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要透過工程來維持生態與安全嗎? | 不能說

這是一條我幼稚園就在裡面玩耍的小溪,每年至少都會抽一天回去看他,至今快30年,仍然只有早期點狀低度工程整治遺跡,沒有任何新設工程介入。舊工程包括完全不影響溪床與天空鬱閉度的短距離濱溪步道(左上圖)、單側砌石護岸(右上圖)、嵌入自然高崁的固床工(右上圖);左下圖的順流左岸上面10公尺就是建築,沒有興建護岸這樣幾十年過去也相安無事。大約1公里長的溪段,真正被工程介入的長度低於20公尺。右下角的圖可以看到溪床中的巨石大過一輛廂型車,溯溪而上的坡度趨近於爬樓梯,大概是20~30%左右的坡度,非常的陡。

其流路也有離住宅或道路相當近的位置,但是幾十年來並沒有造成任何安全問題,也就沒有被整治。以這條小溪的狀況來說,若工程顧問公司與權責機關來看到,馬上就能把這條30年來穩定安全的小溪解釋得危機四伏,好像今年的颱風就會發生土石流。

然而在這樣低度整治而高坡度的條件下,經過30年的颱風洪水與30年巡溪,我只有看過小規模崩塌,隔年就自動綠化;這裡的生態也沒有因為颱風而真的受創,甚至還有超過19公分的巨型馬口魚藏身其中,我幼稚園時躺過的巨石、小學時曾經游泳的深潭都還在。

今日有水利工程師在稍微涉略生態後,提出颱風對生態的衝擊比工程還大的理論。我會回應:地球形成以來,颱風吹了46億年而帶給我們一個伊甸園地球。但在工程技術突飛猛進的100年內,溪流生態已如風中殘燭。如此,我們應該把問題歸咎於颱風嗎?

天然溪床不等於危險;颱風在溪流整治計畫書中,更不應被污名化為生態浩劫,這條溪能說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