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由東奧,綠營掀起兩岸的民族主義對抗 | 郭譽申

東京奧運是一場體育盛事,不過台灣的綠營顯然不僅把它當作體育盛事而已,而是藉機激發所謂的台灣民族主義。蔡總統對運動員的支持言語總強調台灣的國家意涵。綠媒(大部份台媒都是綠媒)和親綠網民反覆強調運動員在奧運奪牌沒有國旗,不能唱國歌的悲情,並歸咎於中國大陸的打壓。而部份運動員在奪牌後的發言若符合台灣民族主義,則被放大傳播(參見《「麟洋配」奪金獻給台灣國?》)。

東奧也激起對岸的民族主義。起初大陸網民只是歡欣鼓舞於其運動員的奪得很多獎牌,但是當他們聽到讀到很多綠媒和親綠網民的台獨和台灣民族主義發言,他們就匯流成為反台獨的民族主義者。小S碰巧在此時把台灣的東奧運動員稱為「國手」,觸犯了「台灣為國家」的對岸紅線,因此被大陸網民討伐。據說小S可能會為此丟失幾千萬的廣告代言(也可能綠媒故意誇大)。

奧會所遵循的哲學被稱為奧林匹克主義,其「主要目標是讓體育運動為人類的和諧發展服務,以促成維護人類尊嚴的和平社會。」然而理想與現實總有差距,以國家為單位的體育賽事本質上就容易助長民族主義,更何況綠營還刻意的操弄。無論如何,蔡政府藉東奧激發台灣民族主義,立刻有不小的收穫。東奧的愛台灣熱潮至少讓民眾暫時忘掉,政府買不到疫苗,民間買的疫苗尚未到貨,以及政府似乎要逼迫民眾注射國產疫苗的焦慮;加上蔡總統對台灣運動員的文青語言支持,應該頗能提高她原來走低的民調支持度。

民族主義永遠是互相對抗的。綠營既然藉東奧激發台灣民族主義,對岸自然也掀起反台獨的中國民族主義予以對抗。小S被大陸網民討伐,可算是無妄之災,她一向傾向藍營,至少不是死硬台獨,她說「國手」,意指中華民國代表隊選手,應該並無台灣國的台獨意涵,但是部份激動的大陸民族主義網民可不管這些。小S事件本來是件沒人注意的小事,但是綠營和綠媒趁機誇大渲染,就成功升高了台灣的民族主義情緒。小S事件充分顯示民族主義對抗的不理性和高度衝突。

藉由東奧,綠營掀起了兩岸的民族主義對抗。目前看來,蔡政府收穫頗豐,既轉移了島內的施政缺失焦點,又推升了台灣民族主義,對於綠營持續執政頗有助益。然而就長期看,台灣消受得了大陸被挑起的中國民族主義嗎?大陸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是台灣的二十多倍,軍事力量也遠勝台灣,而兩岸的實力差距還在擴大。綠營只管眼前的政治利益,卻不管台灣的長遠前途啊!

北京政權一向期盼兩岸能夠和平統一,然而愈來愈尖銳的民族主義對抗,使這樣的期盼愈來愈成為泡影,也使對岸民間的武力統一呼聲愈來愈大。當對岸最終不得不使用武力,台灣民族主義可救不了台灣,台灣人屆時才後悔,就太遲了。

「麟洋配」奪金獻給台灣國? | 黃國樑

現在的教育果然將年輕人徹底洗腦了。麟洋配奪金,恭喜他們,但李洋卻說,我台灣人我驕傲,將榮耀獻給我的國家──台灣。王齊麟則說,讓世界看見台灣。

李洋還是金門人哩!嚴格說,他是福建人,不是台灣人。何況,台灣這個國家迄今尚未誕生!作為金門人,他的兩岸觀竟然跟台灣島內人一模一樣,頗令人意外。

中華台北那一面會旗裡是一枚中華民國國徽,升旗時的那一首國旗歌,唱的是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的中國,更是炎黃世胄、東亞稱雄的中國。

奧運的初衷是藉體育競技取代伐兵、偃息戰爭,但將金牌賦予台獨意涵、崇奉分裂精神,卻無異鼓吹戰爭。

戰爭沒有規則,不是先得兩次21分就贏了,戰爭是一種瘋狂的暴力,被它橫掃過的地方,不是妻離子散,即是家破人亡,不但不能跪地慶賀奪金,反可能是伏地身首異處。何必將一塊金牌與政治意識形態做如此強烈的內在連結?

如果大陸隊贏了也說終於宰了那隻台獨兔崽子,此地人又做何感想?擊敗大陸隊後,發出獻給台灣這個國家的感言,我是開了眼界,第一次看到運動員渾身都是政治細胞!

中華民國當然處境艱難,1971年後從中國唯一代表的身分,跌到孤魂野鬼似的地位,國旗不能在奧運飄揚是許多人的遺憾,但這是一場仍未結束的內戰帶來的難題,而不是膚淺的台灣被刻意打壓的表象;兩岸問題的癥結,從來就不是台灣的身分問題,而是中國歸向何處的問題!

但此錯不在李洋或王齊麟,而是民進黨長年進行教育洗腦,以及兩岸形勢的本質從李登輝開始即被錯誤引向歧路的結果。台獨的步伐已到了末路;李洋當知道,一塊金牌建立不了一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