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封城抗疫 對不對? | 郭譽申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中國大陸各省市,很多城市都以「封城」對抗嚴峻的疫情。有些人批評封城對民生和經濟損害太大,做得過火了;另有些人(多半主張自由民主者)則批評封城侵犯人民自由,造成人權倒退,不可取。封城抗疫到底對不對?封城是否抗疫的好辦法?

封城大致可分為「軟封城」和「硬封城」兩類。「軟封城」包括「封閉式管理」和「社區防控」,主要是「防止疫情對內擴散」,例如非涉及居民生活必需的公共場所一律關閉,市內大眾運輸暫停營運,實施小區(社區)封閉式管理,規定所有進出小區人員一律戴口罩、測體溫,並須出具證件才能通行等等。可能還會規定每戶每幾天可指派一人外出採購,其餘人員非必要不要外出。

「硬封城」除了實施「軟封城」的各項措施,還會嚴格限制居民不得離城出行,其目標不僅是「防止疫情對內擴散」,還要「防止疫情對外擴散」。大陸至少有30多個城市實施「封城」,多數城市實施「軟封城」,只有湖北省的少數疫情特別嚴重的城市,如武漢、黃岡、鄂州,實施「硬封城」。

不論「軟封城」還是「硬封城」,封城就是要人們盡量待在家裡、不出門。這樣既不會被傳染疫病,也不會傳播疫病(若已染疫)。封城的經濟成本是相當高,人待在家裡,多半無法工作也無法消費(少數人可以透過網路工作和消費)。另一方面,封城所耗費的醫療資源卻是最少的,人待在自己家裡,不需要戴口罩、測體溫、做檢疫,除非已有明顯不適的症狀,不耗費任何醫療資源。

現代醫療很進步,為何一些疫病仍會廣泛傳播而造成重大的人命損失?因為突然的疫情會造成醫療資源的不足夠,而大量染疫病患可能超過醫療系統的負荷能力。這次疫情武漢和湖北特別嚴重,其他的城市則相對輕微得多,正因為武漢和湖北的大量染疫病患造成醫療資源的不足夠及超過當地醫療系統的負荷能力。例如疑似染疫者無法檢疫確認,確認染疫者沒有病床等等。

當疫病流行,疫情的嚴重程度主要取決於醫療資源是否充足,中國大陸人口眾多,其醫療資源是相對不充足的(例如不久前新聞才報導,大陸的某些地方政府竟攔截奪取其他地方政府採購的口罩),而封城抗疫所耗費的醫療資源是最少的,因此大陸實施封城抗疫是正確的;封城才能以不充足的醫療資源對抗嚴峻的疫情。封城對民生和經濟的損害是大,但僅是短期的,經濟成長不久後應該就能V-型反彈。至於批評封城侵犯人民自由,只是故意找碴,嚴峻的疫情讓人民的生命遭受威脅,生命權當然優先於自由權。

武漢病毒的造神運動 | 盛嘉麟

其實李文亮是眼科醫生,無意中看到網上的病毒流言,就轉發到他的小群組去告示朋友要小心病毒,受到警方告誡不要傳佈謠言,警方並不知道這次病毒如此嚴重,李文亮自己也不知道病毒如此嚴重,所以把自己感染了,他並不缺乏醫療照顧,醫生當然有醫院照顧他,不幸他又死了。

他的病毒轉發、警方告誡、自己感染、竟然去世,這一切造就了他悲劇英雄的高大形像。武漢政府順手被打成隱瞞疫情、打壓醫生、害死醫生、十惡不赦的政府,中外媒體一體呼應製造悲情,希望一舉推翻中國政府。

文青紛紛跳進來代李醫生寫出台式文青感人的訣別書,媲美林覺民的「意映卿卿如晤」。這真是中國的不幸,國人的不幸,李醫生的不幸。

現在大家在比賽文青,請看一個文青的作品:

《我走了》 — 李文亮

在我成為一粒塵埃之前,我又靜靜地懷想了一遍故鄉的黑土白雲。多想回到小時候啊,風是盡情飛舞的,雪是潔白無瑕的。
活著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無法撫摸親人的臉龐,再也無法帶孩子去看東湖春曉,再也無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櫻花,再也無法把風箏放到白雲深處。

我曾依稀夢見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熱淚,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尋找。對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個平凡父親,而我卻做了一個平民英雄。

謝謝世間所有懂我憐我愛我的人,我知道你們都在黎明等候,等我越過山丘!可是,我太累了。
此生,我不想重於泰山,也不怕輕於鴻毛。我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後,眾生依然熱愛大地,依然相信祖國。

等到春雷滾滾,如果有人還想紀念我,請給我立一個小小的墓碑吧!不必偉岸,只須證明我曾來過這個世界,有名有姓,無知無畏。
那麼,我的墓誌銘只需一句:
他為蒼生說過話。

現在大家在比賽文青,再請看另一個文青的作品:

《我走了》 – 李文亮

天還沒亮,我走了!

我走的時候,渡口很黑,無人相送,只有幾朵雪花落在我的眼底。我一思念,它們便從眼眶滑落。
黑夜真黑,黑得讓我想不起萬家燈火。我一生追求光,我自詡很明亮,但我拼盡全力,卻什麼也沒點亮。
謝謝你們,昨夜冒著風雪來看我的人!謝謝你們整夜不眠,像守望親人一樣把我守望!可是脆弱人間,沒有奇跡。

我原本平凡而渺小,有一天我被上帝選中,託我將他的旨意轉告蒼生。
我小心翼翼地說了,於是,有人勸我不要驚擾太平,他們說:你沒看見滿城繁華開得正艷嗎!
為了讓全世界繼續相信現世安穩,我只好守口如瓶,還用鮮紅的指印保證——我說的話都是童話,戴花冠的致命皇后從來不曾下凡作亂。
就這樣,天下繼續熙熙攘攘,誰也不知道,巨大的悲傷即將把城門深鎖。

後來,上帝大怒山河失色,我也病了。再後來,我的家人都病了。我們像千萬片雪花一樣,你一片,我一片,各自飄零。
我曾以為,只待春江水暖,我和家人便能再度重相逢。到那時,我們就坐在鵝黃的油菜花田,把花兒一朵一朵地數,把日子一分一秒地過。
等啊等啊,我只等來了昨夜小雪,上帝摸摸我的頭,愛憐地說:乖,跟我走吧,人間不值得!
我一聽就淚落如雨,雖然人間苦寒,上帝溫暖。但我怕過了奈何橋,偶爾回望吾鄉,再也望不見一家老小。

其實,我的風骨早就被拍死在一紙保證書上。我繼續陽光朗照地活著,歌頌生命,讚美松柏,那是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沈。而今,我的肉身也死了。
在我成為一粒塵埃之前,我又靜靜地懷想了一遍故鄉的黑土白雲。多想回到小時候啊,風是盡情飛舞的,雪是潔白無瑕的。
活著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無法撫摸親人的臉龐,再也無法帶孩子去看東湖春曉,再也無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櫻花,再也無法把風箏放到白雲深處。
我曾依稀夢見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熱淚,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尋找。對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個平凡父親,而我卻做了一個平民英雄。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

口罩之亂要如何? | 杜敏君

韓國瑜戴口罩 連勝文支持「我OK 你先領」

連勝文,您錯了,戴不戴口罩與政治無關,但是與防疫絕對有關,您說得很對,您不是醫療專業,但是心理學總讀過,人的防衛心理與自身免疫力有絕對關係。

今天造成口罩亂象是誰?
蘇大院長一副高傲霸氣的態度,為何不在宣布對策前,向專業的衛生署主管請教防疫措施該如何做?
結果憑一己的想法,每天一對策,讓人民無所適從。
如今看來,是倒著走了。
先是要求必須戴口罩,未戴者要罰款。
最後又要身體健康的不要戴。
標準在哪裡?何種人算是健康?強壯的人就保證病毒不會侵入嗎?

這種愚民政策足證民進黨是一群膿包,只會選舉,不會治國。
拿政治當萬靈丹,會害死人民。
政策前後矛盾,幸好病毒不是在台灣發生,否則……

要人民不要囤積,不要搶購,結果呢?囤積的出現了,只是沒入就結案了嗎?那些沒入的口罩要公開物流去向啊!如果只是堆積在倉庫,更是荒唐,是否要讓大眾知道?
未先暸解口罩存量,就要人民放心,口罩供不應求,就鼓勵人民少戴。

奇怪的是,為何連署罷韓的公民社團就有整箱的口罩?為何就可捐給香港數以萬計的口罩?他們的命比我們值錢?為何遠方的火災地區就可捐助口罩?最後就壓制談論口罩的聲浪,這是什麼政府?

防疫不分黨派,我們有在野黨嗎?不循正常管道建議無能執政黨如何做,反而順著執政黨的政策乘順風車,那要在野黨何用?
乾脆台灣早日宣布獨立成台灣國,並由蔡氏亡國總統永續黨國專政,不要浪費國家資源搞選舉了。

大陸奮戰病毒災禍 台灣作秀撤僑 | 盛嘉麟

我早認定台商回台是作秀,因為現在疫情緊張,武漢為了扼止病毒感染已經封城戒嚴,待在武漢不要亂跑是最安全的,200多人搭機回台徒增自身危險,更是加害台灣。

但是在美國、日本表演了撤僑以後,台獨蔡政府也想跟進,製造武漢疫情的恐怖氣氛,因此也來玩撤僑。你知道真正撤僑怎麼撤嗎?既然決定撤僑就要全體撤離,看看中國從利比亞、葉門怎麼撤僑,那是派艦隊、軍艦,或租用意大利郵輪,幾萬人的撤乾淨,台商200多人搭機回台非常可笑。

  1. 台獨蔡政府其實並不關心大陸台商的安全,他們不是蔡英文的粉絲,總統大選投票前蔡還故意阻礙回台的包機班機。
  2. 台商在武漢至少1000,湖北2000,再考慮南京、上海、昆山、蘇州、廣大上青天,在大陸全部台灣人幾近180萬人,你真有撤僑計劃嗎?
  3. 台灣本地疫情防範的醫療隔離設備,全省加起來不到1000病床,醫療人員更是有限,因為只是作秀,所以第一架飛機帶來200多人後,就阻止了第二架再來,貽笑兩岸。
  4. 台灣陸委會阻止第二架飛機不准來的眾多原因是,大陸那邊把陸配及小孩也登機,沒有讓老弱婦幼優先登機,沒有讓短期出差的台商優先登機,……一共200多人的撤僑,要武漢機場的人做這麼多的篩選,有夠肝裡涼。
  5. 按照大陸的計畫,當然封城隔絕是防範病毒感染的最佳辦法。但是你美國、日本、台灣….要來玩羞辱中國製造恐怖的國際遊戲,大陸也極力配合讓你們玩,台灣飛走一架就沒有下文,讓我們看到,大陸在奮戰病毒災禍,台灣在作秀撤僑。

從武漢肺炎疫情看大陸 | 郭譽申

從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仍在擴大中,雖然大陸很多地方已實行封城、停業、停課、交通管制等措施,疫情正逐漸擴散到許多其他國家,難免影響全球經濟,而更傷害大陸的民生和經濟發展,也損害大陸的國際形象。

很多人批評,武漢肺炎疫情的失控是由於地方官員的官僚作風及隱匿疫情所致。筆者有些不同意見。官僚作風及隱匿疫情可能是事實,應該查明究責,但是更關鍵的因素在於人民的素質。

野生動物缺乏檢疫管理,食用野生動物的風險非常高(因此人類才豢養家畜家禽)。很多大陸人竟然毫無風險意識,很喜歡食用野生動物,因此形成相當龐大的野生動物交易和消費市場。這顯示大陸人民的素質真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當疫情剛開始而尚未被證實時,染疫的民眾會如何就醫?基於一般合理的推斷,多數染疫民眾會到附近診所或小醫院就醫,而只有少數染疫民眾,可能症狀特別嚴重,才會到大醫院就醫。診所或小醫院根本沒有能力檢測及發現新病毒,多半會把染疫民眾當一般流感醫治,而症狀輕微者很可能仍到處趴趴走、散布病毒。認清這樣的狀況,當大醫院發現這是新病毒而有少數確診病例時,實際的染疫病例很可能是十倍以上,這些染疫病例曾到診所或小醫院就醫,但是不曾被確認是否染疫,他們分散各地,既不易被追蹤,還可能繼續散布病毒。根據以上的推斷,起初根本沒有人能夠確實知道實際染疫民眾有多少,地方官員當然也不知道,因此不能怪罪於官員的官僚作風及隱匿疫情。

當疫情的訊息廣傳,染疫民眾都會到大醫院確認是否染疫,這時官員終能知道疫情的真正狀況,此後他們是否隱匿疫情,是該查明究責。不過這時的疫情已經散布開來,而頗難壓制了。

大陸人口眾多,其人民的素質顯然很參差不齊,素質高的能夠開發領先世界的產品,素質低的卻會亂吃風險很高的野生動物,造成大陸甚至全球嚴重的疫情。(這不令人意外,因為大陸經濟改善的時間尚短,民眾的教育程度很參差不齊,而低教育程度的民眾仍占很高的比例。) 提升人民素質無疑是大陸的當務之急,雖然很難短期內大幅進步。提升人民素質要靠宣傳、法治和教育。趁現在民眾關切疫情,大力宣傳疫情是吃野生動物造成的,並詳述吃野生動物的各種風險;提高非法販售野生動物的刑責,並廣泛介紹民眾有關野生動物的法律;在中小學加強生活教育,包括不可以吃野生動物以及介紹上述有關野生動物的風險和法律等等。

武漢肺炎疫情曝露大陸人民的素質弱點,一些反中者隔岸觀火,於是幸災樂禍、嘻笑譏諷。是的,大陸人民的素質有提升空間;然而從另一角度看,大陸以相對不高的人民素質(包括教育程度),就能達到如今的成就,如人均GDP達1萬美元,更是難能可貴;隨著經濟成長和年輕人教育程度的提升,大陸人民的素質勢必會越來越提高,大陸的持續發展因此仍是充滿光明的。

造成武漢肺炎疫情最主要的原因是很多大陸民眾喜歡吃野生動物,形成相當龐大的野生動物交易和消費市場,這顯示大陸人民的素質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大陸應該趁現在民眾普遍關切疫情,加強禁食野生動物的宣傳、法治和教育,以提升人民的素質,這樣疫情的短期損失將可以獲得未來長期的回報,至少不再發生相似的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