恨才是病毒」等口號。抗議人群表示,集會是為了向立法者施壓,以制止美國境內頻頻發生的針對亞裔的暴力行為。

此外,包括洛杉磯、舊金山、紐約、波士頓、西雅圖等多地的抗議者計劃於當地時間20日至22日舉行多場抗議集會,以反對針對亞裔的仇恨行為。

華人老婆婆為何敢於反擊白人壯漢?當地時間17日,在美國舊金山定居的華裔老人謝肖珍遭遇當地一名白人男子的襲擊後,勇敢地奮起反抗並制服了這名暴徒,事件得到了中外媒體和民眾的關注。

從美國歧視的光怪歷史和醜陋現實看,美國社會存在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眾所周知,美國是由不同膚色、不同民族的移民組成的合眾國,在自由、開放及寬容的表象下,人種厭惡、種族歧視、乃至族群仇恨,也一直伴隨始終。最典型的是歐洲移民對美洲土著的印第安人的迫害、歐美白人對黑人族群的歧視、歐美人對亞裔等弱勢族群的鄙視。臭名昭著的《排華法案》(1882-1902)、二戰期間強制收容12萬多的日裔美國人、1992年洛杉磯暴亂搶劫韓裔美國人商店街等,都是對亞裔美國人赤裸裸的暴力歧視。這些歷史不同、程度不一、性質趨同組成的歧視歷史使歧視意識在美國根深蒂固,歧視基因空前強大,歧視犯罪有增無減。

亞特蘭大受害者與反擊白人壯漢的華人老婆婆

美國社會在償還種族歧視欠債 | 郭譽申

美國有種族歧視問題,是人盡皆知的。Heather Mac Donald所著的《美國多元假象:一味迎合種族和性別議題,使大學沉淪,並逐漸侵蝕我們的文化》(The Diversity Delusion: How Race and Gender Pandering Corrupt the University and Undermine Our Culture, 2018) 呈現美國已投入不少資源,希望化解種族問題,但是成效不彰而受到作者質疑。(本書探討種族和性別两議題,但是本文僅著重於種族議題。) 美國現在的種族歧視無疑比過去改善很多,然而美國社會好像在償還過去長期的種族歧視欠債!

美國過去無疑有種族歧視,白人歧視黑人及西班牙裔等有色種族,根本明定在一些法律裡。因此現在有很多人對有色種族有補償心裡,而對有色種族特別優待。例如,很多大學降低有色種族的入學門檻(不包含亞裔),使有色種族學生達到適當的比例;部份政府機關和企業優先聘雇有色種族,使有色種族員工至少達到最低的門檻。這些補償和優待看來無補於事,反而造成有色種族的受害者心態。尤其在大學裡,有色種族學生(及其支持者)不時指控一些無意的言行為歧視,而釀成軒然大波,在大學袒護有色種族學生之下,甚至造成被指控者失去工作或身敗名裂。書中列舉了不少這樣的例子。

本書認為,很多人,尤其在大學裡,堅信美國普遍存在著種族歧視和性侵/性騷擾,而需要矯正。這種想法導致大學和社會的多元化官僚文化大幅擴散,例如大學聘用許多官僚或教授,被作者稱為冗員,以便隨時處理突發的種族歧視和性侵/性騷擾事件,並且向學生講授有關種族和性別議題的培訓課程,甚至取代了有關美國文化的經典通識課程。


在美國,自由派較傾向多元價值,而保守派則較堅持美國傳統文化;因此自由派比保守派更反對種族歧視,比較同情有色種族及支持女性主義。作者是保守派的學者,反對特別優待有色種族。不論是否贊成作者的保守派觀點,本書呈現了美國種族議題的衝突性及難以解決。

有色種族過去在美國長期受到歧視,因此貧窮、犯罪率高,成為社會問題。自由派傾向給予有色種族特別的優待,如大學降低有色種族的入學門檻,以提升他們的學識和競爭力。然而如書中所述,優待進入大學的有色種族學生,學業基礎本即落後於一般學生,他們在大學裡因此多半學業表現不佳,甚至無法畢業;而更糟的是,在大學的寵愛袒護之下,他們常會養成受害者心態,而怨天尤人、不求上進。

特別優待有色種族似乎無助於解決種族問題,然而若遵循保守派理念,對有色種族不做什麼,有色種族長期貧窮、犯罪率高,自然競爭力低落,幾乎無法自行改善生活。這樣既不符合人道精神,也很可能造成社會動盪、種族對立。看來不論怎麼做,種族問題都極難解啊!

今日的美國不是沒有種族歧視,但無疑比過去改善很多。然而過去的歧視已導致有色種族的弱勢甚至沉淪,成為美國的沉疴,不時在折磨美國社會。自由派和保守派,對應於民主黨和共和黨,對有色種族很不同的態度,幾乎分裂了美國社會。美國社會好像在償還過去長期的種族歧視欠債!

族群平等從自己做起 | 張輝

當我們關注及批判美國的種族或黑白歧視時,是不是捫心自問,自己有否種族或膚色歧視的情結?以下是四件我親身經歷的事:

第一,三十多年前,跟領導由紐澤西搭公車到對岸的紐約曼哈頓,我倆坐在門邊等著開車。司機是一壯碩、大肚、五十出頭白人,穿著制服及戴帽。司機頭偏向我,用手指了指前方,一副不屑的表情,撇著嘴,嘴角迸出了一句「中國人」,我往他手指方向看,一位六十左右亞洲婦人,兩手各提著裝滿東西的袋子,很狼狽的正趕往我們的巴士。

當她蹣跚的上車時,坐在門旁的我們夫婦同時起立,我還伸手扶她並幫她將物品放妥,此時我不經意看了司機一眼,他的臉一直紅到脖子。這位亞洲婦女跟我講了一些話,我沒聽懂,也許是上海話或廣東方言,但也可能是越南話或東南亞任一種語言。

第二,在紐約中國城,我因剛到美國,時差影響睡不著,一大早逛街,發現有賣中餐的忙碌小店,沒人排隊但擠成一堆,紛紛跟賣方點要的食物,我眼見若不跟著擠和喊,不知何時會輪到我,於是就用我的標準國語點餐,當著服務生小姐的面喊了兩次,她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動氣大喊第三次時,她白了我一眼,面如寒霜,喃喃的說了一句類似「中國人不會說廣東話」。那一天讓我情緒大受影響,看到中國同胞再也不那麼興奮及感到親切了。

第三,1988年返大陸省親,來、回皆經香港,在香港有地陪安排。除了被他騙了不少錢,花幾百塊美金買了鄧小平都吃的龍鳳草磨成的粉之外,見識到港人對剛開放進入香港的大陸同胞的鄙視,即使都是講廣東話。

第四,台灣的朋友在美國一個很不錯的新社區買了新房,沒想到不久隔壁搬來一個黑人家庭。朋友說,他為此悶悶不樂,覺得很嘔。

有天他在後面院子優閒的看報喝咖啡,突然一個橄欖球飛到他的草坪,接著,一位三十餘歲黑人青年一面笑著跟他打招呼一面進入撿球。美國一般住宅有前院、後院,通常是沒有牆或圍籬的。朋友勃然大怒,站起來指著那位黑人青年大罵美式粗話,並威脅下次再進入就會拿槍射擊。黑青年連聲抱歉悻悻然離去。隔了一段日子,朋友聽社區人說,那位黑青年是當地新上任的檢察官。

結論:世界上到處都有族群歧視,或許沒有美國那樣厲害而鬧出人命,卻是非常普遍。族群平等,每個人都該從自己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