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黨皆在掩飾林宅血案真相 | 張魯臺

1980年2月28日台北市發生一起令人震驚的血案,苦主是已經身陷囹圄的臺灣省議會議員,美麗島事件被告林義雄,他位在大安區的住家發生三死一重傷凶殺案件。死者是林的母親游阿妹、七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受重傷的是九歲長女林奐均。

案一爆發,種種跡象指向美國人家博( J. Bruce Jacobs )有涉案嫌疑,然而當時執政的國民黨當局,在已經掌握了重要證據情形下,卻沒有依據證據所指跡象去偵查,更不敢逮捕嫌疑人家博,刻意忽視重要證據,以致本案成為懸案,"甘願"承受未能破案的苦果。此後數十年間,任由民進黨藉此案不斷炒作、販賣悲情,指責國民黨泯滅人性,像是陳菊在助選時要選民勿忘林義雄"全家"被殺害。

家博涉案證據:

  • 林奐均清醒後,她的家人問她案發當時情況,她說是到我們家來過的叔叔做的。當林奐均復原得差不多了,對警方的詢問,林奐均不願回答,媽媽方素敏說小孩身體尚未痊癒,不要打擾她。等到林奐均出院回到宜蘭老家,警方再上門詢問,她竟然說:「我看那個人很像蔣經國。」
  • 林義雄的妹妹接受警方詢問,稱家博在案發前的聖誕節前後到林義雄家串門子(此時期林家並無男丁),非常詳細詢問她家裏的情形,媽媽和小孩何時出去?何時回來?
  • 案發當日中午,家博兩次到林宅按門鈴,第二次時間為十二點十分左右,林宅內有個男子開門讓家博進入,幾分鐘後家博離開,但始終沒有見到那名男子出來。
  • 警方偵訊時對家博說,希望破案時,你能回來替我們見證,家博馬上就說:「你們破不了案」。

以上證據並不能證明家博為兇手,但是可以證明家博有涉案嫌疑。

專案小組稱案發當日共有四通林宅電話監聽資料,最重要的是下午1時12分,從林宅撥打至南京東路金琴西餐廳,此通電話在證人看見家博離開林宅之後,田秋堇(議員助理)發現重傷的林奐均之前,應為行兇歹徒撥出。此通電話「無」製作譯文摘要,但是已經證實並非「無」製作譯文摘要,而是被銷毀,國民黨當局為何要做不利於己的事情?

促轉會於2018年重啟林宅血案調查,發現國安局保管的機密檔案中,有家博案發當天中午近十二時打電話到林宅與林義雄雙胞胎女兒通話的紀錄。家博在其回憶錄中早已自述有此通話,事實上警方偵訊筆錄中家博早有供述,家博只知道林宅沒有特務監控,卻不曉得林宅電話早就被長期監聽,然而此通電話並不在專案小組所稱四通電話之內。

歹徒撥打電話譯文與家博撥打電話譯文皆被國民黨當局掌握,卻又刻意忽略,這是為何?無他,依賴美國的國民黨,只要依譯文追查而破案,就是跟美國撕破臉,這個論點後文有補強證明。

時任台灣警備總司令汪敬煦在《汪敬煦先生訪談錄》(國史館1993-03-01出版)一書中很露骨的說:「依我判斷這件血案可能在美國策動;由哪個單位策動,我沒有這方面的證據。他們是希望在二二八當天中午十二點製造一個事件,在美國、日本,甚至台灣都接到同樣的通知…,他們為了選擇對象,由被稱為「大鬍子」的美籍澳洲大學政治學教授家博先到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家偵查,調查這三個家庭的人數和進出情況…,家博調查的結果,發現林義雄家最容易下手…。」筆者補充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此三人皆為美麗島事件被告、省議員,所謂最容易下手是指林宅位處巷弄一樓,只有婦孺…。

依照各種資料,筆者勾勒出一場精心設計的黃雀在後戲碼:

美麗島雜誌社人馬及林義雄等人,在國際人權協會、國際特赦組織等美國"友人"的鼓勵下,於1979年12月10日所謂的”國際人權日”舉火把集會遊行,意圖衝撞戒嚴體制,國民黨當局施苦肉計讓憲警挨打,再以叛亂罪整肅反對人士,此即美麗島事件,在野菁英被一網打盡。這的確會讓台灣民主與政治倒退,更嚴重的是美國會失去制衡國民黨的棋子,而美國非常不喜歡留俄的蔣經國政體,最早的嫌隙就是台灣民眾攻打美國大使館事件,林義雄他們的美國"友人",於是在螳螂捕蟬之際,在228這個敏感日子策劃了本案!既可歸罪於國民黨,也使民眾同情反對人士。

血案到底是誰做的?林義雄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四十餘年來,林義雄從未公開譴責過誰,指出兇手是誰,但是曾公開表示對於血案「我絕不報復」,這是一種戰略模糊?筆者願意相信林義雄不是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這麼做,而是與國民黨一樣,有不得不的苦衷。

促轉會發現國安局保管的家博打電話到林宅的機密檔案,此一檔案一「出土」,國安局立即將該檔案認定為「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而援引《政治檔案條例》第8條第2項第4項之規定,再將該批檔案封存,須屆滿50年後方能提供外界閱覽。

家博與七歲小孩的通話,竟然「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這個「對外關係」指的就是對美國的關係,可見林宅血案一定有美國因素,林宅血案對民進黨的利用價值雖然日益降低,但是人民對於林宅血案的真相,仍然有權力知曉,民進黨碰上美國利益就會轉彎,所以國安局要將檔案再次加密,民進黨口中的正義怕都是假的。

再談林宅血案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8.8.6

關鍵詞:林宅血案

photo (1)
▲  1980年3月,偵辦林宅血案的專案小組和「祕密證人」會談後,在林宅大門口查證,看證人是否可以看清大門內男子手中的凶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震驚台灣和國際社會的林宅血案,發生在我國中三年級時。林宅血案中,時任省議員的林義雄先生,其家中老母及雙胞胎女兒慘遭滅門殺害,長女林奐均被刺重傷,但倖存下來。我每天看報紙,緊盯新聞報導事件的發展,一心祈求性命垂危的林奐均小妹妹能早日康復。

幾十年過去了,林案沉冤謎底始終未解,但經過台獨集團繪聲繪影,不斷造謠抹黑之後,國民政府儼然林宅血案的兇手了。然而,只要稍具邏輯推理能力,就判斷得出,這又是一樁謊言建構的事件!

林宅血案發生時備受注目的外國學者家博(中)

▲  林宅血案發生時備受注目的外國學者家博(中)。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979年12月發生美麗島事件時,林義雄先生任台灣省省議員一職,他因參與遊行被捕。實際上,遭拘留期間林義雄態度並不激烈;而黃信介、施明德…等領導份子,才是官方媒體每天抨擊的主要對象。倘若當局真要殺雞儆猴,再笨也不可能選擇林義雄下手,更不會笨到選擇次年(1980年)的「二二八」這個敏感日子來犯案。台獨集團能信口開河,誣指政府行兇,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何以這麼多人不經思考,便輕信這種不合邏輯的指控?

目前,台獨集團沒有任何證據,足以證明此事係國民黨所為。反過來講,從甚麼角度可以說明此事必然非政府所做的呢?在這個驚天動地事件發生時,我是個15歲面臨聯考的少年,卻日夜為林奐均的性命憂心。因此,近40年的歲月中,我反覆思考此事。

首先,我注意到「指控國民黨幹了這件事的,從來沒有包括林義雄先生本人,全都是他身邊的人。當中,還包含當年第一時間發現並營救林奐均的林義雄之田姓助理」。這位小姐日後靠此在綠營平步青雲。每當談論此事,這些人都暗示,甚至明指「就是國民黨幹的!」然而,林義雄先生本人呢?他曾在接受訪問時談到此事,大意是說「為什麼會發生這樣令人痛心的事?我體悟到這是人類心靈出了問題」。

為什麼林義雄先生反倒沒有誣賴國民黨?我想,首先他可能良知未泯。其次,他是最痛苦的受害者,所以不會用消費自己的痛苦,來換取榮華富貴。至於他後來運用了這一特殊遭遇與經歷,倡議反核,那是另一層面的事,不能混為一談。

血案發生後,我從報章中看到林義雄先生因喪母而嚎啕痛哭的畫面,那影像深植我心。多年後,參觀慈林基金會,再次目睹那事件相關的一幀幀相片,我仍感受得到他那撕心裂肺的痛苦。他必然認為,是自己參政才連累了母親!在那種痛苦中,或許他已推斷出命案背後真正的主謀是誰了。

林義雄先生擔任省議員期間,可算是一位剛正不阿的政治人物,阻擋了許多不當利益,也因此樹敵不少。

在美麗島事件中,林義雄既然不是政府當局首要的眼中釘,那麼會趁機落井下石的,就更可能是曾經被他擋了財路的不法集團。他們選擇林義雄因美麗島事件收押期間,又選擇了「二二八」這個敏感日子下手,其有意誤導和栽贓的手法顯而易見。加上幾十年來,林義雄對此事從未指控是國府所為,可見他心裡是有幾分明白的。

台灣的政治,一直存在一個尾大不掉的問題,那就是黑金問題。它無關藍、綠,而是一個始終存在台灣社會的毒瘤。哪一政黨得勢,這顆毒瘤就依傍著它寄生茁壯,甚至看對方實力,兩邊押寶投資。而政黨常為了保住政權,或者分贓不當與不法利益,又會與這種惡勢力妥協共生。

或許,那個殺人害命的黑金勢力,在事件爆發時,是依附執政黨國民黨的集團。那麼,國民黨也無法不為這種不幸事件概括承受了。

如今,民進黨二度執政,這種勢力消失了嗎?當然沒有!如果不能遏制這類結構性的社會毒瘤對國家社會健康的長期侵噬,我們的選舉制度形式上再民主,縱使人人都有參與公共政策和選舉國家領導人的決策權,又如何呢?選民不過就是被政黨綁架,替其背書的一群人而已。這才是值得我們思之再三的根本問題啊!

 

 

延伸閱讀
————————————————

● 小英列車 /宜蘭女兒回家了!陳菊要選民勿忘林義雄全家被殺害 ETtoday新聞雲  2018.8.4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804/1227964.htm…

● 林義雄父女 首度家書談血案 中國時報 林佩怡 2014.2.24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224000321-260102

● 228滅門血案沒真相 要忘掉很荒唐 中國時報 林佩怡 2014.2.24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224000326-26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