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康與明德 | 張魯台

少康其人憂「台灣會亡『國』」,申請重返國民黨,黨主席江啟程立即表示歡迎,少康迅速順利地回到離開二十餘年的乳母懷抱,並將於年(春)後獲聘為評議委員,獲得黨主席競選資格。

江主席雖然向少康拜票,請少康支持他續任黨主席,然少康在政壇時,一直都是在坐轎或任競選總經理,少康此次衣錦回黨,目的就是要取主席之位,自然不允。當年黨友郭台銘欲獲得國民黨推薦為「台灣民選代表」候選人,臨門獲得榮譽黨員身分,以此特別方式獲得競選門票,國民黨在危亡之際,也只有不斷輸血這法子了,可惜郭台銘不是幹細胞,那少康又如何?

少康既然憂心「台灣會亡『國』」,顯然黨主席之位,不足於救「國」,少康也不諱言有意於「台灣民選代表」,少康儼然以國民黨救星、「台灣國」救主自居,那麼少康當年退出國民黨另組新黨,再退出政壇,任由新黨內鬨,這又是哪一招?

明德其人曾為民主進步黨黨主席,後離開該黨,並曾組紅衫軍反對民主進步黨黨籍之「台灣民選代表」,因為該「台灣民選代表」有貪腐問題。紅衫軍反貪腐隊伍,是台灣史上最大的街頭運動,捐款者達130餘萬人。筆者認為明德收受百元捐款後與捐款群眾成立「百元契約」,明德必須履約,紅衫軍街頭遊行人數亦在百萬之上,然貪腐的「台灣民選代表」並未因此下台,紅衫軍運動也草草結束,「百元契約」明德就不管啦。

貪腐的「台灣民選代表」是上天賜給藍營高層一個「練兵」機會,然而藍營高層懦弱,錯失此機會,不滿貪腐之群眾只有跟著綠獨頭目上街頭。其中許多人十幾年後再度為了他們的退休金再上街頭,由於紅衫軍反貪腐的不了了之,不問結果的抗議活動,已開了先例,藍營群眾不知不覺中被明德馴化了,當他們要為自己的退休金上街頭時,十幾年前紅衫軍運動風格,似乎制約了他們的抗議強度,抗議結果已可預料,失敗是必然地。

更早於紅衫軍反貪腐,少康創建新黨則是反黑金,少康成為新黨黨史上第一位召集人(相當於黨主席),幾場選舉之後,突然以維護家人安全為理由退出政壇,林覺民、秋瑾、陸皓東等先烈聽到這種事,不知做何感想。少康並沒有向支持者道歉或做充分說明,臨去還拿走新黨機關電台,成立商業性飛碟電台,創業資金主要來自於選舉捐贈結餘款與選票補助金,留下一個內鬨不已的新黨。

原來少康更早於明德耍弄群眾,少康退出政壇以飛碟電台為基地成為名嘴,方便其月旦政客,仍然擁有政壇影響力,先吃下全民電台(NEWS98),再經由馬英九協助,入主中國廣播公司,在中天關台之後,少康地位益顯重要,少康果然有其過人之處。

郭董、趙董皆董,經商毫無問題。趙董早有「一半」之譏,以其「獨台」立場,兩岸破冰、推銷農漁產品、兩岸交流等事務顯非其所長,「獨台格局」對台獨亦無任何優勢可言,過往失信於群眾的紀錄,早就深印人們心裡,看來趙董少康僅僅只想憑一張嘴,爭取個幾%選票,是挽不回國民黨傾圮頹勢地,少康怎麼可能是國民黨的幹細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