貶中跪美的假資訊 | 盛嘉麟

最近在網路上廣傳一文《一場疫情,讓我們看到美國的實力》(網上此文都是轉帖,原始出處似乎見不得人),文中眨低中國大陸對抗疫情的成就,而把美國的抗疫行動說得迅捷無比、十全十美,完全不顧美國已有二十多萬人染疫,六千多人喪命,而疫情仍在大量擴散的可悲事實。

有些人崇拜美國、跪美成習,把美國荒腔走板的抗疫行動看成十全十美,旁人也無話可說,然而文中卻漫天撒謊,讓人不得不吐嘈。例如文中說美國有「180座戰地醫院,35艘醫療船,相當於215個火神山規模。」但真實情況是如何?

美國海軍總共只有兩艘大型醫療船,一艘是「安慰」號(USNS Comfort ),一艘是「慈悲」號(USNS Mercy)。其中「安慰」號目前部署在紐約市的紐約港,而「慈悲」號則部署在加州洛杉磯。這兩艘醫療船是美國海軍先後在1986與1987年採購的郵輪改裝而成。

紐約州遭新冠肺炎疫情重創,紐約市成為美國疫情大流行的震央時,「安慰」號抵達了當地,船上有超過1,100名醫療人員準備提供支援。由於醫療船是為作戰時治療傷兵設計,沒有隔離設施,不能用於傳染病治療,所以醫療船的目的是轉移紐約地區醫院的一般病患,紓解紐約地區的醫療壓力,讓紐約地區的醫院能專心治療新冠病患。

因為這兩艘醫療船太龐大,船齡已高,維持起來很花錢。美國海軍早想讓它們退役,2018、2019會計年度預算案中兩次提議,要讓兩艘醫療船都退役。這次沒想到美國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嚴峻的衝擊,美國政府出動這兩艘快退休的醫療船,廢物利用,來象徵性的展示政府的努力。

台灣無知的崇拜美國,在網路上造謠說美國國力強大,出動了35艘醫療船,讓人笑掉大牙。其實美國總共只有兩艘醫療船,等疫情過後都要退休淘汰,變成沒有醫療船的國家。全世界只有中國有一艘新建的大型現代化的「和平方舟號」醫療船,其他俄國的額爾齊斯河號醫療船規模不大,船齡老舊。

3月30日,「安慰」號醫療艦從紐約市的自由女神像前經過。

面對疫情最好謙虛點 | 盛嘉麟

前幾日,新科立委范雲主張文化部應拍攝台灣抗疫紀錄片,向世界宣達台灣抗疫的成功,同一時間也通過了171萬元的拍片標案。(中國時報)

台灣不要太早自我膨漲,能不能謙虛一點,記住2003年SARS的教訓。SARS在大陸爆發的時候,台灣從政府到民間囂張通天、幸災樂禍,除了羞辱大陸生活衛生醫療落後,叫囂SARS應該改名「中國肺炎」,並且無知的誇口,以台灣的醫療水準一定可以做到三零政策,零入境、零確診、零死亡。結果:

大陸 確診 5327 死亡 349 死亡率 6.6%
台灣 確診  346 死亡  37 死亡率 10.7%

以台灣有利簡單的小島防疫環境,死亡人數是大陸的11%,死亡率10.7%比大陸的6.6%高出4.1%,而且全島手忙腳亂,醫院、醫師及病人互相攻擊叫罵,全民恐慌。大陸面對未知病毒、複雜環境,舉國動員,醫師用命,民心一致,很快抑制了疫情,獲得WHO的好評。

目前台灣仍然是處於有利簡單的小島防疫環境,新冠肺炎就醫、隔離、監控30000多人,確診195人,死亡2人。已經造成台灣醫療資源沉重的負擔,而台灣繼續面臨歐美回來的數以萬計的留學生,昨天指揮中心陳時中宣佈放寬回家自行隔離的條件,減輕防疫醫療系統的負擔,明顯表示了醫療資源不足,防疫缺口擴大的危機,防疫作戰前途未卜。這個時候就迫不及待的,花納稅人的錢,拍攝自我膨漲吹噓的台灣抗疫紀錄片,向世界宣達,台灣對可憐的SARS的教訓如此健忘,真是悲哀。

范雲江蘇人,社會民主黨的創黨人,去年放棄了社會民主黨,投靠民進黨,換得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新官急於表現,外省人更要大義滅親的大力的反中反華,才能得到台獨民進黨的青睞。不久前范雲建議要切斷中國大陸的影音串流平台,也就是說將來大陸的微信、抖音、阿里巴巴平台、騰訊平台……在台灣都不能使用。這些完全不是台灣的問題,台灣的立法委員變成反中反華不著邊際的主力,十分可怕。

新冠疫情凸顯中國的文化和制度優勢 | 郭譽申

新冠肺炎在全球大流行,起初肆虐中國大陸,現在大陸的疫情已受到控制,而歐美的疫情正進入高峰,嚴重程度明顯超過先前的大陸。大陸對抗疫情優於歐美,有些人簡單的歸因於大陸的極權體制,似乎頗為不屑。然而不論大陸是否極權,中立客觀地看清大陸的抗疫優勢對於全球抗疫無疑是有益的。而且重大的疫情足以影響世界文明的發展(參見William H. McNeill:《瘟疫與人》(Plagues and Peoples)),因此看清大陸的抗疫優勢甚至有助於未來的世界文明。

中國的抗疫優於歐美,不僅因為政治制度,也由於文化差異。歐美文化非常強調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現代中國引進西方的市場經濟,相當程度接受了歐美的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然而並沒有達到歐美的程度,而仍保有較強的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思想,有益於抗疫:

其一,習慣自由的歐美人大約把戴口罩當作一種難受的束縛而無法接受;中國人則覺得以戴口罩的一點點束縛,換得較低的感染風險很值得。其二,政府雖然呼籲民眾避免群聚活動,奉行個人主義的歐美民眾多半自有決定、自尋樂趣,不太會管政府的呼籲;而仍有相當集體主義的中國社會對民眾有較大影響力,因此較能促使民眾接受政府的呼籲而避免群聚活動。其三,在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的歐美,人們彼此互助比較屬於個案;但在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的中國,人們彼此互助則是通案,因此中國能迅速集中全國的資源和醫療人力,投入支援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和湖北而成功抗疫。

抗疫除了要民眾同心協力,也需要公權力的介入,執行大量的管制、監督、救助、供應等工作,如管制進出、監督隔離者、救助染病者、供應生活必需品等等。這大量的抗疫相關工作遠遠超出一般政府的職能,而需要額外的動員和組織能力。從抗疫至今的表現看,歐美的民主制度並不擅長抗疫所需的額外的動員和組織能力,即使歐美有充分的支援民主的公民社會,諸如慈善團體、社區組織、宗教團體、專業協會等等。

額外的動員和組織能力正是中國黨政合一制度的長處。歐美政黨的主要甚至唯一功能是選舉,中國政黨的主要功能則是協助政府治國。近九千萬的共產黨員平常只有少部份擔任公職,而未擔任公職者大多可以成為抗疫時的額外動員和組織力量,加上原就有的基層社區組織、維穩組織等等,因此中國能夠達成抗疫所需的軟、硬封城(參見《大陸封城抗疫 對不對?》),而歐美雖然也聲稱要封城抗疫,卻成效有限。

歐美的新冠肺炎疫情比中國大陸遲了大約兩個月,照理應該有較充分的抗疫準備,然而歐美的疫情卻比中國更嚴重。中國的抗疫優於歐美,是因為文化和政治制度的差異。中國仍頗有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思想,使民眾更能團結互助抗疫,而中國的黨政合一制度具備了抗疫所需的額外的動員和組織能力。

政治制度須與文化相適應,因此中國的政治不能學歐美,而歐美的政治也不能學中國,看來歐美仍會被疫情荼毒一段時間。

利用新冠疫情 惡毒的兩地 | 盛嘉麟

新冠病毒開始是中國的災難,許多國家利用機會對中國施出善意,現在演變成外國的災難,中國也利用機會援助曾經對中國施出善意的國家,這應該是人類互助的崇高道德,更是外交和睦的機會。譬如:

日本政府和民間最快送來醫療用品,箱子上寫著中國鑒真大師的詩句
山河異域  風月同天
最近馬雲捐贈日本100萬口罩,箱子上寫著中國王昌齡的詩句
青山一道  共擔風雨
這是利用同為儒家文化圈建立國際友誼的典範。

即使貧弱的國家,拿不出醫療用品,拿不出現金外匯,也有感人溫馨
緬甸捐助白米200公噸
外蒙古捐助30000隻羊。

中國已經派出醫療專家團隊,帶著醫療用品前往伊拉克、伊朗、義大利、巴基斯坦、塞爾維亞、菲律賓、西班牙等七個國家,傳授抗疫經驗,贈援醫療物資,協助他們克服新冠病毒。在所有的友好氣氛中,唯有美國、台灣兩個地方,從頭到尾惡毒相向,落井下石,毫無援助。

美國的醜陋面目

【藉機羞辱打壓中國】

美國對中國武漢的疫情爆發毫不同情,反而做出以下的行動:
首先發動輿論攻擊,極力污蔑中國是骯髒落後的國家,是真正的亞洲病夫。
隨時隨地的污蔑中國隱瞞疫情,公佈不實資料,打壓吹哨人,違反人權,剝削自由民主。
宣揚中國是病毒的發源地,禍害世界,必須向世界道歉。
最先進行撤僑,哄抬武漢的疫情極端嚴重,引起各國撤僑。
最先停止中美航線,斷絕中國學生、遊客、商人進入美國。
禁止口罩等醫療物資出口中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利用中國的災難,繼續奔走世界各國,威嚇各國不准購用華為5G產品。
美國媒體不斷製造各式各樣辱華的言論,利用中國的災難,幸災樂禍落井下石。
在WHO正名為新冠病毒以後,美國官方民間及媒體堅持使用武漢肺炎,羞辱中國。

【疫情反轉隱瞞不住】

日本朝日新聞最先揭發,新冠病毒可能在美國肆虐已久,這個冬季美國死於病毒流感的16000人,愈來愈多的資訊顯示,許多是死於未經檢測的新冠病毒,美國最可能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

美國CDC官員在國會作證,承認「部分死於流感的人可能實際上死於新冠肺炎」,因此更確立了美國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中國的病毒是從美國傳入的看法。

美國CDC去年突然關閉了一個高端的陸軍病毒研究所,可能病毒外泄。引起俄國許多專家指責美國極力研發生物武器,意圖加害俄國、中國。於是去年10月在武漢舉辦的世界軍人運動會,美國派出龐大的172人代表隊,剛好住在華南海鮮市場附近,卻出人意外,拿不到一面金牌,總成績世界第35位,原來這不是運動員而是生化部隊,是來武漢施放新冠病毒,次月武漢隨即爆發新冠肺炎,這樣的疑問浮出水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要求美國給中國一個解釋。

沒想到在美國國內流行已久的新冠病毒最近爆發大規模感染,美國不但不願擴大檢測找出真相數據,反而取消CDC公佈疫情數字,禁止專家對於新冠病毒的發言,川普忽然對歐洲申根國家實施為期30天的旅行禁令。這些動作引起國內外強烈反響,在美國民間造成恐慌,懷疑更大。

1918年美國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西班牙成功,叫做西班牙流感,害死世界5000多萬人。
2009年美國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墨西哥沒有成功,叫做H1N1流感,害死世界20多萬人。
2019年美國再度可能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中國沒有成功,叫做新冠流感,已經害死世界12000多人。
美國有悠久的歷史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習慣的污蔑他國,這次污蔑的是中國。

作為世界霸主,美國在這次新冠疫災中從未出面呼籲、指導、安排世界各國動員醫療資源,協調互助,除了不斷醜化中國,毫無正面的動作。讓世界及華人目睹一個世界霸主,泱泱大國,竟然墮落成跳樑小丑的國度。美國國力及聲望江河日下而不自知。

台灣的醜陋面目

【藉機羞辱打壓中國】

台灣不但立即禁止口罩出口,連民間寄往大陸協助親友的零星口罩,海關郵局全部沒收,並且處罰寄件人三倍於所寄口罩價值的罰款,錙銖必較,令人髮指。
台灣迄今沒有給大陸一絲一毫的協助,沒有一言一語的關懷。
台灣政府並不關心湖北台商,但是卻緊隨美國宣佈撤僑,趁機哄抬武漢疫情,製造武漢的恐慌。作秀一兩次之後並不想完成撤僑,急於要回台灣的大多數是探親、旅遊、出差的台灣人,卻被丟棄湖北,真是笑柄。
在WHO正名為新冠病毒以後,台灣、美國是世界唯二的地方,官方民間及媒體堅持使用武漢肺炎、中國肺炎,羞辱中國。
簡單的說,美國怎麼羞辱中國,台灣就跟在後面變本加厲的羞辱。

【無知無恥自我膨漲】

台灣是四面環海的彈丸小島,武漢爆發疫情之後,立即封鎖與大陸的往來,其實迄今為止,台灣沒有一個確診的案例來自大陸。一個島嶼,面對已知的新冠病毒,全力阻隔可能的患者入境,耗盡巨大資源,尚且發生了搶光口罩、衛生紙、消毒液,108確診,1人死亡,維持一個暫時安定的局面。從此自吹自擂,要派人去WHA報告台灣模式,要全民鼓噪在美國白宮網站上集結簽名,要罷免WHO秘書長譚德塞,要推舉陳時中取而代之,當WHO秘書長。

若比起大陸面對未知的病毒,突然爆發的大規模感染,找出病毒的基因序列,製造檢測的儀器,龐大社會面臨疫情的管控,建立野戰隔離醫院,建立十幾所臨時方艙醫院,調配全國醫療資源…….,人家在經營一家跨國的百貨公司,台灣在經營街邊的一家牛肉麵店,台灣覺得我的牛肉麵店整齊清潔井井有條,你的百貨公司擁擠不堪、顧客糾紛,所以台灣優於大陸,台灣不但要進入WHO,WHO秘書長還要陳時中來當。

總結

中國、日本、韓國都利用這次新冠病毒的機會,進行了新冠外交,表示了互助友好,尤其是日本和中國拉近了很大的距離,為日本將來的國際地位拉抬不少,聽說中、日、韓東北亞自由貿易區已經談判順利,即將實現,這將是世界最大的自貿區。沒想到唯獨台灣反而藉機羞辱中國,對抗中國,借疫搞獨,失去兩岸友好的黃金時機。

也沒想到這次新冠病毒變成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全方位對比,面對災難時,政治制度、醫療體系、財政力量、動員能力、物資充沛、照顧人民……中國全勝,不管西方口頭承不承認,內心對中國的畏懼已經確立。這幾天因為中美貿易戰、疫情爆發,股票市場狂跌崩盤,四次熔斷,美國已經身陷經濟恐慌的深淵,相信2020年將是一次全球格局的重新洗牌和重構。

「徹底殲滅」vs「佛系抗疫」 | 盛嘉麟

現在流行「佛系抗疫」的說法,英國、德國、瑞典、丹麥將來大概就是這樣幹了,有別於中國及台灣、韓國的「徹底殲滅」的作法。實際上「徹底殲滅」需要有強大的國家力量、醫療能力、社會動員、國民服從…等條件,而英國、德國、瑞典、 丹麥這些歐洲福利國家已經沒這個力量。 

我真佩服歐洲火人自圓其說的阿Q精神,「佛系抗疫」的理論是:

  1. 新冠肺炎死亡率只有1%-2%,不是鼠疫、霍亂,任其蔓延也嚇不死人。
  2. 除了重症需要就醫,其餘症狀在家休息,自我康復,反正現在沒有藥。
  3. 所謂重症就醫不過是照顧並延續病人的生命,等待病人免疫能力克服病毒。主要目的是防止大量病患湧入醫院,壓垮醫療體系。同時等待疫苗或藥物的出現。
  4. 讓無症狀病人,輕症狀病人自由生活,傳染病毒,有一天到達臨界點,感染了60%的人口,病毒無力傳染,造成社會的「集體免疫」,從此新冠病毒就變成普通流感,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這個基於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理論受到挑戰的地方是,如果任其蔓延,德國60%的人口最終感染為病人,乘以1%-2%的死亡率,以德國為例,8500萬 x 60% x 1.5% = 76萬人,這個死亡人口的代價也很驚人。

「佛系抗疫」的學者再提出:

德國每年生老病死,正常的人口替代是大約死亡總人口的1%。
8500萬 x 1% = 85萬人,這85萬人是生老病死的末端人口,會以各式各樣的理由死亡。
估計新冠病毒帶走的76萬人,其中有70%,即53萬人,是65歲以上的體弱老人及患有其他嚴重疾病的人,也就是生老病死的末端人口。
76萬-53萬=23萬人,這才是新冠病毒帶走的真正的死亡人口。
新冠病毒相對病毒的死亡率是 23萬/8500萬 x 60% = 23/5100 = 0.45%
如果再換算成相對總人口的死亡率是 23萬/8500萬 = 23/8500 = 0.27%
對付一個0.27%~0.45%死亡率的流感疾病,需要付出像中國那樣巨大的醫療資源、經濟損失及社會成本嗎?
所以英國、德國、瑞典、丹麥這些歐洲福利國家決定把新冠病毒視為將來與人類共存的普通流感疾病。

「佛系抗疫」的學者對中國(及台灣)韓國的警告:

中國「徹底殲滅」的作法,是把整體中國人口保衛在一個無病毒的環境裡,使絕大部份的中國人沒有自然產生新冠病毒抗體的機會,沒有社會的「集體免疫」,將來新冠病毒必然會再來,中國、韓國是不是再來一次封城、封省、全國總動員來對付?

「徹底殲滅」中國學者的說法:

中國有14億人口,按照歐洲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理論這樣的「佛系抗疫」模式,將要任其死亡1260萬人(德國76萬人),不能接受。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有義務醫治所有的國民,不分老、幼、病、弱勢。
中國的封城、封省、全國總動員把「佛系抗疫」估計的死亡1260萬人,壓低到實際的3217人,成果卓越,絕對值得。
中國有足夠的國家力量、社會力量、醫療力量、經濟力量,選擇了「徹底殲滅」的做法,沒有強大力量的國家只能選擇「佛系抗疫」的做法。
如果一年後新冠病毒有疫苗及藥物出現,新冠病毒就不是問題了,「佛系抗疫」放棄的德國估計的76萬人、53萬人或23萬人,就算白死了。
新冠病毒如果再來,或者任何新的病毒,中國有力量,來一次「徹底殲滅」一次。

新冠肺炎比流感如何? | 郭譽申

有些人覺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非常可怕,另外一些人卻認為新冠肺炎就像流感差不多,根本不必擔心,更不需要以封城的極端手段來對抗新冠肺炎疫情。双方誰較有理?新冠肺炎比流感到底如何?當然我們比的是當下的狀況和數據,流感已經有疫苗和治療葯物(如克流感),而新冠肺炎都還沒有。

患病的死亡率是反映疾病危險性的關鍵指標。早在今年1月底,新浪網就刊出文章《梁建章:從美國流感數據看新冠肺炎疫情》,比較新冠肺炎在大陸與流感在美國的致死率,其粗略的結論是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只是略高於美國過去幾年流感的死亡率(0.14% 比0.13%)。然而文中的分析有兩項重要的缺失:首先,其「患病死亡率」是根據「患病人數」來計算,患病死亡率=死亡人數/患病人數。患病的人可能沒有症狀或症狀輕微,而沒有就診及確診,因此患病人數必定是未知數,文中以確診人數推估患病人數,難免失準。其次,作者認為湖北以外的數據比湖北的數據更有代表性(當時湖北以外的患病死亡率遠低於湖北的患病死亡率)。這並不正確,當時湖北以外的疫情才剛開始,數據既少,而且很多病患可能剛就診但後來死亡。

美國流感數據

筆者的估算方式很簡單:患病死亡率=死亡人數/確診人數。感染新冠肺炎或流感都可能沒有症狀或症狀輕微而沒有就診及確診,這些人是未知數,就都不列入計算。

採取上文裡的美國流感年平均數據(如上圖),得到

流感死亡率 = 37462 / 13313372 = 0.28%

根據3月12日的新冠肺炎全球數據,得到

新冠肺炎死亡率 = 4615 / 125865 = 3.67%

新冠肺炎死亡率是流感死亡率的13倍!

以上計算出來的新冠肺炎死亡率是一平均值,各國的情況可以有差異。例如,南韓的檢疫能量大,把很多沒有症狀或症狀輕微的病患都找出來做檢驗,使確診人數特別多,因此它的死亡率特別低。義大利短時間內病患爆增,已經超過其檢疫和醫療能量,很多該確診的病患無法就診及確診,使確診人數相對少,而且確診病患未獲得充分醫療照顧可能造成死亡,因此它的死亡率非常高(另外也因為老人占比高)。

新冠肺炎是否會像流感一樣傳染千萬人?應該不會。流感的死亡率低,人們不太防備,因此流感能傳染千萬人。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比流感高得多,人們會以各種方法予以防備,如戴口罩,新冠肺炎因此不會廣泛傳染到流感的程度。為了防治,新冠肺炎的疫苗和治療葯物一定會盡快研發出來。

新冠肺炎的疫情從中國大陸蔓延到歐美,歐美的疫情比大陸晚了約兩個月,照理應該比較了解病毒也有較充分的防備,然而最近歐美的疫情如火如荼,猛烈程度似乎不遜於日前的大陸,而義大利竟然不得已而封城、封國,歐美國家大概誤把新冠肺炎當成流感而太輕忽了。防疫該怎麼做很難說,原則是絕不能,像義大利,讓染疫病患多到壓垮其醫療系統。

武漢災難的始末 | 盛嘉麟

2019年12月26日武漢,張繼先醫師在醫院接診了附近小區來的一家三口患者,隨後醫院又來了四個華南海鮮市場的商戶,他們七人都有同樣的發燒、咳嗽,同樣的肺部表現。張繼先覺得問題嚴重,當天她就把這個情況向醫院匯報,醫院又上報給江漢區疾病控制中心。事後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給予張繼先以及其他幾位醫師,記大功獎勵。

正常狀態下,武漢的冬天經常有五萬人處於感冒流感的狀態,張繼先發現怪病(即後來的新冠肺炎)的消息傳出來以後,只相信大型醫院的武漢人,人人自危,集體的緊張的湧向武漢的三、四家大型醫院,要求鑑別他們是普通的感冒流感或是新冠肺炎。蜂湧的病人立即擠垮了這幾家大型醫院,而且當時醫院也沒有快速鑑別新冠肺炎的能力。這是武漢災難的開始:

  1. 武漢人不顧醫院的容量,在求醫群眾擁擠爭搶的惡劣環境中,這段期間給了極少數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毒天賜良機,交叉感染了大多數感冒流感的患者,使疫情急速惡化,不可收拾。
  2. 武漢人不瞭解醫療能量,求醫不得,就開始盲目的咆哮政府,叫罵醫院草菅人命。慕洋犬公知、反華第五縱隊,趁機而出,叫囂政府隱瞞疫情、謊報疫情,發起李文亮造神運動,抹黑中國政府打壓吹哨人,害死吹哨人的惡行。各種惡質的抖音傳遍世界,希望製造額外的社會動盪。
  3. 全國其他省份開始排斥武漢人、湖北人,許多省份、城市的社區及商業場所拒絕接待武漢人、湖北人,疫情益發嚴重,武漢政府開始考慮以封城手段阻隔新冠肺炎的外溢,保護武漢及國家的安全。
  4. 2020年1月23日武漢政府在封城八小時前宣佈封城,但是這八小時的空檔據說有500萬人逃離武漢。雖然我不相信500萬人這麼大的數字,但是一定是非常龐大的數量。由於大量人口逃離武漢,這是新冠肺炎擴散到湖北及全國的源頭。

如果武漢人能夠保持鎮定,普通感冒流感的病人如常的在家休息,不要擠垮幾家醫院,造成交叉感染,新冠肺炎不會如此快速蔓延整個武漢。如果武漢人能夠保持鎮定,不要大量逃離武漢、擴散感染,新冠肺炎不會如此快速蔓延中國其他省市。武漢封城必然造成武漢地區生活不便、經濟困頓、病人憂慮的災難。

但是武漢封城已經超過一個月,這段期間有了來自全國的援助,使武漢人鎮定下來,配合政府的指揮,社區、單位、學校、市場…..管制隔離,井井有條,火神、雷神醫院,有力的阻擋了新冠肺炎的擴散,穩住疫情。這段期間武漢人竟然能夠廣泛運用網路,進行醫療、交易、購物、教學、上班、物流,無人機、機器人…..維持這個工商重鎮、交通要衢大部份的脈動。

美國CNN甚至如此報導,武漢封城期間生活物資供應充裕,社會和諧穩定,將來疫情消除,恢復常態以後,會不會繼續使用網路,進行醫療、交易、購物、教學、上班、物流,無人機、機器人…..變成武漢新的生活方式,領先全國。這是武漢災難意想不到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