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攻勢現實主義評判美國企圖壓制中俄 | 郭譽申

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科技戰、輿論戰等,企圖壓制中國的崛起。另一方面,美國主導北約東擴逼迫俄羅斯,逼出俄烏戰爭,然後聯合歐洲國家經濟制裁俄國。現在受到逼迫的中、俄互相取暖以對抗美國的態勢已經形成。對美國是有利還是不利?攻勢現實主義([1])是頗受重視的國際關係理論。讓我們參考此理論,以評判美國對中、俄政策的利弊得失。

攻勢現實主義是基於五個假設:
一、國際體系處於無政府狀態。
二、大國具備軍事力量,能夠彼此傷害甚至摧毀。
三、國家永遠無法把握其他國家的意圖。
四、生存是大國的首要目標。
五、大國是理性的行為體。

基於這些假設,大國彼此是難以信任的,甚至互有敵意。經濟力量與軍事力量一樣重要,因為前者很容易轉換成為後者。換言之,大國間的競爭不僅在軍事力量,也在經濟力量。在軍事力量中,地面力量居於首要地位,因為只有陸軍能夠完全控制一個地區。霸權是指一個非常強大的國家,統治體系中的所有其他國家。海洋阻擋了地面力量的大規模移動,因此不會有全球霸權,而只會有區域性的霸權。

為了增加自己生存的機會,大國會努力增進自己的力量,並追求成為區域霸權。在同一區域內,每個大國都傾向於阻擋其他大國成為區域霸權。一個區域霸權會努力阻擋其他區域出現區域霸權,即努力削弱有潛力成為區域霸權的大國,其手段包括聯合該區域内的其他大國。反之,若該區域並無大國有潛力成為區域霸權,則不需投入大量資源於該區域以節省國力。

現在美國是西半球(美洲)的霸權。中國有潛力成為東亞的霸權,因此美國聯合日本、南韓、印度等國,企圖壓制中國崛起成為東亞的霸權。這完全符合攻勢現實主義。有些人認為,美國企圖壓制中國是因為中國不再韜光養晦。這完全是無稽之談。美國要壓制中國,只因為双雄不並立。

在歐洲,俄羅斯的軍事力量強過所有其他國家,但它的經濟力量弱於德、英、法,因此俄國並無潛力成為歐洲霸權。根據攻勢現實主義,美國沒必要花費資源去削弱俄國。換言之,美國逼出俄烏戰爭,並不符合攻勢現實主義。

更重要的,俄羅斯也是亞洲國家,根據攻勢現實主義,俄國並不樂見中國成為東亞霸權,因此美國應該拉攏俄國對抗中國,以阻擋中國成為東亞霸權。現在美國反而逼迫中、俄結盟,完全違反了攻勢現實主義。中國因為人口眾多,是資源不足的大國,俄羅斯卻是資源豐富的大國,中、俄結盟,剛好資源互補,使中國如虎添翼,對美國無疑是不利的。

[1] John Mearsheimer《大國政治的悲劇》,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2014;初版:2001)

「民主同盟」能夠保衛台灣? | 郭譽申

中、美對峙,蔡政府全面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美國政客,尤其參眾議員,一再聲稱支持同為「民主」國家的台灣,並刻意造訪台灣以示支持,而蔡政府則多次呼籲所有的民主國家支持民主的台灣。好像世上真有所謂的「民主同盟」?民主國家真會支持並保衛「民主」的台灣嗎?

民主國家要支持民主國家,這是自由主義的邏輯。然而美歐的國際關係理論不僅有自由主義,還有現實主義([1])。美歐不總是遵循自由主義,有時會遵循現實主義。現實主義不區別國家是否民主,也不主張民主國家要支持民主國家。

「對自由主義者來說,國際體系中存在”好”與”壞”的國家。好國家尋求合作政策,彼此很少發生戰爭;而壞國家則挑起與其他國家的爭端,傾向於用武力解決問題。因而,通向和平的鑰匙在於讓好國家遍布全球。」([1]) 好國家指實行民主制度的,而不實行民主制度的就是壞國家。

現實主義者關切國家安全、權力、利益,也重視大國,並且認為,「大國行為主要受其外部環境而不是內部屬性的影響,所有國家必須面對的國際體系的結構在很大程度上塑造著它們的外交政策。…對權力的追求支配國家的思維,國家為權力而競爭。…競爭具有零和屬性,有時非常慘烈和不可饒恕。」([1])

美國的外交政策一時遵循自由主義,一時遵循現實主義,因此時有突然的大轉向,令人驚訝甚至無法接受。最著名的實例是冷戰期間的1970年代,美國從自由主義的圍堵共產中國,突然轉變為現實主義的「聯中抗蘇」。美國的撤出阿富汗和伊拉克,也表示當時的現實主義考量蓋過了先前的自由主義考量。

民主國家要支持民主國家,這是因為政治意識形態的相近。國家間會因為政治意識形態的相近而親近,自然也會因為種族、宗教、文化的相近而親近。考慮及此,則美國勢必親近、支持歐洲國家超過台灣。台灣人對美國可別太自作多情了。

何謂民主國家,本就不精確。譬如台灣和俄羅斯都實行選舉民主制度,而其執政者都施展不少手段打壓反對黨。美國要對抗俄羅斯,就批評它不民主。美國要利用台灣對抗中國大陸,就稱讚台灣很民主。哪天美國要拉攏俄國抗中,可能改稱俄國很民主。哪天美國不再抗中,恐怕不再視台灣為民主國家!民主同盟可能隨時視需要而變化!

看看民主國家支持民主國家的實際狀況。阿富汗戰爭期間,曾經有高達15個民主盟國的軍隊隨美軍進駐阿國,但是絕大多數都態度消極,避免與塔利班游擊隊作戰,最後老美的結論是,盟友大多是廢物(參見《美國的阿富汗報告》)。這不難理解。美國身為覇主,有號令天下的好處,其民主盟國沒有什麼好處,因此應邀出兵只是虛應故事而已。

「民主同盟」是相當虛幻的想像,其中只有覇主美國比較實在,然而美國的外交政策常在自由主義與現實主義之間搖擺不定,若現實主義當道,就不管什麼民主價值了,因此依靠美國和「民主同盟」保衛台灣是絕不可靠的,甚至是緣木求魚啊!

[1] John Mearsheimer《大國政治的悲劇》,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2014;初版: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