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癘肆虐,天將厭誰? | 張魯台

此次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疫災肆虐全球,有幾個疫情現象是很嚴厲的:
一、傳播(染)力強,全球幾無淨土。
二、毒性強,死亡率高,痊癒者後遺症嚴重。
三、病毒變異性大,已經產生十餘種變異病毒株。
四、病毒對疫苗的突破力強,接種疫苗後,部分人仍然被傳染發病。
五、接種疫苗後,產生不良反應機率大,甚者死亡。

自然產生的病毒,還不曾同時具有此五種特性,這讓人懷疑此病毒會是自然產生的嗎?若真的是自然產生的,那會是上帝之怒嗎?上帝又要懲罰誰?

美國一直咬住中國大陸,稱病毒是由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出來,然而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在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之後,否定了新冠病毒由武漢病毒研究所洩露之可能性。美國不滿意了,要求世衛再次調查,中國大陸則拒絕具有針對性、政治目的的調查,並指出美國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生物化學武器基地有諸多疑點,認為這才是最該調查的地方,美國要是心中無鬼,就應該接受調查。但是美國一如既往的作風,老大哥可是神聖不可侵犯地?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在許多方面攻訐中國時,總有一些附庸國跟著叫囂,甚至於遠隔萬里派軍艦到南海晃晃,聲稱要維護自由航行的權利,但是對於新冠病毒針對中國的種種攻擊,卻一反「常態」,不再那麼呼應老大哥!想想看大家都是病毒肆虐受害國,也心知肚明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有誰敢公開質疑老大哥?吃了啞巴虧,心裡面已經夠嘔了,再給老大哥當槍使,那難受可不一般!

德特里克堡生物化學武器基地首批「研究成果」,並不是美國自行研發的,而是接收日本731部隊在中國東北以活人進行細菌實驗、毒氣實驗等方面的「成果」。美國私相授受免去731部隊長石井四郎為首的731部隊20餘位成員戰犯罪責追咎為條件,獲得日方的「技術資料」轉移,不僅如此石井四郎等人還被送到美國德特里克營,聘為美軍高級顧問,德特里克營也升級為德特里克堡生物化學武器實驗室,成為美軍第一個,也是最大、級別最高的生化武器實驗室。

1950年美國武力干預朝鮮內戰,曾經向朝鮮與中國東北平民區大量投放微生物武器,在侵略越南戰爭中,大規模大量使用落葉劑-橙劑,其遺害至今仍未完全根除。《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共有183個締約國,182個締約國都主張談判一項旨在全面加強公約,包含核查機制的議定書,但是美國一直阻擋談判,一票否決了這一提議,堅決阻撓核查機制的建立,這簡直就是告訴各國,美國暗中在搞啥勾當。

1952年1月,美國報紙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聲稱細菌和毒氣才是最廉價的武器。

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曾經發生毒株丟失、多起污染事件而關閉,2019年7月也原因不明的緊急關閉,2019年8月23日,美國CDC宣布美國一名患者吸食電子煙後出現嚴重肺部疾病,其肺部出現和非典、新冠一模一樣的白肺,並因肺功能嚴重損害而死亡。隨後,出現類似嚴重症狀的美國患者越來越多,死人也越來越多,美國疾控中心將這種怪病一律解釋為吸食電子煙導致的。全球吸電子煙的人那麼多,唯獨美國吸死人了,肺部還是典型的白肺,和非典及新冠一模一樣。更離奇的是,前期的絕大多數患者,都在德特里克堡附近居住。

美國在眾多科學領域領先世界,疫苗研發生產也是世界一流,醫學先進的美國疫情應該平穩,但是美國的疫災已造成七十多萬人死亡,這個數字在中國不足五千,美國又成就一項世界第一。這個現象是在告訴我們,西式文明還是存在很大缺陷,美式價值觀與取向禁不起考驗。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許多參戰國需要從廢墟中重建自顧不暇,唯獨美國國內安然,於是佔領戰敗國(德、日至今仍然處於被佔領狀態),世界秩序重建,都被美國包攬,除東歐、中亞之外,美國幾乎是獨享二戰勝利果實,世界各國精英人才移民美國,追求個人更好發展,這就穩固了美國世界第一的基礎,美國也在世界各國下功夫,推廣「美國價值」,監視、竊聽、暗殺、出兵她國、干涉內政、濫印美鈔、長臂管轄、動輒制裁他國,都是美國維持霸權的手段,最近的例子就是美國破壞法國與澳大利亞一筆660億歐元潛水艇交易合同。

美國聯邦政府在內政上不太管事,權責多在各州政府,各州自行其是,因此美國少有跨州建設,除非財團感興趣了。各州都有許多機場,用飛的比高速鐵路快多了,並且短期成本低,公路、鐵路能走就好。治安上美國警察沿襲了西部拓荒時警長的作風,大家都有槍,先下手為強吧!濫殺誤殺也不算大不了的事,尤其是碰上有色人種,到了夜晚很少有人敢冒著被搶被姦的風險出門,上帝管白日,撒旦管夜間,美國人好像已經適應這種生活。

美國雖然說是自由、民主、言論自由的國家,民主方面只能從兩個資本主義政黨中選擇一個,這其實是財閥專政。言論自由方面至少有兩個雷區不能碰,一是不要懷疑上帝的存在,二是不要說社會主義好。自由這一塊比較大,人們可以拒絕戴口罩,管它疫情多嚴重,政府都不該限制。

美國還有一項傲視全球的紀錄,那就是美國的監獄,2008年初超過230萬人處於監禁中,成年人中每100人就有1人被監禁,黑人男性的在押率是白人男性的六倍(引用維基百科資料,參見《美國的監禁率世界第一》)。這麼高的監禁率,實際上因為美國警察動輒拔槍射殺嫌疑人而略有降低。

對一個標榜自由民主的科技大國而言,她標榜人權還拿來指責某些國家,卻在一場疫情下現出原形,因疫情而死去了70餘萬人,對美國而言,像是本來就該淘汰的老弱低端人口,人民不應該懷疑政府的應變能力,公共衛生能力,不過人民的自律能力的確差,不自由毋寧死吧?

在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後,從2020年1月23號封城,到4月8號解封,總計76日,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對一個1400萬人口大城市採取的嚴格防疫措施。要從1400萬被隔離人中,篩選出染疫者予以隔離治療,來自全國各地6千醫護人員聚集到武漢,分發到各個醫療點展開防治。1400萬人口與6千醫護人員的吃、用、醫療資材依賴外地供應,可以想像那是多麼大的工程。

武漢若不封城,以中國人口數與密度推算,染疫而死亡者一定會超越美國。封城達到城內不擴散、城外不輸出的戰略目標,疫情控制住了,整個中國喘了一口氣,對整個世界防疫是一大貢獻。此次抗疫再一次突顯全國一盤棋的優越性,中國面對各種挑戰時的底蘊深厚,中國崛起勢不可當。

美元天文數字的量化寬鬆 | 盛嘉麟

美國這次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驚嚇,川普政府罕見的聯合了FED 美聯儲搶救疫後經濟,撒出了天文數字的美元來救市。一般人對這樣的天文數字都沒有概念,讓我簡單地算算帳。

美國聯邦政府大致上每年總預算是3兆(萬億)多美元,其中1兆多美元來自發行國債。這次美國三波的救災方案,包括發現金每人$1200、金援中小企業、進行基礎建設、貼補或入股受災企業(如波音、旅遊),總共金額高達7兆多美元,超過國家總預算的2.5倍,完全沒有編列預算,完全不計財政後果,罔顧財經倫理。

FED美聯儲宣佈了以下策略,只顧無底線搶救,不計後果:

  1. 降息到零利率(中央銀行的利率調節工具全部用光),貨幣借款幾無成本。
  2. 承購美國財政部的全部國債(國債在國內外市場賣不賣得出去都沒關係,等於直接無限的印鈔票)。
  3. 承購美國大小工司的全部公司債(不管是優質、普通、劣質、垃圾等級的公司債,儘管發債,FED 全買)。
  4. 目前美國聯邦政府估計需要7兆多美元,若有需要可以提高到9兆美元,FED 印鈔全買。

這是人類財經史上史無前例的做法,因此沒有專家能夠預測結果。

美元是世界貨幣,泛濫全球,目前有80%的美鈔都在海外流通,有趣的是$100面值的美鈔發行數量超過了$1面值的美鈔的數量,以便富人藏富。
全世界60%的各國中央銀行外匯儲備,40%的國際支付都是美金,但是美國的總生產值只佔全世界的GDP的25%,明顯暴露力有未逮的危險跡象。

川普政府這樣做當然是利用這種美元泛濫全球的態勢,只顧搶救美國,再加印9 兆美元,以全球為壑,加水熬粥。沒有人知道世界貨幣一次一次的QE貨幣寬鬆,美元泛濫全球的極終後果,我們只知道加水熬粥的後果,粥會愈來愈稀薄,美元會愈來愈稀釋。

【犇報社評】《美元量化寬鬆,救得了金融市場恐慌救不了美國經濟》一文,可供參考。