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美國和香港的暴亂 | 郭譽申

香港去年發生「反送中」的示威抗議,演變成斷斷續續近一年的暴亂。無獨有偶,美國日前發生白人警察執法過當,以致黑人男子死亡的事件,導致全美各地出現許多示威抗議,並迅速演變成縱火、破壞、搶劫、襲警的暴亂。

雖然筆者相信美國的暴亂不會持續太久,絕不像香港暴亂的歹戲拖棚、難以停止,但是美國暴亂的影響將不下於香港暴亂。香港的暴亂雖然歷時長,僅限於香港一地。美國的惡警殺人事件起於明尼蘇達州首府明尼亞波里斯,暴亂卻迅速擴及到全美的幾十個州和城市,使一些州宣佈宵禁或緊急狀態,並且不得不動用國民兵維持治安。美國已經受到新冠疫情的重創,最近的暴亂是雪上加霜。

香港暴亂受到美、英外力相當程度的介入支持,美國暴亂卻完全是內部自發性的。長遠來看,外力介入的問題較易解決,中國大陸制定《香港國安法》,將使美、英特務和一些假的非政府組織(NGO)難以在香港大肆活動,大幅減弱香港暴亂的能量。美國暴亂是內部自發的,怪不了別人,也難有解葯,根據過去的經驗,每隔幾年就要大發作一次,今年因為疫情,似乎發作得特別厲害。

去年香港暴亂時,很多西方媒體和政治人物,以及一些跟屁的台灣媒體,都誇大警民衝突的死傷,並且一再預測,「殘暴的」大陸政權即將派出解放軍或武警,血腥鎮壓香港。西方媒體面對最近的美國暴亂,雖然同情示威群眾,卻很少譴責美國政府,而通報的警民死傷狀況也不像視訊螢幕所呈現的慘烈。不知是否有所遮掩?結果大陸政府對香港始終克制,並未派出任何解放軍或武警。對比之下,美國面對暴亂不到一星期,已經動用了類似大陸武警的國民兵「維持治安」,而川普總統還出言威脅,若暴亂再不平息,將派出正規軍平亂。是大陸,還是美國政權「殘暴」?大陸若出兵,是血腥鎮壓;美國出兵,則是維持治安,西方媒體真是兩套標準。

美國和香港的暴亂大不相同,卻有一共同點,暴亂僅能洩憤,其訴求都無法實現。香港暴亂的訴求是西方民主,大陸四十年來進步神速,十四億人大多認為其制度優於西方民主,而又痛恨美、英的外力介入香港,因此不可能接受香港暴亂的民主訴求。(詳見《香港「反送中」註定失敗》)

美國暴亂的訴求是拒絕種族歧視和警察暴力,種族歧視和警察暴力都有長期而深層的因素,除非美國的思想、文化、政治全面改變,這種多年沉疴是治不好的。雖然1861至1865年的南北戰爭名義上解放了黑奴,到1954–1968年間的黑人民權運動,黑人才逐漸爭取到司法、政治上的平等。然而司法、政治上的平等並不是實質上的平等,黑人自始就一無所有,貧窮而少受教育,自然導致失業率高、犯罪率高的惡果。在美國自由競爭、崇尚強者的文化下,弱勢的黑人族群不受尊重,甚至受到歧視,幾乎是無法避免的。而美國又有擁槍文化,很多警察既看不起黑人,又恐懼、痛恨黑人可能持槍反抗,於是難免對黑人故意施暴了!

示威抗議演變成暴亂,都表示國家內部有對立衝突。香港的暴亂顯示很多香港人與大陸人有對立衝突;美國的暴亂顯示黑人、有色種族及他們的同情者與擁抱民粹的白人有對立衝突。香港人只占中國人口的極小部份,因此香港問題只是中國的癬疥之疾;美國的有色種族及他們的同情者與民粹白人的數量大致相當,大致對應到民主黨與共和黨,這樣的對立衝突比香港之於中國嚴重多了,將長期糾纏美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