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爭議與人權問題 | 謝芷生

最近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華勢力,挑起的新疆棉花事件,本質上原是一個經貿利益衝突的問題,卻被渲染擴大為人權問題。其實類似這樣的指控,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就從未停止過,起初或僅基於意識形態的矛盾,而今鑒於中國國力快速發展,卻已轉為直接對中國崛起的打壓。而意識形態的矛盾,反退居第二位了,僅為打壓中國的藉口。

時至今日,國與國之間因意識形態的差異,而水火不容,尖銳對立者,已屬罕見。經濟利益與國力的消長,才是導致衝突的主要因素。但由於過去西方國家,針對中國經年累月的反共宣傳,已在部分人心中形成了機械式的反應。只要提及中國,腦中就會自然浮現出人民水深火熱、被奴役、被迫害的幻象。這真是既幼稚,又可悲。

筆者因喜歡旅遊,此生的確跑過不少地方,尤其是大陸。大江南北幾乎都跑遍了。有時為求方便,並取信於人,常會不自覺地將一些個人經歷寫入拙文中,作為敘事的佐證,但並無藉此炫耀之意,望讀者幸勿誤會。筆者因熱愛中國、關心中國,一有機會就往大陸跑。約於八、九年前參加過一個臺灣旅遊團,去了新疆。我們是沿絲綢之路,經玉門關進入新疆的。

新疆面積遼闊,是我國最大的省,約為臺灣的46倍,古稱西域。至光緒年間,即1884年始改建為新疆省,只比臺灣建省早了3年。新疆建省的動機應與臺灣類似,即為鞏固邊疆,便於防守。既然新疆面積遼闊,即使去過的人,也不敢誇口,自己對新疆有多麼瞭解。但無論如何總比那些從未去過新疆,卻言之鑿鑿,一口咬定大陸在新疆執行強迫勞動,甚至種族滅絕政策的人,有較大的發言權。由於只是去旅遊,除了發現新疆遼闊、風景優美,維族人民熱情好客,姑娘美麗動人,哈密瓜、葡萄香甜可口外,並未覺察政治氛圍有何獨特之處,雖然當時離疆獨鬧事的2009年「七五事件」相去並不太久。

內地漢人對新疆並不陌生,自小就知道,新疆位於祖國的西北面。從歷史課本中,我們知道漢朝的張騫和班超都先後出使過西域。當時的西域有許多部落,但並未形成統一的王朝。公元前六十年,漢宣帝設置西域都護府,正式設官駐軍,行使主權,因此新疆與內地早已密不可分。但因宗教信仰,文化習俗的差異,西方勢力遂欲從中挑撥分化,此一意圖從未消失過。雖然西方反華勢力對新疆或並無領土野心,但卻欲利用其特殊性,進行分化,製造中國動亂,其性質一如在臺灣利用台獨騷擾,都是為了遏制中國的崛起。

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假借棉花問題,渲染成強迫勞動,甚至種族滅絕的人權問題。他們的短期目標鎖定為壓制中國棉花及其製品的產銷力,這本為經貿矛盾,卻欲將其上升為政治衝突、人權問題。美國霸權主義者為動員、聯合國際反華勢力,共同打壓中國,可謂不遺餘力,無所不用其極矣。

瞭解大陸人口政策者都知道,大陸在少數民族地區,並未實施限制人口的政策,反而鼓勵多生多育。筆者印象,鑒於西方生育率過低,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過去的一胎政策,即使在內地,似乎也不像過去那樣雷厲風行了。究竟中國有無限制出生率的必要,應以辯證思維方式來處理。但中國未在少數民族地區限制出生率,卻是眾所周知的政策。維族人口是增加了,還是減少了?

若談及人種滅絕,美國倒是有此記錄的。15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白人殖民者在美國,通過屠殺、酷刑、軍事佔領、強制遷徙等手段,對印第安人實施種族滅絕。並同時逼迫來自非洲的黑人為奴,從事繁重的農業生產,包括種植和收成棉花。今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華勢力,誣衊中國強迫勞動,及執行種族滅絕政策,是典型的「賊喊捉賊」的無恥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