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的優越心態 | 盛嘉麟

因為殖民主人都是強大的戰勝國,殖民地人被奴役久了以後於是產生殖民地心態,就是自以為已經是殖民主人的國民,繼承了殖民主人的優越感。

中、印邊界無法解決的根源就是印度人自以為是大英帝國的子民,應該繼承大英帝國對西藏的領土主張。即使大英帝國凜於強大的中國,早把香港都還出來了,印度還是不讓。

香港人也是一副大英帝國的子民的嘴臉,即使大英帝國凜於強大的中國,把香港都還出來了,即使中國大陸對香港人諸多禮讓寬厚,香港人還是抱住優越感不放。譬如大陸遊客的兒童偶然在街邊便溺,立即引來集體的叫罵,極度羞辱中國人;英國足球明星貝克漢(Beckham)的孩子在香港街邊便溺,立即引來集體的叫罵香港政府,為什麽公共設施不夠。譬如舉著殖民主人的米字旗暴亂遊行,自以為是英國人,把人人皆知的恥辱、忽悠殖民地人民的英國海外公民護照(BNO),認為護身寶貝。(中國根本不承認BNO是旅行文件)

台灣人當然也繼承了殖民主人日本人的優越感,跟日本人一樣「脫亞入歐」,把歐洲的一些觀念,如支持同婚、通姦除罪、廢除死刑等等,捧為金科玉律、普世價值,並(企圖)遶過立法機關強加以法律化,因此自以為「人權先進」。很多台灣人當然也看不起過去一窮二白,曾被日本人貶為支那人的大陸人。

台灣人卻不知道,當年的大日本帝國,經歷「失落的30年」之後,現在世界看日本只是美國駐軍、美國控制,還要繳保護費的次殖民地,連正常國家都算不上。

殖民地有兩類–台灣光復相對幸運 | 郭譽申

歐洲列強自15世紀開始在全球各地殖民,到二次大戰後的20世紀中,殖民時代才結束,而世界至今仍頗受殖民時代的影響。

維基百科把殖民地的統治方式區別為兩類:尊重殖民地舊有習慣、不刻意予以同化的「特別統治主義」(英國);以及將殖民地視為本國領土的延伸,盡力予以同化的「內地延長主義」(法、葡、西、日等國)。睽諸事實,殖民地被同化成為殖民母國的延伸者極為罕見(殖民地最後大多脫離殖民母國),因此這樣的分類沒什麼意義。

殖民者統治殖民地,當然要考慮殖民地原有的政治組織方式而因地制宜。以中南美洲(包括墨西哥)為例,中南美早已有馬雅、阿茲特克、蒂瓦納庫、印加等等許多古文明,當歐洲殖民者到達中南美時,中南美各地散佈著一些帝國、城邦,至少也是部落聯盟的政治組織,換言之,當時的中南美已大致形成有階級的專制統治。歐洲殖民者擊敗原來的統治者之後,自然實行所謂的「間接專制統治」,即由殖民者統治原有的統治階級,再由原有的統治階級以舊有的統治組織,統治廣大的原住平民、奴隸等等。間接專制統治的成本相當低,但是原住平民、奴隸等受到多一層剝削,多半比舊有的專制統治下更不好過。

北美洲與中南美洲很不同,北美的原住民大多由形縱飄忽、各不統屬的許多遊牧部落組成,尚未形成明顯的專制統治組織。北美的殖民者因此無法實行間接專制統治,而只好辛苦的「自力更生」。北美的原住民習於遊牧,無助於農耕墾荒,造成北美勞動力不足,殖民者於是從非洲買入大量黑奴。由於北美原住民對殖民者沒有用處,北美的殖民者對原住民的壓迫似乎更甚於中南美殖民者之對其原住民,使北美的原住民人口銳減,其生活比中南美原住民更悲慘。(一些歷史學者認為,北美原住民人口銳減是因為殖民者帶入疫病的侵襲,但中南美殖民者應同樣帶入疫病的侵襲。)

如上述,殖民者統治殖民地的方式大致可以區分為兩類:「間接專制統治」和「自力更生方式」。後者包括今日的美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而全球其他的殖民地幾乎都屬於間接專制統治。美、加、澳、紐碰巧都是英國的殖民地(但英國的其他殖民地則實行間接專制統治),由於殖民者自力更生及與母國較高的同質性,這些殖民地自然採行接近英國母國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因此較早成功的現代化。實行間接專制統治的殖民地在脫離殖民母國之後,大多仍受間接專制統治的遺毒影響,如經濟利益常被殖民時期的舊統治階級所壟斷,發展因此普遍相對落後。

日本殖民台灣,屬於間接專制統治,培植及利用一些在地的世家大族成為準統治階級,協助總督府統治台灣。台灣比多數的間接專制統治殖民地幸運,後者獨立建國後,其政治、經濟常被舊統治階級所壟斷;台灣回歸中華民國後,主要權力在省政府及後來播遷來台的中央政府,省政府及中央政府雖曾重用一些舊的準統治階級,沒有讓舊統治階級壟斷政治權力和經濟利益。不僅如此,國民黨政府還很勵精圖治,全力建設台灣,使台灣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