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來華簡史 | Friedrich Wang

猶太人來到中國,史料記載最早一批,大約是公元1000年來到河南洛陽、開封,但是筆者認為更早,或許張騫通西域之後就來到中國了。

過了大約800年,1842年鴉片戰爭之後,陸續來到上海的是第二批,1917年俄國紅色革命,逃難到哈爾濱的是第三批。1933年後,逃避納粹迫害而到上海的是第四批。

古代猶太人在中國經商、科舉,與一般帝國臣民無異,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基本上直到19世紀中葉,北方的河南開封是中國本土猶太人的大本營,被稱作藍帽回回、一色樂爾、伊次樂業(以色列)…..等名稱。但是因為咸豐年間的黃河潰堤讓開封幾乎全毀,以及1853年太平天國攻入開封的大肆破壞,使得這裡的猶太文化元氣大傷,最後一個會古希伯來語的拉比死於1880年,猶太社區幾乎是完全消亡。

但是,晚清租界林立後,也就是鴉片戰爭後,又一波波來到中國定居,主因是沙俄、奧匈帝國等東歐地區的廣泛迫害。1930年代歐洲納粹主義興起後又來了一大批,茲維格(奧地利猶太裔作家)在回憶錄中就提到,大量奧地利猶太人變賣財產逃到上海。他們大多經商、或者擔任會計、銀行經理、珠寶鑑定師等等,在中國安居樂業,在上海徐匯區重建了猶太教堂。

直到日本人攻佔上海後,1940年應納粹的要求,日本人也開始迫害這裡的猶太人。財產被大量沒收,不許離開猶太社區受到監視,甚至連飯都吃不到。這時,大量中國百姓冒著危險救助他們的猶太鄰居,運送食物給他們,才能撐過這段悲慘的日子。

今天在耶路撒冷的廣場紀念碑上,依然銘刻著這段歷史,永遠對中國人感謝。據估計,在中國避難日後返回以色列與美國的猶太人,子孫至少超過100萬人。

上海猶太教堂

「去中國化」對比納粹排除猶太人 | Friedrich Wang

綠營抹煞劉銘傳建鐵路以及台灣現代化的貢獻,跟前一陣子想要清算傅斯年拆除傅鐘,其實都是同一個思路,而且不會是偶然,跟2006年許添財、李文忠這些人說孫運璿沒什麼了不起,而且他搞經濟弄髒了台灣….都是一樣的,這種論述是一步一步完成的。像是劉與傅、孫這些人都是按照所謂的本土史觀下的殖民者,就算做了一些好事也不能被台灣人民所紀念,而必須給予批判與否定。

地下電台已經講了20年「中國人麥來,台灣丟好了啦」。其實,現在高中生的課本的思路也差不多是這樣,如果中國人不來,日本人繼續搞,現在就是一個富強美麗的台灣。…..只要您清楚這一個思維模式也就可以立即想通:為什麼因為新冠疫情而滯留在大陸的那些無辜孩子想回來上學都不可以,回家是基本人權,不是嗎?不准小孩跟父母在一起,你們有見過這麼殘酷的政權嗎?今天就算是對付敵人都不應該如此沒有人性,更何況只是些小孩子,有些還是在台灣出生的小孩。所以,未來他們把人送進集中營,你還會覺得奇怪嗎?

納粹當年在德國的邏輯也是非常單線而且簡單「一個沒有猶太人的德國,就不會有苦難」….「德國的問題就是因為有太多猶太人」;早在謝長廷時代,高雄市政府就已經公開說「淹水是因為來了太多外省人」。大家覺得像不像?猶太人在德國已經住了1000多年了,還是必須被清算,最後就是那個樣子。那外省人在台灣才住了6、70年又算什麼呢,何況有些大陸配偶才嫁來10幾年而已。

其實這一陣子有很多朋友都告訴我「你言過其實了」「沒有那麼嚴重」…..「你就不要讓我們這麼害怕嘛!」。…..那好吧,關於1933年的德國與今天台灣的對比,這就是最後一篇,因為也覺得好累喔,以後不會再說了。今天晚上電動還有新進度要打,先去睡覺養足精神,晚上還要好好打幾個小時。

最後一句:請你記住,平庸的邪惡,是所有邪惡中最邪惡的,因為這是一種集體的邪惡,一種集體的癲狂,最後的破壞力是連其中的參與者都無法控制,會吞沒一切,對文明有摧毁性的破壞,甚至於毁滅自己。

算了,過幾天就在世界某一個地方吃魚喝啤酒,當一個亂瞄女生的大叔,…..一介書生也只能醉生夢死,無力回天,大家就好好保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