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烏克蘭化危機」,樂見我島的學術獨立 | 郭譽孚

──中間選民看當前島內政局的這個轉折

又看到綠營炒作『中國威脅論』了;當然,「中國威脅」對於某些人言,永遠是存在的;但是我們整個社會真的會永遠認同那樣的觀點嗎?

尤其,是當烏克蘭悲劇正在上演,而同時對岸的軍演,日後可能比往日更為收發由心,真是有切香腸的可能性,配合上兩岸間貿易的依存度問題,政局是否可能出現板塊式的移動?

個人以為這種可能性是已經出現了,比較過去的二、三十年來,今日的情況有一根本的差異,是所謂「台灣價值」在綠營的過度炒作下,有了動搖、自毀的明顯跡象!

「台灣價值」是我島意識形態戰場上的重要高地;意識形態是經濟的上層建築,正常的建構中,意識形態必然會迴護與支持其既得利益的結構。以今日的態勢言,綠營掌握的「台灣價值」就是如此與它們的既得利益結構相呼應、相支持,使得綠營可以高枕無憂、胡作非為的。

坦言之,過去的既得利益者是藍營,如今既得利益者是綠營;藍綠相爭與民眾何干?這就是過去中間選民日益增加的理由。綠營大勝是藍營對手對於現實與歷史研究不足,耽溺於自美的台灣經驗,導致認知錯誤,最後使得板塊大轉移。。

例而言之──

馬之敗,敗在拿香跟拜;如果日本那麼好,綠營親日的淵源,更有管道可通,何待藍營經手;藍營拿香跟拜,在中國傳統,就是大認錯,他是天主教徒,大約不懂嚴重性;那等於過去全是欺騙,選票怎能不流失?

連之敗,敗在日殖台灣史中,其先祖的形象早被扭曲醜化;其整個團隊似乎竟不自知!而誤以為自身形象清新;其代表青壯藍營出線,已是理非當然;黨內或者易於擺平,但是中間選民難免猶疑;最後由皇民問題打柯,柯家改姓名是四零年代之後,皇民奉公運動壓力下的事,島民無力抵抗者極多,以此打柯,是有意為柯聚集了多少省籍背景下「同情」的選票?!

回頭考察這次選舉,由於綠營執政的問題太多,除了大內宣確實讓人大開眼界外,其他率皆成效不彰,甚至有新竹棒球場的惡劣醜劇;顯然選局中也會出現大批中間選民,這些民眾是否可能仍然受到綠營「台灣價值」吸引,讓我們由前述的意識形態與既得利益者的關係來仔細地觀察──

我們前面指出了──『正常的建構中,意識形態必然會迴護與支持其既得利益的結構。以今日的態勢言,綠營掌握的「台灣價值」就是如此與它們的既得利益結構相呼應、相支持,使得綠營可以高枕無憂、胡作非為的。』

大家在這次小英的「挺堅」號令出台,立刻接令出征的竟然是一位台大退休的教改著名教授,並且當日似乎就獲得呼風喚雨聲勢的作為中,應該可以想到台大這個我島最高學府在過去以來的地位──因為,台灣價值是抽象的,看不見、摸不到的,但是卻可以說「台灣價值」是以台灣大學為主要載體的──自日殖時期以來,雖然我島民很難有機會進入該校,然而所有接受殖民教育的學生都透過記誦與體制,確立了對於台北帝大的景仰。

另方面,我們看長期以來的日殖台灣史研究,無論藍綠,有哪一位主流學者曾經挑戰日殖時期的統計數據的?是他們的數據真沒有錯誤之處嗎?或是由台北帝大到台灣大學之間,真有某種「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的恭謹傳承,故毫無代表當年我島民主體批判的表現;因而,雖已來到國府治下的六七十年之後,仍只能一直延續地承載著當年威權的重壓?

是由於如此的,個人對於這次台大當局能夠在學術倫理上堅持自身的主體性,認為是一台灣價值上很重要的自我肯定;

相對言之,國府時代的自由與人權上,台大人雖也曾有不錯的表現,但是那與學術倫理上的差別,個人認為學術倫理更為專業性,真正更需要台大來一錘定音!

而自由與人權上,任何一個國中生都知道,其實,票票等值,應該並不需要太多專業的知識,過度倚賴台大人來主持,可能只顯示了自由民主教育在某些方面的失敗,人民缺乏主體性,難怪我們的社會似乎頗有很易於受到特定政治訴求綁架的民粹政治的傾向?

當然,未來的發展還有很多的變數,但是,本次事件中,台大教授的表現,個人認為可圈可點,甚至對於那位德高望重的退休教授願意出來擔任這個可能成為其個人人生重大汙點的時代腳色,對應地襯托出上任前後,備受綠營打壓的台大管校長所堅持的學術風骨,我想,作為時代之子的。他們都是相當難能的、推動時代辯證發展的重要腳色。。。

祝福他們,也祝福我們的時代,所有中間選民,不要氣餒,儘管綠營又拿出了他的「台灣價值」的法寶,『反中保台』;然而,這次的「台灣價值」,如果失去了如往日的「台灣大學」的學術背書,而民眾將直接面對自身前途的選擇,歷史的發展是否可能出現新的方向?

如果,考量削除了鉅額軍費,可以減稅多少,疫苗可以降價,教育經費充足,種種生活負擔可以減低,為何要「反中」?

更何況,還有「一國兩制」的自由在前。。。

中間選民們,讓大家一起來思考。。。

是時候回頭重看林智堅的中華大學碩士論文了 | 龔建偉

林智堅的「論文門」到今天已經燒了一個月,一開始是發現他中華大學的論文有問題,其後才發現原來他在台大的論文也有問題。如今台大的審查結果已經公佈,但中華大學的論文反而淡出了我們的視野。不過倘若我們細細思考,他在中華大學的論文反而是更加明顯的—畢竟基本完全是「複製貼上」,而民進黨方面除了由鄭文燦和蔡英文出面宣稱這是「抹黑」以外,幾乎沒有任何反擊可言。

筆者看到這裡的時候感覺有些好笑,若論台灣最會「抹黑」的政黨,恐怕非民進黨莫屬。去年的四大公投民進黨是怎樣贏下的?「萊豬」在民進黨的口中變成了「美豬」,重啟核四變成了「核廢料放你家」,公投綁大選變成了「亂大選」……這些不都是再典型不過的「抹黑」嗎?鄭文燦去年沒少為「四個不同意」站台,在談論公投綁大選時,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宣稱「沒有國家是這樣的」,卻不知大洋彼岸的美國加州不但在大選的時候綁了公投,還一次綁了十幾個!這樣一個公然撒謊的人如今卻假惺惺地說什麼「停止抹黑比賽」,豈不荒唐?

「抹黑」這個詞我們已經見過太多次,但我們今天不妨再問一下自己,到底什麼叫「抹黑」?既然叫「抹」黑,那被抹黑的對象一開始肯定不能是黑的。如果對象一開始就是黑的,那還能叫抹黑嗎?恰恰相反,這叫揭露醜惡,是每一個有正義感的人都應當做的事。現在一些人看到攻擊對手人格或者相關事件就認為「負面選戰」又來了,但倘若這個人或者事件確實是惡性的,難道我們不該揭露嗎?選舉從來不是免罪符,不是說到了選舉,我們便只能討論市政,而不能討論候選人的人格—歸根結底,市政不也是當選者個人推動的嗎?如果這個候選人自己就人格破產,我們該如何相信他對市政做出的承諾?銀行發放貸款尚且要對貸款人做信用調查,我們對候選人又怎麼能掉以輕心?

這次林智堅的中華大學論文問題之大可以說是有目共睹,封面第一個詞都能錯,這是怎樣的論文,居然能通過口試?高達94.1%的內容重複,這該如何圓?如果說比例僅僅是二十趴、三十趴,我們或許還可以討論一下這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但如此的重複比例,僅僅用「是項目的參與者」來解釋絕對是說不過去的。學術界早已有「自我抄襲」的概念,著名內容抄襲檢測服務供應商Turnitin曾經在2015年對大學教授進行了一項調查,確定了10種主要的違反學術道德的抄襲形式,其中「自我抄襲」高居第二。國民黨曝光出的竹科研究合約進一步證明了林智堅問題的嚴重性:他根本沒有這份報告的著作權!

平心而論,將碩士期間進行的相關研究整理成論文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問題在於,林智堅這份研究的原創度有多少?按照他自己的說法,這份論文是由賀力行及中華大學王明郎教授主導的撰寫過程,此前在研討會發表時也是和兩個教授一起聯名發表。這看似在自證清白,實際卻越辯越黑:他這話同時也說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這論文主體根本不一定是他寫的。論文的作者到底是誰?「研討會版」有三個作者,「竹科報告版」有兩個作者(無林智堅),碩士論文版本又只剩下了一個林智堅。林智堅在澄清中並未回應這個問題,他實際上也不可能回應,因為這三份文章高度雷同,卻對應著不同的作者,這要麼是別人幫他寫的,要麼就是他幫別人寫的—而無論哪種,都涉嫌違背學術倫理。

如果這文章根本不是林智堅寫的,而他僅僅是做了「實驗室的討論、提供意見、參與研究」(賀力行和王明朗的簽署聲明原文)這些工作,那麼這論文能證明他的學術水平嗎?如果往難聽了講,這不就是別人幫他代筆了論文嗎?更加微妙的地方在於,賀力行和王明朗簽署的聲明末尾只說林智堅「有參與討論、問卷發放、回收及資料分析」,因此論文「使用相關內容」(即問卷之類)合情合理,請注意,他們二人完全沒有提到這論文是林智堅寫的。詳細列明了好幾項林智堅的「貢獻」,卻唯獨沒有最為重要的「撰寫文章」,這聲明怎能不讓人浮想聯翩呢?

無論如何,他的中華大學論文作者存在疑問是不容爭辯的事實,著作權問題與署名問題也都是白紙黑字,同樣的文章存在如此之多的作者版本,林智堅至今都沒有給出為何會這樣的答案。以上事實任何人都看得出不對勁,無非只是問題的嚴重性值得商榷罷了。既然問題是真實存在的,針對問題深挖怎麼會是「抹黑」?看看外國的例子吧,在幾個月前的法國大選辯論當中,馬克宏直接指出勒朋和普丁關系好,因為勒朋的黨向俄羅斯有關的銀行借了錢。勒朋是怎麼回應的?是直接氣急敗壞指控馬克宏抹黑、人格毀滅嗎?不是,她坦率承認了這一事實,同時解釋借錢的原因是「她的黨很窮」。這一理由的真假暫且放在一旁,起碼我們可以看到在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任何政黨在面對指控之時,第一反應都應該是檢討指控的事實究竟是否存在,而非宣稱這是「抹黑比賽」!

應該指出的是,國民黨這些年來之所以處於如此劣勢,原因恰恰在於他們實在是太不會「抹黑」了。國民黨對民進黨的攻擊多是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就像去年四大公投的時候,面對民進黨裹挾國家機器鋪天蓋地的攻擊,國民黨幾乎只能靠訴諸科學、訴諸事實來回應。最終,民進黨顛倒黑白的選戰策略大獲成功,國民黨也一蹶不振直到今天。筆者敬佩國民黨的操守,但同時也為國民黨感到擔憂。

是啊,看看民進黨的花樣吧,對手攻擊自己切切實實的問題便是「抹黑」,自己憑空編造事實抹黑對手以及議題反而成了「愛台灣」。敢問台灣需要這樣的愛嗎?民進黨是不是忘了自己前些日子還在發動側翼攻擊柯志恩?一邊大搞網軍治國搞得自己過去的「墨綠」友人反目成仇,另一邊在鐵的事實面前卻又宣稱這是人格毀滅。在我看來,在談論人格毀滅之前,民進黨不妨先檢視檢視自己的人格是否真的如此完美無瑕為妙。

不要忘記,林智堅讀中華大學碩士的時候連市議員都不是,有的人拿他讀台大期間政務繁忙為他開脫,但中華大學的碩士論文又該如何解釋?這只能說他從當議員之前就喜好弄虛作假、裝點門面,新竹的爛球場不就是最佳例證嗎?這樣的人怎麼配當桃園的市長?台灣人需要這種撒謊成性的政黨出來的政客,還是張善政這樣踏實會做事的人?我相信,九合一會給我們答案。(作者為香港浸會大學文學碩士)

蔡英文為了林智堅與台大對抗,誰會贏? | 郭譽申

台大學術倫理委員會審定認為,林智堅的碩士論文抄襲余正煌的碩士論文,林的國發所碩士學位因此被台大撤銷。林智堅不承認抄襲,緊急召開記者會,表示「真的感到很冤枉」、「是非可以這樣顛倒嗎?」,並且批評余正煌做人太不厚道、顛倒是非。

伴隨林智堅的喊冤,他的律師以及民進黨的網軍和側翼已經展開對台大校長管中閔、社會科學院院長蘇宏達的大肆攻擊,說他們傾向藍營、不中立公正,並且把論文抄襲案導向藍綠對抗,甚至抹黑台大是中共的同路人。然而,另一方面,民進黨裡一些要參加九合一選舉的政治人物卻開始與林智堅保持距離,以免選情被林拖累。

此時蔡英文總統在民進黨昨天的中執會上一槌定音,仍定調林智堅清白,要民進黨團結支持。蔡英文和民進黨決定與台大的論文抄襲判定正面對抗了。誰會贏?

先看學術界。管中閔、蘇宏達過去是比較傾向藍營,然而他們都是學者性格遠多於政治性格的人,綠營網軍卻把他們抹黑成眼中只有藍綠的政客,真是厲害、惡毒!譬如蘇宏達在學倫會審定前就說林案是「醜聞」,何錯之有?論文抄襲就像皇后的貞操,只要成案、被懷疑,就是醜聞。這是學術界應有的高標準,哪能像政治界那樣黑白不分?

雖然管中閔、蘇宏達過去比較傾向藍營,大學裡,如台大學倫會,都是教授合議投票制,不是管、蘇一兩個人能夠左右的。平心而論,台大教授看來是親綠的比較多,因此才有「卡管案」,並且對管擔任校長頗多掣肘,才讓管中閔心灰意冷,放棄續任。民進黨的網軍和側翼抹黑比較親綠的台大,實在是說不通的,就只顯示其唯我獨尊的心態。

台大判定林智堅抄襲,是意料中事,因為學者教授雖然難免有意識形態,但是更在乎學術倫理和學術品德,而且水準愈高的學者教授愈在乎,不會讓意識形態影響學術獨立和學術審查。譬如一向親綠的教授賀德芬、鄭秀玲等都挺身而出,質疑林智堅的碩士論文。(陳明通是少數的例外,他已經是政客,算不上是學者教授。)

這讓我想起約三十年前、政黨輪替前的一件相關往事。當時我擔任中研院資訊研究所的主管,所務會議通過要聘任一位剛獲得博士的留學生,然而院人事室卻通知我,該留學生在美國期間積極參與很多台獨活動,因此建議我擱置或延宕此聘任案。我雖然反對台獨,卻告訴人事室,我們只管受聘人的學術表現,不管其政治傾向。這位留學生於是順利進入研究所,多年來表現優異,現在也擔任主管了。

學者教授雖然有意識形態,但是更在乎學術倫理,不會讓意識形態影響學術審查。因此蔡英文和民進黨在學術界是不可能贏的。

蔡英文大概認為,多數民眾沒有碩士學位,不了解碩士論文該如何。民進黨只要大力宣傳,事件是選舉抹黑,最後總能搞成「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這樣蔡英文和民進黨就贏了。

老百姓會相信蔡英文和民進黨還是台大?蔡英文和民進黨的誠信形象如何能跟台大和台大教授比?蔡英文真是獨裁久了,喪失自知之明,自以為唯我獨尊,足以壓過台大的抄襲判定!論文抄襲顯然不是政治問題,而是誠信的基本價值,是無關藍綠對抗的。民進黨抹黑台大和台大教授,是不可能得逞的。筆者相信,台灣人最後大多會選擇站在台大這一邊。

雖然林智堅多半不會接受,我還是要勸告他學學國民黨的李眉蓁議員。李被揭發碩士論文抄襲後迅速認錯,現在她在重新念碩士班。知過能改,善莫大焉!等她光明正大的重新獲得碩士學位,就能洗刷她論文抄襲的恥辱。林智堅,跟李眉蓁一樣也很年輕,快點認錯回頭吧!

水落石出-也應追究陳明通、鄭文燦  | 藍清水

昨天臺大對林智堅碩士論文做出是抄襲余正煌論文的判定。這是審定委員以良知、良能做出來的判定,不但守住了學術倫理、學術尊嚴,保住了一方淨土,同時也明白宣示誠信、道德的普世價值是不容許玷汙的。

案件水落石出了,請問以國安局長高度三番兩次隔空為愛徒遮蓋、辯護的臺大退休教授陳明通,昧著良心、良知,公然說謊甚至有栽贓余正煌之嫌。幸好七品芝麻官余正煌能為維護名譽,冒著可能工作受打壓,博士夢破滅的壓力,站出來抵抗一品大員兼指導教授陳明通,使這件事不至於被消失。余正煌凜然正義值得讚揚。

陳明通以臺大教授身分,在指導研究生撰寫論文時,竟然自毀立場並嚴重違背學術倫理,同時讓林智堅與余正煌,兩份高度雷同的論文通過口試取得碩士學位,尤為卑劣、可惡。且兩篇論文根據審定委員提出的內容論述錯誤之多,令人驚訝,而指導教授以及當時的論文口試委員都有放水的嫌疑。這是指導教授與論文口試委員共同自毀立場,是學術界之恥,尤為臺大之恥。

又經過查閱,陳明通指導的研究生且取得碩士學位者,其中鄭文燦赫然在列。昨日鄭文燦仍公開強調林智堅論文形成於前,言外之意是審定委員不顧這項事實,所以判定抄襲是有問題的。這顯然是編出來的謊言。假若鄭文燦有認真且全程聽完記者會的說明,應該就會閉口,因為林智堅的論文摘要也與余正煌的高度雷同。我們都知道,摘要是論文大功告成才寫得出來的。換句話說,林智堅縱使有初稿,也不至於連摘要都完成了,證明根本沒有初稿這個陳明通編出來的天大謊言。

鄭文燦真不愧是同門師兄,而拗到底的DNA也不愧是民進黨人。這使我不禁想起鄭文燦曾自稱每天(含假日)至少十五個行程,且根據媒體報導,鄭文燦經常累到一上公務車就睡著。我不知道他如何能在如此忙碌之下,克服寫作時的資料爬梳、統計、歸納、寫作的艱難、辛苦、孤獨過程,而完成論文寫作通過口試。是否請鄭文燦解除論文不公開為公開,讓我們拜讀以好好學習,這是鄭文燦另一項可造福尚在辛苦撰寫論文的研究生的德政。鄭文燦是否同意?

誠信、是非、良善是做人的基本原則。故請林智堅以及昧著良心、良能,公開為林智堅硬拗的鄭運鵬、梁文傑、鄭文燦、陳明通、……等諸人公開向社會道歉,臺大且應對陳明通做後續調查及究責,蔡政府則更應考慮如此滿口謊言、操守敗壞的國安局長是否適任?。

在此也奉勸那些洗學歷的藍綠白營政客,趕快自己私下向所畢業的學校提出放棄學位的申請,並抽回在學校系上、圖書館及國家圖書館藏的論文,以免選舉時醜聞上身,毀了自家名譽。不過綠營的政客不需要動作,因為林智堅召開記者會仍然喊冤,強調他是受害者。而你們偉大的黨,也發表聲明:「質疑臺大的公正性,相信林智堅的清白」。1450及側翼也傾巢而出,那就讓林智堅繼續選下去,藉此檢驗臺灣選民對誠信與道德的標準吧!

年底選舉是道德底線與正確價值觀的守護戰,是為下一代樹立誠信典範的聖戰!

PS:桃園選民是選擇林智堅記者會上傳遞的扭曲價值觀抑或堅守人類基本的誠信原則,就看年底選舉結果。若林智堅當選,桃園市就會有一個中外政治史上沒有過的「論文抄襲市長」。永遠載於青史之中。

揭發論文抄襲,匹夫有責  | 藍清水

剛剛看了新聞,林智堅合體鄭文燦。鄭文燦向媒體說,林提供調查資料,余正煌該感恩;林智堅則說,好心被雷打!已經反守為攻了。

這是共產黨當年搞垮國民黨的老套路,先投出煙幕彈,然後散布不實訊息搞臭國民黨,因為接受到訊息的農民是無法判斷孰是孰非的,而共產黨在農村紮根很深,農民便選擇相信共產黨了!

因為絕大部分的人是沒讀過研究所,可能不瞭解學術界對抄襲的定義:「引用他人著作超過21個字相同以及引用他人的想法未註明出處,便是抄襲」。什麼叫做學術倫理,就是絕對尊重他人著作、創見並且不侵犯。一般人不知道學術倫理對做研究的人有多重要。學術倫理就如用皇后的貞節形容司法的神聖不可侵犯性。

提供資料,確實是值得感謝的,余正煌也在致謝詞裡表達了,絕沒有過河拆橋,反而是感恩在心。但是提供資料,並不是原創,因為資料是死的,如何把資料經過分析,套入學術理論之後,做出解釋,然後按照論文寫作的規範撰述,這才是創作。就如老師說了一個成語故事,然後出了作文題目,學生據此用自己的構思寫出一篇文章,老師卻說這是抄襲,這樣對嗎?林智堅的論文有幾十頁與先畢業的學長余正煌的論文完全相同。到底是誰抄誰的啊?

民進黨爭的是選舉的勝負,但是,我更關注道德、誠信、是非這些普世價值。明末大儒顧炎武在《日知錄》說:「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國家是會興替的,就如現在的政黨,也會輪流執政,想要執政便要靠在公部門執行政策的公務員,要努力去做好以爭取民心。但是,天下是什麼呢?是文化、是道統。如何讓文化延續不絕,如何塑造富而好禮的社會風氣?則每一個人都有責任。

現在我們面臨的是傳統的美德,四維─禮、義、廉、恥─在政黨的對立下,民進黨為了贏得選舉,掌握政權,早已將禮、義、廉、恥置諸腦後,社會風氣奢靡,道德淪喪、價值觀崩壞。這是我們所不樂見的。我們期待用乾淨、正當的手法競爭,還給我們富而好禮的社會和國家。

民進黨不怕林智堅拖垮全台選舉? | 郭譽申

林智堅的兩篇碩士論文都涉嫌抄襲,而且證據相當明確。事件爆發快一個月了,林始終不承認抄襲,而民進黨自始力挺林到底。這跟2020年李眉蓁和國民黨面對李的碩士論文抄襲指控完全不同。民進黨為何力挺林智堅?不怕被林拖垮全台的選舉嗎?

一、蔡英文自己的博士論文和畢業證明不清不楚,沒有立場要求林智堅的碩士論文清白無瑕。

二、民進黨的支持者都很死忠,不論林智堅是否被判定抄襲,他們最後仍會歸隊支持民進黨推出的候選人。

三、中華大學的董事長李妍慧現為新竹市議員和民進黨發言人,她主導下組成的審議委員會,其判定可能有利於林智堅。

四、民進黨在台大已經掌握「大學自治」的大多數,連不合意的校長管中閔都幹不下去。台大的學術倫理委員會可能做出有利於林智堅的判定。

五、台大學術倫理委員會的召集人蘇宏達院長在一封寫給全院學生的內部信中指此案是「醜聞」,被民進黨指控為「未審先判」。若學術倫理委員會做出不利於林智堅的判定,民進黨就可以抹黑蘇宏達和學術倫理委員會的判定不公正。

六、林智堅是「小英男孩」,又是六都候選人中最年輕的,代表民進黨的重用年輕人,很有指標意義,因此非保不可。

七、林智堅涉嫌抄襲論文,其指導教授陳明通視而不見,有不可迴避的責任。尤其事發後,陳明通為了幫林智堅護航,竟犧牲林的學長余正煌,辯稱是先畢業的余正煌參考了林智堅論文的初稿!林智堅若有錯,陳明通的錯更大,已不適任國安局局長,影響國家安全。

八、陳明通自1995年迄今共指導173位碩博士學生,其中包含許多綠營政要,如:桃園市長鄭文燦、屏東縣長潘孟安等等。這些碩博士論文中僅有8篇公開其電子檔全文,其他的都不公開,很啓人疑竇。若陳明通和林智堅承認錯誤,將沒理由不追查這些碩博士論文,然而追查這些論文,很可能損傷許多綠營政要,因此陳明通和林智堅絕不能認錯。

九、多數民眾沒有碩士學位,不了解碩士論文該如何。民進黨只要大力宣傳,事件是選舉抹黑,最後總能搞成「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對民進黨的選舉損害有限。

民進黨有這麼多力挺林智堅、陳明通的理由,就繼續拗吧,我們旁觀者只能等看選舉的結果。

海峽兩岸都是過度教育的社會? | 姜保真

北大核子物理博士王夢真小姐畢業後,應徵北京市朝陽區的「城管」職位獲聘。這成了大陸網站熱議的新聞。

這個「城管」職缺,嚴格說只是城市管理的末端基層工作,例如取締無照攤販、驅趕露宿街頭的遊民…等等,有時也與警察公安的任務重疊混淆,不時聽到城管人員暴力毆打民眾的社會新聞,所以大陸網民衍伸出來一句話:「你不要太城管」,意指不要使用暴力多管閒事。但是城管工作穩定,佔了職缺還能據以申請城市戶口,所以仍有人趨之若鶩。

我們華人社會常常傳誦的是廚師、垃圾搬運工….勤奮自學,終於出人頭地的新聞故事。先前不是有報導:北京清華大學食堂廚師張立勇自學英文,不但通過大陸英語四、六級考試,更拿到托福630分的高分,人稱「英語廚神」。

但媒體很少報導類似王小姐這樣的反例。為何?可能是這與我們傳統士大夫思維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文化底蘊相違背,令人難以接受。讀了這麼多書,怎麼沒有出人頭地,反而做這個不要求高學歷的底層城管工作?台灣也有政大法律系博士轉行賣炸雞排,遭郭董譴責是浪費資源,後來郭為選舉又和解,轉而拜訪稱讚。

王小姐唸了北大、讀的又是我們常人聞之咋舌的核能物理專業,感覺這門學科一定艱難、高深、神秘!怎麼不繼續鑽研高深學術呢?或是去核電廠任職也是學以致用啊!
可能非常現實的答案就是:沒有職缺吧!高深學術領域常是「供過於求」。

楊振寧當年是美國第一批華人科學家赴中國大陸參訪的帶頭人。後來,大陸的《科學導報》記者訪問他,請他講講覺得大陸在高能物理領域有什麼缺失?楊振寧言簡意賅地回答:
「人太多!」

英文詞彙裡有一個詞「over-education」,可譯為「過度教育」,在亞洲除了我們台灣,南韓、印度、菲律賓、中國大陸都是例子,特徵都是高等教育的膨脹,「滿街都是大學生」之譏。瑞士的「世界經濟論壇」曾就此現象討論。

大陸2022年大學畢業生規模預估高達1,076萬人,人數和年增量均創歷史新高紀錄。隨之而來的是這批青嫩的高級知識份子的高失業率,因為他們一則多想留在「北上廣深」等一、二線城市就業,二則對職缺及薪資待遇也頗挑剔,多想做白領辦公室工作。北大教授盧鋒早在2021年即發出警語,直言「實現充分就業目標困難較大,2022年就業形勢可能不容樂觀」。

果不其然,今年6月,大陸的國家統計局發佈數據:16~24歲的城鎮青年失業率高達19.3%,官方解釋是受疫情影響,公私企業吸納新進人員的能力普遍下降,而青年人初進勞動市場,普遍面臨著「摩擦性失業」的困境。這一句「摩擦性失業」引發喧然大波!說白了就是剛畢業的青年謀職者不適應職場,「希望」與「現實」的落差巨大。國家發改委等多個部會,因此連袂發佈《關於深入實施創業帶動就業示範行動力促高校畢業生創業就業的通知》,敦促各級政府為大學畢業生謀職創造機會,甚至不惜擴增公務員職缺。

大學畢業生謀職難,如果考研唸了碩博士,是不是比較容易找到高薪的理想工作?這是社會普遍制式化的思維模式,未必如此。台灣早有「流浪博士」的社會現象,《衛報》曾報導一位在倫敦大學兼課任教的新科博士,因收入太低而只得在公園搭帳篷住宿-名符其實的流浪博士。大陸的《中國青年報》2019年報導:近年畢業的博士有三分之一未能獲得大學教職!學科領域之間也有差異,文法科博士要比理工科更難謀職。王夢真的個案為何有如晴天霹靂?因為她的學科專業「核能物理」理應不難就業。

再想想台灣咱們林碩士畢業的台大國發所:社會真的有必要為大學院系投資這麼多嗎?知道這個前身叫「三民主義研究所」的機構有些什麼碩士論文嗎?
《女性健美選手的身體意象》、《藝術展覽的傳播策略研究》、《台日高中男子籃球體制比較》、《男性彩妝師升遷》、《創業家職業選擇動機研究》…。就是包山包海都可納入國家發展的大標題之下了。

西方也有類似的情形,《讀者文摘》曾報導美國大學有人寫的碩士論文主題是調查怎樣的人在公路上搭便車比較容易成功攔車(hitchhike),結論是大胸脯的金髮女郎比較能夠攔車。任何主題都可以調查研究,但是這值得授予學位名器嗎?

2019年大陸大學科研經費排名,北京清華大學153.75億人民幣名列榜首,但大學不是單純的科研機構,也是教育機構,學校教授的科研工作能培養學生面對社會及職場的就業力嗎?王夢真博士的指導教授怎麼回答?

這不是學術問題,而是道德問題。開設這麼多院系、聘僱這麼多教師、誘惑這麼多年輕人報考升學,這是不道德的!

記得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先生2016年曾一針見血地戳破台灣高等教育的假面具,他說政府讓技職院校升格科技大學,導致生產力最高的年輕人投入太多時間在唸書上,對日後就業一點幫助也沒有。他說:
「一大堆博士假裝在教書、一大堆人假裝在讀書,根本對國家無益,只是編預算養活這群人,整個國家都在作假。」
誠哉斯人斯言。    (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指鹿為馬 | 劉廣華

面對論文抄襲指控的政治人物日昨召開記者會,堅持自己絕無抄襲,確實是原創作者,還詳細提出關鍵時間點、相關證明,澄清自己的清白、正直,順便再批評在野黨對其個人的造謠、抹黑、人身攻擊;對於目前已揭露的90%論文內容與被抄襲者相同,甚至連錯字都抄得一樣的事實,也一一舉證駁斥。

本案雖說涉及政治人物,但主要跟學術倫理有關,報載涉及的兩所大學也分別啟動調查。

忍不住想到「指鹿為馬」這句成語。

「指鹿為馬」顧名思義就是,明明是鹿,卻故意說成是馬,形容混淆是非,顛倒黑白;此一成語出自《史記秦始皇本紀》:

「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二世笑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問左右。左右或言馬,以阿順趙高;或言鹿者。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後群臣皆畏高。」

這說的是,秦二世時的丞相趙高圖謀叛亂,但又害怕群臣搗蛋,所以先測試一下大家的服從程度,故意在獻給秦二世一匹鹿時,說這匹是馬;秦二世失笑說,丞相搞錯了,這是鹿,不是馬,又問了隨侍大臣來確認;大臣中有的附和趙高說是馬,有的則據實說是鹿;結果,只要據實說是鹿的大臣,後來都私下被趙高構陷;從此,所有的大臣都害怕趙高。

只要是一般正常人,都能辨識馬跟鹿的不同;所以,指鹿為馬這檔事當然不是在測試人們的分辨能力,更不是在說服,而是在壓制;目的就是要強迫你睜眼說瞎話,要違反自己的判斷跟認知,來附和我的說法;真相是什麼,不重要,我說那是什麼,你就同意那是甚麼,才重要;這才是權力的展現。

屈服於權力,願意配合的人,早早就同意,這是馬了,怎麼能是鹿呢?不願意屈服於權力的人,很快也會發現,連回覆是鹿,還是馬的機會都沒有了。

至於,一般的普羅大眾,因為不理解,也不關心;所以,只要有很明確的聲音告訴大家說,這絕對是馬;很快的也就會跟著說,這是馬,不是鹿了;大家都這麼說了,不是嗎?怎會有錯?

很多人不理解,這記者會的目的是什麼?無視於明顯的事實呈現,卻依舊提出邏輯謬誤,論述混亂的說法,到底想要說服誰呢?

其實,當事者根本不介意論述有多麼的扭曲,也不介意有多少的證據可以證明抄襲是事實,只要理直氣壯,義正詞嚴的說,絕無抄襲就可以了。

我說這是事實,這就是事實,結束!

如前所言,指鹿為馬這檔事,重點根本不是在說服,而是在壓制;在強大的權力壓制下,寒蟬效應很快的就會出現,敢發聲的人就越來越少,揭露真相的聲音就會越來越小,甚至被掩蓋。

而鹿,也就真的變成馬了。

真心期待兩所大學調查委員會的結果;屆時,是鹿,還是馬,應該就很清楚了。

無恥無格的某教授  | 藍清水

有臺大某教授為了幫陷入抄襲風波的某人,居然說,他把自己指導的某人的論文草稿,給另一位非他指導的研究生參考。以為這樣就可證明,某人是原創。又說,只是提供民調資料。用這樣的方式來為學生辯白。

唸過研究所且完成過論文的人都知道,教授對自己指導的研究生,不但盡力協助且極盡保護之能事,豈會將自己學生的草稿給一位非自己指導的學生參考,且讓這位非自己指導的學生用類似的題目完成論文?就算是提供民調資料,那兩篇論文也只會在統計資料上相同,怎麼會其他論述文字幾乎一模一樣。這肯定是晚畢業的人抄襲前者,怎麼會是先畢業者抄後畢業者的論文呢?

若是先畢業的抄了後畢業的人的草稿,那後畢業的人怎麼會容許這種事發生,並忍辱吞聲呢?

再說,指導教授也是這位早畢業研究生的口試委員,若看到這位學生的論文竟然抄了自己指導學生的論文,也沒意見。這真是學術界的怪事!

為了選舉,竟然將道德、是非踐踏至此。只能說,曲意狡辯、庇護的人,豈僅止於無恥無格?
繼續拗吧!

我的碩博士口試-人文科學碩士不寫畢業論文? | Friedrich Wang

最近論文抄襲的事情讓筆者想起當年碩士與博士口試的情形。

碩士論文口試,可以說是輕鬆愉快,因為剛好趕上蔣介石檔案的開放,就選到一個還不錯的題目,所以可以好好的發揮。口試的時候也輕鬆愉快,幾位口試老師當場就開同學會,問著問著,他們就開始講當年在學校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一段難忘的回憶,本來自己非常緊張,結果也被浸泡在那一種溫暖的氣氛中,大家談笑風聲,老師們也都說很多鼓勵的話,最後89分通過。

因為碩論好好寫,所以得到了很高的啟發。後來還發展出一系列的文章,可以說一直受用到了今天。

可是博士論文口試就慘烈的多。召集委員是陳永發院士,其他幾位口試老師也都是非常嚴格。當天下午的氣氛真的會讓人緊張到無法呼吸,好像筆者快要被拉去刑場槍決一樣。

果然到了口試的現場,幾個老師猛烈砲轟,尤其是陳永發院士更可以說把這個論文從題目到撰寫、內容、結論,做出從頭到尾嚴厲的批判。「你到底想說服誰?換作我,這個題目絕對不會這樣寫,這樣寫出來的東西到底有什麼意義?你到底在寫些什麼?」當時真的已經快要嚇破膽,被幾個老師連續攻擊,我只能夠故作鎮定,一句一句慢慢回答,每一句話都不敢大意,只能勉強招架!指導教授胡老師當時也臉色鐵青,一言不發。

考試結束,我到門外暫時等待的時候,覺得大概是已經毁了,整個人感覺有點天旋地轉,眼前一片空白,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不過他們叫我進去的時候,每個人的臉色都變慈眉善目,陳老師面帶微笑宣布筆者以87分過關,並且上前給予恭喜,其他的老師們也上來給與各種的勉勵。當時我就覺得,從地獄爬出來的感覺,真好,差一點被這幾位世外高人給嚇死。

人文科學寫畢業論文是百分之一百必要的。因為你接受了這麼多年研究所的訓練,難道連一個有系統的著作都寫不出來嗎?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研究所的意義又在哪裡?擁有獨立研究的能力,這不是一個研究生最應該培養的專業技能嗎?所謂的研究,就是對一個問題有深入探討以及系統性整理的能力。

聽說因為新竹的堅,我們偉大的貓女王政府考慮以後碩士班不用寫論文。那不如乾脆學分修完,一年就給學位算了,如果連這種基本的能力都不訓練,那麼還需要讀兩三年嗎?以前為了一個洪仲秋就把整個軍法系統給報銷,現在又為了一個堅要把整個碩士班的訓練給報銷,真沒看過這樣倒行逆施的國家!那不如把大學關掉好了,因為根本沒有能力訓練出專業的研究者,要這麼多大學又是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