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黨郁慕明辭榮譽主席的聯想 | 張輝

國民黨或國民政府能來台灣,是全中國人犧牲奉獻,對日血戰八年的成果。台灣光復的榮耀及果實,不僅屬於抗日的主力國民黨政府及黃埔軍人,也屬於全中國,殆無疑義。

但二戰結束,台灣光復不到四年,風雲變色,百萬國民政府,黨、政、軍和人民撤遷來台,並與中國大陸政權成為不共載天的仇敵,教育、領導台灣人民,反共、蔑共、仇共,誓言反攻大陸解救同胞。

剛剛脫離日本50年高壓殖民統治的台灣人矇了!回到母國懷抱,當個「堂堂正正中國人,偉大的中國人」的榮耀落空了!兩蔣時,少數統治多數的黨國高壓專制時代,令台灣的知識分子、中產階級看在眼裡,不服氣在心裡。

遙想日本接收台灣時,是打敗沙俄帝國和大清帝國的世界強國,在台灣的日本總督府執政當局和日本平民百姓,背後有富強的母國支撐、依靠,他們可以趾高氣昂當主人,當一等國民。台灣人不服也得服。

日本統治者引中國成語說台灣人「畏威不懷德」,又說台灣人「貪財、怕死、愛面子」,但這種話幾乎適用於全人類,包括日本人自己。試問,二戰時日本死於美軍砲火下的軍民還不多嗎?整個日本受到美軍的迫害,包括東京大轟炸及兩顆原子彈還不夠慘嗎?而二戰後,85處美軍駐日永久性軍事基地,成為國中之國,日本受美國的屈辱還不深、不夠嗎?而今美日兩國關係如何?「人世的榮達,是舔有權勢者屁眼裡的痔瘡,由極度的屈辱而得來的。」這話用在當今日本人和日本政府身上,絕對不過分。

書房陋室面對窗外夜景,思緒回到1945或1949。如果當年台灣是中共政權接收,那就是一個統一的中國。前車之鑑及大陸億萬同胞可以見證,人民再怎麼苦,政府再怎麼專制,台灣人絕對像日本據台時期一樣,初期零星抗議和之後長治久安、融為一體,是可合理想像的局面。

今天,創立中華民國,領導全中國抗日、光復台灣有絕對大功勞的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尷尬、困窘,那股被大多數台灣人蔑視、輕視的氛圍,難道不就是「不但沒有富強的母國為奧援,還跟母國處處對抗,打著民主之名,跟台獨、民進黨和西方反華、反中勢力,亦步亦趨、沆瀣一氣,拿香跟拜」?

這景象看在大多數台灣人(包括筆者)有識之士眼裡,不冷笑、竊笑者幾稀焉!我贊同新黨的理念,同情他們和郁榮譽主席的處境…
嗚呼!非戰之罪也!

明定刑罰,對迫害統派者加倍懲罰之 | 天人合一

島內,綠獨顛狂,迫害統派。前有新黨幾位年輕人,近有黃智賢,均被司法搆陷。

大陸,莫再隱忍,必須打掉其囂張氣焰!細化《反分裂國家法》,或專門立法,明定「迫害統一人士罪」。

對組織、授意、引發、參於、配合搆陷統派人士的政治人物、司法人員、涉案人員,一律參照「誣告反坐」精神,按所搆陷、所迫害或欲加害的求刑標準加倍、數倍「還施其人」之。

此刑法公佈後,對島內迫害統一人士的罪行追訴,不受時效限止,不搞「將功抵罪」,也不統一後大赦!

附:對倡狂獨,現時打擊、全球追凶、定點清除、秋後算帳,多管齊下,有啥手段上啥手段,啥武器管用用啥武器。總之,打擊台獨,維護統一,不再顧慮,無須猶豫,直來直去,無所不用其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