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監院提名談監院存廢 | 郭譽申

蔡總統擬提名國民黨籍的黃健庭擔任監察院副院長,引起了軒然大波。國民黨當然反對,認為未通過政黨協商,這是蔡以官位向黃個人招降纳叛;民進黨的反彈更強烈,說出的理由很多,但是真正的理由是肥水不落外人田,民進黨既然全面執政,當然要全面收割所有的政治利益,焉能分給不相干的外人?監察院旨在健全吏治、整飭官箴,最應該要公正中立,總統的提名鬧成這樣,實在是醜陋不堪。

蔡總統有可能提名真正的公正中立人士擔任監察院正副院長和監委嗎?幾乎不可能。台湾已經政黨惡鬥多年,懂點政治、曾參與政治的人都被貼上了政黨標籤,因此有能力參與政治的公正中立人士早已絕種,不存在了!蔡總統難道真會提名反對黨的政治人物當監察院副院長?那不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脚?黃健庭會被提名當然是被招降納叛,願意當綠營監院裡的花瓶樣板而已,憶及他曾被反出國民黨的郭台銘找來當副總統搭檔,我對這項提名就不覺得意外了。

蔡英文最後勢必全面提名綠營的顯性、隱性政治人物及一些花瓶樣板進入監察院,這樣自己人監察自己人有何意義?擺明了是官官相護嘛。這樣的監察院有存在必要嗎?

回顧監察權不存在於西方民主的三權分立,而是中山先生採納自中國傳統的御史制度。御史必選自最正直清廉、聲望最崇高的人士,其職責是對上至皇帝下至百官提出糾錯和彈劾。由於御史的聲望崇高,皇帝也必須對他敬畏三分,否則皇帝會大失民心,也會被後世視為昏君。御史制度因此有制衡無上皇權的重要功能,也能健全吏治、整飭官箴。

可惜現在的政黨政治與古代的「無黨政治」完全不同,古代的御史心中只有是非,沒有黨同伐異,而現在蔡總統提名的綠營監察院怎可能打民進黨自己人?是要幫在野黨打天下嗎?從蔡擬提名黃健庭當作花瓶樣板就再清楚不過了。至於陳菊,她從裡到外渾身都是綠的、反藍的,她退黨主掌監察院,當然是辦藍不辦綠,不過她不會像前監委陳師孟那樣直白地說出來罷了。她的退黨有何意義?又騙得了誰?

平心而論,以現在的政黨政治,監察院根本不可能有功能,監察院真該完全廢除,以免養蚊子、養肥貓。民進黨過去主張廢監察院,現在全面執政,立即知道監察院的位子「真好糠」,當然不再願意廢監察院了。我們老百姓只能供養他/她們,還能如何?

台灣採納西方的政黨政治,所導致的政黨惡鬥使監察院形同虛設,浪費了很不錯的御史制度傳統。對比於台灣,大陸的黨政合一制度很類似古代的無黨政治(參見《簡單搞懂大陸的黨政制度》),其監察委制度因此頗有潛力充分發揮御使制度的功效,健全吏治及整飭官箴,雖然監察委制度實行的時間尚短,僅始於2018年。

彈劾管中閔的監察院 | 郭譽申

被卡了一年的管中閔剛就任台大校長,就遭到監察院的彈劾。彈劾理由是他在101年2月到104年2月擔任政務委員和國發會主委期間,替壹週刊「固定、持續、長期匿名」寫稿,違反公務員服務法十四條「公務員除法令所規定外,不得兼任他項公職或業務」。彈劾的關鍵在於認定管中閔的寫稿是一種兼職。寫稿是否算做兼職,需考慮銓敘部和大法官過去的許多解釋,相當複雜精細,不同人有不同見解,筆者不在此討論,而僅關注彈劾案審查會的召開過程和結果。

彈劾案由11位監察委員投票,投票的結果是7位監察委員贊成,4位監察委員反對。7張贊成票裡,6位監察委員都由蔡英文總統提名,只有1位監察委員由前總統馬英九提名;而4位反對的監察委員全都由馬總統提名。由投票的結果看,蔡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都贊成彈劾案,而馬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幾乎都反對彈劾。監察委員看來不是中立客觀的,而有明顯的政黨傾向。照理總統應該提名中立公正人士擔任監察委員,然而蔡總統全提名綠營自己人,而馬總統稍中立公正一點,大部份提名藍營自己人,還提名少部份非自己人。不過藍營支持者一定抱怨,馬總統只管自己沽名釣譽,提名非人才會「跑票」。

彈劾案的審查會議召開過程似乎頗有玄機。彈劾案的兩位提案人是蔡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他們不能投票,剩下的監察委員共25位,其中16位由馬總統提名,9位由蔡總統提名。馬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人數大占優勢,怎會參與審查會投票者反成少數?

依規定,彈劾審查會是根據委員在院會中的座位號次排定順序,先通知13人參加,如有委員回覆不克出席,再依序通知其他委員遞補。而院方通知委員時,不會告知彈劾案件為何。這次審查會有5位委員不克出席,都是馬總統提名者,而遞補的3位委員都是蔡總統提名者,造成最後的結果。

蔡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都能夠出席審查會,而馬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很多不克出席。筆者合理懷疑,雖然院方通知委員時,不告知彈劾案件為何,但彈劾案的提案委員很可能已私下告知蔡總統提名的委員,等於是私下彼此串聯,因此大家能全員出席審查會。另一方面,委員出國或有事請假,總會事先告知院方,這次審查會很可能被刻意安排在較多馬總統提名的委員請假之時。若非私下彼此串聯及刻意安排開會時間,實在很難想像會發生審查會出席委員那樣的比例,綠營的監察院真是手段高明啊。

監察院從開始,總統就盡量提名自己人擔任監察委員,而彈劾審查會的召開過程又頗有操作空間,這樣怎可能中立公平?監察權在中國歷史悠久,因此中山先生把它加入憲政體制,可惜監察權在政黨惡鬥之下,完全失去中立公平性,反而成了政黨鬥爭的工具。對比之下,大陸近年剛建立監察制度,他們沒有政黨惡鬥,監察權的行使恐怕會優於台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