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訪沙,「石油美元」何時崩塌? | 丁紹傑

我們知道任何一種貨幣的發行,都需要足夠的物資在後面支撐。比如之前的「布雷頓森林貨幣體系」,靠的是美國充足的黃金儲備,使美元與黃金掛鉤,支撐了布雷頓森林貨幣體系;隨著美國黃金儲備減少,這個貨幣體系就破產了,就是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後美元與石油掛上鉤,就成了目前的「石油美元貨幣體系」,簡稱「石油美元」。

在「石油美元貨幣體系」下,美國財政部有直接印鈔票買石油的特權,其他任何國家都要用實實在在的商品或服務,從美國換取美元後,再用美金購買他們需要的石油。

由於美元鑄幣控制在美國一個國家,美國可以通過鑄幣來獲取任何物質,還可以通過美元貶值來收刮他國的貨幣財富。這種利用貨幣政策近似搶劫他國財富的行為,當然引起許多國家反彈,進而倡議他法並減持美元,但這些國家有的政權被顛覆了,有的經濟被制裁了,美國的航空母艦一會兒去這,一會兒那,這就是全球公認的美國霸權。

俄羅斯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氣出口國,也是全球第二大的石油出口國,今年2月爆發俄烏戰爭,俄羅斯在歐美祭出經濟制裁下,盧布曾暴跌至139盧布兌換1美元,逼得俄羅斯的天然氣及石油出口改採盧布交易,結果歐美制裁無效盧布回穩,隔月卻迎來以下的外電報導:

「沙烏地阿拉伯正與北京政府積極協商,把部分賣給中國的石油改以人民幣計價。」

7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外電報導有兩項任務,分別是說服沙國增產石油,特別是增加對歐洲供油量,以及對俄羅斯的出口原油設定價格上限,希望能壓低油價,美國官員稱有信心達成協議。沙國外長朱拜爾表示目前尚無協議,並稱:「石油是一種商品,不是政治武器,更不是坦克,不能用它瞄準某人開火。」

個人認為這次談判當然包括人民幣計價的事,沙國當然也有自己的想法,知道電動車將快速替代燃油車,更知道模組式微型核電廠(主機尺寸長10米,寬10米,高15米)將大量問市,屆時石油交易會大量縮減,由賣方市場改變為買方市場。

石油是一種商品,最大供應商是沙烏地阿拉伯,最大市場在中國。沙烏地阿拉伯最需要的是民生用品,而民生用品最大的供應國是中國。我合理的推測,今年底明年初,中沙石油交易將由美元改為人民幣,此時「石油美元」開始崩塌,美國霸權不再,國力一路往下。

伊朗不愧是波斯帝國的後裔 | 盛嘉麟

伊朗對葉門(也門)的胡賽反抗軍的支持幾乎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什葉派的伊朗一向支持什葉派的阿拉伯國家,打擊阿拉伯世界的美國忠狗沙烏地阿拉伯(沙特阿拉伯),一個悉尼派的阿拉伯國家。葉門的胡賽反抗軍驍勇善戰,不但葉門政府沒辦法,胡賽反抗軍去年襲擊了沙烏地阿拉伯的主要石油生產工廠,一度造成世界供油短缺,油價狂漲。

這次被沙烏地阿拉伯海軍攔截的伊朗軍火走私船是一艘木製的帆船,它偽裝成一艘漁船,因為木材對雷達波反射能力弱,所以能躲過軍艦上的雷達搜索,這次是在航行到葉門摩卡海岸附近被發現的。沙烏地阿拉伯軍方認定,船上的軍火最終是要交給葉門胡賽反抗軍。

類似這樣的走私船隻,之前被美國海軍和沙烏地阿拉伯海軍發現並成功攔截的就至少有3次,每次都能抄出一堆新裝備出来,甚至包括反艦導彈和巡航導彈。看看照片就知道武器新潁,數量龐大。所以伊朗不是簡單的國家,他和沙烏地阿拉伯及美國勢力的鬥爭從未停止,讓美國頭痛,必須除之而後快,但是勇敢不屈的伊朗讓美國不敢輕易出手。

美國於2020年(1月3日)在未宣戰的情況下,用無人機刺殺了伊朗第二號實力人物,蘇萊曼尼將軍,導致美、伊對抗升級。伊朗除了採取嚴厲報復,數次以飛彈襲擊美軍在伊拉克的基地之外,最近伊朗法院下了對美國總統川普的全球通緝令,並且通報申請國際刑警組織要求全球通緝殺人犯川普。起訴書中說當川普下台,沒有豁免權之後,要求國際刑警組織逮捕殺人犯川普。雖然可行性有若天方夜譚,但是伊朗的動作讓世人看透美國的醜惡真面目,趁勢打擊川普連任之路。伊朗是勇敢的國家,不愧是波斯帝國的後裔。

Iran issues arrest warrant for Donald Trump over airstrike on top general

哈紹吉案-美國卵翼下獨裁政權的血腥 | 郭譽申

最近最受到關注的國際新聞大約是哈紹吉案。哈紹吉是沙烏地阿拉伯籍、擁有美國居留權的知名記者,他近年時常在媒體發表文章,批評沙國的政策和政權,因此招致沙國政權的不滿。本月2日,哈紹吉為了辦理離婚證明,進入沙國駐土耳其伊斯坦堡的總領事館,卻從此人間蒸發。事件發生至今雖然仍未完全明朗,幾乎已可以確定,哈紹吉在總領事館內被沙國的特勤人員殘酷殺害,而且已有涉嫌的特勤人員被指認是沙國王儲的親信保鑣,因此此案極可能牽涉到沙國的政權最高層,於是造成軒然大波。

沙烏地阿拉伯盛產石油,是美國在中東最重要的盟邦(另一個同等重要的是以色列),長年向美國購買極高金額的軍事裝備,幾乎可說是倚賴美國的附庸。沙國是相當獨裁的王國,在國內長期迫害異議者,卻受到美國的迴護。大約是習以為常吧?沙國這次竟然把迫害的黑手伸到國外擁有美國居留權者,造成全球矚目的大新聞。美國總統川普至今仍發言力挺沙國政權高層,但是隨著全案逐漸明朗,川普恐怕無法再迴護沙國政權了。

筆者不久前才讀完杭士基(Noam Chomsky)教授所著《誰統治世界?主張民主人權的政府為何霸凌他國,勾結財團操控媒體、扭曲真相》 (譯自《Who Rules the World?》2016)。書中述及許多美國支持中東和中南美洲獨裁政權,並縱容獨裁者迫害異議者的事件,而美國有時甚至借刀殺人,指使獨裁者盟友殺害反美者。在蘇聯崩潰之前,美國支持獨裁政權的藉口是反共,蘇聯崩潰之後,美國的藉口是反恐,而有時則不需要任何藉口。哈紹吉案明確印證了杭士基教授的指控,實例真是來得太快了,大概實例太多、俯拾皆是吧!

美國口頭高唱自由民主,為何實際行動卻支持許多獨裁政權?若一個國家實行真正的自由民主,它會有獨立的國格,不會願意完全受美國的擺佈,尤其這個國家若有較深的社會主義傳統(如中南美洲國家)或信仰伊斯蘭教(如中東國家),更會與美國格格不入。對於這樣的國家,美國寧願它有獨裁政權,而不願它有真正的自由民主。獨裁政權多不得民心,而特別需要美國的支持,美國於是可以予取予求,獲得最大的國家利益。沙烏地阿拉伯正是這樣的例子,而又盛產石油,美國當然更樂於迴護沙國王室了。

美國口頭高唱自由民主,卻實際支持許多獨裁政權,並縱容獨裁者迫害異議者。美國實在是假道學、偽君子。一個國家追求自身的國家利益,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美國為了國家利益,做不正義之事,卻偽裝出正義凜然的樣子,就很噁心,令人不齒,可嘆有些人還真相信美國的正義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