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投資協定不是中國的勝利 | 盛嘉麟

從鳥瞰的高度看來,七年的談判,歐盟以國家補貼議題、國營企業議題、強迫技術轉移議題、組織工會議題、新疆維吾爾奴工議題、香港言論自由議題….,這些從空氣裡變出來的無本籌碼,換得中國全面的實質讓步,終於達成協議。從此歐洲實體製造、金融保險,各種企業自由進出中國,歐盟徒增等同歐盟面積的經濟國土,歐盟片面獲利如此巨大,當然這不是中國的勝利。

從中國來說,中國的經濟政策本來也計劃要大幅開放外國企業進入中國,希望刺激競爭,砥勵中國企業,提升到國際水準。所以雖說中國全面實質讓步,卻是自願計劃的讓步,不是被迫。

中國雖然實質利益小於歐盟,但是中國得到了戰略利益上的浩大聲勢,今年11月在亞洲搞定了RCEP亞洲14國,12月在歐洲也搞定了歐盟27國。而且美國即使出聲攔截,也擋不住歐盟和中國的經濟利益結盟,讓美國嘗到中國崛起勢不可擋。打擊美國,讓美國明白他的國力已經衰退,不能一手遮天。

中國實質上的利益只是希望將來收購歐洲企業,投資經營希臘海港,華為在歐盟開拓市場,不再遇到以「國家安全」為藉口的干擾,以及降低一些莫名其妙的風險。其實這些年來中國已經和歐盟26國(除了愛爾蘭)分別簽了投資保障協議,這次和歐盟簽署重複的投資保障協議只是為了打通頂蓋,希望將來不會遇到比利時總部的意外干擾,實質利益遠小於歐盟。

面臨如此巨大的利誘,歐盟當然明白機不可失,才會不顧美國的不悅,猴急的和中國簽約,因為美國不可能給出如此的重禮。即使中國給出如此的厚禮,如此讓步,歐盟的波蘭及法國的國會,政客及學者,肉吃在嘴裡,還要指手劃腳的發出噪音,說中國要解釋新疆維吾爾奴工營的事情,歐洲智庫「摩爾研究所」研究員阿梅洛的專文指出,歐盟和中國即將簽訂的投資協定很可能使歐盟淪為中國實驗場的獵物。

此外,即使中、歐終於達成了僅僅低於自由貿易區一小階的投資保護協議,並不表示歐盟與美國停止了合作,更不表示歐盟與美國不在政治、軍事上聯合遏制中國。國家都是多層面的,譬如日本,在RCEP與中國有緊密的經貿關係,但是在軍事上卻加入印太聯盟遏制中國。譬如俄國與中國有緊密的經貿、能源、軍事關係,但是在軍售上卻大量賣飛彈、戰機、軍艦、潛艦給印度、越南,對抗中國。所以對歐盟也不能抱有幻想,從此中國與歐盟結為盟國。

歐美西方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即使肉吃在嘴裡,約簽在桌上,中國沒有勝利,自強不息、自力更生才是硬道理。

我的土耳其觀 | 盛嘉麟

奧圖曼帝國有如大清帝國,雖然奧圖曼帝國起於13世紀,但是兩個帝國同時在17世紀進入巔峰狀態,到了19-20 世紀,兩個帝國同時不敵英、法強權,崩塌敗落,不但成了兩個病夫,而且民心潰滅,崇洋媚外。

兩個病夫同時出了兩個國父,孫中山和凱末爾,兩個國父都是崇尙歐美文明、主張全盤西化,並且受到當時國人的尊重,捧為國父。可惜兩個國父都不成功,中華民國當年有可敬之處,結果是失敗的國家。土耳其成為歐化的世俗國家,歐化的文字、歐化的習俗,結果也是失敗的國家。

土耳其一廂情願的傾向歐洲,明明不到3%的國土在歐洲,卻自誇為歐洲國家,我認識兩個土耳其同學,你如果說土耳其是亞洲國家、在小亞細亞半島,他們會跟你翻臉,讓我感覺比崇尙歐西的孫中山更沒志氣。

土耳其

北約1949年成立,土耳其1952年就迫不及待的加入北約,土耳其沒有必要在華約、北約急忙選邊站,即使選了北約也不必如此賣命賣力,更不堪的是甘願淪為美國、蘇聯衝突的先鋒。一直到最近1999年受美國指示,阻礙中國的瓦良格航母空殼駛出黑海(2002年敲詐了中國10億美金才讓通過),2015年受美國指示,擊落敘利亞上空的俄國蘇凱24戰機,並殺害飛行員。

儘管土耳其如此崇尙歐洲、賣命美國,因為種族歧視、宗教歧視,儘管土耳其從1980年代開始申請加入歐盟,一直到今天仍然被歐盟以種種原因拒之門外。更不堪的是這三十年間,眼見白人歐洲國家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賽普勒斯、愛沙尼亞、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馬爾他、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名不經傳的小國,甚至是前華約成員國、蘇聯加盟國,都不費吹灰之力紛紛加入歐盟,唯獨北約元老、流血流汗的土耳其被拒門外。

而且在土耳其與希臘、塞浦路斯、庫德族、亞美利亞的爭端上,美國及歐洲從未幫過土耳其,都站在土耳其的對立面。

所以我覺得土耳其是在奧圖曼帝國崩潰之後,民心盡失,只剩崇洋媚外、屈膝討好的奴性小丑。一直到最近強人艾爾多安(Erdogan)橫空出世才有所改變,土耳其不再申請加入歐盟,土耳其希望恢復奧圖曼帝國的光榮,土耳其開始正視自己的穆斯林文化,土耳其開始參與阿拉伯世界(包括伊朗、敘利亞、卡達爾….)的事物。

我不相信強人艾爾多安真有復興奧圖曼帝國的能耐,至少他的眼界、勇氣與意志值得欽佩,目前擺在土耳其前面的難題是:

  1. 境內1600萬庫德族(佔土耳其總人口20%)與境外1400萬庫德族進行的分裂主義運動,不時受到美國的鼓動利用。
  2. 國際收支赤字嚴重,高達62億美元,而外債過多。最近受到川普突然的打擊,里拉重貶40%,外債到期更無力償還,已經波及歐豬國家及新興國家的經濟。土耳其欠法國、西班牙、意大利的國債何止1000億美元以上,艾爾多安不願再向美國控制的IMF求救,最近阿拉伯的卡達爾國王要貸款150億给土耳其的銀行應急,艾爾多安向中國的求援正在與中國政府恰談中。除非歐洲銀行立即伸出援手,土耳其危機重重。
  3. 土耳其因為血緣民族的關係,暗中推動東西宊厥斯坦的暴亂獨立運動,其實就是穆斯林恐怖主義,甚至包庇疆獨恐怖份子,嚴重影響中國新疆地區的穩定,及中土外交關係。
  4. 土耳其的地理位置是歐亞大陸的橋樑,控制黑海的咽喉,應該堅持中立的地位,維持各國的交通往來油管運輸暢通,而不是政治上軍事上選邊站,阻撓另一邊的交通往來油管運輸。參加北約對抗俄國,或者投靠俄國對抗歐美,都不是好的策略,應該嚴守中立,維護橋樑及咽喉的地位,與各國友好。

我希望強人艾爾多安真有能耐妥善處理上述的四大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