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和于丹的結局 | 盛嘉麟

蔣勳已經不再如日中天了,余秋雨沒看他出新書了。我覺得江郎才盡不是悲劇,而是人間常態,除非你大才細放、持久終身,但是細放沒有名利,你要另有謀生的本事。

十年前聽易中天講三國,極盡享受時,第一次看到于丹講《論語》,還買來CD,仔細聆聽,于丹教授兼具美麗及言談,真是紅極一時。但是我相信江郎才盡的道理適用到每一個人,記得李敖後來出的書幾乎就是從他以前的著作裡挑來翻去的湊成一本一本,只為了多賺點錢,即使我懍於他的聲望,也在失望兩三次以後不再買他的書了。

好像易中天有相當歷史、文學、藝術、美學…..的才華,除了講三國之外,他還講《文心雕龍》、美學思想、漢代風雲人物、先秦諸子百家爭鳴。江郎才盡後,在講壇偶而被人挑戰,從廈門大學中文系教授退休,2013年隱居江南某鎮,潛心寫作《易中天中華史》(類似中國通史,但包括一點歐洲)。回歸平淡,晚景不錯,現已73歲。

于丹和易中天不同,她把自己放在兼具學者和明星的地位,講解《論語》暴紅之後,再講《莊子》,再講《遊園驚夢》(崑曲),後來變成指導人生的導師地位,以孝敬、智慧、誠信、學習、治世等方面為題,演講各地,終於露出善於言辭包裝,缺乏學識實力的弱點。在一次遠赴倫敦的講學,過度要求明星級的食宿,指責隨行的生活、翻譯等服務人員,引起隨員離去,拒絕為于丹工作,稱為倫敦事件。2012年一次在北大談崑曲,因為見解淺薄,嚴重低估北大學生的程度,被觀眾轟下講台,然後再掀風波,被迫卸任北師大黨委書記的職務。于丹55歲,目前做一些教學及策劃的工作,回歸平淡。

總之,江郎才盡不是悲劇,而是人間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