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的文化局拒絕了陳映真 | 石文傑

故居鶯歌,在鶯歌學習成長,自鶯歌國小畢業,著名的已故作家陳映真,本名陳永善,2016年底不幸在北京旅居時病故。時任新北市市長的朱立倫所屬的市政府文化局,竟然以陳親共為由,拒絕為陳映真舉辦任何紀念活動,真是匪夷所思。

我本身並非鶯歌在地人,卻客居鶯歌二十餘年,先和鶯歌在地的市議員蘇有仁聯繫,起初他並不了解本名陳永善的陳映真竟是鶯歌人,還是鶯歌國小畢業,也還是同一小學的學長,於是熱心的聯絡鶯歌國小,與鶯歌市立圖書館分館,要求留意此一重大訊息。

最後終於找到陳映真的小學畢業團體照,陳永善果然是1950(民國39年)第37屆畢業校友。在多方協助下我又找到了鶯歌文化路223號陳的故居,和新北、桃園交界的大溪中庄陳的祖居。

蘇有仁議員為此特地去函新北市政府,希望文化局撥款蒐羅並典藏陳的大部作品,舉辦陳映真作品研討會,廣邀海內外專家學者參加。其實說陳映真是人道主義作家還比較切實,其小說多以中下階層弱勢族群為題材,創辦《人間雜誌》,報導並揭發被壓在社會底層的勞苦大眾,為他們發聲、申冤。因此陳映真一直被譽為關懷弱勢、伸張正義的左派作家,其作品無論人事時地物都能與鶯歌密切連結,如小說《山路》就與鶯歌孫龍步道若合符節。

詎料新北市文化局竟澆了一大盆冷水,回函推說無編列經費,後又以陳映真「親共」為由,表示礙難有任何作為。這種種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心態,罔顧新北市出了這位蜚聲海內外,被譽為海峽兩岸第一人的名作家,吾人除了遺憾,還要加以嚴厲譴責!

民進黨的台南市長賴清德都敢公開說他「親中愛台」,曾擔任國民黨黨主席的朱立倫市長,還帶團去中國大陸進行「朱習會談」,竟無視所轄之下出了這位名聞遐邇,海內外皆知的大作家,所屬文化局其恐共症竟比民進黨還嚴重,更畏縮怕事,更沒有LP,滿腦子反中反共的冷戰思維,這樣的心態毫無包容性,不知如何從事文化工作?

台灣不能再混水摸魚 | 盛嘉麟

台灣的未來明顯的只有兩條路可走,獨立或統一。

所謂「不獨不統不武」是馬英九為了選舉,忽悠普羅選民的口號。
所謂「一中各表」更是沒種「獨立」,同時又不甘「統一」的前朝遺老發明出來的夢囈。
所謂「維持現狀」只是等候選擇「獨立」或「統一」的過渡期間,不僅是迎合台灣長期以來苟安的小確幸心理,更是為美國利益量身訂製,作為挑釁中國的台灣牌,但是台灣不能長期活在過渡期間裡。

當大清帝國一統中國的時候,大明的人民只有「蓄辮歸順」或者「反清復明」兩種選擇,沒聽過什麽「不清不明不武」,更沒聽過什麽「明清各表」的笑話。

兩蔣以後,台灣在統獨議題上混水摸魚廿多年了,在大陸國勢愈來愈強大的狀況下,「不獨不統不武」「維持現狀」「一中各表」的階段性夢囈的作用逐漸結束,必須面臨「獨立」或「統一」的明確選擇。

民進黨明確的選擇了「獨立」,無論是真、是假或是騙選票,選擇是明確的。台灣獨立無論是靠國軍、靠美軍或真有台灣義勇軍可靠,民進黨選擇舔美、抱日、聯印對抗中國是明確的,立場明確旗幟鮮明。

國民黨可笑的是到今天還不敢有明確的選擇,沒種「獨立」不甘「統一」,仍然抱著「不獨不統不武」「維持現狀」「一中各表」過期的夢囈不放,既不敢「反清復明」,又不願「蓄辮歸順」,我們不知道國民黨有什麽立場,拿什麽旗幟。

因為國民黨的灰暗不明,懦弱孬種,縱容了民進黨公然的貪污腐敗雞犬升天,陳水扁的貪污定讞卻公然的逍遙法外,功在國家的退休軍公教公然的被剋扣退休金,中華民國定義的文化及歷史公然的被倭寇台獨羞辱塗黑,使台灣的實力江河日下。所以2018地方選舉,儘管反對民進黨貪污腐敗無能執政的民怨沸騰,儘管民進黨的選戰全軍覆沒,國民黨還是扶不起的阿斗,民意支特度並無起色。面臨2020的總統大選,在民進黨重新集結以後,恐怕在國民黨霧霾裡灰暗不明的四顆太陽,任何一顆都不是蔡英文的對手。

邱毅提到四顆太陽裡最大的一顆叫朱立倫,他有學歷、夠聰明、富經歷、有家世,無論個人條件如何優越,我覺得都克服不了國民黨的侏儒個性。
朱立倫是台灣政府高官向美國AIT輸誠洩密打小報告的第一名。
朱立倫是繼承馬英九「不獨不統不武」「維持現狀」「一中各表」夢囈的高徒。
朱立倫2016年講了100次不會參選總統,一直等到新北市長的任期可以依法帶職參選總統,不需辭職後,才忽然背信,決定參選總統。
朱立倫是公然破壞國民黨總統選舉的內部機制,拉下合法總統候選人洪秀柱的人。

如今朱立倫的岳父已經提出兩岸必須統一的公開討論(參見「邱毅說」三十六期:朱立倫岳父公開討論一國兩制),我們尊敬老一輩人馬鶴凌、高育仁的國家意識、民族主義、高舉義幟的勇氣,相形之下,如今的國民黨盡是鼠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