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沒說的東吳 | Friedrich Wang

三國的主角是北方的曹魏與蜀漢,東吳好像只是打醬油的存在一般。事實上,吳國在江東若由孫策算起,到最後孫皓歸降,前後超過80年,卻是三國中立國最久,對後世影響最大的一方。沒有吳國的安定與經營,那肯定就沒有東晉與其後南朝的300多年偏安,而中原漢文化可能就在五胡的鐵蹄下灰飛煙滅,歷史將徹底改寫。

吳國的偏安國策,其實是非常正確的國策。除了國力不足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孫家與江東世族之間的微妙關係。孫策當年在袁術帳下效命,向盧江郡發動攻擊,其太守陸康,就是後來江東陸家的家長,南方人才中在東漢朝廷的代表人物。早期陸康作為一個江東世族,聲望十分崇高,並且當年還幫助過來自淮泗的孫堅,所以對孫家有恩,算起來又是孫策的父執輩。可是這一仗戰況慘烈,盧江被圍了超過兩個月,最後兵敗投降,陸康在破城前夕服毒自盡,家族中也多人被殺。

這一仗,讓孫策揚威南方,取得袁術的刮目相看,但是也從此與江南大族結下心結。後來,孫策由袁術那裡借兵,開始在江東一帶攻城掠地,幾乎戰無不勝,被人看作當年的項羽重生,稱做江東小霸王。但是這一連串的征戰背後,卻是凸顯了一個事實:他只能靠打硬仗,雖然軍紀良好,但是畢竟是外軍,江東地區的民心不見得服他,尤其是地方上的大族,如朱、張、顧、陸等四大家。

孫策這麼做或許有不得已的理由。他當然非無能之輩,更非莽夫,在打下一定的基業後,就尋求與這些世族和解。最重要的兩個動作,就是將自己的10歲的長女嫁給陸康的孫子,當時也不過15歲的陸遜。然後,又恭請德高望重的張昭來帳下效命,並且給予崇高的地位。這兩者,對後來江東政局產生重大影響。簡言之,這個政權開始本土化了。但是屢屢獲勝的孫策,不久之後竟然遭到江東仇家的刺殺,就這樣突然間黯然殞落了。他臨死前,還交代自己的老弟孫權,內事不決問張昭。

但是,江東世族強大的經濟與文化力量,始終對這個朝廷形成一定的威脅,這也是難以避免的。隨著淮泗集團的老臣舊將相繼凋零,如周瑜、魯肅等人,江東世族的人物越來越位居要津,除了陸遜,還有顧雍、朱桓等等文武重臣。這種矛盾再度走向尖銳,流血難免。孫權晚年終於對於捲入太子之爭的陸遜下手,硬是逼死了這一位戰功顯赫,又出身尊貴的大臣,陸家的勢力也宣告重挫。

但是,孫家又不可能不用這些世族,否則無以統治江南。經過20年政局的動盪與混亂,最後還是靠著老將丁奉的出面,還有陸抗、陸凱、張悌等人,重建了朝廷的骨幹。孫權的第五子孫休,也就是吳景帝是一個清醒的人,他自己沒有班底,所以他再度重用這些人。吳國,暫時轉危為安。

人算不如天算,孫休不過4年多,就以36歲的英年早逝,領導危機再現。他三個兒子最大的才5歲,加上蜀漢的剛剛滅亡,讓江東人心惶惶,最後宰相濮陽興等人擁立了孫權的長孫,孫皓為帝。孫皓與世族的關係不好,他想獨攬大權,並且有所作為,但是這個結構不是他能突破的。在軍事壓力沉重下,朝廷除了依賴陸、張等家,也實在無人。

陸抗是陸遜的姪子,陸凱算是陸遜的堂弟。加上忠心耿耿的張悌,就是孫吳最後的班底。有人譴責孫皓即位不過10幾年就屢屢發動對魏與晉的戰爭,其實他是無計可施。孫皓暴躁好殺,但非無能,他試圖賭一把,先發制人擊潰司馬晉,但是這已經機會渺茫。天下統一的大勢已成,難以逆轉。宰相陸凱、荊州大都督陸抗相繼去世,朝中梁柱傾頹,吳國的滅亡已經注定。

但是,司馬家滅吳到後來晉朝南渡的40多年間,江東世人始終不忘復國。江東童謠「雞鳴不拊翼,吳復不用力。」,「局縮肉,數橫目,中國當敗吳當復。」,「宮門柱,且莫朽,吳當復,在三十年後」等等,都象徵著江南地區的離心力依然強大。故晉武帝也多次說「吳人難附」。

這些童謠竟然說對了,北方的晉人就這樣狼狽南奔,中國歷史又翻過一頁,江南從被征服的地區,竟然變成朝廷正統所在地。歷史,有的時候充滿諷刺,卻又發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