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商/審議民主」簡介 | 郭譽申

協商民主,也譯為審議民主,是被看好的一種民主新範式,其英文原文是deliberative democracy。根據劍橋字典,deliberative的意思是決策時有仔細的思考和討論。deliberative並無審查、審核的意思,因此deliberative democracy被譯為審議民主,不如譯為協商民主,而更淺白的翻譯可以是討論式民主。政治學總是基於一些難懂的哲學性理論,本文不談理論,僅介紹協商民主的實務。

目前主流的民主方式是選舉投票,只管收集民意,不管收集來的民意是否有意義。假使人民根本不了解選舉投票所針對的政治問題,這樣的選舉投票徒具形式而無實質,因此只是形式或程序民主,而不是實質民主。為了達到實質民主,協商民主主張要有「正式機制」讓人民討論和了解政治問題,然後才選舉投票。

形式或程序民主在選舉投票前,也可能對政治問題有討論,但那是非正式、可有可無的,而且政黨對政治問題多半是宣傳其主張,而不是中立客觀地討論。為了改善這樣的弊病,協商民主因此強調「正式機制」,以實現中立客觀地討論政治問題。

現代國家人口眾多,不可能所有人民一起來討論政治問題(即使透過網路)。協商民主於是主張挑選出少部份民眾,可稱為參與者,來研究思考選定的政治問題,然後彼此進行詳盡的討論(包括質疑),並把討論過程透過電視或網路視頻讓盡量多的人民觀看甚至參與討論;參與者並且可以在討論完後,對政治問題的可能解決方案進行偏好投票。一般人民觀看這些討論過程並參考參與者的投票結果,於是能充分了解這政治問題而最後據以投票,因此實現實質民主。

協商民主的實踐包括挑選參與者,安排場所和時間讓參與者研究思考選定的政治問題,安排討論會的場所、時間和視頻錄製,以及提供參與者報酬等。這些都須有明確的規範,就是所謂的「正式機制」。國家可以設立獨立中立的委員會來安排這些事項(類似台灣的中選會,但功能較複雜)。

上述事項中最關鍵的是如何挑選參與者。為了使參與者能代表一般人民,隨機抽籤是常用的方法;參與者的意願會影響討論的品質,因此可以從自願者中隨機抽籤選出參與者,但須避免政黨推出大量自願者而壟斷參與者;若選定的政治問題有較高的專業難度,可以對參與者和自願者要求某些專業門檻。

協商民主的理論興起於20世紀後期,進入本世紀逐漸有較多的實踐試行,即對少數選定的政治問題,執行上述的挑選參與者、公開討論等等,但至今沒有國家把協商民主運用於大部份的政治問題。David Van Reybrouck所著《反對選舉》(Against Elections: The Case for Democracy,2016) 列舉了5個協商民主的實踐例子,分別舉辦於加拿大(2例)、荷蘭、冰島和愛爾蘭(如下列3圖)。書中還主張,在政治制度中應該多以抽籤取代選舉(參見《抽簽是民主 選舉是寡頭政治 》)。

大陸民主不民主?| 郭譽申

對中國大陸最多的批評是大陸不民主。這樣的批評先要弄清楚民主是什麼,由前文《民主概念的演變》,民主可以區別為「實質民主」和「程序民主」,選舉民主是「程序民主」,「實質民主」則是國家由人民作主,即國家的政府要按照多數人民的民意施政。本文將根據「實質民主」來評估大陸是否民主。

中國共產黨奉行毛澤東思想,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份是「群眾路線」:「在我黨的一切實際工作中,凡屬正確的領導,必須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這就是說,將群眾的意見(分散的無系統的意見)集中起來(經過研究,化為集中的系統的意見),又到群眾中去做宣傳解釋,化為群眾的意見,使群眾堅持下去,見之於行動,並在群眾行動中考驗這些意見是否正確。然後再從群眾中集中起來,再到群眾中堅持下去。如此無限循環,一次比一次地更正確、更生動、更豐富。」這不就是收集民意、實現民意的具體動作嗎?這甚至比實質民主更進一步,「使群眾堅持下去,見之於行動」是動員群眾,以達成政治目標。

群眾路線絕不是空談,共產黨是真這樣實幹的。研究國共內戰的史家幾乎有共識:獲得資本家支持的國民黨終於敗給了獲得廣大農民支持的共產黨,農民支持共產黨就因為共產黨群眾路線的成功,即實質民主的成功。

以國共的最後決戰徐蚌會戰(中共稱為淮海戰役)為例,双方的正規軍都是幾十萬,差距不大,而國軍的武器裝備還稍占上風,國軍有各式機動車輛擔任後勤支援,共軍則動員百萬以上民兵和民伕擔任後勤支援。最後共軍破壞了幾乎所有的道路,使國軍的機動車輛無法提供後勤支援,而百萬民兵和民伕卻仍能爬山涉水,提供共軍後勤支援,國軍因此慘敗。國軍不是敗於戰力,而是敗於共產黨動員民眾的能力,中共能動員百萬農民支援前線作戰,它基於實質民主的群眾路線發揮了驚人的能量。

中共不僅在建政前實踐群眾路線,群眾路線一直是中共的根本工作路線。翻閱一些研究習近平的書籍,都會發現習自從政就非常勤跑基層,他在浙江任職時,說過一句廣為流傳的名言:「當縣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村,當地市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鄉鎮,當省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縣市區。」最高領導人如此,他底下的官員幹部當然也積極實踐群眾路線,也即是實踐實質民主。

與群眾路線相關聯,中共的施政非常注重「調研」,調研甚至成了大陸常見的口頭禪,也應用於政治之外的商業、市場等各方面。「調研是調查研究的簡稱,指通過各種調查方式,比如現場訪問、電話調查、攔截訪問、網上調查、郵寄問卷等等形式得到受訪者的態度和意見,進行統計分析,研究事物的總的特徵。」調研無疑是收集民意、綜合民意的具體方法。毛澤東就特別重視調研,經常深入農村,實地調研經濟、生活、商業等等情況,並在1930年寫出著名的「尋烏調查」數萬字,成為後來中共做調研的樣本。「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即來自該調查報告,成為中共施政的指導原則。

中共奉行群眾路線,施政又講究調研,就是重視民主、民意,並且有具體的方法來收集、綜合、實現民意,甚至能夠動員群眾,達成政治目標。這樣實現民主的能力在世界各國相當罕見而可貴。然而有這樣的能力,不表示一定會適當地使用這能力,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前,就誤用了這樣的能力,所幸「改革開放」之後,中共都能善用它實現民主的能力,難怪著名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所做的國情民調,大陸人民對其政府施政方向的滿意度多年來都高於其他國家的人民。中國大陸的施政大多能符合其主流民意,即符合「實質民主」,世人何能批評大陸不民主?

 

被自由消解的民主 | 郭譽申

美國把自由民主推廣到全世界,全世界大部份地方都實行了美式的自由民主制度,但是結果並不好,除了早發達的歐、美和日本,以及少數較小國家,如亞洲四小龍等,大部份亞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新興民主國家都面臨政府失能、貪瀆腐敗和社會不平等的困境,甚至造成政治動盪、國家解體,自由民主制到底是什麼?錯在哪裡?

簡單說,自由民主制度是基於自由主義的民主制度。什麼是自由主義?「自由主義是一種意識形態、哲學,以自由作為主要政治價值的一系列思想流派的集合。其特色為追求發展、相信人類善良本性、以及擁護個人自治權,此外亦主張放寬及免除政權對個人的控制。更廣泛地,自由主義追求保護個人思想自由的社會、以法律限制政府對權力的運用、保障自由貿易的觀念、支持私人企業的市場經濟、透明的政治體制以保障每一個公民的權利」(引自維基百科)。美國是資本主義的大本營,資本主義強調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與自由主義有相通之處,甚至可以說,自由主義催生了美國的資本主義,無論如何,自由主義一直是美國的主流思潮。

民主一直講的是如何讓人民參與,有效治理國家,再把成果普遍分享給人民,可以稱為「實質民主」。實質民主注重人民的共享和平等,與追求個人發展的自由主義有相當程度的衝突,直到熊彼特推出程序民主的理論,改變了民主的涵義。

1942年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出版「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一書,認為政治權力始終都在菁英階層當中轉讓,實質民主幾乎是空想,他因此強調「程序民主」,民主僅是產生治理者的一個過程,選舉治理者才是民主的核心。因為美國普遍實行選舉,美國完全接受了熊彼特的理論,程序民主或選舉式民主成為美國民主理論的核心。

當民主變成程序民主,不再強調共享和平等,民主與自由主義的結合已無障礙,自由主義民主於是成為民主理論的主流及美國所推崇的普世價值。然而自由主義民主使選舉民主變成一種技術性的手段,自由才是民主的目的,目的重於手段,因此自由優先於民主,民主相當程度被自由消解於無形了。

自由民主理論有兩個嚴重問題,其一、選舉式民主只強調程序和形式,而忽略民主的實質,這在老牌民主國家不成問題,因為老牌民主國家在長期發展民主的過程中,不只有選舉,早已有法治、自治、公民社會和許多參與政治的方式等,然而當新興民主國家只強調選舉,而上述的配套環境都不具備,民主只是一個空殼子,徒有外表、沒有實質內容,當然不會有好結果。

自由民主理論的另一嚴重問題不只困擾新興民主國家,也困擾老牌民主國家。自由民主概念混淆了自由和民主的區別,實質上是以自由替代了民主。自由以個人為中心,看重個人能力和自發性,民主則以社會為中心,關心社會凝聚力和公平分配,自由一般要設法限制國家權力,而民主則在國家權力中嵌入人民權力。從各方面看,自由和民主是有相當衝突、需要平衡兼顧的,然而自由主義民主強調自由優先於民主,自由是民主的目的,等於是以民主冠名的自由主義,空有民主之名,而缺民主之實,因此造成世界越來越不平等,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威脅到很多國家的穩定。

自由民主理論對於美國在美俄冷戰中獲勝有不小貢獻,著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甚至在1989年發表「歷史的終結?」,認為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到來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不過,鑑於自由民主制度近年所遭遇的挫敗,福山本人已經大幅修正了自己先前的說法。

民主概念的演變 | 郭譽申

民主幾乎是人人耳熟能詳的概念,但是每個人心目中的民主可能不大一樣,這可以說很正常,因為民主概念起於古希臘時代,距今已有約兩千五百年,在這漫長歲月裡,民主概念經歷了不少改變,多年的演變自然讓民主有多個不同形象,每個人的理解不盡相同。

古希臘有許多城邦,各自實行不同的政治體制,亞理斯多德深入研究這些政治體制的差異,成為政治學的開山祖師,他依據兩個標準,統治者人數和是否以城邦的公共利益為宗旨,把政體劃分為6種主要類型:君主、貴族、共和、僭主、寡頭和民主。前3種是正體,以城邦全體公民的利益為依歸,後3種是變體,不照顧城邦全體公民的利益,例如民主政體由平民主政,只照顧平民或窮人的利益。

亞理斯多德

亞理斯多德

古希臘民主政體的實踐只有很短時間,但這樣的民主概念持續了兩千多年,偶而總會被一些思想家提出討論,思想家們幾乎都和亞理斯多德一樣,把民主視為貶詞,對民主頗有保留,認為平民缺乏治國的知識和能力而且不理性,擔心民主變成民粹,甚至成為多數暴力。

古希臘的民主跟貴族統治、菁英統治是區別開的,比較接近現代所謂的民粹,到了近代,民主的涵義被擴大,不再排除貴族統治和菁英統治,於是民主逐漸從貶詞變成了好詞。1688年英國的「光榮革命」和1776年的美國獨立被視為民主發展的里程碑,那時的英國和美國無疑屬於貴族統治和菁英統治,英國直到19世紀才有普遍的公民權,而美國到1830年代,大部份成年白人才有選舉權,到1963年黑人才有選舉權。

近代民主的興起與社會主義的興起頗有關係,因為兩者都強調平等,都支持平民大眾的權利。進入二十世紀,美國與蘇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激烈競爭,双方都提倡民主,使民主更大行其道,雖然資本主義民主與共產主義民主有些差異,由於後者更強調平等,佔據了道德的制高點,一度較有優勢。

不論資本主義或共產主義民主,民主一直講的是如何讓人民參與,有效治理國家,再把成果普遍分享給人民,可以稱為「實質民主」。

1942年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出版《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一書,認為政治權力始終都在菁英階層當中轉讓,實質民主幾乎是空想,他因此強調「程序民主」,民主僅是產生治理者的一個過程,選舉治理者才是民主的核心。為了扭轉上述資本主義民主的不利地位,因為美國普遍實行選舉,美國完全接受了熊彼特的理論,大力推崇和推廣程序民主,即選舉式民主。隨著蘇聯共產國際的崩潰,選舉式民主成了民主的標準。

選舉式民主已經被推廣到世界大部份地方,但是成效並不好,許多二十世紀後期民主化的國家(被稱為「第三波民主化」)雖然有了民主的程序和形式,國家治理卻長期停滯不前,而「阿拉伯之春」的民主化更只有災難,顯然只有程序民主不見得能達到實質民主,民主的涵義還是需要從程序民主回到實質民主,但現代國家人口眾多,實質民主也不容易實現。

Joseph_Schumpeter

約瑟夫·熊彼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