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 | 郭譽申

川普總統卸任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首先公開炮轟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犯下「種族滅絕罪」。拜登總統上任後,蓬佩奧的繼任者布林肯聲稱同意蓬佩奧的說法,使這樣的說法幾乎成為新內閣的一致說辭。隨後歐洲、加拿大、澳洲的部份政治人物、國會、媒體等紛紛加入指控中國種族滅絕的行列。這樣的指控有理嗎?或者純屬抹黑中傷?

根據維基百科/種族滅絕,種族滅絕(genocide)或群體滅絕,是指人為的、系統性地、有計劃地對一個或一些種族、民族、宗教或國民團體進行全體性或局部性的屠殺。近代被國際組織定性為種族滅絕的事件包括猶太人大屠殺、希臘種族滅絕、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亞述人種族大屠殺、盧安達種族滅絕、斯雷布雷尼察屠殺、印地安大屠殺、日軍在中國的大屠殺等。這些種族滅絕事件幾乎都屠殺了十萬人以上,唯一的例外,斯雷布雷尼察屠殺也殺死了約8千人。中國大陸對待新疆的維吾爾人距離這些種族滅絕案例可太遠了。

大陸反駁種族滅絕的指控,頗有說服力:統計數據顯示,2010-2018年,新疆少數民族人口從1298.6萬人上升至1586.1萬人,增加287.5萬人,增長22.14%;少數民族中的維吾爾族人口從1017.2萬人上升至1271.8萬人,增加254.7萬人,增長25.04%;漢族人口從883.0萬人上升至900.7萬人,增加17.7萬人,增長2.0%。維吾爾族人口的增幅不僅高於少數民族人口的增幅,更明顯高於漢族人口的增幅。被種族滅絕的維吾爾族竟然人口愈來愈多!

伴隨美歐的種族滅絕指控,西方媒體不時呈現一些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指控在新疆受到迫害。這些維吾爾人的指控令人置疑,因為部份維吾爾人堅持追求新疆獨立,甚至使用恐佈攻擊的方式,其言論未必可信。這就像台獨把僅有8百多人被登記死難(死亡+失蹤)的二二八事件誇大成有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死難一樣,是不可信的。

中國大陸的新疆政策已經實行了很多年,怎麼過去沒有而最近卻被美國指控為種族滅絕?2001年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此後「反恐」(反對恐怖主義) 成為美國的最優先政策,由於中國也在反恐,即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美國樂於聯合中國一起反恐 (美、中面對的恐怖主義都與伊斯蘭教有關),這時美國當然不會指控中國為種族滅絕。2018年恐怖主義的最大勢力伊斯蘭國(ISIS)覆滅,反恐不再是美國的優先政策,而中國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於是同樣的中國變成了美國口中的種族滅絕者!

中共在新疆為了防止疆獨的恐佈暴力活動,而有一些安全及管制措施,這些對人民的自由可能有點限制,但算不上是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更不是什麼種族滅絕。例如,被西方抹黑為「再教育營」、「集中營」的其實是一種國民義務教育 (參見《了解新疆「再教育營」》)。

美國需要反恐時,把中國引為反恐夥伴,現在不再需要反恐,就把中國抹黑為種族滅絕,真是隨他說啊!美、中競爭應該憑實力,美國不努力加強自己的實力,卻任意抹黑中國,顯示美國的江河日下、黔驢技窮。

從台灣看新疆和疆獨 | 郭譽申

美國發起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鼓舞了台灣的反共反中勢力(參閱《貿易戰鼓舞反共反中勢力》),不少親綠的媒體名嘴於是趁機對大陸的新疆政策,如「再教育營」,大肆批評,等於在聲援「疆獨」。這些媒體名嘴大約和筆者一樣,不曾去過新疆,就算曾去旅遊幾天,也看不到多少實況,他們看來不了解新疆和「疆獨」,僅僅根據網路上一些無法證實的訊息就隨意大放厥詞,實在不負責任。

筆者寧願聽聽真正疆獨的說法,因此仔細讀完《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一書 (2016年在台灣出版,維吾爾人稱新疆為東突厥斯坦)。此書寫於約十年前,講述新疆從古至今的歷史,直到十年前當時的狀況。(此書的作者自承堅決主張疆獨,為了避免受到大陸迫害而使用假名。) 此書缺少近年新疆的狀況,是一遺憾,但無論如何是疆獨者的坦白陳述。

1759年新疆地區維吾爾人的和卓汗國被清朝大軍攻滅,新疆進入中國版圖。但是部份維吾爾人一直反抗、追求獨立建國,在民國以前,發生三次重大戰爭,最嚴重的是第三次,1866年阿古伯建立「哲德沙爾國」,到1881年才被左宗棠率大軍剿滅。為了防堵俄、英的勢力逐漸進入新疆,新疆在1884年被設為省。民國之後,部份維吾爾人仍持續反抗、追求獨立,發生多次武裝衝突,包括1933年成立了「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受到英、日的支持,被新疆總督盛世才在蘇聯的軍事支援之下剿滅。1944年再次建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先受蘇聯支持對抗國民黨,到1949年中共席大陸,中、蘇聯手再次消滅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中共建政之後,雖然維吾爾人不曾再在新疆建國,但是海內外疆獨運動不斷,並發生許多恐怖攻擊和暴動事件,使部份疆獨組織被國際公認為恐怖組織。

根據本書,新疆的維吾爾人處境很不好,讀來令人心酸。新疆已經歸屬中國超過250年,部份人一直想要獨立建國,甚至使用暴力恐怖方式,中共則以接近軍管方式因應,成立「新疆農墾建設兵團」,是一種準軍事體系,口號是「一手拿鎬,一手拿槍,保衛邊疆,建設新疆」。在這樣狀況,維吾爾人覺得沒有自由,受到壓迫和迫害,更想要獨立,產生更多恐怖暴力,中共自然更加收緊控制,以保安定,形成惡性循環,維吾爾人的處境自然不會好。

作者列舉一些統計資料,顯示維吾爾人的就業狀況遠遜當地漢族,認為是種族歧視所致。另一方面,作者和多數維吾爾人都非常反對學習漢語漢文,認為會消滅維族語言文化。然而多數新疆企業由外地漢族投資,其生意對象也必定多為外地漢族(維吾爾族僅有約一千萬人口),維族拒絕漢語漢文,當然不利就業,恐怕不能怪到種族歧視。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字使用者少,先天不利,少數民族必須學習双語,才能既有競爭力又保持傳統文化。現在新疆的「再教育營」竭力教導維族漢語文,就是要提高維族的競爭力,以脫離貧困,進而促進漢、維融洽,其用心無疑是好的,維族是否樂意接受,可能各人各不相同吧。

作者以不少篇幅批評漢族民族主義,認為維族歷史比漢族光榮,而漢族民族主義造成種族歧視。其實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光榮感,沒什麼好比較,與種族歧視未必有關。中國大陸有55個少數民族,絕大部份少數民族都不覺得受到漢族歧視而與漢族相處融洽。維族是極少數的例外,因此不能把漢、維的不融洽都歸罪於漢族或中共。

作者反覆強調維族有「民族自決」的權力,但是國際上也非常尊重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因此獨立或統一從來沒有公認的標準。筆者以為統獨本身不是最高價值,統獨的抉擇應以民族的幸福為依歸。部份維吾爾人追求獨立多年不成功,造成漢、維難以相處,而維族處境困苦,現在中國大陸越來越富強,而新疆的漢族人口已接近維族,疆獨已越來越不可能實現,維族應該認清現實,放棄獨立立場,與漢族共同發展、共存共榮,才是維族的長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