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族」始終只是泡影 | 郭譽申

台獨想要讓台灣脫離中國而獨立建國,一直企圖製造出「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以區別於並對抗中華民族和中國民族主義,其作法包括「去中國化」,宣稱台灣人多有原住民的血緣等等。台獨在這方面努力了二三十年,有助於民進黨的獲得政權,但是真能製造出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嗎?看來並不樂觀。

在此民族和民族主義可說是一回事,一群人若形成一個民族,就會呈現出民族主義;反之,一群人若呈現出民族主義,就是一個民族。種族是基於共同血緣的人群,民族則不強調血緣而強調認同。著名的國際關係學者John Mearsheimer列舉出民族的六項特徵 ([1]):

強烈的一體感
獨特的文化
深刻的歷史
優越感 (優於其他民族)
神聖的領土
對主權的堅定追求

讓我們根據這些特徵來評估,台灣人是否足以形成一個台灣民族?而台灣民族主義的強度足以比擬中國民族主義嗎?

在兩蔣時代,台灣人普遍自認為中國人,有很強的一體感。然而民主化之後,藍、綠競爭執政而長期惡鬥,台灣的一體感明顯減弱了。譬如,筆者就曾聽到有藍營的支持者在綠營贏得執政後說,他以前每年都捐錢給慈善機構,但以後不捐了,不願幫助綠營執政者解決貧窮問題。藍營執政時,部份綠營支持者恐怕也有類似心態吧。

在文化、歷史和優越感方面,中華民族有悠久的歷史、不曾間斷並影響四鄰的文化,又長期是東亞的核心大國,這些都是「台灣民族」絕對比不上的。有些人或許認為,台灣實行了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已產生異於中國的獨特文化。其實不然,台灣人仍然很像對岸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有類似的行為和意識形態。(參見《台灣人仍是中國人》)

台灣只有面對大陸時堅持主權和領土,面對美、日就成了軟腳蝦。蔡政府既不敢對釣魚島有任何主張和行動,又在美、日的壓力下逼迫民眾吞下萊豬和核食。台灣這樣輕易地放棄領土和主權,只會造就軟弱的人民,與堅持台灣、釣魚島和南海主權的大陸民族主義不可同日而語。

台獨企圖製造出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以對抗中華民族和中國民族主義。以上的簡單評估顯示,台獨是枉費心機,而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始終只是泡影。這也呈現於台灣人大多只是口頭反中,卻不願從軍保衛台灣,並且沒有政黨敢於主張恢復徵兵制。雖然民族主義是兩面刃,必須適可而止。沒有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台獨建國就是死路一條,更何況大陸的規模是台灣的幾十倍,台獨別再執迷不悟吧。

[1] John Mearsheimer,《大幻想:自由主義之夢與國際現實》(The Great Delusion: Liberal Dreams and International Realities, 2018)

現代中國從何而來?駁斥反中謬論 | 郭譽申

Bill Hayton,英國BBC新聞記者,算得上是中國通、亞洲通,他已經出版了三本有關中國和亞洲的書籍 [1] [2] [3]。本文是筆者讀完[1]後的感想和批判。[1]的中文標題頗不達意,我願建議中文標題:「現代中國從何而來?」也作為本文的主標題。

[1]的主旨很簡單清楚,現代中國從國名「中國」、「中華」,到各種相關的主張,都是清朝末年以來,許多愛國志士受西方影響而建構出來並加以推廣的結果。這些主張包括:中國的多民族要融合成以漢族為主的中華民族,中國有五千年優異傳統文明,中華民族是創造大一統的偉大民族,中國要有統一的語言-普通話,中國的領土(包括蒙古、西藏、新疆、台灣等等)一點都不能少,中國擁有南海九段線以內所有島和礁的主權,中國要追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等等。

上述[1]的主旨,筆者頗為贊同。國家的概念,現代與古代很不同。不僅中國,所有的國家,始於歐洲國家,都在近代從古代國家逐漸演進成現代國家。

然而筆者不贊同,作者從上述主旨輕率推論出,中國的各種主張都是近代民族主義者建構出的,因此沒有道理、沒有根據,是不適當的。[1]於是幾乎成為反中的謗書。其實現代中國的各種主張大多有其歷史淵源和合理性,否則不可能被全民普遍接受。

中國主體的這片土地,雖然曾多次被外來的少數民族統治,但是外來少數民族大多逐漸被數量眾多的在地民族所同化,使得這片土地上的居民始終呈現類似的習俗和文化,並形成世界上最大的民族漢族,其他民族則占比很少。國家的主體是人民,這片土地上的居民少有改變,表示中國一直是一個國家(雖然曾經分裂),只是歷經了多個政府的更迭。中國文明五千年?看你從何時起算,是沒有意義的爭辯;但是中國文明是唯一不曾間斷、延續至今的古文明,當無疑議。

作者主張,中國過去沒有清楚的國界,直到清末民初時才逐漸界定其領土和國界,但是這些疆界多屬民族主義者的想像而非事實。譬如民初時,蒙古、西藏都處於獨立狀態,不受國民政府的統治,但是民族主義者仍把蒙古、西藏劃入中華民國的領土。簡單說,作者不承認中國的疆域,甚至惡毒的希望裂解中國。

一個國家在衰弱時很容易分裂,尤其像中國這樣的多民族大國。清末民初正是中國最衰弱的時候,當時中國確是分崩離析,但只是暫時的現象,繼承清朝的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張並致力於承襲清朝的原有疆域,是天經地義的。作者以中國的暫時分崩離析,否定中國疆域的合法性,不過凸顯其無理的反中情結而已。

中國要追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被作者視為激起民族主義的衝動,威脅世界和平。曾經輝煌的國家不都想恢復過去的輝煌?川普的競選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讓美國再次偉大),拜登的競選口號Build back better (重建美好),不都是類似的話語?作者是只准美國偉大,不准中國偉大!

[1] The Invention of China  (製造中國:近代中國如何煉成的九個關鍵詞),2020。

[2]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Asia,  2014。

[3] Vietnam: Rising Dragon, 2010。

藉由東奧,綠營掀起兩岸的民族主義對抗 | 郭譽申

東京奧運是一場體育盛事,不過台灣的綠營顯然不僅把它當作體育盛事而已,而是藉機激發所謂的台灣民族主義。蔡總統對運動員的支持言語總強調台灣的國家意涵。綠媒(大部份台媒都是綠媒)和親綠網民反覆強調運動員在奧運奪牌沒有國旗,不能唱國歌的悲情,並歸咎於中國大陸的打壓。而部份運動員在奪牌後的發言若符合台灣民族主義,則被放大傳播(參見《「麟洋配」奪金獻給台灣國?》)。

東奧也激起對岸的民族主義。起初大陸網民只是歡欣鼓舞於其運動員的奪得很多獎牌,但是當他們聽到讀到很多綠媒和親綠網民的台獨和台灣民族主義發言,他們就匯流成為反台獨的民族主義者。小S碰巧在此時把台灣的東奧運動員稱為「國手」,觸犯了「台灣為國家」的對岸紅線,因此被大陸網民討伐。據說小S可能會為此丟失幾千萬的廣告代言(也可能綠媒故意誇大)。

奧會所遵循的哲學被稱為奧林匹克主義,其「主要目標是讓體育運動為人類的和諧發展服務,以促成維護人類尊嚴的和平社會。」然而理想與現實總有差距,以國家為單位的體育賽事本質上就容易助長民族主義,更何況綠營還刻意的操弄。無論如何,蔡政府藉東奧激發台灣民族主義,立刻有不小的收穫。東奧的愛台灣熱潮至少讓民眾暫時忘掉,政府買不到疫苗,民間買的疫苗尚未到貨,以及政府似乎要逼迫民眾注射國產疫苗的焦慮;加上蔡總統對台灣運動員的文青語言支持,應該頗能提高她原來走低的民調支持度。

民族主義永遠是互相對抗的。綠營既然藉東奧激發台灣民族主義,對岸自然也掀起反台獨的中國民族主義予以對抗。小S被大陸網民討伐,可算是無妄之災,她一向傾向藍營,至少不是死硬台獨,她說「國手」,意指中華民國代表隊選手,應該並無台灣國的台獨意涵,但是部份激動的大陸民族主義網民可不管這些。小S事件本來是件沒人注意的小事,但是綠營和綠媒趁機誇大渲染,就成功升高了台灣的民族主義情緒。小S事件充分顯示民族主義對抗的不理性和高度衝突。

藉由東奧,綠營掀起了兩岸的民族主義對抗。目前看來,蔡政府收穫頗豐,既轉移了島內的施政缺失焦點,又推升了台灣民族主義,對於綠營持續執政頗有助益。然而就長期看,台灣消受得了大陸被挑起的中國民族主義嗎?大陸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是台灣的二十多倍,軍事力量也遠勝台灣,而兩岸的實力差距還在擴大。綠營只管眼前的政治利益,卻不管台灣的長遠前途啊!

北京政權一向期盼兩岸能夠和平統一,然而愈來愈尖銳的民族主義對抗,使這樣的期盼愈來愈成為泡影,也使對岸民間的武力統一呼聲愈來愈大。當對岸最終不得不使用武力,台灣民族主義可救不了台灣,台灣人屆時才後悔,就太遲了。

民族主義的光榮是阻擋不住的 | 盛嘉麟

針對一席「國防靠美國、市場靠大陸」的話引發外界議論,高雄市長韓國瑜17日對此解釋,國防靠美國是在描述過去的客觀事實,過去美方在台海危機上確實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未來的情境已經開始變了,國防要靠自己。台灣的未來要看未來的領導人、政治菁英與民眾共同的智慧。(以上中國時報)

這真是台灣的悲哀,政治人物為了選舉必須扭曲說謊。台灣的「國防靠美國」,做美國奴才,從二蔣時代以來七八十年來向來如此,雖然講出來不好聽,的確是事實,韓國瑜本來沒有說謊,現在卻開始說謊話「國防靠自己」,請問台灣國防怎麽靠自己?

由於中國大陸的崛起富裕,帶領著中華民族走向民族復興,在台灣、在海外都有愈來愈強大的向心力,台灣2300萬人,200萬人在大陸工作求學謀生,如果包括留台眷屬有600萬人依靠大陸生活。台灣2300萬人,有700萬人領取了台胞證,為了方便進出大陸。台灣2300萬人,迄今有10萬人領取了大陸居住證,成為中國大陸的準公民,這個國民待遇的新政策實施不到半年,就有10萬台灣人不顧蔡英文政府的恐嚇警告,登記領取大陸居住證,成為中國大陸的準公民,將來發展到700萬人的數量指日可待。民心的向背明確無疑。

因為這樣情勢的演變,台灣島內中華民族主義開始抬頭,李敖大師生前反對購買美國武器對抗大陸,首次提出「做忠狗為什麽還要自備狗糧」。島內對於依附美國對抗中國大陸的國防政策的不滿愈來愈明顯,因為我們中國人如此強大,為什麽甘為美國的奴才?所以「國防靠美國」引起反感,購買美國武器也愈來愈引起反感。

不要相信台灣「你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荒謬的民意調查,許多人礙於倭寇皇民執政當道的環境,必須說謊自己不是中國人,必須說謊反對「一國兩制」,其實內心深處另有想法,我認識很多這樣的朋友。200萬人在大陸謀生,700萬人領台胞證,不到半年10萬人領大陸居住證,就是證明。中華民族強大富裕,民族主義的光榮是阻擋不住的。

再說你島內的民意調查能查得到這200萬人在大陸謀生的台灣人嗎?他們才是台灣的精英人口、中堅份子,不包括這200萬人,你的民意調查能準確嗎?

 

思考恐怖攻擊、種族主義和民主制度 | 郭譽申

不久前紐西蘭和荷蘭分別發生了慘烈的恐怖攻擊事件,前者造成50死、50傷,而後者造成3死、9傷。根據至今的調查結果,兩起事件都與種族主義有關,紐西蘭恐攻的被捕主嫌明確信仰「白人至上主義」,刻意到清真寺以半自動步槍掃射信仰伊斯蘭教的非白人移民或移民後裔;荷蘭恐攻的被捕主嫌是土耳其移民的後裔,在電車上任意槍擊與他沒有關聯的乘客。紐西蘭和荷蘭都是高所得的民主國家,竟無法避免其國民成為種族主義恐怖份子和恐怖攻擊的犧牲品!

上述的調查報告似乎有意不提宗教衝突。紐西蘭的恐攻主嫌看來是基督教狂熱份子,而荷蘭的恐攻主嫌看來是伊斯蘭教狂熱份子,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千年對抗似乎仍在繼續,過去是基督教國家和伊斯蘭教國家的對抗,現在變成一個國家內部宗教狂熱份子的暴行。雖然只是少數人,卻非常血腥可怕。種族主義和宗教狂熱導致恐怖攻擊,怎麼會這樣?

始於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造成不少中東和北非國家政權崩潰,甚至激烈內戰,這些國家信仰伊斯蘭教的很多人民(非白人)活不下去,於是大量湧入歐洲,成為歐洲的沈重負擔,也讓歐洲白人恐慌。歐洲雖然重視人權,但是在民主選舉之下,排斥難民和移民的種族主義總是最容易打動人心、獲得選票,於是種族主義大行其道,並趨向越來越極端。這股風潮不僅橫掃歐洲,也擴及紐、澳、美、加等所有白人世界(請參見《分裂的美國虛有其表》),是導致宗教衝突和恐怖攻擊的主要原因。在歐美白人世界生活的伊斯蘭教移民(和移民後裔)本就不易適應不同的文化環境,在白人種族主義高漲之下,難免也激發自身的種族主義,種族主義的對撞於是造成恐怖攻擊的悲劇。

民主思想激起「阿拉伯之春」,民主制度的選舉推進了種族主義,讓歐美先進國家社會不安。民主的擁護者還能把這些都推給無知的民粹嗎?(請參見《民主離不開民粹》) 筆者過去覺得納粹法西斯主義是遙遠過去的東西,不可能捲土重來,歐美世界近年的演變,讓我不敢再如此斷言。世人真需要對民主的弱點多一些警惕。

種族主義、民族主義是相近的概念,都是區別我族和他族的意識形態。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力量強大,好的一面是能凝聚同族的民眾,但是也有壞的一面,能造成種族或民族間的衝突。民主制度會推進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會推向好的一面,還是壞的一面,取決於各別不同的環境和狀況。

台灣的統獨之爭可說是中國民族主義和台灣民族主義的衝突(後者是台獨主張者一直在努力建構的)。台灣幸運,不像歐美世界那樣產生民族主義恐怖份子,大約是因為中國的儒釋道文化不像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文化那樣霸道、絕對。但願統獨之爭終能妥協於中國的和平文化而獲得和平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