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不怕COVID-19的國家:柬埔寨、印尼、印度 | 盛嘉麟

「威士特丹號」郵輪有1,455名遊客和802名船員,已經被五個國家地區拒絕靠岸,在海上遊蕩了14天。上周五終於在柬埔寨的西哈努港登陸,柬埔寨首相洪森無口罩親到碼頭以鮮花歡迎船上遊客上岸。

柬埔寨官員登船收集有生病或流感症狀乘客的樣本,聲稱沒有病人,除了歡迎登岸遊樂,柬埔寨政府將運送所有乘客集中到金邊,轉搭各國航空公司班機返國。因為許多航空公司航班停飛,一些無法回國的乘客就只能悠哉優哉的在金邊晃盪。總比扣在船上好。柬埔寨是小國,如今見不到疫情報導。

COVID-19疫情延燒,目前新加坡確診病例數多達77例,馬來西亞也有22例。不過鄰近的印尼明明是2.7億人口大國,至今卻無人確診,各界質疑,印尼或許已有民眾感染,只是沒有受到醫學檢驗,讓人相當好奇其中原因。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研究學院指出印尼有不少中國大陸遊客,且印尼人口眾多,照理說印尼會出現感染病例,推測印尼因為缺乏醫療或檢驗器材,造成「有感染者卻零確診」的狀況,擔憂繼續下去會變成各國疫情的隱憂。

印尼衛生部官員說明,因為檢測這麼多隔離者,所費不貲,至少要花10億印尼盾(約220萬台幣)以上,而且每人要檢驗2次以上才準確,針對2日從武漢撤僑243人的班機,由於這些僑民沒有任何不適症狀,因此沒有檢驗。

印度目前只有3個確診COVID-19的病患,都是從武漢回國的留學生,而且都已經痊癒回家,目前還有3420個可疑的居家隔離,34個在醫院觀察隔離,最近從武漢撤回的650人據說完全沒有問題。可以說現在沒有一個確診病患,舉國輕鬆。

COVID-19感染性雖強,死亡率只有1%-2%,目前無藥可用,無疫苗可用,無論住院住家都是靠病人自己的免疫力康復,無需舉國緊張,猶如亡國滅種。我們看到世界上的國家分為三類:

緊張要死的地區:

1)中國大陸,面臨美國及台灣的惡意宣揚醜化,中國必須小題大作,給世界看到中國有在努力。中國也藉機動員演練國家動員的機制和力量,為強國準備打底。習大大要修改憲法取消任期限制,必須統領國家藉機立功,鞏固領導聲望。

2)台灣,必須小題大作,給台灣人看中國這個惡鄰毒害台灣,仇大苦深,炒作撤僑(只飛了一班飛機就停止了),目前疫情死亡1人,確診22人,但是通報的1872人,居家管控的超過18000人,官員媒體共同炒作,啟動國防機制,禁止大陸來人,拒絕郵輪靠岸,搶購口罩(實名購買口罩創世界記錄),搶購酒精消毒棉紗,人民有多痛苦,仇中就有多深,選票就有多少滾滾而來。

正常反應國家:

歐美國家限制中國航班、遊客入境、學生留學….指責中國的聲音很大,可是自己做不了什麼抗疫動作。
譬如美國自己3500萬人流感,20萬人住院,12000死亡都不怕,不戴口罩、不搶酒精。

一點不怕國家:

柬埔寨首相洪森無口罩親到碼頭,以鮮花歡迎船上遊客上岸,希望難得發一點觀光財,任由遊客到金邊遊樂。
印尼2.7億人口,每年正常的生老病死人口270萬,每年各種疾病天災、火山地震、淹水海嘯奪命無數,1%-2%死亡率的COVID-19病毒,根本無需緊張。
印度13億人口,四個種姓壓榨歧視,強暴婦女、人不當人,每年從火車頂上滾下來摔死15000人,視為常態,你要印度怎麼去關切34個在醫院觀察隔離的可疑病患?或者幾千個根本不知道的病患?

反正 COVID-19病毒是一場炒作,無論緊張要死、正常反應、一點不怕,結果都是大同小異,將來日子一樣的過。一點不怕的柬埔寨、印尼、印度,反而人民少受恐嚇干擾少受罪。

新冠病毒(NOVID-19)兩個一毛不拔落井下石的政府 | 盛嘉麟

真正的吹哨人張繼先醫生

2003年,在SARS防治期間,張繼先是武漢市江漢區專家組成員,這段經歷讓她對傳染病疫情始終保持高度敏感。

2019年12月26日,張繼先在醫院接診了三名患者,是附近小區的一對老夫妻及兒子。三人當時的症狀很像流感,發燒、咳嗽。張繼先讓他們拍了肺部CT片。一家人來看病,很少三人同時得一樣的病,除非是傳染病。隨後醫院又來了四個華南海鮮市場的商戶,一樣的發燒、咳嗽,一樣的肺部表現。

張繼先覺得問題嚴重。當天,她就把這個情況向醫院匯報,醫院又上報給江漢區疾病控制中心。張繼先在醫院召開多部門會診的會議,醫院及疾病控制中心聯合行動,流行病學調查隨之啟動,張繼先的醫院所有醫護人員都戴口罩,穿上特殊的白色工作服,加倍防護起來。隨後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決定給予在疫情防控中表現突出的張繼先記大功獎勵。

李文亮醫生從網路看到病毒消息通知朋友圈

李文亮是眼科醫生,2019年12月30日下午無意中看到網上類似SARS冠狀病毒的流言,就轉發到他的小群體去告示朋友要小心病毒,同時他還在文中囑咐不要將消息外傳。幾天後他受到警方告誡不要傳佈謠言,警方並不知道這次病毒如此嚴重,李文亮自己也不知道病毒如此嚴重,在為眼科病人治療時把自己感染了,他不缺醫療照顧,醫生當然有醫院照顧他,不幸他竟然死了。

誰是這次NOVID-19流感事件的吹哨人?應該是張繼先醫生

但是張繼先醫生
她按照發現病疫申報程序,報告醫院,再上報上級疾病控制中心,沒有受到公安的申誡。(沒有受到迫害的藉口)
她受到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頒發的記大功獎勵。(是中國社會的楷模)
她沒有感染生病,沒有死亡。(沒有製造悲情的效果)
她是53歲的普通中年人。(中年人悲情的效果不夠強烈)

而李文亮醫生
他隨便在網路上散發類似SARS冠狀病毒的流言,觸犯法令,受到公安的告誡。(再輕微的告誡都是中國打壓迫害)
他沒有受到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頒發的記大功獎勵。(他不是中國社會的楷模,受到忽視)
他非但感染生病,而且死亡。(這是製造悲情最有力的條件)
他是33歲的年輕人,家庭幸福。(愈年輕幸福,悲情的效果愈強烈)

美國、台灣的媒體當然不顧事實的選擇了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醫生的轉發病毒、警方告誡、感染病毒、家庭幸福、遽然去世,這一切造就了他的悲劇英雄的高大形像。隱然反映出中國政府是隱瞞疫情、迫害醫生、弄死醫生、破壞家庭、十惡不赦的政府,美國、台灣的媒體一體呼應製造悲情、打擊中國。而且兩個政府莫名其妙的進入製造悲劇英雄的國家程序。

美國參院外委會民主黨籍首席議員梅南德茲(Bob Menendez)、參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Cory Gardner)、參院外委會亞太小組民主黨籍首席議員馬基(Ed Markey)以及參院軍委會議員柯頓(Tom Cotton)共同推出決議文,紀念新冠肺炎「吹哨者」大陸醫生李文亮,並呼籲北京疫情資訊應公開透明,並停止將台灣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

中華民國外交部今天表示,李文亮是第一個提出新冠病毒可能擴散的吹哨者,他憑藉醫師的專業判斷成為最早的警示者,但最後卻不幸被公安逮捕迫害。很遺憾的在2月7日病逝,本外交部向因救人而犧牲的李文亮獻上敬意。外交部再次呼籲WHO及聯合國相關機構,要抗拒來自中國的無理施壓,接受台灣加入WHO。

兩個政府,一毛不拔、落井下石

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和全國人民在團結一致對抗新冠病毒NOVID-19 的當頭,全世界120個國家多多少少的贈送救災物資的時候,唯有兩個政府,美國和台灣,一毛不拔、落井下石。反而利用中國的災難,枉顧事實、顛倒是非,製造隱約的反中反華的悲劇英雄,即使中國政府天天公佈疫情,仍然呼籲北京疫情資訊公開透明,不斷的污衊中國。最後兩個政府的真面目是以疫謀獨,圖謀把台灣以國家名義擠進WHO。

這次新冠病毒NOVID-19有太多值得懷疑的議題,許多人相信是帝國主義以人工病毒發動對華的生物戰爭。不論大陸是否遭受生物戰爭攻擊,帝國主義夥同華人走狗政府,幸災樂禍、落井下石、以疫謀獨。所幸中國政府明快正確的策略,使得 SARS 及 NOVID-19 的兩次災難有效控制,沒有造成類似2009年源自美國的H1N1豬流感,美國政府束手無策,任其蔓延世界,造成全球廿多萬人的死亡。也沒有造成當今美國的流感,政府束手無策,已經造成美國12000人的死亡。不負責任的帝國主義政府卻只會指罵中國,真是奇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